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504章 ︰天賦會場(1)
作者︰夜北 下載︰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TXT下載
    黑貓覺得……它也需要冷靜一下。

    房間里呈現出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之後,坐在地上的罌粟終于忍不住發出了低笑,他曲著一條腿,一只手搭在膝上,懶散的看著兩個被傲雪寒梅嚇了一條的主人。

    “二位不要介意,傲雪他本就是這樣的性子。”罌粟覺得自己若是在不解釋點什麼,怕是日後會被君無邪修理。

    “坐下說。”君無邪清了清嗓子,靈瑤殿殿主默默的做了過去,只是依舊扶著額頭。

    傲雪寒梅抱著小白蓮站在一旁,小白蓮看似極為開心,和見到罌粟時的反應截然不同,傲雪寒梅對小白蓮倒也是十分的順從,只是不知為何,君無邪仿佛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糾結和……委屈?

    “傲雪和我們一樣,都是幽靈界的,他這性子一直如此,方才你們見到的是他的本性,如今看到的不過是他為了應付小白蓮強裝的模樣。”罌粟低笑著道。

    蒼御雪蓮生來雙性格,小白蓮羞怯,醉蓮暴躁,傲雪寒梅偏生喜歡醉蓮那副清高傲慢的模樣,想著接近,卻被醉蓮很是鄙視,每每見面不打個你死我活醉蓮決不罷休。

    可是****打,天天打也不是個辦法,未飲酒時,便是小白蓮,傲雪寒梅對這種小孩子般的性子最是沒有辦法,卻又想著接近醉蓮,便只能在小白蓮被欺負時,化身守護神,為他擋風擋雨,好讓醉蓮知道他的好。

    奈何……

    醉蓮對他依舊嫌棄到了泥土里,反而是小白蓮這個受氣包,將傲雪寒梅守護神的形象堅定在心中,鬧得傲雪寒梅毫無辦法,只能在小白蓮出現的時候,強裝出一副守護神的姿態。

    靈瑤殿殿主一直低著頭沒說話,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沉默了許久之後,他才忽然間抬起頭,看向被小白蓮克的死死的傲雪。

    “你既然可以如此,又為何要讓我當初那般?”

    傲雪寒梅一本正經道︰“這小家伙不再時,我無需隱藏本性。”

    靈瑤殿殿主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君無邪見了他如此反應,總覺得有些什麼,算是安慰,便遞了杯水給他,靈瑤殿殿主滿心思緒,倒是沒注意。

    等到一杯水下肚,他忽然間就僵住了。

    他看著自己手中的杯子,又看了看坐在他身邊的君無邪,他握著杯子的手忽然間一抖,當即起身,一言不發的快速從君無邪的房間里走了出去。

    “你家主人這是怎麼了?喝了杯水,怎麼跟見鬼了似地。”罌粟惡劣的開口,他總覺得靈瑤殿殿主有問題。

    傲雪寒梅倒也不矯情,直接道︰“當時我與他靈魂鏈接的時候,他精神力比較弱,所以受到我的情緒影響很嚴重,我有時候控制不住情緒的時候,會做出點事情,你應該很清楚。”

    罌粟微微一愣,臉上帶著笑。

    “你該不會是……哈哈哈哈……”

    君無邪被罌粟笑的莫名其妙,好半天等到罌粟笑夠了,他才對君無邪解釋了傲雪寒梅做出的事情。

    當初靈瑤殿殿主戒靈覺醒時不過是十四歲的少年,又因為天生體弱,身子骨一直不好,植物系戒靈覺醒之後,戒靈指環都不會顯現出來,所以當初的靈瑤殿殿主很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戒靈已經覺醒。

    他更加不會知道,自己為何會突然間冒出了完全不屬于他的情緒。

    若是旁的倒還好說,可是,傲雪寒梅對女性無感,只偏好少年。

    十四歲的靈瑤殿殿主身邊也都是差不多年紀的少年,依照傲雪寒梅見到醉蓮時的激動,就可以猜得出來,那時候的傲雪寒梅會有什麼樣的情緒,去引導靈瑤殿殿主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來。

    靈瑤殿殿主本來好好一少年,硬生生被傲雪寒梅給禍害了,哪個正常的少年能夠忍受的了自己對同性動手動腳?

