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74章 你腦子進水了吧!(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藍亦詩的心徹底沉到了谷底,帶著顫音問道︰“究竟有多麻煩,官方出面都不行嗎?”

    “”胡子猶豫要怎樣把對方的要求說出來,才能不讓她受太大的刺激。

    辛可馨把筷子啪的一聲摔在桌上,“南驍,你誠心的是吧!有話趕緊說!”

    辛奶奶和焦婷恩听到聲音,慌忙走了進來,辛奶奶不悅的瞪了眼辛可馨,“有話好好說!”

    “奶奶,急死人了!”辛可馨急著跺腳,指著胡子說道︰“你快點說啊!”

    胡子微蹙了下眉頭,“對方說,只要你同意和夜修離婚,她就放人。”

    大家都愣在原地,這個人也太缺德了吧,兩孩子才剛結婚,她就要拆散人家。

    藍亦詩看向胡子,異常堅定的說道︰“見不到夜修,我是不會同意她任何要求的!”

    “好,我把你的意思跟老爺子說聲,讓他安排。”胡子拿著電話走了出去。

    辛可馨氣的臉都青了,“大爺的,哪有這樣的!實在不行就讓妖狼帶著人過去,咱把人搶回來。”

    藍亦詩搖了搖頭,“要是真的能把人搶回來,我爸也就不會讓胡子給我傳話了。”

    焦婷恩嘆了口氣,“這個公主艾莎,我和你爸出訪的時候倒是見過一次,國王十幾個兒子,這是她唯一的女兒,是被捧在手心里長大的。不過,相處了好幾天,我也沒看出來她是能做出這種事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出訪的時候,她那是在裝人!”辛奶奶氣的拍了下桌子,震得碗筷霹靂巴拉的直響,她這才想起大家還沒吃飯,“詩詩,听奶奶的,你吃點飯,不管事情發展到哪一步,你不能倒下。”

    “奶奶,我不餓。您放心,夜修沒回來前,我是不會倒下的。你們吃點吧,別餓壞了。”

    辛可馨擰著眉頭把碗筷推到一邊,“都什麼時候了,誰還能吃的下去,我剛才琢磨了下,不會是那個狗屁公主看上了夜修吧?要不然她干嘛非要逼著你們離婚?”

    藍亦詩吸了吸鼻子,“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要是那樣的話,只要夜修同意,我會跟他離婚的。”

    “憑啥啊!你死活也不能給那對狗男女騰地方!夜修要是敢同意,我閹了他!”

    焦婷恩拍了她一巴掌,“別亂說話!夜修他是那種人麼!”

    藍亦詩看了過來,她也知道夜修不是那種人,可無緣無故的,那個艾莎公主干嘛要提出這個要求。

    “媽,那個狗屁公主長的好看嗎?”辛可馨撅著嘴問道。

    “你這孩子!還沒完了!”焦婷恩氣的又給了她一下。

    辛可馨揉了揉被打疼的胳臂,“我這不是在分析麼!”

    “別瞎分析!我給你爸打個電話,讓他出面處理這事。”

    “媽,還是別麻煩我爸了。”藍亦詩伸手拉住焦婷恩。

    “都是一家人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再說,出了這麼大的事,你爸不可能不知道,我讓他和軍方一起出面,事情還能好辦些。”焦婷恩安慰的拍了拍藍亦詩的手,轉身離開餐廳。

    她在客廳里剛劃開手機,胡子急匆匆的進了屋。

    焦婷恩連忙放下電話,“那邊怎麼說的?”

    “艾莎同意讓我嫂子見夜修,我這就送她過去。”

    藍亦詩听到聲音跑了出來,“我現在就跟你去,他們在哪?”

