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新唐遺玉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三六章 小舅舅
作者︰三月果 下載︰新唐遺玉TXT下載
    ♂!

    不管眾人反應如何,皇上的意思是下達過了,不滿意地都耗在殿內企圖見上皇上一面,當面陳情,滿意這結果的都結伴離開。

    宣政殿外,李泰同李孝恭、尉遲敬德幾人同行,遺玉走在他們後頭,听著高陽興奮地嘰嘰喳喳。

    “父皇真是故弄玄虛,明明看好四哥,還拜了長孫大人做司徒,嘻嘻,這真是像做夢一樣,四哥要做太子了!”

    遺玉是被這意外之喜砸暈了頭,臉蛋上飄著一抹不大正常的潮紅,出了殿門,被冷風一吹,腦子才清醒了許多,听見高陽大呼小叫,便攥著高陽的手肘,輕聲提醒道︰

    “小聲一些,這還在宮里頭。”

    高陽不以為然,“怕什麼,等詔書下來,你們還要搬到宮里去住呢。”

    遺玉愣了愣,方想起這點,李泰真要當了太子,他們肯定是要遷往東宮,住在皇城里頭。

    她是光顧著替李泰高興了,只想著好的,沒想到壞的。

    說著說著,高陽又惆悵起來︰“唉,要是我還沒婚配,你搬進宮里,咱們兩個正好作伴,這往後我要找你,還得遞牌子進宮,真是麻煩。”

    遺玉沉默,心道住在東宮,何止是麻煩,念頭一轉,她忽然想起來之前在暖閣中皇上親口告訴她不之官李泰,就是為了方便將他留在京城里監顧,難不成立了李泰做太子,就是為了把人放到眼皮子底下?

    她抬起頭,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李泰,愈發想要知道他在暖閣這一個時辰,是發生了什麼。

    在大明宮外告別了李孝恭他們,遺玉同高陽約好了明日請她到王府做客,這才同李泰上車。

    馬車前進,只剩下夫妻兩人獨處,氣氛這才有些微妙起來,遺玉早忘了兩人下午出門前還因小雨點生病的事有些小爭執,殷勤地將下人早就騰好的熱茶倒了一杯,兩手捧到李泰面前,目不轉楮地看著他,將好奇都寫在臉上,偏李泰沒有主動開口解釋的意思,接過茶水喝了一口,看也未看她一眼。

    遺玉還不了解李泰麼,就知道這男人對她有些小心眼,剛才在宮里還對她笑來著,瞧,這一出宮,沒了外人,就又沖她端起架子了。

    遺玉這會兒倒是沒了氣,只覺得先前吃飯那會兒同他較勁實在沒什麼意思,明知對他得順著毛捋,還偏和他唱反調,不是閑著找氣麼。

    想通以後,她便放下茶壺,屁股一挪,主動坐到他邊上,同他肩挨著肩,一手覆上他置于膝上的手背,也不提先前鬧別扭的事,只是感慨道︰

    “皇上這也不知是什麼打算,同我說了些莫名其妙的,又挑著這個節骨眼上立你,這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長安城最難躲過的便是皇上的算計,遺玉這一門三代人,幾乎都被皇上坑了個遍,這回東宮立的太突然,誰知道這天上掉的餡餅里頭,是不是藏有什麼毒藥。

    听出她話里的擔心,李泰不再擺臉色,手掌一翻,將她有些冰涼的小手握住,寬厚的手掌傳遞了溫度過去,低聲安撫︰

    “不必憂慮,凡事有我。”

    遺玉輕“嗯”了一聲,側頭靠在李泰肩上,這便是他迷人的地方,皇上說的不錯,這個男人是心狠手辣了些,但他確也是一個真正有擔當的男人,在困難和險阻面前,他不會止步不前,更不會畏懼退縮,他說“凡事有我”,那便是做好了面對一切的打算。

    不是有這麼一句話麼,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李泰就是這樣一個頂天立地的人,他固然有許多不盡人意之處,但遺玉深信,他若做皇帝,這家國,一定會穩如泰山。

    因冊封的正式詔文尚未下達,李泰和遺玉回到府里,並未對下人宣布什麼,依舊是正常過日子,大理寺一案被長孫無忌等人接手過去,李泰多了空閑,也就有時間回文學館去整理《坤元錄》刊印的事宜。

    杜楚客第二天來找過一次,興沖沖地進門,咧著嘴出去。

    表面上一切都很平靜,但朝中長久以來的平衡局勢已經被打破,只是李泰將一切波瀾都絕于魏王府門外,他每日早出晚歸,遺玉心知肚明,不想在這敏感時期給李泰招惹是非,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地留在府里照看女兒。

    有李太醫的良方,遺玉的細心,小雨點身上的水痘,還沒來得及發展,便在第三天早晨退了下去。

    遺玉抱著小雨點,摸著她還有些余痕未消的小脖子,還是一陣後怕,事情過去,才將秦琳同幾個被分配去侍候小雨點的丫鬟叫道跟前訓話︰

    “這一回事小郡主生病,是因天冷在屋里燒的爐子太暖,出門又沒穿好兜了風,才著的風熱,雖是意外,但同你們照顧不周到分不開關系,我念在你們是初犯,只罰你們三個月的銀錢,再有下一回,你們便不需留在北院做事,都到南院伙房去燒水吧。”

    這侍候小主子同下人房里打雜的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幾個丫鬟心里害怕,都哆嗦著跪了下來,一邊道罪,一邊立著擔保,秦琳也低著頭在一旁,一臉自責。

    小雨點醒著,趴在遺玉懷里,扭頭去看地上跪的一片下人,仿佛覺得這場面有意思,伸出胳膊,朝著她們的方向晃了晃,回過頭,對遺玉咧嘴傻笑,露出一口粉紅色的牙床,嘴里哼哼唧唧︰

    “啊、嗯,嗯...”

