首頁 >> 歷史軍事 >> 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 第372章第三百七十三章 好戲上演
作者︰瓦貓 下載︰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TXT下載
    梅子介疑惑道︰大戲?

    冷嚴蕭一揮手道︰推上來

    話音方落,眾人無不向外看去。二五八中雯z

    陽光極盛,打落在地面,有些耀人眼楮,而遠處,一個巨大的絞刑架被緩緩的推了上來,那絞刑架與尋常絞刑架設計的十分不同,在其下面,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水箱,水箱內密密麻麻密布著毒水蛇。

    刑架上,卻吊著一個全身是血,頭發散亂,身穿囚服的人,那人低垂著頭,好像已經死了過去。

    看著這一幕,眾人微微的倒抽了口涼氣。

    梅子介卻微微的凝起了眉心,新皇登基後,全然不顧外界輿論,一意孤行,偏生現在的皇室背後有卿雲宗支撐,百姓們也只能默默承受,有苦難言。

    冷嚴蕭驀地大笑︰朕記得,你與我那二哥關系極好,朕想著你們也許久未見了,子介,難道你不要靠近些與他談談知心話?

    梅子介面色變幻——冷非墨

    昔日清潤如玉,竹般挺秀的男子,竟然淪落成這般模樣

    即便是隔著那麼遠,他都能嗅到難聞的臭味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甚至有惡心的蛆蟲沿著絞刑架在緩緩的爬動。

    眾人無不掩鼻,做出欲嘔的模樣,便是連陳雪靈也不由拿起帕子,遮住了鼻子。二五八中雯z

    梅子介面色難堪。

    他與冷非墨的交情,算得好的,事實,在鳳鸞時,他一直將他當做好友,只是後來

    但無論如何,看到如今的冷非墨,他的胸膛里,都鼓蕩著莫名的憤怒。

    好似沒有聞到那味道般,梅子介抬步走了過去,一步一步,一直走到那絞刑架前。

    離的近了,他才發現,那些蛆蟲,竟然全是從冷非墨身體上爬出去的,那些傷口,腐爛的,甚至能看到蛆蟲的涌動。

    究竟是何等殘忍的手段,才能將一個人折磨成這個樣子?

    非墨?梅子介凝眉開口。

    掛在刑架上的人,過了許久,才微微的動了動,而後緩緩的將頭抬起來一些。

    眼楮上,還殘留著烙鐵燙過的傷印,臉頰上,被刻了一個大大的賤字,曾經豐神俊秀的男子,此時此刻的容貌,竟然顯得有些猙獰。

    非墨。梅子介沉聲開口,可面對這樣一個傷痕累累的人,他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冷非墨的眼楮里,死一般的沉寂,好像根本就沒有認出他來,又好像根本沒有看他,那雙眼楮,甚至連焦距都沒有。

    非墨有些沉重的,梅子介喚了一聲,我求陛下,放你離開。

    那個人依舊沒有反應,死了一般的,沒有生氣。

    梅子介捏了捏手指,旋即轉身,一直走到冷嚴蕭面前︰念在手足的情份上,子介求陛下,放了二殿下

    冷嚴蕭看著他,然後突然哈哈哈哈的放聲大笑起來,笑聲張狂,如鬼似魔。

    手足?哈哈,朕被驅逐的時候,他怎麼不念手足?他跟雲錦繡那個賤人狼狽為奸時,怎麼不念手足

    雲錦繡的名字突然被提起,梅子介的瞳孔微微的縮了縮。

    一個已經逝去的女孩子,冷嚴蕭竟然還如此詆毀她的聲譽。

    朕不會放他,朕要一直折磨他到死陰狠的,冷嚴蕭咬牙切齒的開口,丟進去

    下一瞬,只听噗通一聲,冷非墨的身子墜入了巨大的水箱內。

    啊

    死一般沉寂的冷非墨,突然淒厲的慘叫起來。

    梅子介豁然轉身,卻見那些毒蛇,瘋了一般的在他身上撕咬,然致使冷非墨痛苦的卻不全是毒蛇的撕咬,還有那不斷冒著紫氣的水面,他身上的血肉,不斷的腐爛,露出森森白骨,可是很快的,那白骨上,又長出肉來。

    如此可怕的一幕,使得無數人作嘔出聲。

    冷嚴蕭看著狼狽的眾人,大笑的越發放肆

    啊

    更加慘烈的聲音震動著梅子介的耳膜,他捏緊了拳頭,就要上前,卻被陳雪靈一把抓住。

    子介哥哥,皇室的事,我們管不得。

    梅子介身子僵硬,冷冷笑道︰管不得?若不是你師父,又豈會有今日慘狀?

