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80章 瘋狂的暗戀者(二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最快更新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兩人出了門,夜修從她手上拿過那些資料,“媳婦兒,那老東西是不是有問題?”

    “肯定有問題,他行醫幾十年,什麼藥能用什麼藥不能用肯定比我門清,雖然這個藥是新生產出來,可有點經驗的醫生都會先了解下藥的成分再給病人用,他這不是失誤,是故意的。

    我看完那張照片後,就有點懷疑他,爸現在的潰瘍很嚴重,不適合開胸探查,再說,他指的那塊只是潰瘍嚴重些,怎麼就成了病灶呢!”

    夜修微眯了下眸子,“你說的我不懂,但我知道,听媳婦兒一準沒錯。你說,你要怎麼辦?”

    “我要做爸的主治醫,就在這家醫院,就用他們的藥,我保證爸的情況會越來越好。”

    “你的意思是,他只是潰瘍?”夜修的臉上有了喜色。

    藍亦詩點了點頭,“老公,你信我嗎?”

    “信!”夜修毫不猶豫的點了下頭。

    “那我們去跟爸媽說。”藍亦詩抿嘴笑笑,她有信心把公公的病治好。

    夜修進了病房,把病志和那些資料丟在茶幾上,爾後便把媳婦兒說的話學了一遍。

    眾人一愣,小丫頭竟然敢挑戰權威,有點意思,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的是,要真像夜修說的,那肖院長他想干什麼!?

    藍亦詩見大家都沒表態,把那張照片和處方遞給了修雅茹,婆婆是醫生,她應該懂。

    “媽,這個omlc是新研制出來的藥,藥里有碳酸氫鈉的成分,還有這張胃彩超照片,您再仔細看看,這是病灶,還是被藥燒壞的。”

    修雅茹拿著照片和處方的手微微顫抖著,她含著淚看了一遍又一遍,“阿逸,讓詩詩試試吧,我不應該太相信權威,險些害了你。”

    “別哭……有詩詩在我會好起來的。”歐陽逸艱難的給她擦了下臉上的淚水。

    修尚寧皺著眉頭看向身旁的衛生部長,“我告訴你,歐陽逸要是有事,你跟肖華都給我滾蛋!”

    “是!”衛生部長就跟吃了黃連似的咧了咧嘴,肖華犯錯這怎麼還扯到他的頭上來了。

    修雅茹抬眸看向修尚寧,“二哥,這個不管黃部長的事,是我找的肖華,我以為他能治好阿逸,誰知道……不行,我得去問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媽。”藍亦詩扶住了就要出門的婆婆,“這會您去找他,他還會堅持自己是對的,等我治好了歐陽大將的病,讓他無話可說的時候,我們再去問他為什麼要害人。”

    藍亦詩把“害人”這兩個字咬的特別的重。

    她要提醒大家,這不是普通的醫療事故而是蓄意謀殺!

    大家听完她說的話,也都是一驚。

    回頭想想,藍亦詩說的沒錯,一個行醫這麼多年的人,他怎麼可能不懂藥理。

    “先把他控制起來!”修尚寧怒氣沖沖的說道。

    衛生部長猶猶豫豫的說道︰“萬一……萬一藍亦詩要是治不好……”

    “放屁!”這句是夜修和修尚寧一起罵的。

    藍亦詩嘴角抽動了下,“二舅、夜修,你們先別生氣,我保證今天晚上歐陽大將的病就能有起色。肖院長那暫時不用控住,但我有一個請求,我用的藥必須保證是沒人動過手腳的。”

    “這點我保證能做到。”衛生部長拍著胸口保證。

    藍亦詩扭頭看向歐陽逸,“歐陽大將,請您相信我,您得的不是什麼不治之癥,只是潰瘍有些嚴重。”

    歐陽逸笑笑,“我相信你。”

    藍亦詩隨後便停掉了肖院長開的藥,她開方,衛生部長派專人送藥。

    歐陽逸用了藍亦詩開的藥後,下午就有了精神頭。

    大家不得不佩服這小丫頭,就連夜修也一個勁兒夸媳婦兒。

    藍亦詩被他夸的有點受不了了,把他拉到外面小聲說道︰“你就別夸我了,胃潰瘍是個慢性病,爸哪能好的這麼快,這全是精神療法起的作用。”

    “那你也是厲害,別人怎麼不行!”

    “老公,其實這里面也有你的功勞,你親自來看他,又說了那句︰你要是我爸,你就給我好好活著!這一句話比什麼都管用。”

    夜修失憶般的看著她,“我有說過嗎?”

    “你沒說過!”藍亦詩瞪了他一眼,“快進去吧,爸一會看不見你都要找,你進去後,千萬別再夸我了,听到沒!”

    “听見了”夜修拉著長聲應道。

    他們剛進病房沒一會,高星他們便告辭離開。

    屋子里只剩下他們一家四口和修尚寧。

    歐陽逸倚在床頭,笑著看向修尚寧,“二哥,我想跟你商量個事。”

    修尚寧撇嘴,“你是正的,我是副的,有話直接吩咐。”

    歐陽逸笑了笑,“那我就只說了,我要跟雅茹領證。”

    修尚寧下意識的看向夜修,見他臉上沒啥表情,輕咳了聲,“雅茹要是同意,我們都沒意見。”

    歐陽逸看向修雅茹,“雅茹,你什麼意見?”

