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新唐遺玉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二八章 一家三口
作者︰三月果 下載︰新唐遺玉TXT下載
    ♂!

    疾馳中,馬背上風聲呼呼的,一張嘴就有風入口,遺玉不說話,就側坐在李泰身前,兩手緊緊地抱在他腰上,把臉埋在他胸口,听著他沉穩如鼓的心跳,是管不得這一路從朱雀大街上跑過去,會招來多少人視線。

    不知不覺已到魏王府門外,李泰勒馬停下,先翻身下了馬,而後托著遺玉腰擺將她從馬背上抱了下來,握住她一只手,將韁繩交給迎上前的管事,拉著她往里走。

    遺玉亦步亦趨地跟著,偶爾偷偷看上李泰一眼,只得一個面無表情的側面,重逢的喜悅頓時被心虛掩去一半,她心里打鼓,猜他是不是會氣她不顧他叮囑回了長安,又冒然參與到他針對太子的計劃中。

    從前庭到翡翠院這一段路,稍微顯長,兩人誰都沒有說話,路過的下人遠遠見到他們,都識相地避開,沒一個敢不長眼楮往上撞的。

    “王爺,主子回來啦。”平卉見兩人進屋,行了禮,趕忙準備去端茶倒水,卻被平彤一個眼色揪了出去,站在門口,看著李泰把遺玉拉進了房里,門在面前“ ”地一聲關上。

    臥房里,李泰一進門,就松開了遺玉的手,獨自走到床邊,大馬金刀地坐下,抬手解了圓領襟子上一粒襻扣,抬起頭,綠幽幽的眼楮一點不客氣地盯在幾步開外的遺玉身上,從她頭發絲兒起,一寸寸挪到到腳尖。

    遺玉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越來越心虛,竟不敢正眼瞧他,只能用余光瞄著,這出去一年打仗,他人瘦了些,面皮曬黑了些,總還是自己日日夜夜想念的那個人,就坐在那麼近的地方,她心里頭十分想被他抱一抱,親一親,而不是跟個犯人似的,被釘在這里罰站。

    她想說點什麼,什麼都好,只要能听一听他的聲音。

    “我、我二哥也回來了嗎?”

    “為何要先回長安。”

    就知道他會秋後算賬,遺玉暗自嘀咕,面上干笑道︰“就、就走著走著,就回來了啊。”

    看她裝傻,李泰目光又沉了一些,那天在公主府乍一听聞她被太子扣留在宮中多日,他一時沖動,便帶兵圍了宮門,在城門下吹了半個時辰的冷風,清醒了一些,後來見到平陽露面,才驚覺到這次事件的發生,遺玉所起的作用,察覺到這樣一次事件的背後所隱藏的機會。

    在西域,他刻意讓侯君集誤會他通敵,刻意送給了遠在京城的太子這個把柄,大勝後,回程的路上,也是他派人攔下了一封封傳回京中的捷報,為的就是讓太子栽跟頭,再一次動搖他的太子之位。

    李泰不是沒想過將李承乾拉下馬,然而出身和父皇的心思,讓這件事變得尤為不易。

    豈料,那個被許多人當成是他弱點的小女人,卻鋌而走險,算盡人心,將扳倒太子的機會,送到他面前。

    他應該高興,應該慶祝,最應該好好地褒獎她這個最大的“功臣”,可是現在,看著眼前這個好好站在這里,平安無恙的女人,他卻只想用這世上最嚴厲的處罰,狠狠地教訓她一頓,好發泄縈繞在胸中,揮之不散的惶恐。

    “過來。”

    遺玉看著李泰朝她伸出的手掌,小心地審度了他依然泛黑的臉色,仿佛能夠嗅到危險的味道,搖搖頭,後退了兩步,挨到門邊,只要他臉色不對,隨時準備著落跑。

    李泰大約是知道自己臉色難看,嚇著了她,放松了僵硬的肩膀,語氣也稍微和緩了一些︰

    “過來,一年了,讓我抱抱你。”

    听見他溫和又熟悉的語調,遺玉眼圈就是一紅,各種委屈往外冒,哪還記得什麼警惕和提防,抽了下鼻子,撒腿跑過去,飛撲到他懷里,兩條胳膊在他頸後打了個結,將人死死地摟住,生怕他會長了翅膀飛走一樣。

    千言萬語憋成一句哽咽︰

    “...你怎麼現在才回來。”

    李泰被她沖過來的力道撞了一下,一手撐在身後,一手穩穩圈在她腰上,被她藤條一樣地纏在身上,听著她忍住哭腔,半晌才說出一句甚至稱不上抱怨的抱怨,胸中莫名地就發起疼。

    剛才還想著要狠狠地教訓她一頓,把人騙到懷里,卻又舍不得,打,怕她疼,罵,怕她哭,能讓他這般莫可奈何的,世上再沒第二個人。

    暗嘆了一聲,李泰將彎腰弓背的她抱在膝上坐著,扯不下她胳膊,便退而求其次低頭貼上她冰涼的耳朵,手掌一下下輕撫在她背上,起先是安慰,後來就慢慢成了撫摸。

    畢竟是在軍中做了一年苦行僧,這麼一團溫軟的身軀黏糊在身上,柔軟之處,一清二楚,李泰怎會不情動,原本落在耳側的輕吻,漸漸變重,環在她腰上的一只大手,也順勢而上。

    遺玉正沉浸在李泰溫暖的懷抱中,胸上忽被揉了兩下,意識到什麼,忍不住臉上發燒,慌忙將他越來越過分的手掌按住,松開他脖子,從他肩膀上抬起腦袋,面對面,抵著他有些發燙的額頭。

    李泰被她制止,並不著急,薄唇在她近在咫尺,有些干燥的嘴唇上輕輕一踫。

    “可有不便?”