    “紅港。”

    “詩詩,我也陪你去。”辛可馨追了出來。

    胡子搖了搖頭,“紅港不是我們的領土,那邊亂的很,你不能過去。”

    “那詩詩豈不是更危險。”

    “就算有危險我也要過去,夜修還在她的手里,我必須見到他!你在家,等我的消息。”

    藍亦詩同辛奶奶和焦婷恩打過招呼,快步出了門,她一分鐘都不想等,她要盡快看到夜修。等辛奶奶她們追出來時,她和胡子已經進了電梯。

    辛奶奶追到電梯口,也不管藍亦詩能不能听到,大聲的囑咐道︰“詩詩,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奶奶在家等你回來!”

    電梯才下了一層,辛奶奶說的話,藍亦詩一個字沒落都听到了,她別開臉,偷偷的擦了下眼角。辛家人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可她的親人呢

    甩開腦子里那些不該出現的人,藍亦詩看向一聲不響的胡子,“我們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到達紅港?”

    “坐飛機需要六個小時,還有在紅港的範圍內,我們只能靠自己,老爺子正在跟國商議,要把軍艦駛入紅港,可方一直沒有同意。”

    “我知道了。”

    “不用太緊張,我會帶人過去,他們已經在去機場的路上。”

    “嗯,我不緊張。”

    胡子親自開車帶著藍亦詩到了私人機場,胡子的手下也來了近三十人,清一色的黑衣黑超。

    胡子沒說話,微抬了下手,大家會意,快速上了飛機。

    飛機上,胡子擬定了幾套方案,他思路清晰,處事嚴謹,幾套方案幾乎都完美的無懈可擊。

    “開飯!”胡子交待完了,沖著乘務室喊了聲,很快就有人推著小車把晚飯送了過來。

    胡子拿過一盒飯遞給藍亦詩,藍亦詩搖了搖頭,她真的沒胃口。

    “不想拖累我們,你就必須吃!”胡子用話激她,他是真怕她弄出個好歹來,夜修回來會心疼。

    藍亦詩動了動,拿起飯盒,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著,大家是為了救夜修來的,她不能拖累任何人,吃不下也得吃!

    一路上藍亦詩都很乖,胡子讓她吃她就吃,讓她休息她就閉上眼楮,可她真的睡不著,她一閉上眼楮就能看見夜修,不是被刀砍就是被槍殺,血腥的場面讓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八小時後,飛機降落在離紅港最近的一個機場。

    夜風夾雜著海水的味道撲面而來,胡子讓其他人下了飛機後,從儲藏櫃里拿出一條裙子和一雙軟皮的白色皮鞋遞給藍亦詩,“沒人穿過,你換上。”

    藍亦詩等他下了飛機,快速換上衣服,簡簡單單的一條白裙子,做工卻十分精良。衣服很合身,鞋子也是自己的碼。

    她沒時間多想這麼合身的東西是從哪來的,扶著扶手下了飛機。

    胡子正在和幾個當地人說著什麼,見那幾個人都看向自己身後,他也扭頭看了眼。

    一身白裙的藍亦詩宛如誤落人間的仙子,美的讓人恍惚。

    別人看的是她的臉,胡子看的卻是她身上的衣服,這是他請世界頂級服裝設計大師給星兒設計的衣服,可惜,衣服還沒送出去,星兒就跑了。

    胡子臉色不是很好的用語跟那幾個當地人說了句什麼。

    那幾個人立時從藍亦詩的臉上收回視線,打著手勢讓大家跟他們上船。

    藍亦詩上了船才發現這是艘賭船,不過里面沒有客人,只有百十來號的“工作人員”。

    藍亦詩剛一進門,那百十來號人的目光唰的一下投了過來。

    藍亦詩微蹙下眉頭,她不喜歡人被人家這麼看著,可這些人是來幫他們的,她又不能表現出來。

    胡子可不管那些,用語吼了一聲,那些人立時低下頭,再也不敢多看藍亦詩一眼。

    船駛入紅港已經是凌晨三點半。

    雖然天還沒亮,但是港口里卻是燈火通明。

    海水拍打著礁石,聲音一浪高過一浪,巨大的金色游艇如龐然大物般蟄伏在海面上。

    這是艘價值約80億,重達20噸,長達350米,寬達70米的巨型游輪。

    藍亦詩遠遠的便看到了它,心中燃起了希望,夜修,我來了,我來接你回家!

