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77章 害得我失去多少實習機會(一)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夜修回來後,先去了辦公室,和母狼、妖狼了解了下訓練情況,又把自己的事簡單的母狼說了下。

    夜修都交待完了,想出去看看戰士們的訓練程度,然後再決定要不要放他們上山。

    一直守在一旁的藍亦詩撅起了嘴。他身上還有傷,一回來就忙工作,沒準哪天又跟上次一樣,帶著傷就跟大家一起訓練了。

    母狼笑笑,“這事不急,你還是先去休息。”

    “走了這麼多天,不看看心里不踏實。”

    母狼給他使了個眼色,“再不听話,小嫂子可就要跟你急了!”

    “我媳婦兒不是那種人……”夜修正說著,一瞥之間見媳婦兒的臉沉的跟葡萄水似得,立時收了聲音。

    媳婦兒輕易不生氣,可要是生起氣來,後果很嚴重,他可是體驗過的。

    “我這就回去休息。”夜修把手伸給藍亦詩,“媳婦兒,扶我一把,我站不起了。”

    藍亦詩嘴角抽動了下,剛才還生龍活虎的,這會兒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他還真能裝!

    想歸想,藍亦詩還是心疼他,伸手把人扶起來。

    “有事打我媳婦兒那屋的內線電話。”夜修囑咐了一句,抱著藍亦詩肩頭出了門。

    到了樓下,夜修看了會操場上的訓練情況,這才跟著媳婦兒往宿舍那邊走。

    “媳婦兒,你瘦了,在游艇上見你瘦了整整一圈,我差點就抽自己的嘴巴,你這是為我掉的肉,看的我是又心疼又內疚。”

    听他這麼一說,藍亦詩才想明白,為什麼他在游艇上看著她的時候,眼神那麼復雜。

    “好多人還花錢減肥呢,我剛好給你省錢了,多好!”

    “可我摸著硌手。”

    “那就不摸,就你這樣的,摸出火來,也沒法滅火。”

    “你這是嫌棄我嗎?”

    “我可不敢嫌棄,我說的是事實!”

    夜修挑眉笑道︰“我說的話一句都沒掉到地上,這小嘴巴巴的,可以改行做律師了。”

    “我要是去做律師,誰伺候你這個大病號,每次出去都掛彩回來,你是不是把你以前說過的話都忘了?”

    “沒忘,我時刻謹記著,我一定會回來,不會讓你空等待。”

    “不是這句!”

    “那是哪句?”

    “你說你會照顧好自己。”

    “我把自己照顧的多好,在海上漂了這麼多天,都沒瘦成你這樣。”

    藍亦詩舉頭望天,這個人你就沒法跟他好好聊天。

    “老公,我想要個孩子。”她淡淡的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

    夜修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到,堪堪站穩後,拉著她急吼吼的就往宿舍那邊走。

    “夜修,你干嘛?別走的這麼快,你腿上還有傷呢!”

    夜修一本正經的說道︰“造人去啊!你不是要生孩子麼,我得全力配合。”

    藍亦詩拖著他不走了,“你現在配合不了我。”

    “……你說我腿上的傷?沒事,這點小傷根本就影響不到我發揮。”

    “我說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

    “我們幾個月前被人下過一次藥,這次你又被下了一次,這些藥的成分我們搞不清楚,我怕會對孩子有影響。所以,我們得先去檢查下,確定不會受影響才能要孩子。”

    “行,反正我們很快就要去帝都了,到時候去檢查下。”夜修頓了下,可憐巴巴的問道︰“媳婦兒,孩子暫時不能要,那可以提前實習嗎?”

    藍亦詩面無表情的搖搖頭,“不可以!”

