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191章 夜修,你不是人! (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最快更新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母狼頓了下,快步進了書房。

    “母其紋景,你這個混蛋!要不是我知道了,你究竟還想瞞我們多久!”母狼還沒站穩,夜修劈頭蓋臉的就罵上了,“枉我們有什麼事都跟你說,你可倒好,什麼都瞞著,這三個月你是怎麼熬過來的?白天跟我們嘻嘻哈哈,晚上躲在被窩里哭?”

    母狼一听就明白了,他笑笑,“我這個人心大……”

    “大個屁,你心要是大,你能昏倒?”夜修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他這是心疼的,想著這三個月,母狼每天跟他們摸爬滾打,他是怎麼熬過來的!

    “我在鹿城守了三天,連最後一面都沒看到……”母狼終于控制不住了,聲音也有些哽咽。

    夜修走了過來,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想哭就哭吧!”

    母狼用力的拍了拍夜修的肩頭,“兄弟,眼淚在那三天已經流干了,再也不會有眼淚了。你也別生氣,不是我不想跟你們說,是沒時間說,咱們這三個月,訓練任務太重,加上又出了幾次任務。”

    “那你好歹……哎,都是我的錯!”夜修內疚的不行,搭著母狼的肩頭,兩人坐了下來,“究竟發生了什麼,路遙才要選擇自殺?”

    “明溪純逼她嫁給青川幫老大的兒子。她自殺的那天,給我打過電話,她說她後悔了,要知道會有這一天,她說什麼也不會回鹿城。”

    “我到現在也沒明白,究竟是你想送她回去,還是她自己非要回去?”

    “你把她從鹿城帶回來後,我們倆談過,送她回去,是我們倆的共同決定。那種情況下,我們倆就算在一起,也不會幸福,她哥哥畢竟是我們殺的,她放不下,我也同樣放不下戰狼。”

    夜修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頭,“勸人,我沒你會勸,所以,我也不打算勸你。我只求你,以後有事別再瞞著我,哪怕你難受的時候,我陪你上山大喊幾聲,那也比你一個人躲在屋子里偷偷流眼淚來的好。”

    “好。”母狼戚戚然的點了下頭。

    夜修微蹙了下眉頭,“母狼,這輩子,我們不一定遇上誰,偶然便是機緣,巧合便是伏筆,又不一定離開誰,執手再緊亦要揮別,牢不可破其實不堪一擊。天下人與事,莫過于聚散得失,遇上了,給對方一份美好,岔路了,給自己一點生機,誰也不是你的誰,你也不是誰的誰,她既然選了這條路,你也要給自己留一條活路。”

    母狼看著他就笑了,“才子啊,這麼有深意的話你都能說出來!”

    夜修瞪了他一眼,“我網上看的,送給你正好,你別嘴上說放下了,心里卻放不下,到時候苦的還是你自己。”

    “你看我像沒放下嗎?”母狼笑笑,“沒事,一個大老爺們,我還能因為這點事撂倒了不成。”

    “給你五天假,後天開始,你出去走走。”

    “不用,咱們剛搬過來,瑣碎的事太多,你這急脾氣,辦不了這些瑣碎的事。你要是真想給我假,等她百日那天,給我放兩天假,我去看看她。”

    夜修捏了捏眉心,“行,到時候給你五天假,看完她,你回老家把咱爸咱媽接來,他們還沒來過帝都,接他們過來玩幾天。”

    母狼搖了搖頭,“我還是別搞這個特殊話了吧?”

    “不是給你搞特殊話,其實我早就有這個打算,從你開始,以後每個月安排一個家屬過來。咱們一忙起來,幾年看不見親人都是正常的,趁著老人們身體都還硬朗,接過來,享幾天天倫之樂也是好的。”

    母狼笑著拍了拍他的肩頭,“成了家就是不一樣,你現在可不是那個鐵血戰神了。”

    “那是什麼?”

    母狼站了起來,“滿腹柔情!行了,我也不打擾你休息了,這事別跟妖狼他們幾個說,免得一個個的跟你一樣鬧騰我。”

    夜修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聯誼會你去嗎?”

    “讓我再緩緩。”母狼說著推門走了出去。

    修夢凡見他出來了,連忙跑過來問道︰“我表哥沒難為你吧?”

