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恐怖靈異 >> 闊少的甜心保鏢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19章 剝皮者
作者︰A莫珊搭奶嘎 下載︰闊少的甜心保鏢TXT下載
    顏良良越來越覺得有些難受,她看了看四周,空無一物,沒有任何異常,突然,她看到牆角那里有一排小孔。她忍受著巨疼,慢慢的爬了過去,只見里面有一股淡淡的若有若無的白煙在冒著。她用力地咬緊下唇,狠狠的罵了一句,快速的沖出了這個小房間。看了看頭頂上方那個黑色的小孔。

    而在那巨大的辦公室里的巨胖的胖子臉上顯出一絲好玩的笑意。他越來越覺得這個女孩有意思了,跟她玩起來挺帶勁的,比他罵人還要帶勁呢。在這茫茫海洋上的孤島之上,有什麼可玩兒的,千篇一律的工作,千篇一律的人。

    他本來是可以立刻通知下面的人去那個地方抓她,可是他沒有,他就那樣看著她,看著她通過鏡頭通過屏幕看向他的眼晴,充滿了巨大的恨意。她越是這樣,他越是很開心,越是覺得好玩。他的巨大的恨意讓他感覺到她很好玩,她很可愛,小玩具。

    這個女孩子頗有些能耐,居然能夠突然在那大廳里面消失。他想了很久,想著他一定是扮作醫生的模樣,混在其中。但是她此時仍然穿著那一套特殊的病號服。他充滿了疑惑,想要知道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因為穿衣服對他來說是件特別麻煩,特別痛苦的事情,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呢?今天早上他穿衣服就花了整整兩個小時,而衣服又總是壞,他希望裁縫能夠為他裁縫一款特別結實,但又能將他的身形很好的塑造的衣服。他已經崩壞了好幾套衣服了。

    顏良良弄明白了,原來這些小房間就是關押被他們帶到這里的人,在必要的時候釋放毒氣,使他們中招。

    她感覺身上疼,腦袋昏沉昏沉的,甚至有些辨不出方向在哪里?但是她仍然努力著控制自己,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倒下,不能倒下。

    她一直往前面走著,那巨胖的胖子隔著屏幕,看著她一步一步的走著,卻看不出有任何的異樣,他心中有些驚奇了。一般誰要是聞到了這個藥的氣味,很快就會軟倒在地上,不願意再動了。可是,這對她來說,似乎就像沒事兒一樣,難道這個女孩有什麼特殊的體質嗎?這更讓他好奇了,他想著把她抓到之後,先好好的玩一下,再摘取顧主所需器管,讓他們好好研究一下,她到底是一個什麼特異的體質?

    顏良良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幻想。她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她正站在空無一物的海中大廈之上,四周是一片汪洋的海洋,時而狂暴時而平靜,但都觸不到她。緊接著她伸出一雙翅膀,翱翔于天地之間,自由自在,靈魂與肉體融于這廣闊的天地之間。

    走了很遠之後,顏良良再次回過頭來,看著頂梁上的那個黑色的小孔,朝他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面帶著微笑。

    胖子突然覺得這個小女孩挺可愛的,如果不是她已經是最佳的最相匹配者,他可能會一直將她放到自己的身邊,好好的玩耍玩耍。

    顏良良來到轉角的時候,突然消失在了監控畫面上,胖子一下子站了起來,將好所在的這條路段的全部畫面調出來,可是仍然沒有看到她的身影。他不由得猛力一拍桌子,非常生氣,這個女人像陰魂一樣的。她怎麼突然之間不見了?她到哪里去了?

    顏良良找一個最佳的角度,盡管她仍然在這些通道中走著,可是監控卻看不到她。可她越來越感覺到自己不支,再這樣繼續下去,那肯定會倒在這里。于是她漫無目的的,但卻充滿了極大希冀的將每個房門都打開,只見里面空空如也,有的里面有櫃子,有的里面有手術器械,有的里面堆積著雜物。

    她更是越來越感覺到不支,就在她感到絕望的時候,突然,推開房間的門,只見房間里面有一個醫生,正背對著她。

    她眉頭一皺,面露凶狠之色,奔過去,一下子掐住那個人的脖子,將他的頭死摁向下,使他跪倒在地,然後用頭去撞擊地面。

    那人發出難听的慘叫,讓顏良良不由得皺著眉頭。

    “帶我去藥房。”顏良良在那人的耳邊低聲的說道。

    那人嘰里呱啦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顏良良更用力的按住她的頭,他用蹩腳的英語說著什麼。