    胡子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跟對方交流過後,一束強光打了過來。

    藍亦詩連忙抬手護住眼楮。

    胡子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面前,用自己的身體為她遮住這束強光,“他們說只許你一個人上船。”

    “好!”藍亦詩挺直了脊梁,夜修在船上,她不怕。

    “我跟他們周旋了下,他們最後同意讓我陪你一起去。”

    藍亦詩搖了搖頭,“你不能去,我和夜修要的是回不來了,媽還要靠你養老送終。”

    “嫂子,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一定會把你和夜叉帶回去!”

    “不行!我們三個必須得確保有一個能活著回去的!我是你嫂子,你得听我的。”

    胡子見她不听勸,俯身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藍亦詩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又扭頭看了下四周,他帶來的人全都沒了影。

    “走,他們過來接我們了。”

    藍亦詩緊跟著胡子上了對方的救生艇,對方來了兩個人,用英語說要搜完身才能帶他們過去。

    胡子和藍亦詩為了能盡快看到夜修,同意了他們的條件。

    沒在兩人身上發現武器,其中的一個人才發動電機。

    十分鐘後,藍亦詩和胡子終于踏上了金色游輪。

    帶他們過來的人把他們領到一層船艙便退了出去。

    大廳中燈火通明,卻空無一人。

    藍亦詩和胡子等了能有五分鐘,十幾個穿著白色長袍的壯漢這才護著全身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眼楮的艾莎公主走進來。

    艾莎公主居高臨下的掃了眼胡子,很快便把目光落在了藍亦詩的臉上,她的臉白皙的好像剝了皮的雞蛋,刺的她眼楮疼!艾莎的眼中瞬間充滿了殺氣。

    藍亦詩面無懼色的迎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

    艾莎盯了她片刻,一直也沒佔到上風,她收回視線帶著怒氣坐到沙發上。

    艾莎微抬了下手,隨從立時遞過一份文件,她把文件甩到茶幾上,用英語說道︰“看到人後,你要馬上在這份離婚協議上簽上你的名字,要不然,你們三個誰也別想活著離開!”

    “艾莎公主,是你救了夜修,我首先要對你表示感謝,但我不明白,明明你做了好事,為什麼反過來又要逼著我和夜修離婚?”藍亦詩的英語說的比她還溜,“我們國有句老話,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不覺得你這麼做很不地道麼?”

    “我做事向來不守那些陳規舊習,只要我覺得對,那就是對的!給你三分鐘考慮時間,簽還是不簽,你可要考慮好!”

    藍亦詩微蹙了下眉頭,“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我沒權單方面在這上面簽字,我要和夜修商量下,才能給你答復。”

    艾莎公主微收了下眸子,剛要說話,隨從把手機遞了過來,“公主,你的電話。”

    “這個時候我不接電話!”艾莎的聲音尖銳刺耳,看來她是真的怒了。

    隨從有些為難的說道︰“是國王的電話。”

    艾莎猶豫了下,很不情願的接過電話,全程她沒吭一聲,都是對方再說,等對方掛斷電話後,她輕笑了聲,“那小子什麼來頭,都能驚動到我父親了。”

    六個小時前母親打來的電話,這會深更半夜的父親又來電話,有點意思。

    她挑眉看向藍亦詩,用英語問道︰“那個男人究竟是什麼人?”

    “普通人。”

    “說謊!”艾莎用力的拍了下茶幾,用力有些大,寬大的袖子飛了起來,她慌忙抓住袖口。

    雖然她動作很快,但藍亦詩還是看到她露出的一寸肌膚,她的皮膚上布滿了黑色的鱗片,她是魚鱗人!

