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192章 我將來還要嫁人呢!(二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辛克農想的更周到些,歐陽逸和修雅茹結婚的事得讓大院里的人知道,免得以後修雅茹在歐陽逸那院進進出出的讓人嚼舌根。

    最終一桌變成了三桌,請就多請點,撒播的還能快些。

    其實來的人中,有不少人都已經猜到他們倆會走到一起,因為歐陽逸住院那會,修雅茹可是一直不離他左右的。

    有些老人知道一點他們以前的故事,覺得這兩人能走到一起,是天經地義的事。

    穿著嶄新將官服的歐陽逸握著修雅茹的手挨桌給敬的茶,今天不是休息日,大家都沒敢喝酒。

    修雅茹本來長的就好看,人也年輕,今天再穿上兒媳婦給她買來的紅毛裙,那美的就跟沒出嫁過的大姑娘似得。

    歐陽逸看著她的時候,眼神柔的,都能溢出水來。

    大家都動筷了,修夢凡的電話響了。

    陌生號碼。

    她拿著手機出了門才接。

    電話是閻王打來的。他說他就在門外的車里,讓她出去接他一下。

    修夢凡撇了撇嘴,這人譜還挺大,這是想讓她接駕!

    心里是這麼想的,可腳步沒停,還是出了大門。

    閻王坐在駕駛座上,車是他派人給開回來的,然後他自己開到3號院。

    修夢凡走到車前,輕輕敲了下車窗。

    閻王打開車門,露出有點蒼白的臉,“我下不去車了。”

    修夢凡看著他額頭上的汗水,心咯 一下,“那你還逞強過來!”

    “這樣的場合我不能缺席。”閻王很是“痛苦”的把手伸給她。

    修夢凡無奈,只好一點點的把人從車上扶下來。

    “把紙巾給我。”閻王可沒忘,他頭上還掛著開了半天空調捂出的汗。

    修夢凡連忙把車里的紙抽拿出來遞給他。

    閻王胡亂的擦了下,問她,“還有嗎?”

    不是還有媽,是爹都在上面掛著呢!

    修夢凡抬手把貼在他額頭上的紙屑拿了下來,“這紙的質量不好,下次別買這個牌子的。”

    修夢凡說著,又拿出一張紙,給他輕輕沾了沾額頭上的汗水,“你這樣進去,大家肯定能看出問題。”

    閻王嘴角微揚,瞥了眼大門里面,笑著對修夢凡說道︰“沒事,我緩緩再進去,他們肯定看不出來。”

    修夢凡猶豫了下,“那你站在這緩緩?”

    “嗯。”

    “那我先進去了。”修夢凡怕人家看他們一起進去再多想,她想先走。

    “行,你進去吧,我要是自己走不進去,就給可馨打電話,讓她出來接我。”

    修夢凡本來已經要走了,听他說要可馨出來接他,嚇得不輕,可馨那大嘴巴要是知道他哥受傷了,不出一會兒整個大院的人都得知道。

    “我陪你。”

    閻王嘴角上揚,笑的就跟偷到了肉的狐狸。

    三分鐘後,閻王說他可以了,修夢凡跟在他身後進了大門。

    剛開始閻王走路的姿勢有點怪異,到了正門門口,他才恢復正常。

    修夢凡長出了一口氣的同時,心略疼。

    因為今天人多,桌子都放在客廳里了,大廳里滿滿的三桌子人也不知道在說什麼,熱熱鬧鬧的還不時傳出笑聲。

    修夢凡隱約的听到誰提了下她的名字,可等她和閻王一前一後進來後,客廳里瞬間鴉雀無聲。

    你說你們不說話就不說了唄,干嘛都笑眯眯的看著她和閻王!?