    顏良良也用英語與他對話。

    那人點了點頭。

    于是,顏良良把他一把拉了起來。

    那人起來的時候,額頭上滿是血,不斷從血口往下涌,在臉上形成了一條血河,身體在瑟瑟的發抖。

    顏良良死死地卡住他的脖子著,處在他的身後。那醫生並不知道此時的顏良良已經快支撐不住了,因為剛才他被狠狠的撞擊地面的時候,那力道實在是太大了。突然的襲擊,突然的重擊,使他沒有了反抗的心思,將她帶到了一間藥房。

    來到藥房,顏良良讓他找出那種解藥。她本來沒有抱什麼希望,這種藥能有什麼可解之藥。

    卻不想那人點了點頭,來到藥櫃旁,打開門,仔細的看了一遍,從眾多的藥瓶中拿出一小瓶。

    顏良良讓他打開,他就打開了瓶子。顏良良從他手里面搶過瓶子,將那些藥丸一口倒進了嘴里,突然感覺好苦,冷不防地吐出來了許多,口里面還只有幾顆了,她用力地咽了下去。

    那醫生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剛想要反抗,就被顏良良猛的磕向桌子的,一瞬間他的額頭上就出現了一個不規則的血窟窿。他就這樣,“ ”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顏良良看著他,如果你不那麼聰明的話,說不定還會活著。

    那胖子又從監控里面看到了那個女孩,只見她控制了一個醫生。他越發的覺著這個女孩子很不可思議。

    顏良良越發覺得自己的頭很沉重很沉重,連呼吸都變得困難,每走動一步,就牽動著身上的肌肉,疼痛難忍,就仿佛有萬根針在刺一般。她恨不得舍了這具皮囊,這疼痛實在是太難以忍受了,惡狠狠的罵了一句,“該死的。”

    那個醫生居然根本就沒有把解藥拿給她,一瞬間,她感到了巨大的絕望、恐懼,無以語說的悲哀。戰斗意志一下子被消減了一半,內心一片灰蒙蒙的。身體猶如真被,就是我萬根針,毒針在刺。

    巨大的辦公室里面,胖子看著他一步一步踉蹌,按了一下一個按鈕,一個人進了,走了進來,走進了他的辦公室,來到他的面前,他說的,你看,那人看了一眼,心中低呼,原來他在那里,胖子說的,去把他抓回來。

    顏良良忍著,身體的劇痛,不停的奔跑著。他仿佛感覺自己的身上被插了萬根毒針扎,每走一步,萬根毒針扭曲著扎進肉里。但是,她用幻想法告訴自己,這不是真實的,這是假的,這只是自己的夢幻而已,產生的幻覺,根本就不是真的。

    突然她听到有腳步聲傳來,前面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她看了看左右兩邊的兩排門,猛的一用力,撞開了她身旁的這扇門。

    撞開之後,突然被眼前所見的景象震驚呆了。一瞬間,身體上所有的痛仿佛被壓了下去,被她極驚精神力給壓了下去。她不由得大聲的哭了出來,咬著下唇,眼淚忍不住的流淌。即使是眼淚劃過臉傷,仿佛千根針扎在那上面,且帶著冰涼。

    她產生一種錯覺,一邊哭泣著,一邊大聲的亂喊道︰“難道我已經死了嗎?那我是不存在的嗎?難道我現在只是一縷魂魄嗎?”

    她不斷的後退,想要開門出去,不知道為什麼,她怎麼開都打不開。她轉過身來,背貼著門,看著眼前所見到的景象。

    她看到那雙眼楮在看著她,里面充滿著什麼,就像無盡的汪洋一樣。她無法讀懂里面雜亂的感情。她忍不住的又“啊”的大叫出聲。

    盡管此時的她肉體痛到極點,可是仍無法敵過精神上的震驚、痛苦、悲愴、難過。

    顏良良只見她慢慢地轉過頭來看著她,她似乎想要笑,卻根本笑不出來,眼神中顯出無奈。顏良良根本看不下去了。

    她又轉過了頭去,睜大眼楮,看著天花板。她的胸口在起伏著,呼吸很平緩。

    顏良良從一看到她,就羨慕她那一頭頭發,很漂亮,黑的像一沖濃墨,垂順如絲綢一般。她的皮膚很好,很白淨,猶如玉瓷一般。從她第一眼看到這個女孩,她給她的最大的最好的印象就是她的皮膚,非常的漂亮。顏良良自嘆不如。

    可是也正是因為她這好的皮膚,害了她。

    她被叫走了之後再也沒回來,原來她在這里。此時,她躺在這冰涼的手術台上。她不能動彈,只能來來回回地扭動著脖子。

    她身上的皮膚薄如蟬翼,被他輕輕地一點一點的剝起。

    顏良良看著那透明的薄如嬋翼的皮膚,痛苦已極,她好想殺了那個醫生。他簡直就是一個惡魔。他為什麼,為什麼要剝她的皮膚?

