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爹地,媽咪又逃婚了!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66章 遠方的來信
作者︰木兮兮 下載︰爹地,媽咪又逃婚了!TXT下載
    她拿過手機一看,是夏藝,在看眼時間,十點鐘,望向窗外的大風,雖然天色極好,可呼嘯的冷風颼颼的,一看就很冷。

    手機還在震動。

    她特意忽視掉這個震動聲,可好像周遭太過于安靜,那震動聲,讓她想要忽視,卻有忽視不了。

    垂眸,看著床上的手機。

    屏幕上雖然是個沒有顯示名字的號碼,可甦夏記得這個女人的電話號碼,記得很深,就像是小時候背過很多次的課文,她到現在還記得那篇課文是怎麼背的一樣。

    她記憶力,向來好。

    很早以前,她換過手機號。

    因為要擺脫她,不想讓她找到自己,她換了號碼。

    最後跟著那個人去了愛爾蘭。

    徹底斷了她的念想。

    她打了很多次她的號碼,電話那頭總是有個討厭的女人說著,“您所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她坐在電話跟前,終于算是知道,母親真的不要她了。

    原來都是自己一直不情願的去相信,可那所謂的母親,確實丟下了她,她看到了那舉世矚目的婚禮,站在她身邊的男人是何等的威風。

    難怪,她拋棄了她的父親,拋棄了她的女兒……

    後來,她會回來幾次,會找她。

    那時候沒有父親的關愛,她對母親真的很依賴,可最後卻是騙她給那個繼子輸血……

    一直到現在,她都記得她的號碼。

    連第一個被換掉的號碼,也記得很深。

    夏藝每次給她打電話的緣由,不是南明逸就是南明珠,她太清楚她的目的了,也導致了甦夏並不是很想接她的電話。

    她的手愣在那僵了幾秒鐘,最後按掉了那閃爍的屏幕,將手機一丟,蒙上被子繼續睡覺。

    電話只打來了一次,她知道她這個人最沒有耐心。

    所有的事情都不會做第二次。

    昨夜折騰了很晚,她幾乎沒有怎麼睡,將頭埋進被子里,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她做了一個夢。

    關乎于沈喬的。

    她夢到沈喬生了一個很可愛的寶寶,是個女孩子。夢中,她笑的很甜,可下一秒,耳畔響起來嬰兒的啼哭聲,外加鮮血淋淋的畫面,她听到了女人刺耳的呼喊聲,玻璃碎掉的聲音,眼前,就這麼出現了一大片的血跡,地上都是血,完全走不過道,好似被

    血掩蓋著地面,那個孩子還在哭,哭得讓人心碎,猛然間身體被搖了一下。

    “媽咪,醒醒。”

    一瞬間睜開眼楮,刺眼的光照讓她緩平心神。

    是夢。

    也是個可怕的夢。

    “媽咪。”

    “媽咪。”

    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晌午時分。

    頭有點疼。

    也不知道是不是起來的急了,有那麼一陣暈眩,包子眨著眼楮看著甦夏,“媽咪,你做噩夢了嗎?”

    甦夏心里有些堵挺,可一想到只是夢,轉而又松了一口氣,她摸了摸包子的腦袋,“今天怎麼沒有學習?”

    “老師回家過年了,我放假了。”

    這鬼靈精,誰還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老師不在的話,那媽咪教你怎麼樣?”

    包子眨著眼楮盯著甦夏,“媽咪你會什麼?”

    “你想學什麼?”

    包子歪著腦袋,“……我想玩車。”

    甦夏皺了皺眉,果然是親兒子連喜歡的東西都一樣,不過現在包子還太小,這些東西還不適合他,“……今天教你彈鋼琴怎麼樣?”

    “媽咪會彈鋼琴?”

    “當然了,你別小看我。”

    小的時候,她也是精通了各個領域的,爺爺總說女孩子要學點東西在身上,長大了才能被別人捧在手心上疼。哪怕家道中落,說不定還能靠著這所學的一點點技藝,討生活。

    不至于最後落得下場淒慘。

    所以給她請了很多的家庭老師,學習各種技藝。

    她三四歲的時候,學的鋼琴。

    大一點,學了吉他。

    在稍稍大一點的時候,學了書法。

    ……別人的童年在游樂園度過,她就是一個人在書房,學著那些看似枯燥的東西,小的時候哪里懂得什麼喜歡不喜歡,也根本沒有理解爺爺說,家道中落是個什麼概念,她覺得自己家大業大,怎麼可能有一天

    需要自己去出討生活。

    她這麼做的原因,只是討著別人開心。

    爺爺開心的話就好了,看著他樂呵呵的摸著自己的頭,給自己鼓勵,甦夏覺得爺爺是自己的親人,真真切切的親人。

    她以為爺爺最後會跟甦正和夏藝一樣,丟了她。

    她私底下不曾一次听女佣說,是自己不乖,所以討不了別人的關心,最後爹娘都不要她。

    所以她拼命的學乖,學著討人喜歡。

    所以爺爺讓她學什麼她就學什麼……以前的她,除了沒有父母之外,算是風光的,畢竟爺爺有求必應。

    可最後,就算是自己學乖了,學著討所有人喜歡,結果還是被人不喜歡……是她太天真,把所有人都想的太簡單。

    “媽咪?”