    傲雪寒梅的這種影響,直接給靈瑤殿殿主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以至于之後的很多年,靈瑤殿殿主但凡見到男性就覺得極為排斥,甚至于不願意踫觸任何男性用過的物品。

    他壓根就不願意和其他少年發生點什麼超友誼的事情,更無法接受這種沖動居然來自于他本身,在發覺傲雪寒梅覺醒的事實前,很長一段時間里,靈瑤殿殿主都生活在了巨大的陰影之中。

    君無邪默默的听完罌粟的解釋,忽然間心中生出了一股微妙的慶幸,她本還覺得小白蓮和罌粟有些不正常,可是和傲雪寒梅比起來,他們倆簡直太正常了。

    她可無法想象,自己受到傲雪寒梅的影響,去對一些少年出手。

    這一刻,君無邪難得對靈瑤殿殿主生出了同情心。

    “難怪這靈瑤殿只收女弟子。”君無邪挑眉看著傲雪寒梅這個罪魁禍首。

    “哎。”傲雪寒梅提到這個,還覺得特別的失落。

    又說了會兒話,君無邪便讓傲雪寒梅回去了,傲雪寒梅走時,小白蓮還依依不舍的拉著他的衣袖,囑咐他一定要多來看自己,傲雪寒梅雖然是連連點頭,可是眼中卻寫滿了,“絕不”倆字。

    等到傲雪寒梅一走,小白蓮忽的就抱起了酒壺一口灌下,醉蓮緊接著就跳起來,把罌粟摁在地上揍了一頓。

    君無邪坐在桌前,淡定的繼續養花。

    卻不知,扶搖山上……

    “大人……您讓我們找的人,我們還是沒找到。”一名男子哭喪著臉站在一個閣樓里。

    閣樓的窗戶邊上,一個拄著拐杖的小老頭緩緩的轉過頭,瞪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眼楮,憤憤然道︰“你們真是一群笨蛋!!我都把那小鬼的模樣畫出來了,讓你們對著去找都找不到!你們真是……笨死了!”

    男子尷尬的低著頭,有些緊張道︰“十五日時間眼看著過去一半了,要是過幾天還沒找到的話,神斗大會……”

    “哼!讓十二殿那幫傻小子們繼續等著。”小老頭傲嬌的哼哼。

    男子簡直快哭了。

    “大人,不能了吧?這已經推遲半月了,再往後推,怕是不合適了。”

    小老頭深吸一口氣,“罷了,到時間就開吧。”

    君無邪在靈瑤殿的日子,逍遙安逸,經過上一次的鬧劇之後,靈瑤殿殿主也不知道是如何同那些“受驚”的女子們如何解釋的,那些弟子們對于君無邪房里時不時出現的妖異美男子和冷傲美少年竟然就這麼接受了。

    隨著這一種接受,每日往君無邪房中送吃食的弟子開始變得不同,她們將東西送過去後,也不是立刻就嬌羞的跑開,而是會拎著食盒,等到門開了之後,在紅著臉將東西遞過去,接食盒的人,永遠都不是君無邪,或是罌粟或是醉蓮,有時候還是一個嬌小軟糯的小可愛。

    每次三餐,送吃的過來的女子都不一樣……

    月婆婆時常站在君無邪的院門口,看著那捂著小臉嬌羞的踩著小碎步的少女們,一陣嘆息。

    “殿下,君公子房中的那兩位,是否和您的那位一樣?”月婆婆來到靈瑤殿殿主的房間,誠懇的問道。

    靈瑤殿殿主正側躺在軟榻上,單手支著腦袋,一手拿著本古跡翻閱,听到月婆婆的話他連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只是慵懶的嗯了一聲。

    “這件事情是否要告知殿中的其他人?”月婆婆憂心忡忡道。

    “不用。”靈瑤殿殿主懶洋洋道。

    月婆婆看著自家殿主如此悠哉的反應,內心早已經是有苦說不出,眼瞅著那一個個小丫頭片子滿面桃花的模樣,她還真有些擔心。

    靈瑤殿殿主見月婆婆還是沒有離去,便放下手中的書籍,坐起身來。

    “還有兩日,神斗大會就要開始了,她在這里呆不了幾天了,不用費事了。”植物系戒靈對于他們這些持有者而言,是福也是禍,即便是他的傲雪寒梅,知道的人也只有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幾個心腹,其他靈瑤殿弟子並不知曉。

