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88章 千里共嬋娟(二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電梯直升三十層,電梯門剛打開,夜修便迫不及待的拉著藍亦詩出了電梯。

    夜修開門的手法簡單粗暴,拿出手槍對準門鎖。

    藍亦詩一把按住他的手,“大哥,門不是這麼開的。”

    “我等不急了。”

    “你這會痛快了,等會兒鎖不上門,被誰給撞見了,看你怎麼辦!”

    夜修微蹙了下眉頭,“那怎麼辦?”

    “電視里演的你們這種人不是都會用鐵絲,卡子那些東西開鎖的麼!”

    “胡子安的這把鎖,我得開半個小時,你能等我不能等。”

    夜修再次舉起槍。

    藍亦詩無語的看著他,當夜修要勾動扳機的那一刻,對面的門開了,胡子嫌棄的看了眼夜修,把一串鑰匙丟了過來。

    夜修伸手接過鑰匙,一邊開著門一邊數落著胡子,“知道我急著想進去,還在屋里裝死,真有你的!”

    “要不是怕你開槍把警察引來,我才懶得理你。”胡子冷哼一聲準備下樓。

    “你干嘛去?”

    “婚紗的設計圖紙出來了,我拿過去給媽看看。”

    “這幾天你要是有空,幫我查下鹿城的路遙,三個月前的要查仔細些。”

    “嗯。”

    “別跟別人說我過來這邊了。”

    “嗯。”

    “晚上沒事就留在那邊吃飯。”

    “嗯。”

    夜修說了一大堆話,胡子嗯了三聲便進了電梯。

    夜修這會兒沒工夫搭理他,打開房門拉著媳婦就進去了。

    進門的那一瞬間,修大爺立時變身為狼,踢上房門,便把媳婦兒壓在了門板上,

    唇舌交纏著,大手游蕩著。

    藍亦詩這會兒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論身高她沒他高,論力氣她沒他大,論那個……她也想要。

    糾纏中,衣服便脫了一半,藍亦詩已經顧不上這些,她死死的勾著他的脖子不放,她怕自己一放手,就會兩腿發軟倒在地。

    身體突然騰空,藍亦詩想呼救卻發不出聲音,他的唇在行走中都沒有離開她半分。

    身陷在柔軟的大床中,藍亦詩就如一葉扁舟被大浪一次次的掀起來再放下。

    她緊咬著唇不讓自己發出羞人的聲音,可更猛烈的一次大浪襲來後,她終于敗給了自己……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某只狼終于饜足收工。

    “媳婦兒……”夜修心疼的撫摸著媳婦兒的臉頰,最後這輪才開始,她就有些體力不支,可他還是忍不住又狠狠地要了她一次。

    藍亦詩艱難的睜開眼楮,聲音異常沙啞的說道︰“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在我的墓碑上刻上我的死因︰猝死于yin君的床上。”

    夜修哭笑不得的給她理了理黏在額頭上的頭發,“你累成這樣,我們就不過去了。”

    “今天你是主角!”藍亦詩瞪他,明知道晚上有事,他還不知道節制。

    看著媳婦兒連凶自己的力氣都沒有了,夜修心疼的不行,拿起手機想給家里打電話,卻被藍亦詩一把搶了過來。

    藍亦詩拿著手機艱難的爬了起來。

    夜修蹭的一下坐了起來,“媳婦兒,躺著吧,別起來了。”

    藍亦詩無比憎惡的看了他一眼,明明他是體力工作者,可為啥他好像一點都不累。

    “我要洗澡!”她氣鼓鼓的看向他。

    夜修連忙把人抱起,洗澡捶背外加吹頭發。

    藍亦詩看著時間要來不及了,催促著他快點,他卻愛上了指尖在長發中穿梭的感覺,遲遲不肯收工。

    “夜修,你再玩我頭發,我明天就把它剪了!”

    這句話挺好使,夜修連忙關了吹風機。

    兩人穿好衣服,夜修把人抱出門,又抱進電梯,在電梯里他也沒把人放下來的意思。

    “放我下來吧,別讓人看見。”

    “看就看,老公抱老婆天經地義的事。”

    電梯才走了一層就停了,藍亦詩知道有人要上電梯,掙扎著想下去,夜修壓根就沒給她下去的機會。

    電梯門打開的瞬間,藍亦詩連忙把頭埋在夜修的懷里,她知道自己是掩耳盜鈴,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掩耳盜鈴了。

    上官諾和一個女孩別別扭扭的走了進來,那女孩子在看見夜修的那一瞬間,下意思的跟上官諾分開了距離,上官諾是好看,可跟這個男人比卻差之千里。

    上官諾嘴角上掛著譏諷,等看清夜修懷里抱著的人時,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同窗四年,哪怕只看見一個背影他也能看出來她是藍亦詩。

    “詩詩怎麼了?”上官諾感覺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滯了。

    夜修挑眉看了他一眼,他不一定認識他,可他卻認識他!上官諾,他怎麼也在這里!

