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危險啊孩子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四三、人心思變
作者︰肖遠征 下載︰危險啊孩子TXT下載
    話說當晚易木子大醉,這可難倒了王顯耀。因為易木子權當司機,拉來了馮老刀,這一車兩人是必須回去的,兩人回去容易,但是,總行分給信貸處使用的破車誰開走都不方便。

    于是,在離開酒樓後,王顯耀又把馮老刀、易木子帶回保齡球館,一方面讓馮老刀、陳作業繼續打打保齡球消磨時光,另一方面叫球館的小姐泡了一壺濃茶,讓易木子解酒。

    王顯耀了解到馮老刀、易木子和陳作業住在同一個宿舍區——下步廟,心里已經有所釋懷,因為可以由陳作業陪同他們到家,這樣也安全些。

    話說易木子是一個自尊心十分強的人,當他看到當晚就他醉了,其他人都還照樣打球時,心里頓時難受,也想掙扎著打個全倒。不料,球沒有倒,而他自己倒是歪歪扭扭的有點站立不穩。他不敢逞能了,喝了一杯茶後,問馮老刀︰“馮行長要回去了嗎?”

    馮老刀看著這位愛徒,問道︰“沒事吧?”

    “沒事!”易木子說。

    “那好吧,顯耀,我們準備回去。”馮老刀說。

    王顯耀關切地問易木子︰“沒事吧?要不陳行長開車送你們回去?”

    易木子說︰“不用,我行。”

    于是,馮老刀、易木子上了車,陳作業也趕緊開車跟著易木子的車,王顯耀和夏天站在停車場目送他們離開。

    易木子到了下步廟宿舍,他剛剛送走馮老刀,也許是從車上下來突然被生風一吹的緣故,立即開始嘔吐起來,害得陳作業又是捶背,又是揉胸的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然後,用自己的肩膀半拉半扛地把易木子從一樓弄上了六樓。

    在剛進門的當口,易木子扶住門框叮囑陳作業說︰“陳行長,我嘔吐的事就不要告訴王行長和夏天他們,拜托了!”

    陳作業說︰“你放心吧,晚安!”

    正是︰

    太平居官多無能,閑愛孤雲靜愛僧;

    聊絞心計爭猜度,一層一級道行深。

    夏天在辦公室寫著這一個星期的工作安排︰收回拆出資金2000萬元;要找深圳寶安皇龍國際大酒店和深圳三八股份有限公司談貸款解決方案,這是工作重點;寶島實業(深圳)有限公司的500萬元貸款落實出帳,兆實達公司400萬貸款協補資金。並還25萬元利息;信貸員業績考核方案要出台。

    夏天在思考著︰行長發動的財稅局的存款戶看來還有一段時間才能見效果,這里還有一個空檔啊!現在與貸款戶交流也是越來越難了,加上高計企業的貸款利息的同時,要企業組織存款,真是應了一句土話︰“又要馬兒走得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有點勉為其難。

    這時,汪洋敲門進來。對夏天說︰“夏經理。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訴你。”

    夏天看著汪洋的臉,平靜地問︰“什麼事?”

    汪洋說︰“那天王行長調看了皇龍國際大酒店的貸款檔案,我沒有告訴你。”

    夏天覺得奇怪,便問道︰“王行長什麼時候看的?”

    汪洋說︰“也就是十天前吧。”

    夏天說︰“好的,他是不是听到了什麼消息還是怎麼的?我看,作為我們兩個協補檔案崗位。以後要是有這種情況,要像今天一樣相互通報,讓第二個人知道,不然日後忘了。什麼時候真丟了檔案都不知道。”

    汪洋說︰“好的,但他是行長。”

    夏天說︰“王行長是好人,但是,制度是大家都要執行的,這就是管理者賴以成功的法門之處。”

    “我知道了。”汪洋說。

    王顯耀正在與陳作業商量組織存款的事。兩人為費用的來源在尋找辦法。王顯耀問陳作業︰“在那麼多貸款戶中,誰身上能再出點血呢?”

    陳作業顧左右而言它地說︰“硬要可能行不通。但是壓給信貸員好像也不太奏效,畢竟貸款那麼久了。”

    王顯耀說︰“我們現在打開局面需要的是活錢,總行不肯給,小帳又沒有多少了。你看,發存款獎要錢,對外業務沒有錢也行不通,管費用的何人友行長來是來了,但她也不敢格外照顧我們。所以,看看哪里能弄到活錢,還點員工存款獎的欠債,把氣勢鼓一鼓,讓大家覺得有奔頭。老夏寫了一個信貸的考核方案,我看他在里面搞了一個附加條件,說︰若是員工的實際收入無法支持房租、水電和最低生活條件時,該辦法停止執行。”

    陳作業插話說︰“他這是不是有意寫給我們叫板用的?”