    靈瑤殿殿主,並不打算讓君無邪的戒靈屬性暴露。

    “是。”月婆婆點了點頭,她並非不滿君無邪,相反,她十分的欣賞那個安靜沉穩的少年,君無邪給她的感覺很安心,不會像其他少年那樣莽撞無禮,當初答應不會隨意走動,君無邪自住進那間別院之後,便再沒有踏出過一步,甚至于連院子都不常走出。

    兩日的時間轉眼即逝,君無邪在神斗大會開始前一天收拾了東西,準備從靈瑤殿出發。

    臨行前,靈瑤殿殿主親自在外殿送她離去。

    見到君無邪時,靈瑤殿殿主的眼神微微一震。

    “這幾日叨擾了。”君無邪看著靈瑤殿殿主,禮貌的點了點頭。

    靈瑤殿殿主的目光停留在了君無邪的身上,片刻之後他忽然輕笑了一聲,雙手環胸,微微歪著腦袋,唇角勾起一抹慵懶的笑意,“用不著謝我,我不過是行個方便,倒是你,沒有平白浪費這段時間。”

    君無邪微微點頭,轉身準備離去。

    靈瑤殿殿主卻像是想要到了些什麼,忽然間道︰“下三界的人,莫不是都如你這般,天賦異稟?”

    君無邪腳步微微一頓,卻是什麼話也沒說,徑自走出了大門。

    大殿之中,子衿躲在柱子後看著那一抹遠去的背影。

    扶搖山頂,熱鬧非凡,經過了長達半月的等候,眾人期盼的神斗大會終于要來臨了。

    君無邪回到山頂的時候,山頂上的人流比她走時多了一倍,一眼看去,密密麻麻人潮涌動,很難估量,這一次的斗靈大會到底會招來多少少年的奔赴。

    以神斗大會要求的年齡界限,若是錯過一次,便再無第二次的機會,如今中三界適齡年紀的都已經從四面八方奔赴而來,再加上這半月的推遲,更是給了那些來不及感到的人更充沛的時間。

    在擁擠的人潮之中,君無邪嬌小的身形來去自如,她選擇了一間扶搖山頂最貴的酒樓暫住,因為上一次和其他三人同住的情況她不願再遇見,便小手一揮,一人包下了一間房。

    那間酒樓本身的價格就已經很高,房間也只是設為兩人一間,可是偏生踫到一個這麼豪邁的住,掌櫃的幾乎是笑顏如花的把君無邪給送了上去。

    君無邪剛剛將房門關閉,便听到房外有幾名少年的議論之聲。

    “這次神斗大會的人數可真多,也不知道到底最後能有多少人入得了十二殿和九宮的眼。”

    “我听說這一次的神斗大會,九宮並不打算挑選弟子,應該都是十二殿選人。”

    “九宮不參與?那豈不是機會更少了?”

    “我看你們也就不要想那麼多了,九宮的選人條件比十二殿還嚴格,若是我們連十二殿的標準都達不到,即便是九宮來了,也和我們沒什麼關系。”

    “可不是嘛……”

    門外的三名少年你一言我一語說的正起勁,忽然間他們的聲音就像是被人截斷了一般,腳步聲也停了下來,君無邪只听到另一個輕微的腳步聲悠遠而近從她門前走過,待到那腳步聲消失之後,那三名少年的聲音便又響了起來。

    “那小子你們見過沒?”

    “見過!不就是之前和人在街尾打了一家的家伙嗎?”

    “我也看到過,這小子長得妖里妖氣的,看著就讓人不爽,不過他那個戒靈確實……有些嚇人。”

    “他那是雙頭骨蛇!我听人說過!,那小子是煉骨族的人!”

    “煉骨族!那豈不是很……”

    三名少年邊說邊走,聲音逐漸消失在了君無邪的耳畔。

    “妖里妖氣?”君無邪微微挑眉,還是煉骨族?

    “大小姐!”君無邪還沒來得及多想,夜煞和夜孤的身影便瞬間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大小姐這幾日可安好?”夜煞單膝跪地,看著君無邪道。

    “很好。”君無邪淡淡的開口。

    夜孤卻沒有說話,他只是用著一種怪異的目光看著君無邪,目光有些糾結。

    君無邪卻沒有多注意,只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問道︰“這幾日你們都在扶搖山?”

