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90章 修爺被罰睡客廳(二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最快更新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修夢凡歉意的笑笑,她急著找個地方消化剛才听到的那些話,竟然把這事給忘了。

    “那個……你試著站起來,看看能不能走,要是能走的話,我送你去個地方。”

    “去哪?”

    “反正不是太平間。”

    閻王瞪了她一眼,“你過來點,我又不會吃了你!”

    “干嘛?”

    “我自己起不來,你扶我一下。”

    修夢凡總算是走了過來,伸手扶著他,讓他自己試探著站起來。

    “能走嗎?”

    閻王邁了一步,疼的一呲牙。

    修夢凡心虛的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你扶著我走。”

    閻王垂眸看了她一眼,“我很沉的,你能行?”

    “不行也得行!誰讓我的鞋子那麼不長眼楮來著。”修夢凡把手包塞到他的手里,自己一只手環住他的腰,另一手扶著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閻王不舍得壓著她,就著勁一步步的挪出辦公室。

    好不容易上了電梯,修夢凡長出了一口氣,“辛子騫,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你嗎?”

    “解恨唄。”

    “不是解恨,是釋放!恨一個人的同時其實自己也很痛苦,那天我跟我嫂子說完我的事後,我就在想,其實我敢回憶那段往事,就證明我能放下了,可我為什麼卻還一直耿耿于懷?

    後來我想明白了,那是我還有恨沒有放下,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你欠我一個正式的道歉,可我沒想到你為我做了那麼多。沒恨了,這種感覺真的很好!我們都長大了,再也回不到從前了,但是我們依舊可以做最好的朋友。”

    “好朋友?”閻王冷眼看著她,合著他表白了半天,都白說了!

    修夢凡笑著點了點頭,“對啊,好朋友!看在我們是好朋友的份上,我求你點事。”

    閻王心里翻騰著,臉上卻掛著笑,“說。”

    “今晚的事,你千萬別跟你奶奶和你媽說。”修夢凡說完,怯怯的等著他的回復。

    “好。我不說,可我這個樣,一回去她們肯定能看出問題。”

    “我送你去個地方,先躲兩天,等好了,你再回家。”

    “我部隊那邊……”

    “我給你安排,沒人會說你的。”

    閻王上下打量著她,她跟小時候的確不一樣了,小時候的她要是遇到這種事只會一味的哭泣,現在,她不但不會哭,還會想好下一步。

    閻王的心有點發顫,一個不需要自己保護的女人,追起來很有難度。自己剛才的表白已經白費了,怎麼辦?他微眯了下眸子,根這塊他無法掌控,那就斷她的源。

    兩人下了電梯,那個保安還在,看著修總和她男朋友“親親熱熱”的走出來,他跑過來特意打了聲招呼。

    閻王沖他笑笑,還跟他聊了兩句。其實,閻王早就想好了,以後但凡和夢凡有關的人,他都要善待,要是大家都替自己說好話,那肯定事半功倍。

    “去沙發那坐一會兒,我去取車。”修夢凡扶著他要去沙發那邊。

    “你喝酒了,開車行嗎?要不找個代駕吧?”

    “我喝的那點酒,查酒駕的時候,我吹過,只有12、3個,不超標。”

    “那你去取車,我在門口等你。”

    修夢凡見他不想去坐,便扶著他去了門口。

    閻王等她走了,連忙拿出電話打給母狼,“母狼,我是閻王,我想給你請個假,今晚我恐怕回不去了。”

    “行,在家多陪陪家里人。”

    “沒在家,我和夢凡在一起呢。”

    “你小子!”電話那端傳來母狼的笑聲。

    听著他的笑聲,閻王覺得母狼和夢凡之間應該是沒事的。

    “夢凡那小姑娘人不錯,你們要是在一起了,你可得好好對她,要不然你過了我這關,也過不了狼頭那一關。”

    “知道了,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悠著點!”母狼含蓄的提醒了一句,笑著掛斷了電話。

    閻王有點懵,源還等他掐,自己就斷了,可既然夢凡跟母狼之間沒什麼,那夢凡為什麼不肯接受他。

    閻王正想著心事,修夢凡把車開可過來。

    修夢凡把人扶上車,一腳油門,車竄了出去。

    閻王嘴角抽動了下,“我以為你這一輩子都不學車,沒想到你不但學了,還能把車開的這麼拉風。”

    修夢凡笑笑,“你以為的事太多,可哪一件又是按你的設想發展的?我小時是膽小,但不代表我長大了也膽小。”

    閻王挑挑眉,“也就是說,你小時候喜歡粘著我,長大了就不喜歡了?”