    陳雪靈俏臉驀地一變︰子介哥哥,你不能這般說師父,他不過是為了卿雲宗罷了。

    啊

    痛苦的嘶鳴,直叫的人頭皮發麻。

    冷嚴蕭卻像是看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畫面,竟然快要笑岔了氣。

    當年,他被驅逐鳳鸞城時,多少人看著他的笑話?

    怨毒,像是野草一般,在他心里瘋長蔓延

    他無時無刻的不在想著,要將這個人的狼狽,暴漏在眾目睽睽之下

    看啊

    他猙獰慘叫的姿態,簡直堪比藝術

    可惜,沒有更多人與他共賞。

    你們怎麼不笑?不好笑嗎?笑啊看著眾人驚懼的臉色,冷嚴蕭大笑著開口。

    眾人強忍住恐懼,僵硬的附和著冷嚴蕭,開始大笑起來。

    慘叫聲與大笑聲夾雜,冷嚴蕭只覺積壓在心底的怨氣,像是終于找到了宣泄口——

    砰

    突然,一聲巨響,巨大的水箱陡然粉碎

    泛著紫氣的毒水,滋滋啦啦的在地面冒著白煙,竟然連地面都被腐蝕

    無數條毒水蛇,在地面不斷的撲騰,細細長長的一條,看的人頭皮發麻。

    誰被人打斷了好戲,冷嚴蕭驟然爆喝。

    自他上位,在出雲,還沒有找到,敢公然與他對抗的人

    一道身影,宛如虛幻的影子一般,出現在廣場之上,虛影緩緩凝實,而出現的人的面孔,也緩緩的清晰起來。

    陽光熾盛的灑落下來,少女的身影被微微的拉長,精致的小臉,如雪淡漠,而抬起的眼睫下,一雙黑瞳,如淵深邃

    全場陡然陷入死一般的凝滯,所有的人都像是呆住了一般,怔愣的看著那道身影。

    沈月秋看著看著,突然尖叫起來︰是她她還活著

    尖銳的叫聲,陡然擊醒了所有人繃緊的神經。

    雲錦繡

    那是雲錦繡

    雲錦繡竟然還活著

    她不是在石城時,因戰敗而自爆身亡了嗎?

    梅子介的身影是僵硬的,他看著立在不遠處的少女,只覺陽光盛烈的,好像叫人看不清她的容顏,可一切的一切,又是那麼清晰。梅子介疑惑道︰大戲?

    冷嚴蕭一揮手道︰推上來

    話音方落,眾人無不向外看去。二五八中雯z

    陽光極盛,打落在地面,有些耀人眼楮,而遠處,一個巨大的絞刑架被緩緩的推了上來,那絞刑架與尋常絞刑架設計的十分不同,在其下面,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水箱,水箱內密密麻麻密布著毒水蛇。

    刑架上,卻吊著一個全身是血,頭發散亂,身穿囚服的人,那人低垂著頭,好像已經死了過去。

    看著這一幕,眾人微微的倒抽了口涼氣。

    梅子介卻微微的凝起了眉心,新皇登基後,全然不顧外界輿論,一意孤行,偏生現在的皇室背後有卿雲宗支撐,百姓們也只能默默承受,有苦難言。

    冷嚴蕭驀地大笑︰朕記得,你與我那二哥關系極好,朕想著你們也許久未見了,子介,難道你不要靠近些與他談談知心話?