    “是。”夜煞道。

    “可有見到花哥他們?”君無邪對于花謠他們的身手很有信心,卻自然而然的問了出來。

    “都已經見了,花公子恰巧就同大小姐你住在同一間酒樓。”夜煞道。

    “果然是他。”君無邪輕聲道。

    “什麼?”夜煞有些不解。

    “沒事。”君無邪輕輕搖了搖頭,一旁的黑貓目光糾結。

    主人,你是想說,花哥在你眼中就完全符合“妖里妖氣”這四個字嗎?你這是要失去伙伴的!你造嘛!

    “花哥之前和人交手了?”君無邪想起之前听到的那些話。

    花謠的性子冷靜,可以說是極端理性的性情,若說他會在達到目標的過程中與人發生沖突至交手的地步,君無邪總覺得有些說不過去,若是換成喬楚她倒是會覺得理所當然。

    “是。”夜煞點頭。

    “和誰?”

    “喬公子。”

    “……”君無邪的表情微微頓。

    好吧,她好像也可以理解了。

    “這段時間,扶搖山可有什麼異常?”君無邪例行詢問。

    夜煞表示一切正常,十二殿的人馬都已經到達,每一殿至少都派出了一位長老前來坐鎮,看架勢應該是想要在這里大干一場了。

    “九宮的人也來了,只不過他們行事隱秘,屬下跟了一段便沒有在繼續,怕會打草驚蛇。”

    君無邪點了點頭,明日便是好戲開場的時候,如今各方勢力都已經齊聚一堂。

    又逗了一會兒咩咩大人和歃血兔,君無邪便要繼續開始修煉,夜煞和夜孤也自動的滾出了房間,在暗中保護君無邪的安全。

    離開君無邪的房間之後,夜孤的表情還是有些古怪。

    “你這是怎麼了?”夜煞看著夜孤一臉糾結的模樣。

    夜孤眉頭緊皺,沉默了許久之後他才忽然間抬起頭,用一種極為困惑的眼神看著夜煞。

    “你難道沒發現嗎?”

    “發現什麼?”

    “大小姐她的靈力似乎……已經達到了紫靈四級的巔峰。”夜孤道。

    夜煞微微一愣,他的實力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受了些損傷,並不算巔峰狀態,所以對君無邪靈力的感知度並不高,倒是沒怎麼注意。

    可是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君無邪在進入靈瑤殿之前,她的實力不過是剛剛達到紫靈四級的初級水平,想要到達巔峰值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隨著實力的增長,靈力等級越高者,想要突破等級界限就越為困難,所需要的靈力更是成倍的翻翻,按照正常的速度而言,君無邪想要從紫靈四級沖擊紫靈巔峰五級至少還需要一年多的時間。

    可是不過半個月,她竟然就已經摸到了紫靈五級的門檻,這速度,著實有些驚人!

    “怎麼會這麼快?”夜煞也不免有些吃驚。

    夜孤道︰“我也覺得很奇怪,大小姐去靈瑤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紫靈四級之後還能有如此可怕的提升速度,有些古怪。”

    夜煞和夜孤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君無邪不說的事情,他們從不會多問,便也只能將這疑惑藏于心中。

    不過他們相信,以君無邪如今的實力,明日神斗大會一開始,他們的大小姐必將技壓群雄,秒殺全場!

    坐在房中的君無邪尚不知,守在暗中的兩個夜部的成員,正用期盼的心情等待著明日的到來。

    第二日一早,扶搖山上徹底沸騰了。

    神斗大會正式開始,人潮如巨浪般涌入了神斗大會的會場!

    整個神斗大會比試的類型分為四類,分別是︰靈力、戒靈、醫術和天賦。

    靈力的比拼十分簡單,在不借助戒靈的情況下,兩人對戰,勝者晉級,敗者淘汰,一局定勝負。

    戒靈也是如此,不過比拼的不是人與人之間的強弱,而是單以戒靈為準,在比試的過程中,戒靈的主人將不能加入任意戰斗,全程只能由戒靈化為實體爭斗。

    而醫術和天賦這兩種比試,卻要平和的多。

    醫術這一小類別之中,又會分為兩種,分別是醫和毒。

    醫者以醫術煉藥為準,優者勝。

    毒者以毒性猛烈為準,狠者勝。

    而最後一種,天賦。

    則是所有比拼之中最為有趣的一種,這比的不是某一種特定的能力,而是比的那些人所擁有的特殊本領。

    這種大多都是有著種族特性的人比試的場所,勝負難料,全憑那些主考著的意識決定。

    四場比試,被安排在了扶搖山頂的四個方位,參加不同比試的人,要趕往不同的會場,也稍稍將密集的人群分流掉了不少。

    最為熱鬧的兩個戰場就是靈力和戒靈,醫術和天賦則人數要少一些。

    君無邪走出酒店時,大街上的少年們已經四處的奔走,朝著他們的目標前進。

    而君無邪站在酒樓外稍稍停頓,便抬腳朝著北方走去。

    跟在君無邪身後的夜煞和夜孤卻傻眼了。

    大小姐!您要去哪里!那邊不是靈力的比斗場啊!!

