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危險啊孩子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二二、車到山前必有路
作者︰肖遠征 下載︰危險啊孩子TXT下載
    “作業,你來一下。”王顯耀在電話里對陳作業說。

    陳作業說了一個“好”字,放下電話,來到王顯耀辦公室。

    兩人坐下後,王顯耀苦笑著對陳作業說︰“現在總行對我們算交代完了,把我們倆撂在這里就完事了,剩下的看我們自己掙扎得怎樣。你有什麼好的點子?”

    陳作業說︰“這樣的局面,神仙也難辦。什麼路都堵死了。”

    王顯耀說︰“現在講起來好像很簡單︰一個存款,一個貸款。前者來得越多越好;後者收得越多越好。用什麼辦法達到這個目標?”

    陳作業見招拆招,說︰“進存款要錢,局外人覺得很離譜,但我們當事人則很現實。而普通的活期存款根本是遠水解不了近渴。錢從哪里來?”

    王顯耀說︰“在大貸款戶中,安延汽車城有限公司我們接觸過了,可以辦點貸款,改天我們到總行走走;三八股份公司剛剛搞了3000萬元,不可能給我們存款的了;深圳建華公司系統也是4000多萬元貸款,好像沒有補過什麼存款,這要作為一個重點;深汕化工公司,听老夏說準備有所動作,近日可能補個1000萬元存款。深圳寶安皇龍大酒店系列2700萬元,也沒有听說補存款。這個客戶,我們兩個單獨接觸一下,看怎麼回事。”

    陳作業說︰“看來能搞到利差抓在我們手中的,只有安延公司。我們就按照那天說的,向總行報800萬元存款單質押貸款,解決原掛帳貸款800萬,但貸款下來後轉出來買存款。緩解目前困難,只能這樣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了。”

    王顯耀說︰“作業。還有一個問題,我已經跟財稅局搭上線了,我想如果他們的財稅款能在我們這里技術上停一停,在時間差上就有很大的沉澱額。只要辦成,足以讓我們這樣的小戶人家‘吃不了兜著走’。我已經跟他們搞過幾次業余活動——打牌、打麻將。我原本是不會打的,就站在他們身旁看,後來學會了買馬。這玩藝兒刺激是刺激,站了一個晚上回家時都抬不動腿。但也能增進感情,因為站在有權人的後面,他贏了我也贏。他輸了我也輸,那不就對拍了嗎?問題是玩這個要錢哪!我站了幾個晚上,一個月工資就沒了,存款戶還沒有開戶呢!你說怎麼整?”

    陳作業看到王顯耀講到後面有點苦笑的樣子,附和著沒有吱聲。

    過了一會兒。王顯耀小心翼翼地說︰“我們兩個把這個客戶爭取下來,保齡球館不是我們花了350萬投資的嗎?跟承包的老彭商量一下。作為他組織存款。打一筆利差在他那里放著,他的帳在我們行,注意控制就行了。這樣轉換一下,存款存進來就好辦了。”

    陳作業听到有利可圖,說︰“這個方法不錯,避免了很多是非。”

    王顯耀說完存款的事。便說貸款︰“舊貸款要抓緊送一批到法院去依法清貸,我看要選擇一些大的,有影響的,我跟法律處協調好了。叫國太事務所幫我們打官司,這樣執行起來快。”

    陳作業說︰“好。”

    王顯耀又說︰“我想,這個星期開一個中層會議,我看要給他們壓擔子了。另外,你多考慮一下存款任務的問題,看有什麼獎罰措施掛鉤,要能落到實處的。做一個方案,在會議上宣布一下。”

    “好。”陳作業說。

    “夏經理,你好!我按照邵總的吩咐,引薦一個朋友給你認識。”深圳泰山工貿有限公司的會計夏淑文來到夏天辦公室,見到夏天便嚷著大嗓門說。

    夏天看到夏淑文身邊站著一個男士,便問︰“這位是?”

    夏淑文說︰“他是華信商檢科的夏經理,你看,我們三人都姓夏。”

    夏天笑著問︰“都是同一個祖先傳下來的?”

    夏淑文說道︰“夏經理來找夏經理,是按邵總意思,存200萬元到行里來,你看怎麼辦手續?”

    夏天說︰“200萬元還不夠,邵總還有什麼交帶?”

    夏淑文說︰“他說,剩下的100萬元就在你這里幫他整一下了,利差他會付。”

    “那好吧!我這里正好有兩個50萬的存款要進來,你跟邵總說,這利差就你們補了。”夏天說,“那天邵總直接找到了兩個行長談這個事,現在我們也去見一下王行長吧。”

    于是,三人來到了王顯耀辦公室,介紹了情況,王顯耀表示同意。末了,王顯耀問夏天︰“深圳寶安專用商品銷售公司的貸款是怎麼一回事?”

    夏天被這沒頭沒腦的話問得不知所雲,只能說道︰“三部當時做了350萬元抵押貸款。我叫汪洋把它的檔案給你看?”

    王顯耀說︰“好。”

    夏天回到辦公室,通知汪洋把貸款檔案給王行長送去。

    不一會兒,深圳泰山工貿有限公司的夏淑文又折返回來,對夏天欲言又止的樣子。夏天估計她有事找他,便問道︰“夏大姐有什麼話要對我講?”

    夏淑文終于鼓起勇氣,對夏天說︰“夏經理,我們也是打交道那麼久了,有些話不怕跟你說。邵總的公司遇到點麻煩,可能不用我了。這次組織存款,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幫你忙。邵總臨走時,答應給我一定的補償。要我自己找一些票子報銷。”

    夏天問︰“那麼,你的工作有著落了嗎?”

    夏淑文說︰“我可能下個月就到布吉的一家外資企業當會計。你能不能在處理那100萬存款的利差時,幫我一點忙?”