    梅子介面色變幻——冷非墨

    昔日清潤如玉,竹般挺秀的男子,竟然淪落成這般模樣

    即便是隔著那麼遠,他都能嗅到難聞的臭味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甚至有惡心的蛆蟲沿著絞刑架在緩緩的爬動。

    眾人無不掩鼻,做出欲嘔的模樣,便是連陳雪靈也不由拿起帕子,遮住了鼻子。二五八中雯z

    梅子介面色難堪。

    他與冷非墨的交情,算得好的,事實,在鳳鸞時,他一直將他當做好友,只是後來

    但無論如何,看到如今的冷非墨,他的胸膛里,都鼓蕩著莫名的憤怒。

    好似沒有聞到那味道般,梅子介抬步走了過去,一步一步,一直走到那絞刑架前。

    離的近了,他才發現,那些蛆蟲,竟然全是從冷非墨身體上爬出去的,那些傷口,腐爛的,甚至能看到蛆蟲的涌動。

    究竟是何等殘忍的手段,才能將一個人折磨成這個樣子?

    非墨?梅子介凝眉開口。

    掛在刑架上的人,過了許久,才微微的動了動,而後緩緩的將頭抬起來一些。

    眼楮上,還殘留著烙鐵燙過的傷印,臉頰上,被刻了一個大大的賤字,曾經豐神俊秀的男子,此時此刻的容貌,竟然顯得有些猙獰。

    非墨。梅子介沉聲開口,可面對這樣一個傷痕累累的人,他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冷非墨的眼楮里,死一般的沉寂,好像根本就沒有認出他來,又好像根本沒有看他,那雙眼楮,甚至連焦距都沒有。

    非墨有些沉重的,梅子介喚了一聲,我求陛下,放你離開。

    那個人依舊沒有反應,死了一般的,沒有生氣。

    梅子介捏了捏手指,旋即轉身,一直走到冷嚴蕭面前︰念在手足的情份上,子介求陛下,放了二殿下

    冷嚴蕭看著他,然後突然哈哈哈哈的放聲大笑起來,笑聲張狂,如鬼似魔。

    手足?哈哈,朕被驅逐的時候,他怎麼不念手足?他跟雲錦繡那個賤人狼狽為奸時,怎麼不念手足

    雲錦繡的名字突然被提起,梅子介的瞳孔微微的縮了縮。

    一個已經逝去的女孩子,冷嚴蕭竟然還如此詆毀她的聲譽。

    朕不會放他,朕要一直折磨他到死陰狠的,冷嚴蕭咬牙切齒的開口,丟進去

    下一瞬,只听噗通一聲,冷非墨的身子墜入了巨大的水箱內。

    啊

    死一般沉寂的冷非墨,突然淒厲的慘叫起來。

    梅子介豁然轉身,卻見那些毒蛇,瘋了一般的在他身上撕咬,然致使冷非墨痛苦的卻不全是毒蛇的撕咬,還有那不斷冒著紫氣的水面,他身上的血肉,不斷的腐爛,露出森森白骨,可是很快的,那白骨上,又長出肉來。

    如此可怕的一幕,使得無數人作嘔出聲。

    冷嚴蕭看著狼狽的眾人,大笑的越發放肆

    啊

    更加慘烈的聲音震動著梅子介的耳膜,他捏緊了拳頭,就要上前,卻被陳雪靈一把抓住。

    子介哥哥,皇室的事,我們管不得。

    梅子介身子僵硬,冷冷笑道︰管不得?若不是你師父,又豈會有今日慘狀?

    陳雪靈俏臉驀地一變︰子介哥哥,你不能這般說師父,他不過是為了卿雲宗罷了。

    啊

    痛苦的嘶鳴,直叫的人頭皮發麻。

    冷嚴蕭卻像是看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畫面,竟然快要笑岔了氣。

    當年,他被驅逐鳳鸞城時,多少人看著他的笑話?