    君無邪徑自朝著北方的會場走去,而這一場的人數也是數量最為稀少的。

    種族特性在中三界中雖然擁有很多,比如煉魂族和煉骨族這一類,擁有特殊能力的種族存在,可是這些種族的人數卻極為稀少,而適齡的人選則更少,雖然依舊是大批的少年前往,可是數量和其他幾個會場相比,卻顯得少了很多。

    君無邪沒有前往靈力比拼之處,也沒有前往醫術比試之處,偏偏前往了天賦會場,這一決定,著實讓夜煞和夜孤大跌眼鏡。

    大小姐這是怎麼了?

    夜煞和夜孤著實摸不透君無邪的想法,按照君無邪現在的靈力水準,去靈力會場絕對是碾壓性的,即便不去比靈力,去醫術會場,那也是壓倒性的勝利。

    再不濟,讓黑貓變形之後參加戒靈會場也沒什麼壓力。

    可是……

    為什麼君無邪卻偏偏選了,最不適合她的天賦會場?

    這在夜煞他們看來,君無邪放棄了所有她可以選擇的捷徑,偏偏找了一個最不適合她走的路。

    然而,君無邪卻絲毫沒有覺得自己的選擇有多麼的讓人難以理解,她只是平靜的跟著人流,朝著天賦會場走去。

    在天賦會場外,長長的隊伍幾乎看不到盡頭,八個入場點不停歇的發放入場的號碼牌,人流快速的向前推進,只是相對于數量的龐大,那速度倒不顯得有多麼迅速了。

    君無邪不緊不慢的等著,等到她進入天賦會場之後,場內幾十個擂台上已經是熱火朝天。

    每個人手中的號碼牌的顏色對應相應的擂台,在擂台邊坐等自己上場就可以了。

    天賦會場的面積極大,一眼看去十分的廣闊,整個會場分為兩層,所有的參賽人員全部擠在第一層內,除了四周一片空曠的區域可以提供停留和站立之外,整個一層便是擂台的場地。

    二層僅有邊緣有一排像雅間一樣的地方,從第一層看上去什麼也看不到,但是很明確的是,在那些雅間之中,坐著的,必然是十二殿和九宮的人,他們在暗中觀察著整個比斗的過程。

    君無邪在四處掃了一眼,並沒能夠看到十二殿和九宮的人,耳邊充斥著少年們發力的叫喊聲。

    和其他擂台不同,這里的擂台僅提供給一人,也不需要進行任何的比試,只需要將你自身的能力展現出來即可。

    天賦優秀者留下,天賦平庸者自動淘汰。

    君無邪站在暗處,觀察著那些擂台上的少年們,這也是她第一次了解到,中三界之中,竟然還有這麼多奇怪的種族。

    在一個擂台上,君無邪看到了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年,他衣著簡單,露出了雙臂和雙腿,他的四肢以詭異的姿態扭動著,可長可短。

    君無邪微微挑眉,這種情況她倒不是第一次見到,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那人應該和花謠一樣,也是煉魂族!

    中三界有著不少能力特殊的種族,這些種族有些極大地優勢,即便靈力和戒靈不強,也可以因為自身種族的特性獲得十二殿和九宮的親睞。

    只不過……

    站在擂台上的那名少年,對于骨骼的操控明顯比花謠弱了不少,他只能夠改變骨骼的大小,卻不能改變骨骼的形狀,他面部的容貌始終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不斷的展示著四肢的骨骼變化。