    “不可以?誠心氣我是吧!跟我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別鬧了!你腿上胳臂上都有傷,養好了,我給你實習機會。”

    “那得等到猴年馬月!不行,我可等不了那麼久。”夜修硬是把人拉進了宿舍大門。

    藍亦詩怕傷了他的腿和胳臂,沒敢跟他較勁,兩人進了房間,夜修突然又想起了往事,不凶裝凶的看向藍亦詩,“你說你,大姨媽明明已經走了,還騙我沒走,害得我失去多少實習機會。”

    “你先坐下。”藍亦詩心虛的沒敢接他的話,按著他坐下,“我給你號號脈,看看究竟是哪里出問題了,扎了這麼長時間的針灸,不應該再頭疼的。”

    “我那是氣的,那孫子滿嘴的下流話,氣的我肺都要炸了。”

    “你得學會控制情緒,那種小人你跟他計較什麼。他跟我也玩過這套,我三根針下去,他還不是老實了。老公,我跟你,咱爸可護犢子了,他听說夜麟豐把你推下海,回頭就讓他的警衛去找律師,他說要讓夜麟豐把牢底坐穿。”

    嗯,怎麼沒人應聲?

    藍亦詩抬頭看向夜修。

    夜修擠出一絲陰森森的笑,“你跟誰叫爸呢?”

    “歐陽逸大將啊!他是我公公,我叫他爸不對嗎?”

    夜修捏了下她的臉蛋,“我不是說過,不許你叫他麼!”

    “我說過的事,你一件都沒听,我干嘛要听你的。再說,他是你生物學上正宗的老爸,做為兒媳婦,我得叫這聲爸。”

    “連生物學你都跟我扯出來了,欺負我沒讀過書?”

    “你是學霸,我哪敢欺負你。”藍亦詩嬌嗔的瞪了他一眼,拿過他的手,“我要號脈了,你別跟我說話。”

    夜修忍著,他就不信,她還能把這個脈號到明天早上去。

    五分鐘後藍亦詩移開手,爾後便閉著眼楮倚在沙發里似乎是要睡了。

    夜修踫了下她的胳臂,“媳婦兒,你要是困了去床上睡。”

    “噓別打擾我,我想回憶我以前看的那些書,調整下藥方。”

    夜修有些不安,“我是不是又嚴重了?”

    “不嚴重,你的狀況越來越好,要不是這次你被氣的又犯病了,我都以為你徹底好了。”藍亦詩說完便不再說話,她腦子里這會兒最少有二十本書,她要整理出一個最完美的方子,她要讓夜修成為無懈可擊的健康人。

    十五分鐘後,藍亦詩終于睜開了眼楮,一偏頭,見夜修倚在沙發背上竟然睡著了。

    藍亦詩連忙起身,拿出毯子給他搭在身上,他這幾天肯定累壞了,讓他睡吧。

    夜修睡的很沉,藍亦詩輕手輕腳的走到櫃門前,從里面拿出幾本書,坐回他身邊繼續專研。

    夜修也就眯了不到一刻鐘,醒來後,他沒動,歪著頭悄無聲息的看著她。

    媳婦兒瘦的在前胸拍點兒水能映到後背上,他得想法給她補回來。

    藍亦詩終于想到了一個好方子,嘴角上揚著合上書,一瞥之間見夜修正定定的看著自己,她笑著把臉湊了過來,“老公,你安靜的時候真可愛!”

    說著,她還親了他一下。

    夜修見她蜻蜓點水完了就要跑,伸手扣住她的頭,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唇。

    藍亦詩怕傷到他,不敢掙扎,這更駐長了他的囂張氣焰,他欠身把人壓到身下,大手也開始有些不老實的四處探尋著。

    “夜修,你腿上的藥線要撐開了!”這混蛋,他竟然用受傷的那條腿頂自己,藍亦詩氣的真想抓著他的頭發把人薅起來。

    “媳婦兒,我要實習。”夜修放下傷腿,俯視著身下的人。

    “沒機會了!一點都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藍亦詩兩手撐著他的肩頭,不讓他貼近自己,“快起來,我看看你的傷口流血沒。”

    “沒流血。”

    藍亦詩瞪了他一眼,看都沒看就說沒流血,這二貨,真是要氣是她了。

    “我數三個數,你要是還不起來,以後不許進我的房間。”

