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神霄狂尊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九十六章 爭斗
作者︰沙河 下載︰神霄狂尊TXT下載
    夏楚沒有再說什麼話了,只是拱了拱手,然後翻身騎上馬,就準備朝著開遠城趕去,不過就在自己準備揮鞭朝著遠方跑起的時候,才發現薛英竟然站在地上一動不動。小說

    “少爺,薛英不會騎馬。”

    薛英看到夏楚的目光看來,小嘴一撇,簡直就快要哭了出來一般,臉上滿是羞慚的神色

    看到眼前這一幕,夏楚不由得一陣哭笑不得,其實這也怪不得薛英,畢竟騎馬雖然不難,但是的對于從小就沒有受到過多少教育的薛英來說,明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上來吧,我們同乘一匹馬!”

    夏楚話音剛落,也不等薛英是否同意就伸手一拉,立馬把嬌小的薛英給拉到了馬上,一邊牽繩,一邊抱著薛英。

    薛英被夏楚一把抱在馬匹上,根本就沒有就拒絕的道理,但是不知道怎麼的,薛英坐在夏楚的懷中,只覺得自己的五髒六腑都快要跳了出來,胸口上更像是有一只頑皮的小鹿,左撞右撞的,讓自己普通乘著一葉扁舟根本就不能自已。

    只可惜現在夏楚一門心思都是往開遠城趕,根本就察覺不到薛英的異常,更何況在高速奔騰的駿馬之上,想要感受到薛英的小動作更是困難異常,所以這一路上,除了薛英自己的心情七上八下意外,夏楚並沒有收到什麼影響。

    “今天的開遠城氣氛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剛剛趕到開遠城的夏楚就一眼察覺到整個城池都有些愁雲慘淡的意味,根本就沒有從前的那種繁華的景象。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但是整個街道上依舊沒有離幾家開門的店鋪就算偶爾有什麼行人,走路也是匆匆忙忙的,好像害怕擔心著什麼事情一般。

    “難道都是跟昨天晚上的事情有關麼?”

    夏楚心中不解,但是好像也只有這樣的一件事會讓整個開遠城都變得這樣神秘兮兮吧,不過雖然心中好奇,但是夏楚還是立馬加快腳步朝著夏府趕去,現在的夏楚最擔心得就是自己的祖父,畢竟昨天晚上丟失了戰氣珠礦,他不知道還要承受著多麼大的壓力呢。

    原本心如鹿撞的薛英在感受到夏楚臉上急切與擔憂以後,如同火燒的心情也陳靜了下來,心中更是不斷的對自己道:薛英啊薛英,你在亂七八糟的想著什麼事情呢,現在夏楚的心情明顯十分的不好,你就算不能為他分憂,也不應該讓他分神吧。

    薛英反復的這樣對著自己說了幾句話後,原本冷靜的心情才有重新恢復了平靜而且也開始打量起了周圍的景象來了。

    雖然薛英因為出身的原因並不太了解開遠城曾經的繁華,但是即便如此,看到眼前這樣一幕幕荒蕪的景象,依舊十分的驚訝,但是看到夏楚好像不太願意開口的樣子,所以也只好將自己的心中的好奇隱藏了起來。

    “夏楚,夏楚等等。”

    就在夏楚快馬加鞭的往夏府趕得時候,就听到身後傳來一聲焦急的喊聲,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驚訝。

    “夏天,你怎麼會在這里。”

    回頭看到呼喊自己的人後,夏楚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夏天,此刻夏天的臉上滿是焦急的神色,好像遇到了什麼十分不好的事情一般。

    “夏楚,夏府現在你不能回去,還是趕快出城,不然就來不及了,至于原因什麼的,你現在不要問了,你只要相信我的話就好了。”

    看來事情卻是十分的緊急,而夏天也很明顯在這里等著自己,聯系到之前看到的詭異場景,夏楚點了點頭,並沒有固執的詢問其中的原因而是就準備轉身離去,因為夏楚相信,夏天現在的行為絕對得到了自己祖父的授意。

    “楚兒,既然回來了,又何必這麼著急離開呢,畢竟昨天晚上戰氣珠礦被杜家奪取,我們都想要知道其中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你作為昨天晚上的當事人,用要將事情的經過說一遍吧。”

    不過就在夏楚調轉馬頭準備離開的時候,,就看見從身後涌出一大波人,為首之人就是夏撼山,而他的旁邊則是一個黑衣人,正是曾經在天水城外伏擊過自己的黑衣人!