    沒過多久,那人便被否決,黯然的離開了擂台。

    原來不是每一個種族的族人,都可以達到一樣的水平,君無邪默默的想著,目光又看向了其他擂台。

    “吼!!!”在一個擂台上,一名體格健壯的青年,手中舉著一塊巨大的岩石,他咆哮著將其舉起,用雙手一點點的將堅硬的岩石捏成粉碎。

    那塊石頭,在他的手中就仿佛不堪一擊的豆腐一樣。

    “喲,難得啊,巨猿族的人竟然會跑到天賦會場來。”一旁的幾個等待中的少年,笑呵呵的看著那名身前體壯的青年嘀咕了起來。

    “巨猿族不是該去戒靈會場里亮一亮他們那孔武有力的巨猿戒靈嗎?跑到天賦會場湊什麼熱鬧,比誰力氣大嗎?”另一名少年恥笑著開口。

    君無邪倒是第一次听聞巨猿族,從那兩名少年的對話中,她隱約知道了這一種族的特性。

    巨猿族的戒靈皆是巨猿,因為戒靈的緣故,他們自身承載了巨猿的力量,即便在不使用戒靈的情況下,他們的力量也比常人要大得多。

    些古怪。

    “你這是怎麼了?”夜煞看著夜孤一臉糾結的模樣。

    夜孤眉頭緊皺,沉默了許久之後他才忽然間抬起頭,用一種極為困惑的眼神看著夜煞。

    “你難道沒發現嗎?”

    “發現什麼?”

    “大小姐她的靈力似乎……已經達到了紫靈四級的巔峰。”夜孤道。

    夜煞微微一愣,他的實力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受了些損傷,並不算巔峰狀態,所以對君無邪靈力的感知度並不高,倒是沒怎麼注意。

    可是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君無邪在進入靈瑤殿之前,她的實力不過是剛剛達到紫靈四級的初級水平,想要到達巔峰值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隨著實力的增長,靈力等級越高者,想要突破等級界限就越為困難,所需要的靈力更是成倍的翻翻,按照正常的速度而言,君無邪想要從紫靈四級沖擊紫靈巔峰五級至少還需要一年多的時間。

    可是不過半個月,她竟然就已經摸到了紫靈五級的門檻,這速度,著實有些驚人!

    “怎麼會這麼快?”夜煞也不免有些吃驚。

    夜孤道︰“我也覺得很奇怪,大小姐去靈瑤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紫靈四級之後還能有如此可怕的提升速度,有些古怪。”

    夜煞和夜孤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君無邪不說的事情,他們從不會多問,便也只能將這疑惑藏于心中。

    不過他們相信,以君無邪如今的實力,明日神斗大會一開始,他們的大小姐必將技壓群雄,秒殺全場!

    坐在房中的君無邪尚不知,守在暗中的兩個夜部的成員,正用期盼的心情等待著明日的到來。

    第二日一早,扶搖山上徹底沸騰了。

    神斗大會正式開始,人潮如巨浪般涌入了神斗大會的會場!

    整個神斗大會比試的類型分為四類,分別是︰靈力、戒靈、醫術和天賦。

    靈力的比拼十分簡單,在不借助戒靈的情況下,兩人對戰,勝者晉級,敗者淘汰,一局定勝負。

    戒靈也是如此,不過比拼的不是人與人之間的強弱,而是單以戒靈為準,在比試的過程中,戒靈的主人將不能加入任意戰斗,全程只能由戒靈化為實體爭斗。

    而醫術和天賦這兩種比試,卻要平和的多。

    醫術這一小類別之中,又會分為兩種,分別是醫和毒。

    醫者以醫術煉藥為準,優者勝。

    毒者以毒性猛烈為準,狠者勝。

    而最後一種,天賦。

    則是所有比拼之中最為有趣的一種,這比的不是某一種特定的能力,而是比的那些人所擁有的特殊本領。

    這種大多都是有著種族特性的人比試的場所,勝負難料,全憑那些主考著的意識決定。

    四場比試,被安排在了扶搖山頂的四個方位,參加不同比試的人,要趕往不同的會場,也稍稍將密集的人群分流掉了不少。

    最為熱鬧的兩個戰場就是靈力和戒靈,醫術和天賦則人數要少一些。

    君無邪走出酒店時,大街上的少年們已經四處的奔走,朝著他們的目標前進。

    而君無邪站在酒樓外稍稍停頓,便抬腳朝著北方走去。

    跟在君無邪身後的夜煞和夜孤卻傻眼了。

    大小姐!您要去哪里!那邊不是靈力的比斗場啊!!

    君無邪徑自朝著北方的會場走去,而這一場的人數也是數量最為稀少的。

    種族特性在中三界中雖然擁有很多,比如煉魂族和煉骨族這一類,擁有特殊能力的種族存在,可是這些種族的人數卻極為稀少,而適齡的人選則更少,雖然依舊是大批的少年前往,可是數量和其他幾個會場相比,卻顯得少了很多。

    君無邪沒有前往靈力比拼之處,也沒有前往醫術比試之處,偏偏前往了天賦會場,這一決定,著實讓夜煞和夜孤大跌眼鏡。

    大小姐這是怎麼了?

