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78章 怕吃狗糧都跑了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藍亦詩扭頭看了一眼,“木頭,你把他按到,硬扒。”

    木頭笑道︰“我這小體格哪是他的對手。還是你來吧,你家的這個人就得你收拾。”

    夜修瞥了木頭一眼,這小東西,也敢拿他開涮了!

    木頭接著笑,“詩詩,等去了帝都,咱們把在帝都的同學喊在一起來次小聚,你看怎麼樣?”

    藍亦詩臉上的笑容瞬間凝結,同學會?那幾個人會不會也來?

    “我看不怎麼樣!”夜修哼了聲,知道媳婦兒心情不好,這會他也不折騰了,自己乖乖的解開腰帶,把褲子脫了下來。

    木頭看了眼夜修腿上的傷,紗布上鮮紅一片,這人還真是鋼鐵鑄成的,都這樣了,他的臉上卻沒露出半點疼的表情。

    藍亦詩也看見了夜修腿上的情況,既生氣又心疼,木頭在,她還不好表現出來,只能默默的為他處理傷口。

    木頭站在一旁,不時的給她遞個紗布,剪刀什麼的。

    氣氛有些壓抑,夜修可憐巴巴的看著媳婦兒,“你別生氣了,絕對沒有下一次了。”

    藍亦詩沒理他,重新縫合好傷口,跟木頭一起給他纏紗布。

    木頭小聲問道︰“他都沒有痛神經嗎?”

    藍亦詩不解的看向他,“怎麼了?”

    “你剛才給他縫合,沒打麻藥,我以為他會喊疼,可他一聲沒吭,就跟那針是在縫別人的腿似的。”

    藍亦詩一愣,抬頭看向夜修,“你不疼嗎?”

    “不僅媽疼,連爹都疼!”夜修咬牙。

    “那你怎麼不吭一聲,我讓你氣的忘給你打麻藥了。”藍亦詩說完,連忙低下頭不敢看他。

    “我以為你要懲罰我,我就忍著唄。”夜修很大爺的哼了一聲。

    藍亦詩吐了下舌頭,“對不起哈,下次……呸!不許再有下一次!”

    夜修給與肯定的點了點頭,“對!絕對不許再有下一次,也就是我,換了別人,人家還不得告你,太沒醫德心了。”

    藍亦詩瞪他,“我說的是你,以後不許再受傷!”

    夜修立時蔫了,“嗯,我一定牢記媳婦兒的教導。”

    木頭噗嗤笑出了聲,“狼頭,說真的,我挺崇拜你的。”

    夜修傲嬌的看向藍亦詩,“媳婦兒,听見沒,他說他崇拜我。”

    “那你問問他崇拜你什麼。”藍亦詩賭木頭不會說好話,同學四年,她對他還是了解的。木頭看著木訥,可他絕對是個小腹黑,要不然剛才明明知道她忘打麻藥了,干嘛不提醒她一下。

    “崇拜我什麼?”夜修抬頭問道。

    “收放自如,無接縫轉換。”

    “哈哈……”藍亦詩笑出了聲。

    夜修沖著木頭點了點頭,“行!你小子好樣的!我就當你是在夸我!”

    “本來就是在夸你。”木頭掩唇輕咳了聲。

    夜修哼了聲,“你提議的同學聚會,要聚,你自己聚,我媳婦兒沒空!”

    木頭嘟囔著,“你怎麼知道詩詩沒空?”

    “我媳婦兒忙著造人,當然沒空!”

    木頭一愣,偏頭看向藍亦詩,“你不考研了?”