    修夢凡的臉火燒火燎的,耳朵也跟著發燙,她怎麼有種被抓嫖的趕腳。

    辛奶奶指著自己身邊的兩個空位置,笑呵呵的說道︰“夢凡,子騫快過來坐。”

    修夢凡又是一愣,她的座位明明在嫂子旁邊,才出去一會兒怎就給她換位置了。

    她看向藍亦詩,藍亦詩沖她笑笑,這笑容里包含了很多,是她看不懂的。

    再看看她身邊的位置,辛可馨鼓著腮幫子一邊賣力的嚼著食物,一邊略帶討好的沖她揮了揮手。

    修夢凡在心里暗嘆了一聲。

    閻王見她還站在那,伸手踫了下她的手,“奶奶喊我們過去呢。”

    此時,大家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修夢凡為了不成為大家眼中的焦點,快步走到辛奶奶指定的位置坐好。

    她剛坐下,閻王也跟了過來,站著座位前,沖著大家歉意的笑笑,“對不起,我來晚了。”

    “沒事,我們這也剛吃。”高星笑道︰“你小子行啊!”

    行啥?

    閻王懂,因為夢凡給他擦臉的時候,高星剛好出來接電話,他看見了。

    閻王笑笑,舉起自己桌前的茶杯,對歐陽逸和修雅茹說道︰“歐陽叔叔,雅茹姨,祝你們新婚快樂!我今天來晚了,自罰一杯。”

    辛奶奶剛要說話,她的寶貝大孫子已經一口喝下那杯“茶”。

    “咳咳”閻王一陣巨咳,這誰啊,把酒掉到茶杯里了。

    自從他上天以後,就再也沒動過酒,今天這酒喝的還有點沖,閻王咳嗽的有點厲害,一不小心把酒還噴到夢凡臉上幾滴。

    修夢凡瞪他,不會喝酒還逞能!

    閻王連忙拿起餐巾給她擦臉,“夢凡,對不起,我沒想到是酒。”

    辛奶奶笑呵呵的看著兩個孩子,“那酒是我從你爺爺那搶過來的,大家都不喝酒,就他要酒喝。子騫啊,你給夢凡好好擦擦對,左眼角這還有一點。”

    宋雪琴看著女兒,伸手擰了把修尚宇的大腿。

    修尚宇輕咳了一聲。

    修夢凡這才緩過神,連忙推開閻王的手,“大家慢慢喝,我去洗下臉。”

    修夢凡紅著臉就跑了。

    宋雪琴這氣的,小聲問修尚宇,“你好好的咳嗽什麼?”

    “你掐我,不就是想讓我提醒下咱閨女麼?”修尚寧不解的看著妻子,難道他理解錯了?

    “我是想你看,咱閨女終于從陰影里走出來了,你可倒好,把孩子給嚇跑了。”

    “那我去把人找回來。”修尚宇起身要去找女兒。

    “伯伯,我去吧。”閻王一直留意著這邊的動靜,適時的站了起來。

    修尚宇看了眼妻子,宋雪琴扯了他一下,“你坐下,讓子騫去,你要是去了夢凡更得不好意思了。”

    閻王一走,大廳里頓時熱鬧了起來。

    吳大將笑著說道︰“修老,您老家里喜事一件接著一件,先是娶了外孫媳婦兒,再就是雅茹和歐陽,看這情況,夢凡和子騫的好事也快近了。”

    修老將軍笑著點了點頭,“家里好多年沒什麼喜事了,這下好,連上了。不過,夢凡和子騫好像沒那麼快”

    高星打了個哈欠,“我剛才不是跟您說了麼,夢凡和子騫兩人感情好著呢!您和我辛叔就等著辦喜事吧!”

    孫中將笑著拍了下高星的肩頭,“這才幾點你就打哈欠,是不是昨晚沒干啥好事啊!”

    高星懨懨的看了他一眼,“別提了,昨晚我樓上就跟地震似得,我心想著,鬧騰一會兒應該消停了,結果天都快亮了,才消停。我今晚得換個房間住,要不然,我早晚得神經衰弱。”

    藍亦詩的臉騰的一下紅成了番茄色。

    高星似乎還不想饒了他們倆,手撐著桌子看向夜修,“小子,悠著點,子彈可不是你這麼  的!”