    修雅茹抿了抿唇,“要不再等等吧,畢竟他才……”

    歐陽逸皺起了眉頭,“以後別提那個人,他活著的時候禍害我們,死了還要讓我們活在他的陰影下,真是夠可惡的!我以為我活不了多久那會,最遺憾的就是沒把證領了,現在我沒事了,咱們還是趁早把證領了。

    你都不知道,今天有外人,詩詩一直喊我歐陽大將,這把我喊的心里特別扭,我想讓孩子能光明正大的喊我一聲爸。”

    “修兒……”修雅茹扭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夜修。

    夜修挑眉,“听他的。嘴長在別人的鼻子下,他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人得為自己活著。”

    歐陽逸眸子微微一暗,這臭小子,還是不肯喊自己一聲爸。

    夜修看出他不高興,歪著頭看向窗外,“我不是不想喊您,是這麼多年我就沒發過這個音,一時發不出來,你好歹給我點時間。”

    修雅茹笑著拉過兒子,“你這別扭的孩子,你爸不會跟你生氣的。”

    “您看他那臉沉的,這還叫沒生氣?”

    “他這半輩子都是這張臉!”修尚寧哼了聲!

    “噗”藍亦詩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見大家都看了過來,她紅著臉說道︰“二舅,我爸也有笑的時候,就剛剛他還笑來著。”

    “反正我看見!”修尚寧沒好氣的看向歐陽逸。

    歐陽逸勾唇笑笑,“這次看見了?”

    “你還是別笑了,得慌!”修尚寧看了眼時間,“爸和大嫂該過來了,我出去迎迎。”

    修老將軍和宋雪琴是來送飯的,歐陽逸這一病,修家人全部出動,為啥?害怕累到女兒唄!

    歐陽逸的父母去世的早,又沒兄弟姐妹,幾個堂兄弟離得遠,就指著修雅茹一個人伺候他,那哪成。

    修老將軍一進門,見未來的女婿精神了,外孫和外孫媳婦也回來了,老爺子挺高興。

    等歐陽逸提到領證的事,他也沒反對。

    事情一步步的得到落實,歐陽逸又惦記起夜修的姓氏來了。

    他沒敢跟夜修說,找了沒人的時候跟修雅茹說的。

    修雅茹听完了嘆了口氣,“你啊!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孩子才緩過來這個勁兒,你就提這麼敏感的話題。他都二十七八了,再改名字好像不太好,你要實在膈應,就當他姓歐陽叫夜修。等他們有了孩子,直接姓歐陽不就得了麼!”

    歐陽逸也跟著嘆了口氣,“那就這樣吧,如果他要改,那可就不管我的事了。”

    修雅茹嬌嗔的瞪了他一眼,“全軍上下都知道他叫夜修,你覺得他能改?”

    “……”

    修雅茹見他又耷拉著個臉,抬手擰了下他的耳朵。

    歐陽逸疼的一呲牙,“都快三十年了,你這擰耳朵的老毛病怎麼還沒改!”

    “擰你一輩子!”修雅茹笑著要拿開手。

    歐陽逸連忙把她的手壓在自己的耳朵上,“我讓你擰,這輩子沒擰夠,下輩子接著擰。”

    “阿逸……”

    “雅茹……”

    站在門外的藍亦詩看著深情對望的公公婆婆,笑著說道︰“他們倆的感情真好!”

    夜修面無表情的挑挑眉,看著老媽那一臉的幸福,再看看老……那什麼滿眸的寵溺,夜修覺得他幸好听了媳婦兒的話沒拆散他們,要不然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

    “晚上你陪媽回去,我在這陪他。”

    藍亦詩笑著搖搖頭,“你覺得媽能走嗎?”

    “那也不能讓媽總待在醫院,萬一熬倒了怎麼辦?”

    “過幾天爸的病情穩定下來,我們就回家住。我不打算讓爸一直吃西藥,那個治標不治本,想徹底好還得用中藥。”

    “得幾天才能回家住?”

    “快的話五天就行,慢一點的話七天也肯定能出院。”

    “這麼快?我以為等我回來都不一定能出院。”

    “回家住,爸的心情會好,這樣有利于他養病。”

    “那也行,你看著辦吧,這邊就交給你了,我明天下午坐運輸機回去。”

    藍亦詩听他說要走,心中突生不舍,可他不走在這邊也幫不上什麼忙。

    “胡子現在在膠南,明天就能回來,有事你找他,還有肖華的事我也讓他去查了,你自己也小心點,我怕他會狗急跳牆。”

    “嗯,你不用擔心我。”

    晚上,夜修和藍亦詩都沒走,藍亦詩和婆婆住在里間的陪護房,夜修讓人找來一個折疊床將就著躺下。

    爺倆就那麼躺著,誰也沒說話,倒是里間的婆媳倆一直嘀咕著,不過聲音太小,他們听不清楚。

    歐陽逸看了半天閉目養神的兒子,終于開了口,“我沒什麼事了,你明天回去吧。”

    “嗯。”

    “那床你睡的還行嗎?我看著有點不夠長。”歐陽大將開始沒話找話,“要不你跟我擠擠,這床你最起碼能伸開腿。”

    夜修沒說話,把兩條大長腿伸直搭在了床位的護欄上。

    歐陽逸知道他這是不想過來,苦笑了聲,“還在恨我以前對你管的太嚴?”