    知道他是在問什麼,遺玉愈發臉紅,一面想順了他的意思,一面又覺得一回來就做這個不大好。

    “還是白天呢。”

    李泰一听,道她身子無事,便直接無視了她話里的不願,一手扣著她腦勺,結結實實地親上她嘴唇,磨蹭了兩下,便忍不住將舌頭伸進去翻攪,嘗到的滋味,直叫他多日以來積壓的疲倦一掃而空。

    “唔...”

    思念得到緩解,他肩膀被不能呼吸的她推了兩下,才放過了她可憐的舌頭,改為慢條斯理地摩挲,手掌游刃有余地將她外衫褪去,從她背後揉搓到胸前,掌心較記憶中有所不同的尺寸,被他大力揉捏了幾下,竟是有些異樣,他好奇地低頭去看,就見她胸前淺色的衣料上,正沁著兩點明眼可見的濕潤,一股淡淡的奶香,若有似乎地繚繞在他鼻尖。

    他喉頭滾動了一下,一邊手腳麻利地去解她衣帶想要看個清楚,一邊沙啞著嗓音問道︰

    “沒有奶娘麼,你這是?”

    遺玉自也察覺到自己出了什麼狀況,羞澀之心大起,方才的獻身精神一下子又縮了回去,抓住他在自己腰帶上拉扯的手指,低頭小聲道︰

    “還、還是算了吧。”

    怕李泰不樂意,又趕緊補了一句,“晚上...等晚上。”

    李泰當然不樂意,手腕一翻,輕巧地避過她的阻攔,將她腰帶拉脫,稍一用力,就將她胸前襯裙脫下,只留一條小衣,不費吹灰之力地被他扯開,呼之欲出,頓將一片美景曝于眼前,羊脂白露,泫泫欲滴。

    “呀!”

    遺玉低呼一聲,眼見李泰低頭要貼上去,慌忙伸手抵在他額頭上,差一點被他嘗了鮮,一時羞惱,以至語無倫次︰

    “你也沒得個分寸,沒看見、沒看見我...”

    李泰盯著她胸口不離,口中很是坦白道︰“我想知是何味。”

    遺玉正要拒絕,就听見門外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哭聲,緊接著便是平彤在喊︰

    “主子,小郡主醒了,哭鬧個不停,正在找您呢,您看是不是先喂一喂她?”

    若說剛才遺玉還有點猶豫,一听見女兒哭了,還顧得上李泰這個大人什麼,忽然發了力氣,將毫無防備的他推倒在床上,從他身上哧溜一下爬了起來,起身跑到衣架邊上,離他遠遠地,手忙腳亂地套上衣裳,整理了頭發。

    “主子、主子?”

    平彤不知道是怎麼地,在門外叫個不停,遺玉草草整理好,扭頭見李泰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正板著一張臉,有些不悅地看著她。

    遺玉這會兒倒是不怕他冷臉,笑著瞪了他一眼,攏著發鬢去開門。

    平彤平卉都在門口立著,一個抱著襁褓,見到遺玉開門,緊張地看了看她,見她神色無異,才暗松了口氣。

    “來,給我,小雨點不哭啊,娘抱抱,來,”遺玉接過孩子,起先打算到隔壁去喂,但想起來今天早上同秦琳聊天,提到李泰這幾日忙的還沒見過孩子,便改了主意,打發了她們離開,退回屋里。

    抱著哭聲漸止的小雨點走到床邊,挨著李泰坐下,一邊解著上衣,一邊愛憐地看著懷里女兒,輕聲道︰

    “你別听她剛才哭的響,剛生下來的時候,頭一嗓子就跟陣小雨似的,不大點,所以才取了個小名叫小雨點,確巧地同皇上的賜名和著了。”

    李泰側頭,看著那翡翠褥子里裹的孩子,粉白的一張臉,黑絨絨的短發,水汪汪的眼楮噙著兩泡淚,也不看人,自顧自撇著嘴巴,嗚嗚呀呀地小聲哭著。

    “漂亮吧,這可是咱們第一個女兒,剛生下來她,我還想著會不會是個綠眼珠呢,哈哈。”

    這是他們第一個女兒,李泰默嚼了這句話,看著那軟綿綿的嬰兒,情緒適才有些不同尋常的波動起來。

    “李令雨?”

    “是啊,皇上賜的名,還好不是叫什麼花容月貌。”遺玉嘀咕了一句,靦腆地側過身,拉下衣裳,抱好小雨點。

    一只手伸過來搭在她肩上,察覺到李泰的注視,遺玉不好意思地垂下睫毛,卻在听到一聲低語後,忍不住笑了。

    “有勞你。”

    “咳,這不是應該的麼。”

    (果子現在是葷菜無能,%g;_l;%,一寫這樣的就卡,還是拉燈方便*



伊莉小說網 | 新唐遺玉 | 新唐遺玉最新章節

 ** 作者︰三月果所寫的《新唐遺玉》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新唐遺玉》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新唐遺玉》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