    “沒。早點休息吧,我回去了。”

    母狼一個人出了門,修夢凡想送送他,閻王在客房里喊道︰“夢凡,給我倒杯水。”

    修夢凡看著母狼有些落寂的背影,猶豫了下去了廚房。

    母狼上了車,摸著胸口的位置許久才發動引擎,其實他一直也不相信路遙會選擇自殺這條路,那麼一個機靈古怪的小丫頭,她怎麼可能會去自殺,可事實就這麼血淋淋的擺在他的眼前,讓他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想起兩人的初識,母狼苦澀的笑笑。應屆大學生愛上了軍訓教官,一個挺沒新意的開始,卻給了他八年的幸福時光,哪怕那會他送她離開,他依舊是幸福的,因為她走的時候說過,她要是能放下,她會回來找他。

    他一直覺得他們倆沒有分開過,因為他斷定她一定會回來找他,可她卻以這種方式結束了她的生命,也斷了自己的南柯一夢。

    夜修站在書房的落地窗前一直看著他離去,才低嘆了一聲出了書房。

    客廳里已經沒了人,夜修斜睨了眼沙發上的毛毯,晃晃的回了臥室。

    靠,他就說,他怎麼進來的這麼痛快,媳婦兒壓根就沒在。

    “媳婦兒!媳婦兒,你在哪呢?媳婦兒……”夜修站在客廳里扯著脖子的喊。

    閻王扯過被子捂住了耳朵,這貨,離開老婆就不能活了!

    藍亦詩剛跟修夢凡說兩句話,就听見了夜修的鬼叫聲,而且,他這是不喊出自己,絕不會消停的架勢。

    “嫂子,你去看看吧,別一會兒把高叔叔再喊上來。”修夢凡推了她一下。

    藍亦詩皺著眉頭坐了起來,抱著被子卻沒下床,“夢凡,我跟你說,這男人就沒個好東西,他要是來了那個勁兒,根本就不管你死活。”

    修夢凡捂嘴笑笑,“你別一竿子打死一船的人,興許就我表哥一個人是那樣的呢。”

    “不信,你就等著,希望你能找到一個懂得憐香惜玉的。”藍亦詩抬手扯著褲管,一點點的挪到地上。

    修夢凡笑道︰“我才不找呢,今天辛子騫跟我表白了,我心就微微動了一下下,然後就又沉底了。”

    藍亦詩猛地回頭看了過來,“他跟你表白了?”

    “嗯。”修夢凡伸出自己的縴縴秀手,在燈光下晃了晃,“我是不是又該修指甲了?”

    藍亦詩拉過她的手看了眼,然後丟到一旁,“長度剛剛好,別總剪指甲。夢凡,閻王那麼優秀的人,你都沒感覺?”

    “他這話,要是在九年前說,我會激動的一邊流著眼淚一邊點頭答應他,可現在,我沒感覺了。”

    藍亦詩指了指自己,“那你對我有感覺嗎?喜歡我這一款的嗎?”

    修夢凡笑著給了她一下,“我怕是那種人?可我就算是那種人,我對你也提不起來興趣,你看看你身上被我表哥給啃的,就跟剛拔完火罐似的,青一塊紫一塊的,難看死了。”

    藍亦詩低頭,前面沒跑光啊!

    修夢凡往上撩了撩她卷起的後襟,“嘖嘖……這地方他也能下的去口,真是變態!”

    藍亦詩一把拍開她的手,整理了下衣服站了起來,“別看了,我這就跟他算賬去。”

    修夢凡咯咯的笑出了聲,“我就佩服你這點,能把一個混不吝給降住。”

    “我要是真能把他降住了,他敢這麼欺負我?”

    “媳婦兒……”門外夜修還在喊著。

    修夢凡揉了揉額頭,“你快去出去吧,讓他把我叫的腦袋疼。”

    藍亦詩撅著嘴,推門走了出來。

    夜修看見了媳婦兒,立時笑著止住了聲音。

    藍亦詩瞪了他一眼,“接著睡客廳!”

    “我不!”

    “這事你說了不算!”

    夜修微眯了下眸子,上前一把把人抱起,快步回了房間。

    據藍亦詩回憶說,那晚變態修又禍害了她三次,可變態修卻說,他只要了她一次,就是時間有點長而已。兩口子的床上架,外人沒法給他們判,愛幾次就幾次吧!

    次日,藍亦詩華麗麗的下不了床了,連早飯都是修夢凡做的。

    修夢凡做完早飯沒敢敲表哥表嫂的房門,端著早餐去了閻王房間。

    閻王本來都起來了,听到敲門聲連忙又躺了回去。

    修夢凡放下早餐,俯身看向閻王,“好點沒?”

    “沒。”沒娶到你,我是絕對不會好的!

    修夢凡有點為難,“我姑姑和姑父今天領證,我得回家看看,你自己能行吧?”

