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新唐遺玉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四八章 她就是她
作者︰三月果 下載︰新唐遺玉TXT下載
    “先生,這塊木刻,我不願拿!”

    遺玉望著東方佑,還有那塊捏他手中若隱若現金色木刻,如是說道。

    五院藝比,所有人都是為著這一塊小小木刻而來,今日書藝遺玉,歷經波折,東西終于要到手了,她卻說出這麼一句話來,听者無不訝異。

    東方佑卻笑容不變,看著樓下少女,“你即已贏得比試,為何不願拿?”

    遺玉靜默片刻,待要答話時,卻听身後響起一道聲洪亮人語︰

    “先生!學生有話要說!”

    听到這再熟悉不過聲音,遺玉到嘴邊話打住,扭頭就看見盧智大步從蘭樓朝她走來,她身邊站定後,對她使了一個隱晦眼神。

    東方佑和眾人一樣,看著陽光下並肩而立這對兄妹,“盧公子有話請講。”

    盧智一揖,“各位是否忘記了,先前比試中,曾有人潑墨且出言侮辱舍妹,那等無禮無節之舉,卻是我等參加五院藝比中人所為,實是讓學生難忍,若此人不與我兄妹一個交待,那這次五院藝比木刻,學生寧退還。”

    說著他便從袖中取出昨日得那塊畫卷樣式木刻,雙手高高奉上。

    眾人經他這麼一提,便又想起藝比時候,朝著遺玉潑墨少年,紛紛左顧右盼,尋找著那名算學院學生,群眾力量是強大,片刻後,眾人視線便聚集菊樓下一點。

    那名從書藝比試結果出來,就心呼不妙學生,被眾人盯住,只能渾身僵硬地忍住不去朝蘭樓上看。

    遺玉被盧智搶了話頭,又被他那道帶著制止眼追文還得去發文百度貼吧神瞪過,猶豫之後,還是強壓下先前心中念頭。

    東方佑看著盧智手中木刻,听著身後爭論,律學院博士對盧家兄妹行為大為不滿,直呼這是藐視和威脅,太學和四門博士卻閑閑地表示能夠理解盧智心情,畢竟先前遺玉確是受了相當羞辱。

    東方佑沒有理會他們低聲爭執,開口對樓下兄妹道︰

    “當時是比試中,所以將那事情暫且按下,本欲比試結束再論,既然眼下你提了,那便提前處理了吧。”

    “算學院,邱唯誠何?”

    听到祭酒傳喚,那名坐菊樓中算學院學生渾身僵硬地站起身,樓內學生目送中,走到蘭樓下面,遺玉左後方站好。

    “學、學生。”

    “你五院藝比中,惡意干擾他人參比,按規矩當被取消藝比資格。”

    “東方先生!”邱唯誠听見東方佑要取消他參加藝比資格,這才將慌張寫臉上,“我不過是一時義憤,才會那麼做!”

    遺玉側身看著三步外少年,半今時辰前事情重浮現,正當她一路順順當當地抄墨文章,勢必得之時,這人突然冒出來,不但潑了她一身墨,還眾目睽睽下一番散言辱罵她無才無德無名,說什麼她參加五院藝比是對其他學生侮辱。

    想來就心有怒意,這人故意毀了她第一份標紙,若不是她先前留了個心眼,大段大段地將文章死記了下來,這次五院藝比先前努力,不是毀于一旦!恐怕這會兒就會因為得了差,遭人冷眼譏諷。

    就算本章首發于小說同名百度貼吧盧智不突然冒出來提這件事,她也不會因為贏了比試,就把這明顯是他人算計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她是不拘小節,可卻也不是好脾氣地任那些妖妖道道戳著點子讓小鬼上門尋釁,這次若是不理,那今後便會有多。

    遺玉臉色一板,盧智和東方佑出聲前,冷聲對邱唯誠問道︰

    “先生,這塊木刻,我不願拿!”

    遺玉望著東方佑,還有那塊捏他手中若隱若現金色木刻,如是說道。

    五院藝比,所有人都是為著這一塊小小木刻而來,今日書藝遺玉,歷經波折,東西終于要到手了,她卻說出這麼一句話來,听者無不訝異。

    東方佑卻笑容不變,看著樓下少女,“你即已贏得比試,為何不願拿?”

    遺玉靜默片刻,待要答話時,卻听身後響起一道聲洪亮人語︰

    “先生!學生有話要說!”