    “一”

    “二”

    “二點五……夜修!”藍亦詩見他還不起來,大吼了一聲。

    “這不還沒到三麼。”夜修慢吞吞的坐了起來,褲子踫到了傷口,疼的他一呲牙,幸好媳婦兒及時叫停,要不然今天非得血流成河不可,當然流血的不是媳婦兒,而是他。

    藍亦詩爬起來的第一件就是一把抓住夜修的腰帶。

    夜修邪氣的笑笑,“我要你不給,這會怎麼又這麼主動了。”

    藍亦詩瞪他,“你配合點,把褲子脫了。”

    “不脫,我也不給你了。”

    藍亦詩氣的給了他一下,“誰稀罕要你的破玩意,我看看傷口出沒出血。”

    “如果出血了,你會不會生氣?”

    “當然生氣了。”

    “那你還是別看了。”夜修死死的抓住腰帶,

    “夜修,你不配合是吧?那行,我這就去拿剪刀,反正褲子也不是我的。”

    “媳婦兒。”夜修一把抓住了媳婦兒的手,“不跟你鬧了,給你看,可你千萬別生氣!”

    藍亦詩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這還看什麼,肯定是傷口裂開了。

    “你坐著別動,我去醫務室取東西,回來給你重新包扎下。”

    “打電話讓他們送來。”夜修沒松手,“我不想讓你離開我的視線。”

    看著他可憐巴巴的樣兒,藍亦詩沒轍了,拿起電話遞給夜修,他是首長,他有特權,這話還是讓他說吧。

    夜修跟醫療隊那邊說了下自己的情況,掛斷電話後跟媳婦兒匯報︰“說是一會兒就送過來。”

    藍亦詩連忙整理了下頭發,見身上的那條白裙子被夜襲蹂躪的不成樣子,起身走到衣櫃前,拿出一套軍裝。

    “衣服是胡子送你的?”夜修淡淡的問了句。

    “嗯,我去紅港時穿的是軍裝,不方便,胡子就給我找了套衣服。”

    “胡子對你還真不錯。”夜修低笑了聲,“幾百萬的衣服說送你就送了,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到底走沒走出來。”

    藍亦詩低頭看了眼裙子,這裙子值幾百萬?

    “那是他給星兒定做的。”

    “星兒跟我的身材差不多?”

    “嗯,差不多。她照顧了媽兩年多,是個不錯的孩子。”

    “孩子?”

    “剛滿十八歲。”

    “至少成年了。”藍亦詩嘟囔了一句。

    “媳婦兒,你說什麼?”夜修沒听清楚。

    “我說她至少成年了,要不然胡子的罪可就大了!”藍亦詩抱著衣服去了衛生間,隔著門板對夜修說道︰“爸把他的老宅子給賣了,在一品天下給咱們買了婚房。”

    夜修扶在沙發背上的手緊緊的握起,“誰讓他賣房子又買房子的!”

    “爸和媽一起定的。”

    “房子賣給誰了,我去給他買回來,我才不花他一分錢呢!”

    “你就沒一點點感動?”換好了衣服,藍亦詩推門走了出來。

    “感動個屁!”夜修別看臉不去看她。

    藍亦詩輕笑了聲,“不讓我看,我也看見了,你眼里有2。”

    夜修沒吱聲,自己的心思都被媳婦猜中了,他還有啥好說的。

    “這是你剛才提到胡子,我才想起來的,爸委托胡子幫他賣老宅,胡子就騙他說賣出去了,然後他拿的錢買的那個房子。”

    夜修心里好受了點,最起碼沒讓他把老宅子給敗了,他就不怕將來沒法跟列祖列宗交待麼!

    呃!他沒法跟祖宗交待關他什麼事!