    藍亦詩收拾著器械,笑著說道︰“考啊,他們又沒規定懷孕的不讓考,再說我不讀全日制的。”

    “詩詩,我覺得你應該有更大的發展空間,窩在部隊的小醫務室里,實在太委屈你了。你最好還是上全日制,讀完研再讀博,干我們這行的,學歷很重要。”

    藍亦詩笑笑,“木頭,我這個人吧,其實沒多大野心,有份能養家的工作就行。我考研不是為了別的,就是想學習下我不擅長的外科。”

    “你上學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你怎麼可以為了家庭拋棄你的理想。”木頭看向半倚在床頭上的夜修,“狼頭,你舍得讓詩詩為了你和你的家庭放棄她最初的理想嗎?”

    夜修頭枕著手,好整以暇的看著木頭,“年紀不大,脾氣還不小,人的理想是隨時都可以改變的,我媳婦兒現在的理想就是三年給我生兩娃。”

    “你!就照你的說法,我保證不到五年,詩詩一定會後悔的!”木頭說完摔門而去。

    藍亦詩愣了下,“木頭這是怎麼了?還會發脾氣了。”

    “看不慣我把你變成家庭主婦了。”夜修伸手拉過她,“會後悔嗎?”

    藍亦詩搖了搖頭,“只要我決定的事就不會後悔。”

    夜修輕勾著唇角,“既然不後悔,那研究生咱們也別讀了,你看怎麼樣?”

    藍亦詩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沒說話。

    夜修笑笑,拉著她坐到自己身邊,“媳婦兒,我工作起來照顧不了家,這的確很無奈,也無法改變,誰讓我是軍人呢。還有就是咱媽,她年紀大了,又剛剛醒,身體還在恢復期,將來我們還會有孩子,你就成了咱們家唯一的頂梁柱。”

    藍亦詩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你放心,即便我去讀研,也會把家里照顧好的,絕不會拖累你。”

    夜修眸子暗了暗,“媳婦兒,我當初出于自私心里把你調到我身邊,你是不是挺恨我的?”

    “恨你干嘛?這個工作挺好的,暫時看是忙了點,可訓練結束了,工作量會減少,我可以照顧家,也能抽空讀讀書。這要是換了大醫院,絕對不行。”

    “藍亦詩!”

    “?”

    兩人對視著。

    夜修皺著眉頭說道︰“你小時候,你奶奶體弱多病,經常往醫院跑,看完這科又看那科,一天下來,都查不出毛病,第二天還得接著去。你那會就下定決心要做個全能醫生,既可以看病,又可以動刀子,你為了這個理想奮斗了九年,內科、中醫你已經學的如火純青,現在就差一個外科,你舍得嗎?不用你回答我,我剛才試探一下,就已經知道答案了,你不舍得。既然不舍,就別讓家絆住你的手腳。”

    “老公……”

    “知道我是你老公就好,這個家有男人,我可以為你築愛巢遮風擋雨,也可以護你羽翼豐滿展翅高飛。媳婦兒,喜歡做什麼就去做,你不需要為了我和家庭放棄任何東西。媽身體不好,十個保姆夠不夠?孩子沒人帶,咱雇二十四個育嬰師一小時換一個帶他們可不可以?”

    “嗚嗚……老公,你都把我感動哭了!”藍亦詩勾著他的肩頭,狠狠地親了他一口。

    修爺瞬間滿足了,死木頭,就你懂我媳婦兒?no!我才是最懂我媳婦兒的那個人。

    看看,我把我媳婦兒感動的都哭了,還親了我,你行麼!

    修爺為了證明他是最懂媳婦兒的那個人,今天慷慨陳詞了一番,有朝一日,他媳婦兒真的展翅高飛了,寶寶哭著跟他要媽媽的時候,他恨不能抽死自己。

    接下來的幾天,夜修乖乖養病,為啥?他著急啊,傷不好,媳婦兒不讓踫!

    一個被窩里睡著,讓摸不讓踫,他是正常的爺們,他能受得了麼!

    好不容易挨到拆藥線了,辛可馨蹦噠回來了。

    夜修一看見她眼楮都藍了,這死丫頭,他一準上輩子欠她啥了。

    本來想說她幾句,可辛可馨卻帶回來個好消息。

    “知道我為啥回來晚了麼?告訴你們,我把嫂子給調帝都軍醫大學了!”