    “小時候黏人那叫可愛,長大了再黏人,那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也是。我听我媽說,你去了公司後,連著談成了好幾筆大生意。”

    “運氣好。”

    “也不能這麼說,你小時候就聰明。”

    修夢凡無奈的笑笑,“也就是你還記著我聰明,其他都記住了我是個愛哭鬼。”

    “我還記著你小時候很多的事。”閻王倚在座椅上,嘴角含笑的講起了他們小時候的事。

    修夢凡听著,笑著,很快便把車開到了1號樓下。

    閻王這才意識到她要把自己送到哪,“怎麼把我送這來了?你表哥今天才回來,小別勝新婚你懂不懂?”

    “他們不是都已經親熱完了嗎?”修夢凡想著二嬸跟自己說的話,臉有點發燙。

    閻王“噗”的笑出了聲,“狼頭的性子是有點急。”

    修夢凡紅著小臉扶著閻王,兩人上了樓。

    正被罰睡客廳的夜修听見門鈴聲,拉了拉披在肩上的毛毯,沉著臉打開房門。

    修夢凡扯了扯夜修身上的毛毯,“噗表哥,你這是……”

    夜修沖著閻王哼了一聲,“我上輩子肯定欠你們兄妹的,我媳婦兒給你妹妹打電話,打到現在還沒結束,你這會兒又來干嘛?”

    “表哥,閻王受傷了,我想讓我嫂子給他看看。”

    “哪受傷了?我去喊你嫂子。”夜修一听閻王受傷了,這才收了怨氣。

    閻王沒吱聲。

    修夢凡也沒吭聲。

    夜修上下打量著他們倆,“啞巴了?怎麼都不說話了?”

    “那個……沒法跟你說。我去找我嫂子。”修夢凡丟下閻王和夜修,快步去了臥室。

    藍亦詩听到門鈴聲就已經掛斷了電話,她開門時,修夢凡剛好到門口。

    修夢凡把人拉回臥室,紅著小臉兒在她耳邊嘀咕了幾句。

    藍亦詩一邊听一邊笑,“那他也不能讓我看啊!”

    “讓他自己看,要不然讓我表哥給他看,然後跟你描述下癥狀,這樣行嗎?”

    “行。”藍亦詩見修夢凡這麼關心閻王,笑著拍了她一下,“你倆和好了?”

    “也不算和好,因為那信不是他交給老師的,而且,老師也是被他送進監獄的,我沒有恨他的理由,就順便關心他一下唄。”

    藍亦詩看著她的小臉兒愈發的紅了,笑著白了她一眼,“你也好意思說是順便關心人家一下,他受傷還不是你造成的。”

    修夢凡嘟嘴,“憋屈了九年,才知道真相,要是你,你不打他啊!再說,我也沒想打他那,誰知道就……”

    “行了,別生氣了,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藍亦詩笑著把她拉出房門。

    夜修一臉苦大仇深的看著媳婦兒,藍亦詩直接忽視他,這貨他就不是人,下午要了那麼多次,她現在還全身上下的疼,結果,他晚上還想要,還相當沒眼色的,在她打電話的時候,對她動手動腳的。

    夜修被老婆無視了,蔫了吧唧的坐到沙發上。

    藍亦詩看向閻王,閻王的臉騰的一下紅了。

    藍亦詩見他害羞了,嘴角掛上了職業性的微笑,“沒什麼好害羞的,我是醫生,你是病人,那個……跟我說下癥狀吧。”

    閻王糾結了下,才慢吞吞的說道︰“除了疼還是疼。”

    “破了沒有?”

    “應該沒。”他還沒時間看呢。

    “要不我給你看看?”這個純屬是藍亦詩臨時起意,因為看著閻王臉紅,她就特想逗他。

    閻王愕然,半天沒說出話。

    修夢凡拉了下藍亦詩,那會她可不是這麼說的,這會兒怎麼又要親自看了。

    “嫂子……”

    藍亦詩笑笑,“諱疾忌醫,這話你听說過吧?”

    夜修看著他們三個臉上的古怪表情,微蹙了下眉頭,“閻王,你傷哪了?”

    閻王挑挑眉,小詩詩你耍我玩,那我就讓夜修收拾你。

    “傷到小閻王了。”

    “啥?!”夜修一個高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你表妹打的!”

    “怎不把你打死!”夜修哼了他一聲,三步兩步就到了媳婦兒跟前,“藍亦詩,你說你要親自給他看?你還真行啊!我的白給你看你都不看,你去看別的男人的,我……我……氣死我了!”

    藍亦詩相當淡定的說道︰“不讓我看也行,你去給他看,然後跟我說說癥狀,我也要給他用藥。這事可大可小,奶奶就這一個孫子,這真要是落下什麼後遺癥,你可能就要賠一個表妹給他。”

    夜修頂到腦門上的火瞬間熄滅,媳婦兒說的也是,那塊受傷可不是小事。

    “你和夢凡進屋去,我給他看看。”

    閻王一愣,夜修這火氣滅的也太快點了吧!

    藍亦詩笑著踫了下修夢凡,“走,咱倆進屋聊會兒天去。”

    她們姑嫂倆才進門,客廳里就傳來夜修的獅吼。

    “趕緊脫了!”