    閻王動了動,“沒昨天那麼疼了,要不,我跟你一起過去吧。”

    “你還沒好,躺著吧,中午,我讓花姨把飯給你送過來。”

    “中午你也不回來?”閻王眼巴巴的看著她。

    “中午得給我姑姑姑父慶祝下,你們家人估計都能去。”

    “那你去吧。”閻王想著,這種場合他得去,先休息一上午,他估計就沒什麼事了,不過,他得演戲,讓別人看著自己是沒事的,到了夢凡那事就大了。

    修夢凡哪知道他在想什麼,出門的時候還挺內疚。

    藍亦詩扶著牆出來時,修夢凡還站在閻王門前糾結著。

    “夢凡。”藍亦詩有氣無力的喊了她一聲。

    “嫂子,你起來了……你這是……哈哈哈……”修夢凡笑著跑了過來,“你都這樣了,那我表哥豈不是更慘!”

    藍亦詩一听這個就氣不打一處來,那只大變態從上床開始一直折騰到四點半,然後五點不到跟個沒事人似得,起來就去營區了!

    “他去營區了。”

    “哈哈哈……”修夢凡笑了一半,覺得自己挺不厚道的連忙止住笑聲,“我去給你拿早餐。”

    “我還想著給你們做早餐呢,結果你做完了。謝謝親愛的!”

    “跟我客氣啥,你再去躺一會兒,我給你拿到床上吃。”

    藍亦詩心里想幸好自己有個會疼人的小姑子,要不然她還得自己做早餐。

    她正想著,夜修拎著兩個食盒走了進來。

    “不是不讓你下床麼,你怎麼還下來了!”這貨見媳婦兒下床了,臉當時就黑了。

    藍亦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夜修自知理虧,立時變了張笑臉,“媳婦兒,我給你拿早餐回來了,有你愛吃的小籠包,我過去那邊就把食堂那幾個給拎起來了,他們給你現做的,還熱乎著呢。”

    藍亦詩無語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回了房間,他折騰她一個人還不夠,為了幾個小籠包,竟然把整個食堂的人都提前給拎起來了,他還是人麼!

    夜修狗腿的跟了進來,“媳婦兒,你在哪吃?沙發還是床上。”

    沙發!床!

    藍亦詩整個人都不好了,她連忙看向沙發,生怕上面留下什麼痕跡,還好,沙發沒髒東西,只是這床單已經不能看了!

    藍亦詩連忙扯下床單。

    夜修心虛的放下食盒,從她手中拿過床單去了衛生間。

    “夜修,宿舍和家你選一個,實在不行還有一品天下,三選一。”

    藍亦詩實在忍不住了,沖著衛生間里的人吼道。

    夜修愣了下,把床單丟進洗衣機里,按了按鈕。

    “你選哪,我就選哪。”

    “你是不是想氣死我?”本來就腿軟,這會兒被氣的都開始哆嗦了。

    “我以後不這樣了。”夜修一臉愧疚的走了出來,“媳婦兒,別生氣了,我保證以後……”

    夜修眼見著媳婦兒噗通一聲跌坐在沙發上,嚇的魂不附體的跑了過來。

    “媳婦兒,摔疼沒有,讓我看看……”

    “嗚嗚……”藍亦詩哭出了聲,“夜修,你不是人!你就知道欺負我,我要跟你分居,我今天就搬去跟夢凡一起住。”

    夜修徹底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媳婦兒,好好的分什麼居,咱有話好好說……”

    “我沒話跟你說,我就是要分居!”

    “媳婦兒,只要不分居,以後這事也你說了算,你不讓我踫你,我肯定不踫!”

    夜修坐在地上發誓祈願的哄著媳婦兒。

    修夢凡在外面听了會兒,端著托盤回了廚房。

    她覺得嫂子這麼做就對了!絕對不能慣男人的臭毛病,你看他把人都折騰成啥樣了!

    餐廳里,修夢凡悠哉悠哉的吃起了早餐。

    臥室里,夜修和藍亦詩在經過一番激勵的討價還價後,把一天七次改為七天兩次,這還是夜修冒著被分居的危險為自己力爭過來的。

    要不按著他媳婦兒的意思,他半個月才能開一次葷,這不是要他的命麼!

    夜修哄著媳婦兒吃了兩個小包子又喝了半碗粥,這才把剩下的飯菜拿去廚房。

    修夢凡已經吃完了,正在收拾碗筷,“表哥,你吃了嗎?”

    “剛把你嫂子剩下的那半碗粥喝了。”

    修夢凡看著他就笑了,“就吃那點能飽?”