    眾人鼓掌!

    妖狼和赤狼按著墨狼的頭,還給她鞠了三個躬。

    墨狼鞠第三個躬時,辛可馨吱溜下躲到了藍亦詩的身後,“別鞠躬了!弄的像跟遺體告別似得。”

    哈哈哈哈……

    大家笑成了一團。

    辛可馨揉揉鼻子,“那個,我回來前,還給小狼找了個幼兒園,咱們部隊大院的。嫂子現在級別不夠,住不進大院,他們開始死活不收,這把我氣的,我就問他們園長︰你啥意思啊?是不是我爺爺退休了,我說話就不好使了!”

    妖狼笑嘻嘻的問道︰“然後園長就跟你低頭了?”

    辛可馨哼了一聲,“沒,那園長死腦筋,就是不通融。”

    “那你怎麼把小狼送進去的?”

    “我去找歐陽伯伯了,三軍統帥的批示,她敢不收!”

    “他不是最討厭人家走後門麼?”夜修面無表情的插了話。

    “我走的可不是後門,我光明正大走前門進去的。我跟歐陽伯伯說小狼是夜修戰友的遺孤,這孩子的新爸爸也是夜修的戰友,馬上就要回帝都了,正團級,軍區大院肯定得給人家分房子,小狼也就是早進去一個月半個月的事。然後就了!”

    “你也真敢找人,找三軍統帥批一個孩子進幼兒園,這刀你可用浪費了。”妖狼眯著狐狸眼很是可惜的搖了搖頭。

    辛可馨滿不在乎的說道︰“有什麼可惜不可惜的,這把刀隨時用,自家人,只要不出格就行。”

    “可馨,謝謝你!我還以為你就是跟我說說,沒想到真把嫂子的事給辦成了。”藍亦詩給了辛可馨一個大大的擁抱。

    “去去去!你跟我謝啥啊!”辛可馨氣鼓鼓的撞了她一下,“原本沒這麼快,正好帝都大學有個老師要隨軍去外地,我一听有空缺,趕緊找人把這事給辦了。”

    “墨狼,等你回帝都了,可得好好請可馨吃一頓。”母狼笑著拍了下墨狼的肩頭。

    墨狼憨厚的笑笑,“必須得!可馨,那他們娘倆現在住哪呢?”

    “南驍提供的房子,離軍區大院不遠,我嫂子上班也方便,南驍還讓嫂子去學車,他說,他還要送我嫂子輛車呢!”

    墨狼看向夜修,“這不太好吧?”

    夜修笑笑,“胡子的一番心意,你就別管了。”

    “就是,他的錢都花不完的花。這幾天,我沒少熊他,帝都西半部的美食都讓我們倆吃遍了。”

    妖狼瞥了她一眼。正好被辛可馨抓和正著,“你干嘛瞥我!”

    “他這是嫉妒!”赤狼笑道︰“可馨,你沒在這幾天,妖狼茶不思飯不想的,人也憔悴了,你心疼不?”

    “德行!”辛可馨瞪了妖狼一眼,“閻王呢?”

    “你找他干啥?”妖狼有些不悅的問道。

    “我想他了!不行啊!”

    妖狼被懟的當時就沒了聲。

    母狼笑著說道︰“閻王帶著人去後山打野味去了,一會就能回來。”

    “打野味?不訓練了?”