    听到這再熟悉不過聲音,遺玉到嘴邊話打住,扭頭就看見盧智大步從蘭樓朝她走來,她身邊站定後,對她使了一個隱晦眼神。

    東方佑和眾人一樣,看著陽光下並肩而立這對兄妹,“盧公子有話請講。”

    盧智一揖,“各位是否忘記了,先前比試中,曾有人潑墨且出言侮辱舍妹,那等無禮無節之舉,卻是我等參加五院藝比中人所為,實是讓學生難忍,若此人不與我兄妹一個交待,那這次五院藝比木刻,學生寧退還。”

    說著他便從袖中取出昨日得那塊畫卷樣式木刻,雙手高高奉上。

    眾人經他這麼一提,便又想起藝比時候,朝著遺玉潑墨少年,紛紛左顧右盼,尋找著那名算學院學生,群眾力量是強大,片刻後,眾人視線便聚集菊樓下一點。

    那名從書藝比試結果出來,就心呼不妙學生,被眾人盯住,只能渾身僵硬地忍住不去朝蘭樓上看。

    遺玉被盧智搶了話頭,又被他那道帶著制止眼追文還得去發文百度貼吧神瞪過,猶豫之後,還是強壓下先前心中念頭。

    東方佑看著盧智手中木刻,听著身後爭論,律學院博士對盧家兄妹行為大為不滿,直呼這是藐視和威脅,太學和四門博士卻閑閑地表示能夠理解盧智心情,畢竟先前遺玉確是受了相當羞辱。

    東方佑沒有理會他們低聲爭執,開口對樓下兄妹道︰

    “當時是比試中,所以將那事情暫且按下,本欲比試結束再論,既然眼下你提了,那便提前處理了吧。”

    “算學院,邱唯誠何?”

    听到祭酒傳喚,那名坐菊樓中算學院學生渾身僵硬地站起身,樓內學生目送中,走到蘭樓下面,遺玉左後方站好。

    “學、學生。”

    “你五院藝比中,惡意干擾他人參比,按規矩當被取消藝比資格。”

    “東方先生!”邱唯誠听見東方佑要取消他參加藝比資格,這才將慌張寫臉上,“我不過是一時義憤,才會那麼做!”

    遺玉側身看著三步外少年,半今時辰前事情重浮現,正當她一路順順當當地抄墨文章,勢必得之時,這人突然冒出來,不但潑了她一身墨,還眾目睽睽下一番散言辱罵她無才無德無名,說什麼她參加五院藝比是對其他學生侮辱。

    想來就心有怒意,這人故意毀了她第一份標紙,若不是她先前留了個心眼,大段大段地將文章死記了下來,這次五院藝比先前努力,不是毀于一旦!恐怕這會兒就會因為得了差,遭人冷眼譏諷。

    就算本章首發于小說同名百度貼吧盧智不突然冒出來提這件事,她也不會因為贏了比試,就把這明顯是他人算計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她是不拘小節,可卻也不是好脾氣地任那些妖妖道道戳著點子讓小鬼上門尋釁,這次若是不理,那今後便會有多。

    遺玉臉色一板,盧智和東方佑出聲前,冷聲對邱唯誠問道︰

    “一時義憤?你義憤什麼?”

    邱唯誠對她已沒了先前潑墨時候囂張態度,但還是擰著脖子回道︰

    “我們這些參比學生,都是各院拔尖,不是有名,便是身有長才,可你才入學兩個月,就憑著查博士幾句夸贊,仗著是盧智妹妹,就同我們一道比試,我自然是氣不過。”

    一陣爽利笑聲響起,程小鳳同程小虎耳語後,站了起來,大聲道︰

    “邱唯誠,就你還有臉談名聲和才學!那日琴藝比試,得了差,不就是你麼!”

    這才知道這事情遺玉,蹙了眉頭,有些意外地看著被程小鳳戳到軟肋邱唯誠,紅著臉道︰

    “這、這是兩回事,總之,我並不是惡意干擾她比試,我、我也不知道墨跡會潑她標紙上——東方先生對我處罰,學生不服。”

    就是因為他琴藝得過一次差,想要翻身,才會應下那人,今日借暇壞借機破壞遺玉比試,再將那人教給他話,說上一遍,那人說過,只要遺玉得不到木刻,今日他所為,便不會有人計較,可誰知已經是十拿九穩事情,卻被遺玉生生扭轉了過來。

    遺玉比試時候耗神過度,這會兒听他死鴨子嘴硬,頭痛之感漸濃,便沒再為他得過差而糾結,一針見血道︰

    “挑比試過去大半,我正領先時候,你從背後偷襲,潑墨毀去我字,還說不是惡意,那我只能說你一時義憤來可真是時侯,硯墨潑也太是地方。”