    “沒胃口。”夜修捏了下眉心,“你嫂子挺通情達理的,這次也不知道怎麼了?我還就看不得她哭,她一哭我就鬧心,然後她說什麼,我答應什麼,剛才我冷靜想想,我干嘛要答應她那個不合理條約。”

    “要是你被人家欺負成那樣,你給我通情搭打理個看看。你娶了我嫂子就知足吧!我嫂子多賢惠的一個人,站都站不穩,還扶著牆出來要給我們做早飯。”

    夜修被表妹這一數落,愈發的覺得自己是個混蛋,“你給閻王送幾個包子,我去看看你嫂子。”

    “趕緊去吧!”修夢凡拿過一個小盤子夾出幾個小包子也出了餐廳。

    夜修返回來時,藍亦詩正在鋪床單,她不是嬌氣的人,能動她就動動。吃了點東西,身子也沒那麼虛了,就想著把房間收拾一下。

    夜修一進屋就把她給抱起來了,藍亦詩嚇的不輕,以為他又要欺負自己。

    “你去沙發上躺會,房間我收拾。”

    夜修一句話給藍亦詩吃了定心丸,然後,她就心安理得的看著他收拾。

    有人說,找男票最好找個當過兵,因為軍人在部隊什麼都自己打理,他們會做家務。

    這話一點都不假,這不,夜修把床單一抖,鋪好、抹平,枕頭放好後,他差點把被子疊成豆腐塊,一想這是在家里,這才沒疊。

    收拾好床,夜修想起一件事,連忙跑到媳婦兒跟前問道︰“媳婦兒,這幾次都沒用tt,你不會懷孕吧?”

    藍亦詩賞了他一個白眼,“才想起這事?昨天你干嘛去了!”

    “我……我這不是忘了麼!”

    “安全期。”藍亦詩丟下一句話,扶著沙發站了起來。

    “你干嘛去?”

    “去外公那。”

    夜修一把把人抱進懷里,“媳婦兒,不平等條約我都簽了,你怎麼還要跟我分居!”

    藍亦詩一愣,她什麼時候說要跟他分居了!

    “我不讓你去!”夜修緊緊的抱住了媳婦兒,生怕自己一個不留神,媳婦兒就跑了。

    夜修這會兒就像個無助的孩子,藍亦詩無奈的拍了拍他的後背,“媽和爸今天領證,去晚了,就來不及了。”

    “你嚇死我了!”夜修長舒了口氣,“我開車送你過去。”

    他們倆出來時,修夢凡剛好也從閻王的房間里出來,夜修抱著媳婦兒和修夢凡一起下了樓。

    開車兩分鐘都不到,三人到了3號院。

    夜修還想把媳婦兒直接抱進屋,這次,藍亦詩可沒讓,昨天被大家笑話的那麼久了,這要是再抱她進去,那還了得!

    辛可馨昨晚被藍亦詩勸好了,今天她早早的就陪著辛奶奶過來了。

    藍亦詩剛一進屋,辛可馨便笑著跑了過來,她剛要跟她說話,一眼看到了站在藍亦詩身後的修夢凡。

    “夢凡姐。”辛可馨怯怯的喊了她一聲。

    “可馨,你來了。”修夢凡尷尬的笑笑,她這個尷尬可不是因為小時候的事,而且因為昨天她打傷了閻王。

    辛可馨頭疼,夢凡姐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原諒自己啊!

    這兩人就沒在一個頻道上。

    藍亦詩見她們倆都不自在,笑著拉過她們倆的手。

    “咱們一起去看看我媽收拾好沒。”

    “都收拾好了,雅茹姨今天可漂亮了!”辛可馨笑著說道︰“歐陽叔叔也超級帥,我媽的那個同學一會兒就能到,到時候咱們就可以做叔叔和阿姨的見證人了。”

    藍亦詩笑笑,為了這一刻,爸媽等了快三十年了,終于可以牽手成功了,真好!

    民政局的人很快便趕了過來,不到二十分鐘便把兩本印了鋼印的小紅本本遞給了修雅茹和歐陽逸。

    修雅茹接過結婚證,淚眼朦朧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她終于等到了這一天!

    歐陽逸見她激動的都哭了,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

    原定是兩家人為他們簡單的慶祝,後經辛克農的提議,他們又請了不少鄰居過來。

    題外話

    今天二更肯定要延遲了,因為我要帶孩子出去上課,2點前肯定會發出來,我盡量寫,盡快發哈。

    昨天著急忘在題外里寫驗證群的群號了,今天告訴下大家。

    驗證群號︰608498247

    感謝兩邊讀者的打賞,我這幾天忙,不能一一寫上你們的名字,但你們給海鷗的打賞我都看到了,愛你們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