    魚鱗人,發展到後期,眼楮被上下僵硬的肌肉壓迫得只剩下兩個黑乎乎的空洞。脖子、手全被類似鱗片的角質化的東西所覆蓋,一層壓著一層,有稍微翹起的部分,就滲出絲絲血痕,按她的癥狀,現在應該是中期。

    藍亦詩心里明白,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就當剛才她什麼都沒看到。

    艾莎警惕的看了她一眼,見她沒什麼反應,這才說道︰“我不管他是誰,反正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拆散一對是一對,誰給我施壓都沒用!”

    胡子冷哼了一聲。

    艾莎看向他,“哼什麼哼,一會兒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對了你有沒有老婆,要是有,你只要跟她離婚,我就放你一馬。”

    胡子握緊了拳頭,用語罵道︰“sb,你腦子進水了吧!”

    鳥語罵人不夠狠,還是自己國家的語言來的痛快!

    艾莎抬眸看向身邊的一個隨從,“他說什麼?”

    隨從苦著臉,這話要他怎麼翻譯。

    艾莎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人肯定沒說好話,“說!他罵我什麼?”

    隨從只要按字面意思翻譯了下。

    艾莎危險的眯了眯眼楮,“把他丟到海里去!”

    “公主殿下,萬萬使不得,國的海軍還有不到一百海里就到達紅港了,國王要我們”

    “閉嘴!”

    兩人在那用本國語言嘀嘀咕咕,藍亦詩和胡子對望了一眼,他倆都听不懂!

    “敢威脅我,把那個男人帶上來,讓他們見最後一面然後都丟進海里喂魚。”

    這句話她是盯著藍亦詩用英語說出來的,她就想看看她怕不怕。

    咦,這個女人听不懂自己說的話嗎?她怎麼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

    艾莎有點坐不住了,嘟嘟囔囔的對屬下說了句什麼。那人听完後,退了出去。

    胡子微眯了下眸子,估計他這是帶夜修去了,只要夜修露面那就好辦了。

    他看向藍亦詩,藍亦詩點了點頭,她準備好了,只等夜修出來。

    大廳里死一般的安靜,藍亦詩微垂著眸子,她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門外傳來腳步聲,藍亦詩猛地回頭看了過去,被帶進來的人,身上穿著白色長袍,頭上纏著黑紗,連眼楮都沒露出來,最重要的是,他們把他綁成了粽子,還推推搡搡,夜修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罪!

    藍亦詩的眼淚唰的一下流了下來,“老公”

    她想去推開他身後的那個人,她不要讓夜修受這樣的罪!可她剛剛有所行動,艾莎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臂。

    “再動一下,我就先殺了你的男人!”

    艾莎的話音剛落,一把黑洞洞的槍口抵在了“粽子”的頭上。

    藍亦詩怒視著舉槍的那個人,她想要撕了他!

    那人一身長袍,帶著黑色的面紗,只露出一雙黑眸,他看著她,眼神有些微妙。

    藍亦詩一愣。

    “人你已經看到了,是想三個人一起死,還是簽了離婚協議?”艾莎陰森森的說道。

    題外話

    終于上架了,感謝大家的陪伴,大家別忘了搶樓哦。

    福利很快就要寫出來了,大家可以進群去看。群驗證群︰608498247,進群後,截全訂閱圖,即可進群。管理員都很忙,不是全訂閱的親,就不要給我家可愛的管理姐姐添麻煩哈。

    今天三更1。5萬字,連發。

    海媽不寫虐文,不寫狗血劇,大家不要亂猜了哈,今天就知道真相了。

    在這里,我還要嘮叨幾句,文都是按字數收錢,千字五分,不是按章節收費的。我這些字數要1000字一分的話就是15章,別留言說貴什麼的,大家都是學過數學的人,不管連著看還是分開看,書幣都是那些!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