    “不敢。”夜修帶著探究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您以前沒這麼多話的,最近怎麼了?”

    “嫌我話多了?”

    “不敢!我就是納悶,難道是老了話才多?您可別老,欠我媽那麼多,您老了,誰還!”

    “父債子還!”

    夜修輕笑了聲,“您可別指望我,我欠我媽的,兩輩子我都還不完。”

    “知道就好!你要是不那麼頑劣,我何苦對你那麼嚴厲。”

    夜修覺得自己被這半大老頭給繞進去了,氣哼哼的翻了個身,面對著他說道︰“您從第一眼看見我起就討厭我,我不怪您,誰讓我小時候屬實讓人頭疼來著,您就別找那麼多借口為自己開脫了。”

    歐陽逸無聲的笑笑。

    “肖華的事,我讓胡子去查了,要是讓我抓住他想害您的證據,我弄死他!”

    “他應該是媚兒的親生父親。”

    歐陽逸的聲音听起來很平淡,但夜修卻淡定不了了,一骨碌爬了起來,“您說的是真的?”

    “嗯。自從我知道媚兒不是我親生的後,我就讓人去查究竟誰是她的父親,這麼多天一直沒消息,晚上,你們送你外公走的時候,派出去的人給我打電話,說找到那個人是誰了。我已經讓他去采集肖華的dna標本,明天大概就能出結果。”

    夜修微眯了下眸子,“他這是想為他女兒報仇?”

    “不是,他應該不知道媚兒是他的女兒,他只是不想讓我跟你媽在一起,他喜歡你媽好多年了,都五十多歲了,至今還沒結婚。”這句話歐陽逸是壓低聲音說的,只有他和夜修兩個人能听清楚。

    夜修嗤笑聲,“就他?他怎不撒潑尿照照。”

    “你媽是陸軍總院的一枝花,喜歡她的人能從這排到軍區大院。有的人是理性的,有的人是瘋狂的。他是最瘋狂的一個暗戀者。”

    “他既然喜歡我媽,為什麼還睡了黃英?”

    “他喜歡你媽,卻一直不敢開口,總是暗中盯梢,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卻沒有站出來阻止,後來也沒出來說明。他這是想,自己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結果就便宜了夜庭深。

    如果媚兒是他的女兒的話,那媚兒應該早產二十天,那事發生後,黃英便在醫院里宣揚她要跟我結婚的消息,肖華一直對我懷恨在心,見我要娶黃英,便想送我一頂綠帽子,是他強奸了黃英,黃英怕事情敗露,我會不娶她,便一直瞞著大家。

    據查到的消息,他後來又找過黃英幾次,強迫跟她發生關系,直到黃英瘋了,他才不再去找她。大家都以為是我逼瘋了黃英,其實她是被肖華逼瘋的。”

    “這個畜生!”夜修氣的一拳砸在床板上,“我這就去找他算賬!”

    歐陽逸搖了搖頭,示意他小點聲,“收拾他是早晚的事,不急于一時,你這脾氣得板板。”

    夜修看了他一眼,咕咚一聲又躺了回去了,“您倒是能忍得住!”

    “等你到了我這個歲數,你也會跟我一樣,因為很多事都看開了,性子也就沒那麼急了。最重要的是,當你的拳頭已經打不動人,你就要用腦子,想收拾誰就要一步到位。”

    夜修來了興致,小聲問道︰“您打算怎麼收拾他?”

    “謀殺三軍統帥加上一條強女干至死,兩宗罪足以要了他的命。”

    “姜還是老的辣,又學會了一招。”

    “你要學的東西還很多,你要是能把你媳婦兒身上的東西都學過來,你會受用終身。我去海市見完夜庭深後,便去查了下詩詩,這孩子命不好,遇到了那樣的家庭,但她腦子好使,懂的四兩撥千斤這個理,她用自己的智慧保全了她自己。”

    “那是,我看上的人會差麼!”

    歐陽逸微不可見的笑笑,“你看上的人,要是沒有外力的幫助,你覺得你能這麼快就抱得美人歸嗎?”

    夜修身子一僵,瞥了眼歐陽逸,拉過被子蒙住了頭,悶悶的說道︰“您說啥,我沒听懂!睡覺!”

    題外話

    補充說明下,有獎問答截止到今天晚上12點哈。

    妹紙們,大家太給力了,把海鷗送上了新文熱銷榜第一名,挨個給你們一個大麼麼,mua帶響的。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