    甦夏回神,看著包子坐在自己跟前,“媽咪教你彈鋼琴怎麼樣?”

    “也許會吉他更帥氣哦。”

    “那就學吉他,我教你。”

    包子,“……”

    難道就沒有媽咪不會的嗎?

    關鍵是他……不想學。

    可怎麼辦?

    還是得學,因為不想媽咪不開心。

    ………

    安靜的辦公室。

    “讓你查的人查的怎麼樣了?”

    伯倫站在那,“耶少爺最近在開發南城那邊的度假中心,人一直在那,沒有回過幽城,他身邊除了最近跟走的近的齊語妍之外,沒看到別人。”

    顧謹年握著手里的筆,除了耶尊,他真的找不到任何人跟程小小有聯系。

    “不過程小姐的朋友章辰出院了,但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醫院傳來消息,說這幾天又進了醫院,說是跟小混混鬧,被打了。”

    章辰是個盲人。

    跟小混混拼命?

    難免有點說不過去。

    “你繼續盯著耶尊那邊!如果程小小真的活著,肯定能查到蛛絲馬跡。”

    “是。”

    話說完,見伯倫還站在那,顧謹年抬頭,“還有事?”

    伯倫從自己的文件中拿出請帖,出于內心掙扎之後,還是覺得自己做不了主,“伯爵小姐約你下午去慈善拍賣會。”

    顧謹年並沒有抬手接,對于除了甦夏之外的女人,他沒有一點興趣,“以後隨隨便便的請帖不要接過來,接了就你就自己去。”

    伯倫,“……是。”

    這口飯,吃的可真難。

    明明是人家送過來的,自己也沒接啊。

    “少爺,半個小時後全球會議,您別忘了。”

    “嗯。”

    伯倫說完,拿著桌子上的請帖,退了出去。

    全球會議無疑是幾個老頭子在那里將一年的工作報告做個總結,顧謹年並沒有多大的興趣,枯燥的文件听得他腦袋有點疼。

    而此刻,坐在會議室內的其他工作人員,也並不好受。

    這漫長的三個小時,真是如坐針氈。

    ………

    南明珠坐在梳妝台前,正拿著睫毛膏在為下午慈善晚宴畫著妝,她似乎心里篤定了顧瑾年會出席,自信從容的拿著睫毛膏,刷著厚厚的一層。

    她的手機放在梳妝台前,只要一來電話,視線就可以立馬看到。

    可花完眼睫毛,電話卻還是沒想。

    難道說,這顧瑾年沒看請柬?

    算了,再等等。

    之所以篤定顧瑾年肯定會出席的原因,是因為她在請柬里面加了點甦夏的事情,想來這麼喜歡一個女人,應該對她關注到要將所有的事情都知道。

    門口,女佣腳步聲很重,敲了一下門,然後推門進來,“小姐,剛才郵差送來一封信,沒寫署名,但是收信人寫了小姐的名字。”

    女人放下手里的眼線筆,拿過那封信,看來看去沒看出什麼來,而她的關注點也並不在眼前的這封信上,側著眸子盯著女佣,“顧少爺那邊來消息了沒有?”

    女佣支支吾吾,本來是想著等南明珠開心了一點再說,可眼下……“顧少爺那邊的助理打來電話說……說……”

    “說什麼?”

    ……顧……顧少爺不會出席!”

    手上的那封信被南明珠狠狠地抓在手里,這個顧瑾年……當真是連見她一下都不願意。

    那猙獰的臉部在鏡子下,顯得格外的可怕,女佣瑟瑟發抖,可也不敢離開。

    那封信被南明珠捏的死死的,她的目光幽冷,瞪著鏡子里面的女人,她費勁打扮了這麼久,結果……

    她恨極了。

    扯掉頭上的配飾,女人憤怒的將梳妝台上的化妝品一推,全部推倒在地上。

    女佣被她這般舉動嚇壞了,看著地上的瓶瓶罐罐,這些可都是大價錢,蹲下來替她一個個撿起來,放在桌子上擺放整齊,那封信也被她一起收起來,放在桌子上,“小姐,您別生氣,總會有辦法的。”

    這南明珠對顧瑾年的喜歡可不是一天兩天。

    女佣怎麼會不知道。

    “會有辦法?那你告訴我什麼辦法?”南明珠的視線盯著面前的女人,女佣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瓣,低下了頭。

    她回答不上來。

    也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出去!”

    “是。”安靜下來的地方著實讓人心慌,突然間南明珠的視線落在了她面前的信封上,那字跡……好像出自她之手。



伊莉小說網 | 爹地,媽咪又逃婚了! | 爹地,媽咪又逃婚了!最新章節

 ** 作者︰木兮兮所寫的《爹地,媽咪又逃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爹地,媽咪又逃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爹地,媽咪又逃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