    見她這逗趣的模樣,遺玉想笑,因正在教訓下人,只能忍著,低咳了一聲,道︰

    “行了,都下去吧。”

    秦琳領了幾個丫鬟下去敲打,遺玉見人一走,便將小雨點托舉起來,晃了晃她的小身板,拿額頭抵了她小鼻子幾下,罵道︰

    “你這沒良心的小家伙,還樂呢,嚇壞娘了。”

    小雨點以為遺玉是在同她鬧著玩,偏頭躲著遺玉的額頭,高興地“咯咯”直笑。

    “還笑,還笑,不許笑,看娘打你的小屁屁。”

    遺玉說著,似模似樣地伸出巴掌拍在她屁股上,但她哪舍得用力,打了兩下,便將小雨點重新摟好,捉了她一只小拳頭,狠親了兩下,瞧她健健康康的,心里才算踏實。

    下頭通報盧俊上門的時候,遺玉正在逗女兒,一听說他二哥來了,便捏了捏小雨點的鼻子,對平卉道︰

    “外頭天冷,不好抱她出去,她舅舅上回來就沒見著孩子,你去請二公子到翡翠院來吧。”

    以往盧俊來魏王府,遺玉都是去前廳前了,將兄長請到後院是不妥當,但這王府里也沒別的多余人口,哪個敢說她閑話。

    上一回盧俊來,身上還帶著公務,兄妹倆說了一會兒話,他便匆匆離去了,這一次肯定是專程來看孩子的。

    平卉領了命下去,遺玉抱著小雨點挪到客廳去等,不一會兒,人就來了,還沒進門,遺玉就听見一陣爽朗的笑聲︰

    “快讓我看看我的小甥女。”

    簾子一掀,盧俊大步走了進來,因路上走的快,身上夾著一陣寒氣,盧俊這一年回來,別的沒多,臉上是蓄了一把黑呼呼的大胡子,至今沒剔,才二十出頭的年紀,看著就跟上了三十似的,加上他人高馬大,乍一看就跟只學人走路的狗熊一樣,有些駭人。

    遺玉抱著孩子轉了個身,瞪著對著沖她伸手的盧俊,沒好氣道︰

    “二哥先去了披風,暖暖手再說,小雨點昨兒才病好,再被你帶涼了,我可不饒你。”

    被她甩了眼刀,盧俊趕緊將手縮了回去,舉到面前哈了口氣,搓了搓冰涼的手掌,平彤在旁端茶遞水︰

    “二公子,您先洗下手,喝杯熱茶。”

    經過前一次教訓,遺玉不敢讓下人把屋里燻的太暖,就放了一只火爐在腳邊,盧俊脫下氅袍,用熱水洗了手,因想著盡快驅寒,便蹲在爐子邊上搓手烤火,他那麼大的個頭,憋憋屈屈地蹲在腳邊,仰頭巴望著看孩子,遺玉又覺得好笑,又有些心酸,就把孩子轉了半個身子,坐在膝上,露出個臉來給他看。

    “來,這是小舅舅,專程來看小雨點的,快來給舅舅笑一個,問個好。”

    這麼大的人蹲在面前,小雨點想不注意他都難,大概是覺得這人長得同他之前見過的都不一樣,一雙烏溜溜的眼楮盯著他直瞧,看了半晌,突然身子往前一傾,伸手抓向盧俊臉上,一把揪住他的胡子。

    遺玉嚇了一跳,忙攬著她的小肚皮,免得她栽下去,盧俊更是受驚,在外打仗,飲血食骨,警惕心練的十足,小雨點這麼突然一動,差點就被他伸手擒住,萬幸他反應快,縮了手回去,不然小雨點那湯餃大點的小爪子被他捏住,還不得折了骨頭。

    小雨點不知兩個大人驚嚇,用力地扯著盧俊胡子,見盧俊面容扭曲,也不曉得大人疼,眼楮彎成一對甜蜜的小月牙,“咯咯”又是一陣發笑。

    遺玉曾被小雨點揪過頭發,知道是有多疼,一邊哄著這孩子撒手,一邊輕輕去掰她筍節似的的小指頭,那想才摳開一根,小家伙就不干了,嘴一撇,抽搭了兩下,卻是要哭。

    盧俊瞧這一雙剛才還亮晶晶的大眼楮泛紅,快要擠出水來,腦子里忽就浮現出很多年前,遺玉小時候坐在麥田里等他玩耍回來,抱她回家,也是這般,天真不知世事,瞅著就讓人心疼,他心里一痛,連忙護住小雨點的手指,對遺玉道︰

    “好好,你別動她,給她抓著,抓著就好。”

    遺玉雖不願見她二哥疼,但更怕女兒哭,猶豫了一下,便不再強去拉她,不好意思瞅瞅她二哥。

    小雨點得了手,吸著鼻子,又高高興興地扯了盧俊的胡子兩下,看著他疼抽的大臉,像是發現了新的玩具,咧著嘴笑,殊不知眼前這人,當是日後最寵慣她的一位長輩,就連向來疼愛她的母親,都比之不過*



伊莉小說網 | 新唐遺玉 | 新唐遺玉最新章節

 ** 作者︰三月果所寫的《新唐遺玉》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新唐遺玉》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新唐遺玉》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