    王顯耀說︰“我看不見得是這樣。他分析了高友華、李朝陽、張波三人合租一套房1200元一個月,人平房租400元,吃飯一天20元,一個月要600元。而高友華是讀了18年書的碩士,現在的工資是1400多元,上面兩項抵掉後剩下400元,若我們還要扣的話,好像是有點問題。夏天反復強調注意臨界點,獎罰都不能過了頭。”

    陳作業說︰“老夏就是名堂多。但是,我們也是上不封頂的呀!假如收回一個200萬元呆帳貸款,不就三年都不用做了嗎!”

    王顯耀客觀地說︰“說歸說,收回這種貸款還是要條件的。”

    陳作業忽然想起什麼事的一樣,對王顯耀說︰“哎。對了,王行長,你看這個敢不敢動︰安延公司不是還有一張存單抵押嗎?這個企業的貸款現在是利滾利,貸款本息差不多以幾何級數在上升,不論怎麼說,朱赤兒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沒有辦法還清的了。如其把存款單到期拿來還欠息,不如拿來給我行搞活經營。你看,對這個企業來說,還個1000萬元利息見不到邊,對我們而言,拿著1000萬元辦事足以翻身。問題是,這是貸款的質押物。用它,也要擔一定的風險。”

    王顯耀顯然有興趣,說︰“我私下請示總行領導,看他們的態度怎樣?”

    陳作業說︰“上面肯定不會同意的,一是個人日後要擔責任,這些人哪個願意干的?二是,湖貝支行上不上去與他們沒有直接的利益關系。你想,就是我們在上面坐著,會對下面松口嗎?”

    王顯耀顯然動了心,說︰“我們再多想想,盡量完善。哎,這事如果再跟朱赤兒商量,他會怎麼想?”

    陳作業說︰“他的內心活動我把握不準。不過,日後他會多了一個籌碼與我們叫板。”

    王顯耀說︰“這事暫時限于我們兩人知道。我們多考慮幾個方案,待比較成熟時,與夏天、徐東海吹吹風,征求他們的意見。不論他們有什麼看法,征求意見這點很重要。另外,現在還是要壓老夏,讓他去皇龍大酒店、三八股份公司弄點配套存款來。”

    高友華是總行寄予厚望的高才生。

    總行調入後把他安排到湖貝支行,一方面是讓他在第一線歷練、歷練,另一方面,也想發揮他的作用,看看能幫王顯耀多少忙。因此,調入高友華時,王顯耀在總行人事處邵雲峰面授機宜後,對他也比較重視;到了信貸科與夏天接觸幾個月後,夏天也覺得他有才、好用、不多事,也是充滿好感。但高友華的生性不好動,也不強出頭,是個服從領導,安于現狀的人。面對湖貝支行嚴峻的資金形勢,覺得自己不太適合在支行工作,應該到總行機關,從事管理崗位更好一點。尤其是在參加了第二屆職工代表大會後,看到了總行的工資套級方案,心里更是打起了退堂鼓。

    他是一個內秀的人,雖然在暗中開始活動調動的事,但嘴上絕不說出來。工作上也跟平時一樣,該做的做,該問的問,該匯報的匯報;晚上照樣與大家一起喝酒。一句話,該干嗎干嗎。

    在夏天處理了熊自倫之後,全科的工作壓力更大了。當初,夏天征求他的意見,根據他的性格問他搞計劃怎麼樣?他馬上拒絕。後來,夏天就把計劃的擔子落在張波身上。高友華想,夏天叫我搞計劃我不干,而搞信貸又沒有辦法做出成績。這怎麼辦呢?還是快一點離開湖貝支行為妙。

    這天,他听到總行準備新成立一個部門,而當頭的是他原來的老上級。晚上,他馬上帶著自己的女朋友,買了一袋水果,到老領導家去了。這老領導其實沒有家,在深南路上的一家賓館租了一間套房,什麼應該忙活的事,都由賓館服務員代勞。踫到休息時間就在賓館里與朋友聚會。時間久了,他得出一個體會來︰“沒家的感覺,真好!”

    這老領導正愁沒有部下,看到老實內向的高友華要來捧場自然高興,就答應在調人的時候一並考慮,現在不必聲張。

    高友華滿心歡喜地回來,在工作上也照做不誤,嘴上也不聲張。只是他的心已經不在湖貝支行了。(未完待續。。)



伊莉小說網 | 危險啊孩子 | 危險啊孩子最新章節

 ** 作者︰肖遠征所寫的《危險啊孩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危險啊孩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危險啊孩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