    怨毒,像是野草一般,在他心里瘋長蔓延

    他無時無刻的不在想著,要將這個人的狼狽,暴漏在眾目睽睽之下

    看啊

    他猙獰慘叫的姿態,簡直堪比藝術

    可惜,沒有更多人與他共賞。

    你們怎麼不笑?不好笑嗎?笑啊看著眾人驚懼的臉色,冷嚴蕭大笑著開口。

    眾人強忍住恐懼,僵硬的附和著冷嚴蕭,開始大笑起來。

    慘叫聲與大笑聲夾雜,冷嚴蕭只覺積壓在心底的怨氣,像是終于找到了宣泄口——

    砰

    突然,一聲巨響,巨大的水箱陡然粉碎

    泛著紫氣的毒水,滋滋啦啦的在地面冒著白煙,竟然連地面都被腐蝕

    無數條毒水蛇,在地面不斷的撲騰,細細長長的一條,看的人頭皮發麻。

    誰被人打斷了好戲,冷嚴蕭驟然爆喝。

    自他上位,在出雲,還沒有找到,敢公然與他對抗的人

    一道身影,宛如虛幻的影子一般,出現在廣場之上,虛影緩緩凝實,而出現的人的面孔,也緩緩的清晰起來。

    陽光熾盛的灑落下來,少女的身影被微微的拉長,精致的小臉,如雪淡漠,而抬起的眼睫下,一雙黑瞳,如淵深邃

    全場陡然陷入死一般的凝滯,所有的人都像是呆住了一般,怔愣的看著那道身影。

    沈月秋看著看著,突然尖叫起來︰是她她還活著

    尖銳的叫聲,陡然擊醒了所有人繃緊的神經。

    雲錦繡

    那是雲錦繡

    雲錦繡竟然還活著

    她不是在石城時,因戰敗而自爆身亡了嗎?

    梅子介的身影是僵硬的,他看著立在不遠處的少女,只覺陽光盛烈的,好像叫人看不清她的容顏,可一切的一切,又是那麼清晰。梅子介疑惑道︰大戲?

    冷嚴蕭一揮手道︰推上來

    話音方落,眾人無不向外看去。二五八中雯z

    陽光極盛,打落在地面,有些耀人眼楮,而遠處,一個巨大的絞刑架被緩緩的推了上來,那絞刑架與尋常絞刑架設計的十分不同,在其下面,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水箱,水箱內密密麻麻密布著毒水蛇。

    刑架上,卻吊著一個全身是血,頭發散亂,身穿囚服的人,那人低垂著頭,好像已經死了過去。

    看著這一幕,眾人微微的倒抽了口涼氣。

    梅子介卻微微的凝起了眉心,新皇登基後,全然不顧外界輿論,一意孤行,偏生現在的皇室背後有卿雲宗支撐,百姓們也只能默默承受,有苦難言。

    冷嚴蕭驀地大笑︰朕記得,你與我那二哥關系極好,朕想著你們也許久未見了,子介,難道你不要靠近些與他談談知心話?

    梅子介面色變幻——冷非墨

    昔日清潤如玉,竹般挺秀的男子,竟然淪落成這般模樣

    即便是隔著那麼遠,他都能嗅到難聞的臭味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甚至有惡心的蛆蟲沿著絞刑架在緩緩的爬動。

    眾人無不掩鼻,做出欲嘔的模樣,便是連陳雪靈也不由拿起帕子,遮住了鼻子。二五八中雯z

    梅子介面色難堪。

    他與冷非墨的交情,算得好的,事實,在鳳鸞時,他一直將他當做好友,只是後來

    但無論如何,看到如今的冷非墨,他的胸膛里,都鼓蕩著莫名的憤怒。

    好似沒有聞到那味道般,梅子介抬步走了過去,一步一步,一直走到那絞刑架前。

    離的近了,他才發現,那些蛆蟲,竟然全是從冷非墨身體上爬出去的,那些傷口,腐爛的,甚至能看到蛆蟲的涌動。

    究竟是何等殘忍的手段,才能將一個人折磨成這個樣子?

    非墨?梅子介凝眉開口。

    掛在刑架上的人,過了許久,才微微的動了動,而後緩緩的將頭抬起來一些。

    眼楮上,還殘留著烙鐵燙過的傷印,臉頰上,被刻了一個大大的賤字,曾經豐神俊秀的男子,此時此刻的容貌,竟然顯得有些猙獰。

    非墨。梅子介沉聲開口,可面對這樣一個傷痕累累的人,他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冷非墨的眼楮里,死一般的沉寂,好像根本就沒有認出他來,又好像根本沒有看他,那雙眼楮,甚至連焦距都沒有。