    “第二第三梯隊都已經進大山了,第一梯隊的訓練量沒那麼大,他們這幾天換著上山打獵。”

    辛可馨撓了撓頭,這兵當的挺好,還能上山打獵玩,“下次帶上我。”

    “去吧,這個都是自願的,沒人強迫。”赤狼把“強迫”這兩個字咬的特別重。

    藍亦詩的臉騰的一下紅成了桃子尖。這幾天,夜修換著樣的給自己大補,這把她吃的都惡心了,他見她沒愛吃的東西,就天天逼著那幾頭狼去打獵。

    幾頭狼玩膩了,就逼著閻王去,不知道下次等閻王玩膩了,又該派誰去了。

    還好,他們在這邊也住不了多久了,回帝都後,看他還熊誰。

    大家說了會話,藍亦詩把辛可馨叫了出去,她想問問婆婆和家里的情況。

    每次她和夜修打電話回去,婆婆都報喜不報憂,有時候,婆婆說話還吞吞吐吐的,她總覺得這面有事。

    “他們都挺好的,就是歐陽伯伯住了幾天院,雅茹姨在照顧他。”辛可馨的確挺靠譜,修雅茹辛辛苦苦瞞下來的事,她竹筒倒豆子似的都給說了。

    “怎麼還住院了?病的厲害嗎?”藍亦詩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為了營救夜修,他幾天幾夜沒合眼,夜修回基地後,他就病了,把血都吐在辦公桌上了,他瞞著大家沒說,還在堅持工作。媚兒那死丫頭開庭那天,他是徹底堅持不住了,正開著會,他就昏倒了。”

    藍亦詩眼圈一紅,背過身擦了下眼淚。

    “我奶奶說,這都是養兒養女賺的。我看也是,一個混不吝,一個拎不清,沒一個讓人省心……”

    辛可馨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說走了嘴,沖著藍亦詩干巴巴的笑了聲,“你家夜修被你調教的挺好的,就是跟他爸還有點那個。”

    藍亦詩雖然沒接話,但內心里還是贊同辛可馨的說法,夜修死活不叫這聲爸,這是公公最大的一塊心病。

    辛可馨有點小討好的抱住了藍亦詩的胳臂,“詩詩,我剛才在里面忘記說了,你猜媚兒那死丫頭被判了多少年?”

    “多少年?”藍亦詩本來沒心思問,可看著辛可馨那討好的小眼神,她怕自己再不說話,會傷了她的心,便心不在焉的問了句。

    “十年!法官剛宣判完,她當場就昏倒了,醒來後就一直瘋瘋癲癲的。”

    “我爸知道了嗎?”

    “知道了。歐陽伯伯老絕了,他听說媚兒那死丫頭瘋了,立馬派了兩個軍醫過去,你猜怎麼滴?哈哈……檢查結果那死丫頭裝瘋!歐陽伯伯早就知道她的那點小把戲,一下子就給戳穿了。”

    藍亦詩嘆了口氣,都是不省心的主。

    “可馨,你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我去找夜修,讓他給家里打個電話。”

    “給我換房間了嗎?”辛可馨一臉壞笑的問道。

    “就剩下幾天咱們就要走了,換來換去多麻煩,你就住那吧。”

    “那晚上我可要听聲了,哈哈哈……”辛可馨笑著回了宿舍。

    藍亦詩返回辦公室,夜修跟那幾頭狼正扯蛋著,見媳婦兒進來了,笑著說道︰“我跟你們說,以後都照你們嫂子這樣的找老婆,你看看,這才離開我幾分鐘就想我了。”

    那幾頭狼默契的送他一聲“呸”後,排著隊走了出去。

    “怕吃狗糧,都跑了啊?”夜修伸著脖子往外看著,見人都沒影了,抬眸看向藍亦詩,“可馨又跟你匯報什麼不好的消息了?看你這臉沉的。”

    “爸為了你的事累吐血了。”

    “啥?”夜修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他不讓媽跟你說,都住好幾天的院了。你這幾天都沒跟他通電話嗎?”

    “沒啥事,就一直沒打。”夜修有點後悔讓胡子給老媽買手機,自從老媽有了手機後,他一直沒跟歐陽逸聯系過。

    “怎麼辦?”藍亦詩愁容滿面的問道。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