    “累了。”

    “崴腳了。”

    夜修和藍亦詩同時出了聲。

    藍亦詩擰了把夜修,扭頭看向上官諾,“我……上官諾……呵呵,好巧哈。”

    “是累了還是崴腳了?我幫你看看。”上官諾擔心的看著她。他強迫不讓自己想她,可每次看見她,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同上官諾一起上來的女孩笑容可掬的看向夜修,“你們認識啊?”

    夜修用鼻子哼了一聲,“不熟。”

    “上官諾,我沒事。”藍亦詩無奈的拍了下他的胳臂,“放我下來。本來我沒事,被你這麼抱著,大家都得以為我受傷了。”

    “累成這樣你還逞強?下次加大工作量!”

    夜修說著,還略帶懲罰的拍了下她的屁股。

    藍亦詩的臉刷的一下紅到耳後,她這會兒只盼著電梯趕緊到一層。

    上官諾的眼楮有些發澀,他轉身面向電梯門,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跟他一起上來的那個女孩雖然在夜修那吃了癟,可還不死心的從包里拿出一張精美的名片,“少將,我是華康醫院的副院長華瑩瑩,以後有事打電話給我。”

    夜修沒接名片,別說他現在沒空接,就算有空他也不會接!

    “盼著我出事?”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算我出事也輪不到你給我治,我媳婦兒就是醫生!”

    電梯里的空氣被夜修一句話給凍住了。

    華瑩瑩吃癟的收回手,緊緊的握著那張沒有送出去的名片,憤然轉身看向電梯門。

    “媳婦兒,一會兒去外公那,你什麼都不許干,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坐著,听見沒?”夜修看著電梯要到底了,囑咐了句。

    “我不干你干?”藍亦詩沒好氣的問道。

    “嗯!我干!”

    看著他一臉的壞笑,藍亦詩給了他一下,奈何,自己沒力氣,打在他的身上就跟撓癢癢似得。

    電梯終于到了樓下,上官諾先走了出去,他抬手護著電梯門,他怕夜修不小心踫了藍亦詩的頭。

    夜修有點不滿,他自己的媳婦兒,他會照顧。

    出來電梯,藍亦詩不得露出臉,“上官諾,再見!”

    上官諾有些恍惚,她紅紅的小臉此時比花還嬌艷。

    “再、再見。”

    夜修沒給兩人再說話的機會,把媳婦兒抱進車里,發動了引擎。

    華瑩瑩看著那輛絕塵而去的軍車,眸子暗了暗,“那個男人是誰?他怎麼開著三軍統帥的車?”

    上官諾嗤笑了聲,快步離開。

    華瑩瑩氣的直跺腳,“上官諾,你答應過你姨媽要送我回家的。”

    上官諾頭都沒回的走了,他發誓下次不管小姨再用什麼手段騙自己,他都不會再來!

    夜修把車直接開進三號院里。

    藍亦詩看著院子里停了好幾輛車,就知道大家都回來了。她有些不自在。

    “進門大家要是問什麼,你不用回答,我回答他們。”夜修笑笑,扶著媳婦兒下了車。

    兩人剛進門,就看到了風風火火的二舅媽。

    “喲,這是忙完公事了!快進屋,就等你們倆了!”簡寧扯著大嗓門沖屋子喊道︰“爸,您寶貝外孫子和外孫媳婦回來了,可以開飯了!”

    “二舅媽,不好意思,我們回來晚了。”藍亦詩干巴巴的笑笑,拂去夜修的手,她要自己走。

    “有啥不好意思的,夜修才回來,要……處理的事肯定多。”二舅媽臉上的笑容有點詭異!

    藍亦詩強撐著想讓自己走的正常點,卻還是被簡寧看出來端倪,這孩子腿軟了!簡寧險些沒笑出聲。

    夜修和藍亦詩進門後,大家都看了過來,不過他們不是簡寧,毫無異樣的跟他們倆打了下招呼就起身去了餐廳。

    餐廳里坐著兩大家子人,除了辛可馨和修夢凡都到了。

    夜修扶著媳婦兒坐下,抬眸看向滿臉笑意的母親,“夢凡還沒回來嗎?可馨跑哪去了?”

    修雅茹無奈的笑笑,“夢凡今天加班,可馨在家跟你奶奶慪氣呢。”

    夜修“哦”了一聲,沒再說話。

    坐在他身側的閻王臉色有些不好,沉聲對他說道︰“墨狼今天領證,那邊一會兒要給他們慶祝一下,你一會要不要過去。”

    夜修一愣,下午就顧著自己爽了,把墨狼的事給忘了,“過去。你呢?”

    “我還有點事,吃完飯要出去下,就不過去了,你幫我說聲。”

    “子騫啊,你也出去辦公事嗎?”簡寧忍不住調侃道。

    焦婷恩和宋雪琴忍著笑一人掐了她一把。

    簡寧疼的一呲牙。

    “我辦私事。”辛子騫如實回答道。

    辛奶奶噗的笑出了聲。

    藍亦詩覺得大家肯定都知道她和夜修下午去干什麼了,要不然不會是這個表情。

    夜修斜睨了眼坐在對面的胡子,他敢確定,是胡子把他的話當成耳邊風了。

    胡子抬起眼皮撩了他一眼,“我可什麼都沒說,是有人在一品天下看見干爸的車了。”

    得!