    非墨有些沉重的,梅子介喚了一聲,我求陛下,放你離開。

    那個人依舊沒有反應,死了一般的,沒有生氣。

    梅子介捏了捏手指,旋即轉身,一直走到冷嚴蕭面前︰念在手足的情份上,子介求陛下,放了二殿下

    冷嚴蕭看著他,然後突然哈哈哈哈的放聲大笑起來,笑聲張狂,如鬼似魔。

    手足?哈哈,朕被驅逐的時候,他怎麼不念手足?他跟雲錦繡那個賤人狼狽為奸時,怎麼不念手足

    雲錦繡的名字突然被提起,梅子介的瞳孔微微的縮了縮。

    一個已經逝去的女孩子,冷嚴蕭竟然還如此詆毀她的聲譽。

    朕不會放他,朕要一直折磨他到死陰狠的,冷嚴蕭咬牙切齒的開口,丟進去

    下一瞬,只听噗通一聲,冷非墨的身子墜入了巨大的水箱內。

    啊

    死一般沉寂的冷非墨,突然淒厲的慘叫起來。

    梅子介豁然轉身,卻見那些毒蛇,瘋了一般的在他身上撕咬,然致使冷非墨痛苦的卻不全是毒蛇的撕咬,還有那不斷冒著紫氣的水面,他身上的血肉,不斷的腐爛,露出森森白骨,可是很快的,那白骨上,又長出肉來。

    如此可怕的一幕,使得無數人作嘔出聲。

    冷嚴蕭看著狼狽的眾人,大笑的越發放肆

    啊

    更加慘烈的聲音震動著梅子介的耳膜,他捏緊了拳頭,就要上前,卻被陳雪靈一把抓住。

    子介哥哥,皇室的事,我們管不得。

    梅子介身子僵硬,冷冷笑道︰管不得?若不是你師父,又豈會有今日慘狀?

    陳雪靈俏臉驀地一變︰子介哥哥,你不能這般說師父,他不過是為了卿雲宗罷了。

    啊

    痛苦的嘶鳴,直叫的人頭皮發麻。

    冷嚴蕭卻像是看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畫面,竟然快要笑岔了氣。

    當年,他被驅逐鳳鸞城時,多少人看著他的笑話?

    怨毒,像是野草一般,在他心里瘋長蔓延

    他無時無刻的不在想著,要將這個人的狼狽,暴漏在眾目睽睽之下

    看啊

    他猙獰慘叫的姿態,簡直堪比藝術

    可惜,沒有更多人與他共賞。

    你們怎麼不笑?不好笑嗎?笑啊看著眾人驚懼的臉色,冷嚴蕭大笑著開口。

    眾人強忍住恐懼,僵硬的附和著冷嚴蕭,開始大笑起來。

    慘叫聲與大笑聲夾雜,冷嚴蕭只覺積壓在心底的怨氣,像是終于找到了宣泄口——

    砰

    突然,一聲巨響,巨大的水箱陡然粉碎

    泛著紫氣的毒水,滋滋啦啦的在地面冒著白煙,竟然連地面都被腐蝕

    無數條毒水蛇,在地面不斷的撲騰,細細長長的一條,看的人頭皮發麻。

    誰被人打斷了好戲,冷嚴蕭驟然爆喝。

    自他上位,在出雲,還沒有找到,敢公然與他對抗的人

    一道身影,宛如虛幻的影子一般,出現在廣場之上,虛影緩緩凝實,而出現的人的面孔,也緩緩的清晰起來。

    陽光熾盛的灑落下來,少女的身影被微微的拉長,精致的小臉,如雪淡漠,而抬起的眼睫下,一雙黑瞳,如淵深邃

    全場陡然陷入死一般的凝滯,所有的人都像是呆住了一般,怔愣的看著那道身影。

    沈月秋看著看著,突然尖叫起來︰是她她還活著

    尖銳的叫聲,陡然擊醒了所有人繃緊的神經。

    雲錦繡

    那是雲錦繡

    雲錦繡竟然還活著

    她不是在石城時,因戰敗而自爆身亡了嗎?

    梅子介的身影是僵硬的,他看著立在不遠處的少女,只覺陽光盛烈的,好像叫人看不清她的容顏,可一切的一切,又是那麼清晰。梅子介疑惑道︰大戲?