    她再次轉過臉來,看著顏良良。她的眼楮里還是像剛才那樣,里面涌動著,她說不出來的感情。

    可是,可是,她臉上的那一張皮膚不在了,只是血紅的肌肉。可怕而特別猙獰,一張滿是血紅肌肉的臉。如果一張不動的臉還好,可是她的頭在動著,那雙眼楮里面包含著感情。

    那醫生的手術刀簡直就是神話傳說中的神器一般,他輕易的就將她的皮膚剝離本體,如此的完整。

    他的手有那麼多靈巧,恐怕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雙這樣靈巧的手了。他的手術刀在身體的邊緣劃過,然後,輕輕的用他的手剝離起她的皮膚。那皮膚的上面沒有一點的血跡,光滑,晶瑩,柔韌。讓人感覺這好想拿過來敷在自己的臉上,自己就會變成那樣。

    仿佛那一層皮膚,原本就不屬于她的,就這樣輕易的被揭了下來,她的胸口仍然平緩的起伏著,仿佛她對身體上所發生的一切,根本就不知道痛。

    那個醫生輕輕地撥動著他的皮膚,看向顏良良。他的眼神中含著探究,含著疑惑,最後搖搖頭。

    顏良良知道他為什麼搖頭,因為她跟這個女孩的相似度幾乎達到90%。但是,自己的皮膚卻沒有她那麼好。從她一見到她之後,她們兩個就從來沒有說過話,因為她們的相似度太高了。讓人不敢相信,某個角落里真的有跟自己長得如此相似的人?若不是顏良良確信她的母親只生了她一個女兒,她真的以為這就是自己的姐姐、妹妹,或者就是自己的雙胞胎姐妹。

    她想要去上前阻止,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是因為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震動、刺激,還是因為身體上的如萬干根毒針在刺痛,沒有了力氣。

    那醫生開始特別的專心致志,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他就不那麼專心了,並且還有點生氣,好像誰擾亂了他的心智。

    他不得不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走向顏良良。

    此時的顏良良,身心俱疲,疼痛難忍,她雖然有為躺在手術台上的女孩報仇的心,可是她已然沒有這樣的力氣,而且自己有可能面臨和她同樣的命運。

    只見那醫生一步一步的走向她,來到她面前站著,慢慢的蹲下身來,看著她,驚嘆著說道︰“真的太相似,居然有這樣的奇跡。”

    他伸出手摸了摸顏良良的臉蛋,然後仔細的看了看,搖了搖頭,說道︰“不過還是要差些。”不無遺憾。

    顏良良嘴角含著冷笑,看著面前的醫生。

    那醫生一陣詫異,說道︰“你都這樣了,你還能笑的出來。”

    他說著就要來抱顏良良,顏良良忍受著劇烈的萬針齊扎的刺入骨髓的疼痛,用力的推開了那醫生。

    那醫生嘴角含著一絲笑容,很有深意的看著她,然後起身,又來到手術台,看了看那躺在手術台上的女孩,又看了看慢慢的站起來的顏良良,不由得再次說道︰“真是太相似了。”

    他仔仔細細的剝著這柔嫩白皙如玉如瓷的皮膚。腦子陷入思考,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奇跡,長得一模一樣,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難道是某種不可取的、人類沒有發現的力量造成的嗎?

    就在這時,顏良良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她用盡全力來到牆邊,緊緊的貼著牆。用窗簾擋在自己的身上。

    那醫生搖了搖頭。

    而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了。

    顏良良的眼神充滿了祈求。

    那醫生的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心里面想著,剛才你是什麼樣子啊!

    于是他將門打開,那些人見著他,極其害怕象征性的在他身後掃了一下,就離開了。

    知道那些人遠離了,顏良良仍然目不轉楮的看著他,說道︰“你為什麼要救我?”那醫生正在專心地剝著皮,似乎根本就沒有把這躺在手術台上的人當作人一樣看待,就把她看做一件物品,他輕描淡寫的說道︰“想用你來練練手,讓我的技藝更純熟。”

    顏良良還是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心想。果然是心態好啊,這種人,其實就是畜生,披著人皮的禽獸。她點了點頭,就那樣看著他。