    大家一听就更明白了,這笑的差點沒把房蓋給掀了。

    藍亦詩羞得想跑,卻被夜修一把握住,他挑眉看向高星,“高叔,我就這麼折騰,也趕不上您年輕時的三分之一。”

    “那是,想當年你高叔開了三天三夜的車,哈哈”

    孫中將把高星的老底給掀了,眾人笑的就差點把桌子給掀了。

    高星也不在乎,大大咧咧的笑道︰“笑笑就得了啊,今天主角是雅茹和歐陽,咱們也不能祝他們再早生貴子了,就祝他們白頭偕老,恩恩愛愛的過一輩子吧!”

    有人起哄,“雅茹這麼年輕,沒準咱們明年就能得個佷子呢!”

    歐陽逸看向夜修,夜修也看著他,爺倆眼神交流了下,歐陽逸笑著說道︰“我可不舍得讓雅茹再辛苦了,有了修兒一個就夠了,明年這個時候,我要抱的是孫子而不是兒子。我連名字都想好了歐陽少恭,怎麼樣,好听吧?”

    起哄的那個中將一愣,夜修的孩子姓歐陽,那夜修他能干嘛!

    夜修笑著接了話,“好听是好听,可您也太重男輕女,怎麼不給您孫女也起個名字。”

    “我跟你媽商量好了,要是孫女的話就叫歐陽芊芊。你和詩詩要是覺得不好听,我就再接著想。”

    很多不知內情的人都有點摸不清頭腦,大家面面相覷,急著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卻沒人敢問。

    修尚寧站了起來,“這事,還是我替歐陽逸宣布下吧。”

    大廳里立時安靜了下來。

    修尚寧清了清嗓子,“夜修其實是歐陽逸的親生兒子,當年我妹妹和歐陽逸馬上就要結婚了,卻被黃英和夜庭深合伙給拆散了”

    修尚寧是軍人,他說話干脆利落,用了五分鐘時間把歐陽逸和修雅茹的故事講完。

    最後,他又補充了一點,“歐陽媚兒是黃英和肖華的孩子,n都已經出來了,肖華的案子很快就會開庭。”

    听完歐陽逸和修雅茹坎坷的愛情故事,眼窩淺的,早已掉下來眼淚。

    “好好的都哭什麼!”辛老爺子拍起了桌子,“都不許哭了!阿逸和雅茹這不是在一起了麼!咱們得祝福他們倆,老大媳婦兒,你去給我拿酒。”

    宋雪琴被點名了,擦了下眼淚,看向辛奶奶,“嬸,給嗎?”

    “給!阿逸和雅茹為了彼此苦守了二十七年終于走到一起了,這是大喜事!我今天高興,陪著你們一起喝!”

    高星第一個鼓起了掌。

    宋雪琴連忙起身去拿酒。

    藍亦詩抬手擦了下眼淚,爾後又拿著紙巾給婆婆擦了擦,“媽,以後我們一家人再也不會分開了,您應該高興,咱不哭了。”

    “嗯,不哭,我不哭。”修雅茹拿過紙巾給歐陽逸也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歐陽逸笑著握緊了她的手。

    孫中將感慨的說道︰“我跟著歐陽時間最長,卻只有這三個月才知道他是會笑的。苦了這麼多年,換誰誰還能笑的出來,他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歐陽逸笑著拍了下孫中將的肩頭,“還是你最了解我!回想一下,這些年,我都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這下好了,我心情好了,你們也少遭點罪!”