    冷嚴蕭一揮手道︰推上來

    話音方落,眾人無不向外看去。二五八中雯z

    陽光極盛,打落在地面,有些耀人眼楮,而遠處,一個巨大的絞刑架被緩緩的推了上來,那絞刑架與尋常絞刑架設計的十分不同,在其下面,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水箱,水箱內密密麻麻密布著毒水蛇。

    刑架上,卻吊著一個全身是血,頭發散亂,身穿囚服的人,那人低垂著頭,好像已經死了過去。

    看著這一幕,眾人微微的倒抽了口涼氣。

    梅子介卻微微的凝起了眉心,新皇登基後,全然不顧外界輿論,一意孤行,偏生現在的皇室背後有卿雲宗支撐,百姓們也只能默默承受,有苦難言。

    冷嚴蕭驀地大笑︰朕記得,你與我那二哥關系極好,朕想著你們也許久未見了,子介,難道你不要靠近些與他談談知心話?

    梅子介面色變幻——冷非墨

    昔日清潤如玉,竹般挺秀的男子,竟然淪落成這般模樣

    即便是隔著那麼遠,他都能嗅到難聞的臭味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甚至有惡心的蛆蟲沿著絞刑架在緩緩的爬動。

    眾人無不掩鼻,做出欲嘔的模樣,便是連陳雪靈也不由拿起帕子,遮住了鼻子。二五八中雯z

    梅子介面色難堪。

    他與冷非墨的交情,算得好的,事實,在鳳鸞時,他一直將他當做好友,只是後來

    但無論如何,看到如今的冷非墨,他的胸膛里,都鼓蕩著莫名的憤怒。

    好似沒有聞到那味道般,梅子介抬步走了過去,一步一步,一直走到那絞刑架前。

    離的近了,他才發現,那些蛆蟲,竟然全是從冷非墨身體上爬出去的,那些傷口,腐爛的,甚至能看到蛆蟲的涌動。

    究竟是何等殘忍的手段,才能將一個人折磨成這個樣子?

    非墨?梅子介凝眉開口。

    掛在刑架上的人,過了許久,才微微的動了動,而後緩緩的將頭抬起來一些。

    眼楮上,還殘留著烙鐵燙過的傷印,臉頰上,被刻了一個大大的賤字,曾經豐神俊秀的男子,此時此刻的容貌,竟然顯得有些猙獰。

    非墨。梅子介沉聲開口,可面對這樣一個傷痕累累的人,他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冷非墨的眼楮里,死一般的沉寂,好像根本就沒有認出他來,又好像根本沒有看他,那雙眼楮,甚至連焦距都沒有。

    非墨有些沉重的,梅子介喚了一聲,我求陛下,放你離開。

    那個人依舊沒有反應,死了一般的,沒有生氣。

    梅子介捏了捏手指,旋即轉身,一直走到冷嚴蕭面前︰念在手足的情份上,子介求陛下,放了二殿下

    冷嚴蕭看著他,然後突然哈哈哈哈的放聲大笑起來,笑聲張狂,如鬼似魔。

    手足?哈哈,朕被驅逐的時候,他怎麼不念手足?他跟雲錦繡那個賤人狼狽為奸時,怎麼不念手足

    雲錦繡的名字突然被提起,梅子介的瞳孔微微的縮了縮。

    一個已經逝去的女孩子,冷嚴蕭竟然還如此詆毀她的聲譽。

    朕不會放他,朕要一直折磨他到死陰狠的,冷嚴蕭咬牙切齒的開口,丟進去

    下一瞬,只听噗通一聲,冷非墨的身子墜入了巨大的水箱內。

    啊

    死一般沉寂的冷非墨,突然淒厲的慘叫起來。

    梅子介豁然轉身,卻見那些毒蛇,瘋了一般的在他身上撕咬,然致使冷非墨痛苦的卻不全是毒蛇的撕咬,還有那不斷冒著紫氣的水面,他身上的血肉,不斷的腐爛,露出森森白骨,可是很快的,那白骨上,又長出肉來。

    如此可怕的一幕,使得無數人作嘔出聲。

    冷嚴蕭看著狼狽的眾人,大笑的越發放肆

    啊

    更加慘烈的聲音震動著梅子介的耳膜,他捏緊了拳頭,就要上前,卻被陳雪靈一把抓住。

    子介哥哥,皇室的事,我們管不得。

    梅子介身子僵硬,冷冷笑道︰管不得?若不是你師父,又豈會有今日慘狀?