    她見他靈活地剝著皮,終于他剝掉了她的那一層皮,他的一雙手輕輕地托起那薄薄的皮膚,將之放到保護液體里面,靜靜的看著它。

    皮膚在液體里面漸漸的像花朵一樣散開,又像一個人誕生到這個世界上,歡悅著,舒展著。

    他欣賞著自己的杰作,看了看躺在手術台上血紅的一片,又看了看角落里面的人。

    他突然有一些深思恍惚,仿佛進入一種奇妙的幻境,在這個幻境里面,有無數個這樣的女孩在看著他。

    他慢慢的伸出手放到保護液中,保護液滑膩膩的,他輕輕的觸踫著浸泡在其中的皮膚,更加的滑滑膩膩,柔韌已極。

    他的手在保護液中輕柔地攪動,使得那具人形的皮膚、人體的皮囊在保護液中飄來蕩去,好像活了一般。那醫生的臉上露出笑容。

    他很驚嘆自己的技術,已經到了這種鬼斧神工、連天地都為之變色的地步。

    他輕聲的對著保護液中的人體皮囊說道︰“你好,歡迎你。”

    顏良良覺得他是不是瘋了?這畫面著實詭異,讓人想要嘔吐,顏良良覺得心應該是屬于世界第一變態。

    他看向顏良良,說道︰“本來我是想留著你的,但是我想我的技術應該可以進行第二次。”

    顏良良听到他這樣的話,不寒而栗。

    醫生拿起手術刀,朝顏良良一步一步的走來。

    顏良良看著他,心想完了,自己原來也會像她一樣,在這里被剝皮。她一臉的哭喪,難看已極。

    那醫生皺了皺眉頭,說道︰“你看你。”然後轉過身去,他心中有小小的邪惡的想法,他想捉弄一下這個精神世界已經瀕臨崩潰的家伙。

    很顯然,顏良良那崩潰的表情讓他感到了快樂,也許真正的快樂來源于他自己那靈巧的雙手,居然會剝出這樣一副完美的皮囊。

    也許是由于太高興太高興了,他拿著手術刀在這手術室里面跳起了太空舞步。

    顏良良看著他的腳步,心想沒想到這真的是一個多才多藝的魔鬼,他既可以拿起手術刀剝下人的皮囊,還可以跳著這麼輕盈的標準的太空步。

    他那一臉快樂的表情,就好像在海邊度假,充滿了悠閑的享受的。突然,他的表情變得凝重,停住了腳步,仿佛是在尋找著什麼。

    他東找找西找找,將每個角落都看了一邊。最後終于找到了那一缸保護液,看著里面的東西,臉上露出如獲至寶的笑容。他雙手輕輕地伸入保護液中,感受著那滑滑膩膩的液體,輕輕的去觸踫著那晶瑩而柔軟又薄如蟬翼的皮囊,手在保護液中輕輕的晃了幾下。

    他慢慢的回復了平靜的神色,看向顏良良,立刻變成了氣勢昂揚的演講者一樣,說道︰“你知道嗎?這是我最完美的杰作。雖然,你比不上她,但是,還是算挺不錯的。”

    顏良良嘴角含著笑容,看著他一步一步的向他走來,心里想著,老虎不發威,你就真當我是病貓。她微微的動了動身體,雖然依然如萬根毒針在齊齊的猛力的扎自己的皮膚。而且這時連骨頭也有如針刺一般的疼痛,不由得讓她倒抽了一口涼,心里面想著,我就算是要死,我也要拉著你去當墊背的,你來吧。

    雖然她不知道在這樣的狀態下,她那致命的一擊能否有效,但是就算不能將他置于死地,也要讓他好好感受一下那致命一擊的威力。

    突然她的神色變得不一樣,嘴角慢慢的勾起笑容,看著他,輕聲的說道︰“你今天……

    他听到她說話,看著她怪異的神色,若有所思,說道︰“你說什麼?”

    顏良良說道︰“我覺得你今天很帥。”顏良良看著醫生。

    那醫生摸了摸自己的臉,嘴角揚起笑容,看向顏良良,頓住了,他覺得這個女孩子非常與眾不同,給他另外的感受。讓他突然想到了他的女兒,她給他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他不知道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奇妙的感覺。

    突然之間他有些神思恍惚,他的女兒。他又看向顏良良,只見她的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他看著那詭異的笑容,想要從那詭異的笑容中看出別樣的東西。

    突然,他感到有什麼不對勁?他听到保護液在流動的聲音,怎麼會呢?怎麼會?他瞪大了眼楮,缸子四平八穩的,為什麼會有保護液流動的聲音?

    就在他轉過身的一剎那,兩只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兩邊的人同時朝他襲來。突然他很生氣,特別特別的生氣。顏良良嘛,他可以一腳把他踢飛了,可是她怎麼弄?難道他也把她的踢飛嗎?他正在想的時候,那一雙血紅的手,就已經掐上了他的脖子。



伊莉小說網 | 闊少的甜心保鏢 | 闊少的甜心保鏢最新章節

 ** 作者︰A莫珊搭奶嘎所寫的《闊少的甜心保鏢》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闊少的甜心保鏢》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闊少的甜心保鏢》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