    “噗哧”難忍笑聲,連連四周響起,遺玉此時作為木刻得主,面對一個得了差學生,幾乎所有人都是站她這一邊,不用也知道邱唯誠是找借口。

    “只是、是湊巧、是湊巧!”邱唯誠臉色已經漲紅地不能看,嗤笑聲中,口齒也結巴起來。

    “好了!”剛剛扭頭同論判們商議過東方佑,重回到樓邊,欄桿上拍了兩下,引起眾人注意,“邱唯誠,我等九名論判已定,你本次五院藝比資格被取消,日後五院藝比,也再不做人選考慮,歸座吧。”

    “我、我”听著東方佑嚴厲宣布,這十四五歲少年由面紅耳赤轉為面如死灰,他站場地邊上,茫然地左右打量,見到是張張不屑和嘲諷臉龐,比之那日得了差,要讓他渾身發冷,竟忍不住哭了出來。

    他霎時忘了先前那人交待,扭頭看向蘭樓,從低淺欄桿,帶著祈求之色,望著那道人影,因離得遠,多數人並不請楚他看什麼。

    遺玉和盧智順著他目光,朝蘭樓看去,而後相視一眼,心中都有了計較,這事情是誰做,已經明擺著,可眼下正是多事之秋,確不宜再明面樹敵,且對方怎會沒留余地,任他們拆穿。

    蘭樓上,高陽虎著臉死死盯著摟下兩兄妹,長孫嫻臉上掛著一成不變笑容,衣袖下刺痛手指緊握成拳。

    長孫夕坐高陽身邊,喳喳地說話,“這位盧小姐,真是個能說會道,剛才我也以為她是有過目不忘本領呢,經她解釋,這才清楚,那個擾人比試人真可惡,若非盧小姐聰明,不就被他害到了,嗯,若那人潑是我,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呢。”

    李恪眼神從長孫嫻身上,挪到她身上,溫聲道︰“怎麼有人敢對夕兒那樣子,誰能舍得?”

    “要是有人舍得,有人敢呢,若是今日我同這盧小姐對換”長孫夕對李恪說到後,偷瞄了一眼幾步外閉目養神李泰。

    李恪晃了晃手中茶杯,映襯著少女心思.答道︰“有人敢這麼害你,我怎麼會饒過他。”

    長孫夕沖他露出一抹甜笑後,猶豫著又將剛才話問了李泰一遍“四哥,若是我今日同這盧小姐對換——”

    李泰突然睜開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她,薄唇輕啟,打斷了她話,“不一樣,你是你,她,就是她。”

    長孫夕鮮少被那雙顏色漂亮眸子直視,美麗小臉上泛起紅潤,自以為理解了他話里意思,比剛才听到李恪回答,露出了一個純淨笑容,對他點了點頭。

    邱唯誠呆看了那邊樓上片刻,找回一絲理智,沒敢眾人面前說出那些不能說話,而是哽咽著,看向遺玉︰

    “盧小姐,我、我真不是惡意,你同先生說說,讓他不要取消我名額,對不起,我與你,對不起!”

    盧智知道遺玉有時愛犯心軟毛病,一手搭她肩膀上想要提醒她,卻換來她輕輕搖頭。

    眾人一副看熱鬧心態,望著竟被急哭少年,還有那個渾身墨汁狼狽至極少女,只听她用輕緩語氣道︰

    “你向我道歉,只是因為害怕受到責罰,我不接受你歉意,一是因為你根本就不知你錯哪里,還有一點,是因為你說過一句話——你說,五院藝比有我這樣人,就如同清水之中流入這污黑墨汁一般,是對他人侮辱。”

    聞者心中皆是了然,換了他們被這樣當眾羞辱也不會原諒對方。

    邱唯城慌忙道,“不、你憑著真本事贏了比試,我現知道了,藝比有你,並不是對我們侮辱!”

    遺玉輕嘆一聲,幾百道目光中,從交錯衣袖抽出發麻小手,遞到他面前,讓他看清楚那上面烏黑墨痕,說出兩句日後很長一段時間內,耐人尋味,且讓人津津樂道話︰

    “墨汁雖是黑,真就是污穢嗎?清水看著是干淨,可它就是清澈嗎?”



伊莉小說網 | 新唐遺玉 | 新唐遺玉最新章節

 ** 作者︰三月果所寫的《新唐遺玉》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新唐遺玉》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新唐遺玉》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