    “老公,我發現你有時候挺矯情的,心里明明有他,你卻還跟他較著勁。”

    “……”誰有他了,從我進部隊那天起,他就沒給過我好臉子。

    “老公,你一直都在說,你最討厭夜家人和爸,但你對他們的討厭是有區別的。

    對夜庭深,你是深惡痛絕的,你會因為自己是他的兒子而覺得自己的血液是骯髒的。當你知道他不是你父親的時候,你覺得自己終于解脫了。

    你對爸的討厭就好像是小孩子跟大人鬧別扭,根本沒有實質性的問題,你嫌他管你,吼你,不給你留面子,就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讓兩個別扭的人越來越生分。

    你討厭夜庭深,能討厭到不管不用問,連他去世,你都沒有半點反應。可你就算討厭爸,你還是關心他的,爸的胃不好,我至少听你提起過兩次,他生病你會難受,會不安,這感覺不是你想有的,是不由自主的。知道這是為什麼嗎?這就是血濃于水!”

    夜修挑挑眉,“學過心理學?”

    “醫生多少都要學一點點心理學的,這樣方便跟病人溝通。”藍亦詩笑笑,“被我說中了,什麼感覺?”

    “被剝光了,360度沒死角的站在你跟前!”夜修別別扭扭的哼了一聲。

    “哈哈……你這別扭勁兒太可愛了。”藍亦詩笑著拉過他的手,“老公,我現在有點擔心……”

    夜修不解的問道︰“擔心什麼?”

    “擔心咱們家孩子會隨你,他要成天的跟我別別扭扭的,我肯定受不了。”

    夜修瞪眼,“他敢!他要是敢欺負你,我揍不死他!”

    藍亦詩撇嘴,“你跟爸別扭,媽打過你還是罵過你?”

    夜修晃了下她的手,“咱能不能不提這茬了?”

    “嗯,不提了。你把褲子脫了,上床躺好。”

    “流氓!”

    “你說啥?”藍亦詩危險的眯了眯眼楮。

    夜修委屈的控訴道︰“我說你是女流氓,沒事就讓人家脫褲子。脫完了還不給,弄的我難受吧啦的。”

    藍亦詩啞然失笑。

    “報告!”

    “進。”夜修松開媳婦兒的手,一身正氣的坐好,醫療隊的兵不是那群狼,他得端著點。

    木頭紅著臉,拿著藥箱推門走了進來。

    夜修一臉壞笑的看著他,“咦?木醫生,外面很熱嗎?你臉怎麼這麼紅?”

    “不熱。”木頭低著頭把藥箱放在桌子,心里嘀咕著,還不是被你這個臭流氓給羞的!

    藍亦詩走過來,打開藥箱,“木頭,我這次去帝都看見上官諾了,他在海軍總院上班。”

    木頭一愣,“你看見他了,他怎麼樣?離校的時候,他說他不想上班,要直接考研,這怎麼又去上班了?”

    “看著狀態還不錯。我們倆見面挺匆忙的,沒來得及聊太多,不知道他怎麼改主意了。”藍亦詩拿過縫合包,打開,扭頭看向夜修,“你怎麼還沒脫褲子?”

    夜修翻眼楮,他不爽!

    “趕緊脫褲子。”藍亦詩也不知道他這又鬧啥脾氣呢,沒搭理他,準備帶手套。

    夜修沒動,“你幫我脫,我腿疼。”

    木頭見藍亦詩已經帶上手套,快步走到床前,“我幫你脫。”

    夜修瞪眼,“男男授受不親,你離我遠點。”

    題外話

    昨天大家都太給力了,海鷗在這里表示感謝。

    因為大家打賞的太多,我就不一一寫出來了,在這里給大家鞠躬致謝。

    評論區的留言有幾百條,一下子回不了那麼多,大家別急,我一點點都會回的。打賞今天會出來,具體幾點不知道,因為要統計。

    在此,我還要說一下,大家跟著看文就是對我最好的獎勵,千萬別亂花錢。

    我下午的時候看了眼書評,哈哈,還是我們瀟湘的讀者最可愛,愛你們,嗷嗷的愛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