    夏天問︰“怎麼個幫法?”

    夏淑文看著夏天,不好意思地說︰“能不能在利差收據上寫多3000元給我報帳?”

    夏天想道︰“我給邵華做了一千多萬元貸款,從來沒有要他一分錢,而現在是他企業內部自己的人要做手腳,作為離職的補償。這也是夠棘手的。” 但看到夏淑文企盼的眼神。不好即時拒絕。停了一會兒,問道︰“邵總的看法怎樣?”

    夏淑文說︰“邵總是個很干脆的人,做貸款的時候,你這里給來的收據,他問都不問,就入帳了。”

    夏天解釋說︰“過去,我這里給他的收據,在給他之前他自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可以不問。但是,現在給的。超過他的預期,就不一定好使了。”

    夏淑文說︰“夏經理一定要幫大姐這個忙,也只有你能幫到。”

    夏天猶豫了一會兒,說︰“這事一般是沾是非的。這樣吧,改天存款戶來了。你跟他們說說,看他們怎麼開收據。”

    夏淑文高興地說︰“那麼。大姐先謝了!”說完。便離開了夏天辦公室。

    夏淑文走後,夏天打了一個電話給皇龍國際大酒店的黃忠惠,了解他那邊的情況怎麼樣,黃忠惠笑著說︰“你們的王行長、陳行長曾約我請飯。”

    夏天問道︰“是嗎?”

    黃忠惠說︰“有點意思吧?”

    ……

    放下與黃忠惠的通話,沒容得夏天多想,工商銀行的沈存瑞打來電話︰“老同學。最近怎麼樣?發財了吧?”

    夏天苦笑說︰“你這人哪,我就是上吊,你也會說成打秋千。哪有你當行長那麼瀟灑,要錢有錢。要權有權。”

    “我看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這里也多事情,想開一點就沒事了。”沈存瑞說,“晚上有空嗎?”

    夏天問︰“怎麼,你想請酒?”

    沈存瑞說︰“我想,在深圳我們同學就只有三個,一年了聚一聚。彭施那邊你通知她,因為你才跟她要好哇。”

    夏天說︰“想當年,班長是女同學崇拜的偶像,還不要好?不過,我通知就是了。”

    “那麼,晚上到玉鳳金龍大酒樓,我訂一個包房,你兩個直接到那里。好嗎?”沈存瑞說。

    “好的,那就晚上見。”

    夏天隨後撥通了彭施的電話。

    就這樣,下班的時候,彭施來到湖貝支行找到夏天,兩人一起走到玉鳳金龍大酒樓,見到沈存瑞。

    彭施說︰“班長今天想起我們,有什麼喜事?”

    沈存瑞說︰“沒有什麼喜事,就是同學見見面。原來我是想努力一把,兩屆任期滿了之後,看能不能在這里再干一屆的,現在看來不可能了。費用又有結余,年終了,不用白不用,就幫我吃一點吧!”說完笑了起來。

    夏天問︰“明年調到哪里去?”

    “現在還不知道,不管他了。這官要是當久了,就沒有沖勁了。”沈存瑞說。

    後來,沈存瑞叫來一瓶馬爹利藍帶,點了龍蝦等上好海鮮。不一會,三人便毫無拘謹地吃喝起來。其間,沈存瑞問夏天︰“你那里搞成市民銀行了,還好吧?”

    夏天說︰“各有各的難處。總的來說,工作非常難開展,而且貌似有水平的年青人特別多,好在我現在根本不想做貸款,不然要放出一萬元貸款來,比從自己口袋里掏出去還辛苦。”

    “長期這樣也不是個事啊,人挪活,樹挪死,不順就要考慮走。”沈存瑞關切地說。

    夏天說︰“但是總行的行長和我們支行的行長又是不錯的人,品德不錯。所以,現在有點不太忍心離開。”

    “那就看一步,走一步了。”彭施說。

    吃過飯後,三個同學試圖找到在廣州時的青春活潑的感覺,紛紛尋找自己熟悉的歌曲,準備一展歌喉。

    沈存瑞是一個窮苦的農家孩子出身,在他很小的時候,父母雙亡,他是靠了自己的大哥把他拉扯成人。他高中畢業後,在農村吃苦耐勞,受到父老鄉親的認同,加入了中國共*黨。後來國家恢復高考,成了現在看來著名的“七七級”高考生,從而跨進了銀行的大門。並頗有遠見地成了深圳的老開荒牛。他有了成就、地位、金錢後,並沒有忘記他那不幸的童年和艱苦的農村生活。

    這不,他正在卡拉ok樂譜中尋找《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據說,這是他的保留節目之一。

    不一會,京劇的開場鑼鼓響起,只見他拿起話筒,站了起來,提了一口氣,深情地唱道︰

    提籃小賣拾煤渣,

    擔水劈柴也靠她。

    里里外外一把手,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栽什麼樹苗結什麼果,

    撒什麼種子開什麼花。

    ……

    三個同學盡興地玩了一個晚上。

    結束時,沈存瑞叫了他的司機把他接回家,而彭施就由夏天開車送她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彭施說︰“我听我們行里的人說,搞信貸的黑到不得了,貸款200萬就要30萬的回扣。”

    夏天笑著問︰“是哪家銀行的信貸人員敢這樣做?”

    彭施說︰“我听我同事講得有鼻子有眼楮的,應該不會假。”

    夏天說︰“別看我們金融服務社在專業銀行的印象上不怎麼樣,我們這里不敢,我們的貸款企業也拿不出這種錢。”(未完待續。。)



伊莉小說網 | 危險啊孩子 | 危險啊孩子最新章節

 ** 作者︰肖遠征所寫的《危險啊孩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危險啊孩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危險啊孩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