    “呵呵,原來是二伯啊,只是不知道二伯不在府中照顧祖父,出現在這里所謂何意,而且還帶了這麼多人,難道二伯害怕佷兒畏罪潛逃不成。”

    夏楚看到黑衣人的一瞬,臉上立馬閃過一道寒光,不過這道寒光只是持續了短短瞬間就立馬散去了,夏楚像是根本沒有看到黑衣人,而是沖著夏撼山似笑非笑的道。

    “哈哈,楚兒真的會開玩笑,我們這些做家長的既然知道你們這些小輩犯了錯誤,自然不會在府中坐以待斃,不然哪里還有什麼家族規矩可言。”

    听到夏楚的話,夏撼山同樣開口笑道,但是話語之中的意思卻是充滿了惡意,很明顯他的意思充滿了挑撥離間的意味,那就是小戰氣珠礦被佔領,少不了夏楚的責任。

    “你是什麼意思?”

    听到夏撼山的話,夏楚頓時心中一凜,因為他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忽視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夏撼川會采取誣陷自己的方式,那麼的話,自己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什麼意思,我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你為什麼會跟杜家勾結,從而謀奪了我們杜家的戰氣珠礦!”

    夏撼山在說到這里話時,頓時如同發怒的雄獅一般,話語之中充滿了一種*裸的霸道氣息,他的這種氣息來源很簡單,那就是無論夏楚今天有什麼手段,都必死無疑。

    “二伯,事情到底是什麼樣子,我們還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你有怎麼可以說夏楚是背叛夏家的罪人呢?”

    從夏撼山出現的那一刻起,夏天就知道夏楚今天想要離開就根本不可能了,因為在夏天看來,夏撼山對于夏楚滿滿的都是惡意,恨不得夏楚死無葬身之地,根本就不可能給他辯駁的機會,事實證明,卻是如同自己猜測的那個樣子。

    “天兒,你不知道情況不要亂說,夏楚如同沒有跟杜家勾結,杜家為何會讓他出來,又為何會贈送少有的寶馬良駒?這一切都表明,夏楚跟杜家有著旁人難以想象的親密關系,所以夏楚必是我們夏家的內奸無疑。”

    听到夏天開口,幫助夏楚辯駁,夏撼山冷冷一笑,今天他已經準備十足要讓夏楚今天命喪黃泉,他不允許任何人有幫助他擺脫罪名的可能。

    “哈哈哈。”

    听到夏撼山竟然會如此的無恥,明明將自己寶貝兒子的背叛之舉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還毫無愧色,夏楚知道這一次是一次輸了,他沒有輸在正大光明的對決之中,而是輸在了夏撼山無所不用其極的卑鄙無恥之上。

    “夏楚,你笑什麼,難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承認自己所犯下的滔天大罪麼,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教訓你這一次。”

    看到夏楚仰天大笑,夏撼山的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心中已經決定了等到馬上出手的時候,自己手下絕對不會留情一招將夏楚置于死地,事後就說自己失手,到那個時候,即便有人知道事情有貓膩,又能夠如何。

    夏撼山冷冷一笑,就準備出手將夏楚給解決了,而就在夏撼山出手的一瞬,夏楚一種頓時一凜,心中已經察覺到夏撼山的險惡用心,頓時臉上閃過一道寒光,沒想到夏撼山竟然想要在這里結果了自己。

    “夏撼山你給我住手!”

    就在夏撼山準備出手的瞬間,眾人就听到耳邊傳來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轉過頭看去,就可以發現說話之人正是夏家家主夏可法。

    只是夏撼山雖然听到了夏可法說話的聲音,但是卻根本沒有準備停手的意思,而是從手中抽出一般閃爍著幽光的黑色長鉤,朝著夏楚狠狠的揮舞了過來。

    長鉤細若標槍,上面布滿了繁雜的圖紋,雖然距離夏楚尚遠,但是夏楚的眼光剛剛接觸到黑色長鉤上的花紋後,心神頓時為之一奪,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只覺得大腦一陣劇痛,竟然好像在片刻之間都被一種莫名的能量攻擊到了。

    看到夏楚臉上閃過的痛苦之色,夏撼山不由露出一絲冷笑,哼哼,我這把亡命鬼勾上面凝膠的乃是經年的養魂,可以在攻擊的一瞬間侵入被攻擊者的大腦之中,讓被攻擊者產生一種,心神劇痛的感覺,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喪失掉反抗的能力,哼哼,今天你中了我這一招,我看你還如何逃脫。

    看到夏撼山不听從自己的要求竟然還強行出手,夏可法的眼中滿是憤怒之色,只是自己年老體弱,即便想要阻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當即只好一把抓住攙扶著自己的大兒子。

    “撼波,快,快去救救你佷兒。”

    “呃,父親,可是我根本就不是大哥的對手啊,即便上去,也是于是無補。”

    夏撼波麼會想到父親竟然會讓自己出手,所以臉上有些尷尬的道。



伊莉小說網 | 神霄狂尊 | 神霄狂尊最新章節

 ** 作者︰沙河所寫的《神霄狂尊》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神霄狂尊》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神霄狂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