    徹底漏了!

    大家也不忍著了,都笑出了聲。

    修老爺子見外孫媳婦的臉都快鑽到桌子底下了,板著臉看向眾人,“有什麼好笑的!吃飯都堵不住你們的嘴!”

    “吃飯,都不許笑了!”辛老爺子也擺出了大家長的威嚴。

    “一個個的為老不尊!”辛奶奶數落完大伙,給藍亦詩夾了塊紅燒肉,“詩詩啊,多吃點肉,好好補補。”

    辛克農本不想笑的,可母親這……他這一笑把筷子還踫地上了。

    修尚宇忍著笑對宋雪琴說道︰“給克農拿雙筷子。”

    藍亦詩覺得這是個最佳的逃跑的機會,還沒等舅媽起來,她連忙說道︰“我去。”

    “我去。”夜修勁勁兒的站了起來,“你就坐在這看著他們笑,笑能當飯吃!”

    “這臭小子!”辛奶奶的笑罵了句,爾後對眾人說道︰“誰也不許笑了,再笑不給飯吃!”

    眾人見藍亦詩宓牟恍校 既套×誦Αbr />
    辛奶奶一個勁兒給藍亦詩夾著菜,“詩詩啊,一會兒你給可馨打個電話,幫奶奶勸勸她,這死丫頭,一下午都沒搭理我了。”

    “她怎麼了?”藍亦詩紅著臉看向辛奶奶。

    “那會不是榮寬送她回的家麼,我看著那孩子挺好的,我就留他吃了個午飯,你說,這餐桌上不嘮點啥,氣氛多尷尬,我就問了榮寬幾句家里的情況,可馨還不願意了。”

    “那我一會兒去看看她。”

    “今晚打電話給她,明天再去看她。”夜修把筷子遞給辛克農,對藍亦詩說道︰“今晚你得好好休息下。”

    藍亦詩才緩過點,被他這麼一說,臉又紅了一層。

    “你電話我給你拿回來了,那張卡別用了,明天換個新卡,一會兒你用我電話給可馨打。”

    “嗯。”藍亦詩應了一聲,那張卡明溪純知道號碼,換了也好。

    這頓晚飯,除了藍亦詩有點尷尬,閻王有點郁悶外,大家吃的很愉快。

    晚飯後,大家都沒讓藍亦詩收拾,她陪著大家坐了一會兒,跟著夜修去了紅的營區。

    夜修下車後,一路把她扶到宿舍,還沒進門就听到了笑聲。

    媳婦兒今天累慘了,夜修在這邊也就待了不到半個小時,便帶著藍亦詩回去了。

    他們的車剛進大院,閻王的車便呼嘯而過。

    “這小子,比我開車還沖!”夜修笑著搖搖頭。

    閻王從後視鏡里看了眼夜修的車,緊抿著唇把車開出了大院。

    閻王把車開到乾廣大廈,下車後四處尋找著辛可馨的那輛白色的路虎車。

    車在!那她肯定也在大廈。

    閻王快步進了大廈。

    保安上前攔住了他,“先生,這麼晚了,請問你找誰?”

    “我找修夢凡。”

    “請問您有預約嗎?”

    閻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男朋友接女朋友還用預約嗎?”

    保安一愣,上下打量著閻王。

    閻王今天沒穿軍裝,只穿了一身限量版的亮灰色休閑裝,人高高大大的,長的又相當的養眼,保安不敢怠慢,連忙說道︰“我馬上給修總打電話。”

    “不用,我要給她一個驚喜。”閻王說著徑直上了樓。

    夢凡在頂樓辦公,他早就問好了。

    上了頂樓,閻王微眯了下眸子,他就知道,她是在騙大家,這也叫加班?整個樓層都沒一個人,唯有一間辦公室亮著燈。

    他快步走到亮著燈的那間辦公室前,透過玻璃窗往里看去。

    修夢凡的辦公室很大,裝修的也很豪華,此時的她,正端著半杯紅酒坐在落地窗前的白色地毯上。

    白衣、黑發、紅酒,強烈的視覺的踫撞,令閻王的心髒不受控制的狂跳著。

    九年了,她褪去稚嫩愈發的成熟,也愈發的漂亮,她就像黑夜里最亮的那顆星,閃著人的眼,牽著人的心。

    一顆眼淚毫無預警的落在酒杯里,激起了漣漪,她哭了,閻王的心也跟著一緊。

    修夢凡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她嘴角微揚著,哼唱道︰“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你想要跟誰千里共嬋娟?”

    修夢凡順著聲音看去,手中的酒杯啪的一聲掉在地毯上,杯中殘留的紅色酒汁在白色地毯上快速的蔓延著。

    題外話

    此處需要掌聲。哈哈哈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