    “看你說的,我們遭什麼罪了,倒是夜修這小子,你親兒子啊,你也能下的去手!”孫中將笑著要接宋雪琴手中的酒。

    夜修走了過來,“孫叔,還是我來吧。”

    “行!你來就你來。咱們倆把你爸灌醉了,然後揍他一頓,替你好好出口氣。”

    “你小子,這還沒喝就醉了!”辛老爺子笑道︰“混小子,先給你爸媽倒酒,然後再給我們倒上,你媽生養你一回不容易,你爸這些年為了你也是煞費苦心,你以後可得好好孝順他們倆。”

    夜修笑著點了點頭,“不用等到以後,我從現在起就要報養育之恩,我家老爺子胃口不好,不能喝酒,我媽也是滴酒不沾,今天所有的酒我替他們喝了。”

    “你不能喝酒!”歐陽逸不悅的看向兒子。

    夜修挑挑眉,“我不喝您喝?我要是醉了,紅還有母狼和妖狼他們,你要是病了,又得辛苦我媽照顧您。”

    修老將軍見女婿和外孫子又要杠上了,笑著說道︰“今天是高興,但也不能違反紀律,這樣,沒事的人喝酒,有事的人喝茶。修兒,給我和你辛爺爺、辛奶奶倒酒,其他人,你們就是饞的流口水,我也不會給你半滴!”

    修老爺子已經下話了,那幾個饞酒的也不敢再要,大家說說笑笑拿起了碗筷。

    閻王見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他和修夢凡的身上了,這才帶她出來。

    兩人盡量降低存在感,卻怎麼也逃不過辛可馨的眼楮。

    她是吃一口飯就偷看眼他哥和修夢凡。

    難怪她哥連詩詩那樣的大美女都不要,原來是惦記上夢凡了,不過,夢凡長的也不比詩詩差,主要是她做了她嫂子,那以前的事不就一筆購銷了麼!

    辛可馨越想越美,在桌下用腳夠著藍亦詩,額!怎麼好像有三只腳,辛可馨不動聲色的一把掀起桌布。

    桌子下,藍亦詩正在踢夜修腳。

    夜修吃飯都不老實,總是用大腿蹭藍亦詩,詩詩這是忍無可忍了才踢他,結果被辛可馨給發現了。

    辛可馨看了眼後,面無表情的放下桌布。

    正當藍亦詩慶幸,她沒給傳揚出去,辛可馨一個沒忍住噴了!

    藍亦詩扯了下她的衣襟。

    辛可馨連連擺手,“你倆繼續,我保證不跟大家說,你們倆在桌子下面搞小動作。”

    藍亦詩掐死她的心都有,這貨以後就管她叫大喇叭好了!

    大家知道藍亦詩臉皮薄,這次誰也沒敢笑,接著吃飯。

    飯後,該上班的都走了,藍亦詩和修夢凡還有辛可馨在廚房里跟劉嬸、花姨忙活收拾碗筷。

    “夢凡姐,你跟我哥啥時好上的。”這事,辛可馨早就想問了,憋到現在才問,那已經是到了極限。

    修夢凡一愣,“我啥時跟你哥好了?”

    辛可馨吐了下舌頭,“不說就不說唄,我不問了,不問了還不行麼。”

    大院里,辛可馨就怕一個人,那就是修夢凡,她小時候怕她哭,她一哭哄都哄不好,長大了,她是內疚,要不是因為自己,夢凡也不會受那麼大刺激。

    修夢凡嘟著嘴看了眼辛可馨,“別出去瞎說,我將來還要嫁人呢!”

    “”媽呀!夢凡姐說啥?她要嫁人,但是嫁的那個人卻不是她哥!

    辛可馨滋溜一聲跑了出去,她得跟他哥告狀去!

    大廳里剛才還熱熱鬧鬧的,這會兒,安靜的有點嚇人,辛可馨一愣,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一瞥之間看見了胡子,這小子,他干爸干媽今天領證,他來晚了不說,還把西伯利亞冷空氣給帶進來了。

    “胡子”

    “可馨,別鬧!我們說正事呢!”辛克農給可馨使了個眼色。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