    “……”

    “一個大老爺們,還是紅c的上校軍官,你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打了都不知道丟人,脫個褲子你還不好意思了?”

    “……”

    “你要是再不脫,我就找把剪刀給你剪了,讓你穿開襠褲,你信不信!”

    “……”

    “媳婦兒,他那玩意紅了腫了沒破皮。”

    藍亦詩一邊揉著笑疼的肚子,一邊說道︰“我知道了。你試著看看他有感覺嗎?”

    “我怎麼試?”夜修沒好氣的問道。

    “那你讓他自己試。”藍亦詩說完瞥了眼已經羞的無地自容的修夢凡,小聲說道︰“害羞了,哈哈哈……看你這小臉兒紅的,我都想親一口。”

    修夢凡嬌嗔的瞪了她一眼,“嫂子,你快別逗我了,趕緊給他看完,我都快要待不下去了。”

    “行行行!我這就給他看。”藍亦詩笑著從床上拿起夜修的手機,撥通了母狼的電話。

    “母狼,我這來了個病人,需要幾種藥,我說你記一下。”

    “好。”母狼放下手中的照片,拿出紙筆,“你說。”

    藍亦詩說了幾種藥的名字後,對母狼說道︰“你派個人送過來,挺急的。”

    “我給你送過去吧。”

    “那就辛苦你了。”

    “沒事。”母狼放下電話,把那張看了千遍萬遍也看不夠的照片放進里懷,拿著藥單去了醫務室。

    閻王覺得今天是他最憋屈的一天,先是夜修拿著個破棉簽扒拉來扒拉去的問自己有沒有感覺,後是來送藥的人竟然是母狼。

    換誰來不好,竟然來了個假想敵。

    母狼來了也沒急著走,從藍亦詩交待怎麼用藥的過程中听出了閻王傷在哪。他看看修夢凡,再看看閻王,一個沒忍住,“噗”的笑出了聲。

    閻王這會兒死的心都有,母狼那會還告訴自己悠著點,這會兒他肯定是想歪了,可是能解釋麼?不能,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和夢凡有一腿子才好呢,那樣就沒人敢再惦記夢凡。

    閻王拿著藥一步步的挪到衛生間,上藥這活還是他自己來吧,免得夜修那貨又玩自己。

    夜修等閻王走了,看向母狼,“明天我媽要領證,我早晨去營區看看就得回來,上午的工作你來主持。”

    母狼點頭,“好。剛回來了,都是些瑣碎的事,我能處理的了,你要忙,這幾天都不用過去。”

    夜修意味深長的拍了拍母狼的肩頭,“兄弟,這些年辛苦你了!”

    母狼偏頭看向他,笑了,“再辛苦也沒你辛苦,你身上的傷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替我挨的。咱們回帝都後,再有任務,我去,你守著家。”

    “守家的活,你干最合適。”夜修笑笑,心中有太多的話想對母狼說,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開這個口。

    夜修正和母狼說著話,胡子的電話打了過來,藍亦詩連忙把還在自己手中的手機遞給夜修。

    “我去接個電話。”夜修拿著電話去了書房。

    以前他接電話,從來不背著自己,這次……母狼笑著搖了搖頭,他覺得自己有點想多了,他們一直是最好的兄弟。

    藍亦詩打算去給閻王收拾房間,隨口問了句,“夢凡,閻王今天住在這,你呢?要不也別回去了,這會兒外公估計都已經睡了。”

    修夢凡看了眼時間,是不早了,“一會兒我給家里阿姨打個電話,告訴他們一聲。”

    “嗯。”藍亦詩笑笑,“你陪母狼聊會兒天,我去給你們收拾下房間。”

    藍亦詩進了房間,母狼想笑又不敢笑的看向修夢凡。

    修夢凡白了眼母狼,“收起你那一臉的八卦!怎麼跟我表哥一樣樣的。”

    “什麼人帶什麼兵,你沒听說過?”母狼笑道。

    修夢凡覺得,母狼這個人真的挺不錯,性子隨和,跟他聊天完全沒有壓力。

    “我和閻王不是你想的那樣,他是被我打的!懂?”

    母狼笑出了聲,“看著挺溫和的一個人,下手還挺重。”

    “不是故意的。”修夢凡哼了一聲,沖著衛生間里的閻王喊道︰“藥上好了沒?用不用我去扶出來?”

    “不用。”閻王站在衛生間門口都已經听了半天了,兩人是沒事,可夢凡跟母狼說話比跟自己聊天還要輕松,這讓他有點吃味。

    閻王推門出來時,夜修也推開了書房的門,“母其紋景,你進來下!”

    母狼一愣,從進戰狼那天,狼頭還是第一次直呼自己的全名!

    題外話

    哈哈哈,我寫出來了,沒耽誤大家看,錯字啥的一起改哈,我得出去了。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