    夜煞和夜孤著實摸不透君無邪的想法,按照君無邪現在的靈力水準,去靈力會場絕對是碾壓性的,即便不去比靈力,去醫術會場,那也是壓倒性的勝利。

    再不濟,讓黑貓變形之後參加戒靈會場也沒什麼壓力。

    可是……

    為什麼君無邪卻偏偏選了,最不適合她的天賦會場?

    這在夜煞他們看來,君無邪放棄了所有她可以選擇的捷徑,偏偏找了一個最不適合她走的路。

    然而,君無邪卻絲毫沒有覺得自己的選擇有多麼的讓人難以理解,她只是平靜的跟著人流,朝著天賦會場走去。

    在天賦會場外,長長的隊伍幾乎看不到盡頭,八個入場點不停歇的發放入場的號碼牌,人流快速的向前推進,只是相對于數量的龐大,那速度倒不顯得有多麼迅速了。

    君無邪不緊不慢的等著,等到她進入天賦會場之後,場內幾十個擂台上已經是熱火朝天。

    每個人手中的號碼牌的顏色對應相應的擂台,在擂台邊坐等自己上場就可以了。

    天賦會場的面積極大,一眼看去十分的廣闊,整個會場分為兩層,所有的參賽人員全部擠在第一層內,除了四周一片空曠的區域可以提供停留和站立之外,整個一層便是擂台的場地。

    二層僅有邊緣有一排像雅間一樣的地方,從第一層看上去什麼也看不到,但是很明確的是,在那些雅間之中,坐著的,必然是十二殿和九宮的人,他們在暗中觀察著整個比斗的過程。

    君無邪在四處掃了一眼,並沒能夠看到十二殿和九宮的人,耳邊充斥著少年們發力的叫喊聲。

    和其他擂台不同,這里的擂台僅提供給一人,也不需要進行任何的比試,只需要將你自身的能力展現出來即可。

    天賦優秀者留下,天賦平庸者自動淘汰。

    君無邪站在暗處,觀察著那些擂台上的少年們,這也是她第一次了解到,中三界之中,竟然還有這麼多奇怪的種族。

    在一個擂台上,君無邪看到了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年,他衣著簡單,露出了雙臂和雙腿,他的四肢以詭異的姿態扭動著,可長可短。

    君無邪微微挑眉,這種情況她倒不是第一次見到,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那人應該和花謠一樣,也是煉魂族!

    中三界有著不少能力特殊的種族,這些種族有些極大地優勢,即便靈力和戒靈不強,也可以因為自身種族的特性獲得十二殿和九宮的親睞。

    只不過……

    站在擂台上的那名少年,對于骨骼的操控明顯比花謠弱了不少,他只能夠改變骨骼的大小,卻不能改變骨骼的形狀,他面部的容貌始終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不斷的展示著四肢的骨骼變化。

    沒過多久,那人便被否決,黯然的離開了擂台。

    原來不是每一個種族的族人,都可以達到一樣的水平,君無邪默默的想著,目光又看向了其他擂台。

    “吼!!!”在一個擂台上,一名體格健壯的青年,手中舉著一塊巨大的岩石,他咆哮著將其舉起,用雙手一點點的將堅硬的岩石捏成粉碎。

    那塊石頭,在他的手中就仿佛不堪一擊的豆腐一樣。

    “喲,難得啊,巨猿族的人竟然會跑到天賦會場來。”一旁的幾個等待中的少年,笑呵呵的看著那名身前體壯的青年嘀咕了起來。

    “巨猿族不是該去戒靈會場里亮一亮他們那孔武有力的巨猿戒靈嗎?跑到天賦會場湊什麼熱鬧,比誰力氣大嗎?”另一名少年恥笑著開口。

    君無邪倒是第一次听聞巨猿族,從那兩名少年的對話中,她隱約知道了這一種族的特性。

    巨猿族的戒靈皆是巨猿,因為戒靈的緣故,他們自身承載了巨猿的力量,即便在不使用戒靈的情況下,他們的力量也比常人要大得多。



伊莉小說網 |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最新章節

 ** 作者︰夜北所寫的《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