    陳雪靈俏臉驀地一變︰子介哥哥,你不能這般說師父,他不過是為了卿雲宗罷了。

    啊

    痛苦的嘶鳴,直叫的人頭皮發麻。

    冷嚴蕭卻像是看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畫面,竟然快要笑岔了氣。

    當年,他被驅逐鳳鸞城時,多少人看著他的笑話?

    怨毒,像是野草一般,在他心里瘋長蔓延

    他無時無刻的不在想著,要將這個人的狼狽,暴漏在眾目睽睽之下

    看啊

    他猙獰慘叫的姿態,簡直堪比藝術

    可惜,沒有更多人與他共賞。

    你們怎麼不笑?不好笑嗎?笑啊看著眾人驚懼的臉色,冷嚴蕭大笑著開口。

    眾人強忍住恐懼,僵硬的附和著冷嚴蕭,開始大笑起來。

    慘叫聲與大笑聲夾雜,冷嚴蕭只覺積壓在心底的怨氣,像是終于找到了宣泄口——

    砰

    突然,一聲巨響,巨大的水箱陡然粉碎

    泛著紫氣的毒水,滋滋啦啦的在地面冒著白煙,竟然連地面都被腐蝕

    無數條毒水蛇,在地面不斷的撲騰,細細長長的一條,看的人頭皮發麻。

    誰被人打斷了好戲,冷嚴蕭驟然爆喝。

    自他上位,在出雲,還沒有找到,敢公然與他對抗的人

    一道身影,宛如虛幻的影子一般,出現在廣場之上,虛影緩緩凝實,而出現的人的面孔,也緩緩的清晰起來。

    陽光熾盛的灑落下來,少女的身影被微微的拉長,精致的小臉,如雪淡漠,而抬起的眼睫下,一雙黑瞳,如淵深邃

    全場陡然陷入死一般的凝滯,所有的人都像是呆住了一般,怔愣的看著那道身影。

    沈月秋看著看著,突然尖叫起來︰是她她還活著

    尖銳的叫聲,陡然擊醒了所有人繃緊的神經。

    雲錦繡

    那是雲錦繡

    雲錦繡竟然還活著

    她不是在石城時,因戰敗而自爆身亡了嗎?

    梅子介的身影是僵硬的,他看著立在不遠處的少女,只覺陽光盛烈的,好像叫人看不清她的容顏,可一切的一切,又是那麼清晰。梅子介疑惑道︰大戲?

    冷嚴蕭一揮手道︰推上來

    話音方落,眾人無不向外看去。二五八中雯z

    陽光極盛,打落在地面,有些耀人眼楮,而遠處,一個巨大的絞刑架被緩緩的推了上來,那絞刑架與尋常絞刑架設計的十分不同,在其下面,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水箱,水箱內密密麻麻密布著毒水蛇。

    刑架上,卻吊著一個全身是血,頭發散亂,身穿囚服的人,那人低垂著頭,好像已經死了過去。

    看著這一幕,眾人微微的倒抽了口涼氣。

    梅子介卻微微的凝起了眉心,新皇登基後,全然不顧外界輿論,一意孤行,偏生現在的皇室背後有卿雲宗支撐,百姓們也只能默默承受,有苦難言。

    冷嚴蕭驀地大笑︰朕記得,你與我那二哥關系極好,朕想著你們也許久未見了,子介,難道你不要靠近些與他談談知心話?

    梅子介面色變幻——冷非墨

    昔日清潤如玉,竹般挺秀的男子,竟然淪落成這般模樣

    即便是隔著那麼遠,他都能嗅到難聞的臭味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甚至有惡心的蛆蟲沿著絞刑架在緩緩的爬動。

    眾人無不掩鼻,做出欲嘔的模樣,便是連陳雪靈也不由拿起帕子,遮住了鼻子。二五八中雯z

    梅子介面色難堪。

    他與冷非墨的交情,算得好的,事實,在鳳鸞時,他一直將他



伊莉小說網 | 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 | 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最新章節

 ** 作者︰瓦貓所寫的《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