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193章 打個板把她供起來(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辛可馨安靜了下來,她听了會,知道了個大概的意思,慌慌張張的跑回廚房。

    “詩詩詩詩不好了,上有人攻擊你公公、婆婆還有夜修。”

    藍亦詩嚇了一跳,手中的盤子險些沒掉地上,“你慢點說,究竟出什麼事了。”

    “上說,我歐陽叔叔為了娶你婆婆,害死了自己的妻子,還把親生女兒送進監獄。然後說你婆婆,害死夜庭深不到三個月就帶著夜家的錢嫁了過來。還說啥來著?你等等,上一看就知道了,對,還說夜修是私生子。”

    辛可馨點開頁,一看就急了,“我去,這都上了熱搜第一了。媽了個蛋的,肯定是雇水軍刷的!”

    修夢凡也湊了過來,只看了幾行,便拉著藍亦詩和辛可馨去了大廳。

    上說的東西,沒一句是真的,她們看了也只能干生氣,還不如出去跟大家想想要怎麼處理這事。

    “我一直壓著,可對方的道行明顯比我高,我越壓,他們那邊的人就越多。”胡子捏了您眉心,“我的人還在查他的,查到後,我黑了他。”

    “一味的打壓不是事。”辛克農看向修尚宇,“要不咱倆出面吧。”

    歐陽逸微抬了下手,“不用,這事我自己解決,我馬上安排人召開記者招待會。”

    夜修看了他一眼,“記者招待會肯定要開,但不能在這個風尖浪口上開,咱們不能讓他牽著鼻子走。胡子你繼續讓人查,我這邊也派人去查。還有,把所有證據都給我準備好,我要徹底曝光這件事,免得以後還有人嚼舌根。”

    “這活交給我。”閻王站了起來,不就是查個麼,他就不信他查不到。

    夜修點了下頭,“你回營地,找赤狼,你們倆一起查,還能快點。”

    “行,我這就去。”閻王快步出了門。

    修夢凡看著他片刻,微蹙了下眉頭。

    “老爺子,你得給我一個特權,我要在軍上開一個專題。”

    “嗯。”歐陽逸點頭。

    “辛叔,您也得給我一個特權,我要在官上開一個專題。”

    “好。”辛克農點頭應了。

    宋雪琴說道︰“我給東城傳媒的鄧總打個電話,我們可以利用下他們家的平台,八卦新聞的點擊率可比官方站高多了。”

    夜修想了想,“行,那就麻煩您了,舅媽。”

    宋雪琴拿著電話走了出去,兩分鐘沒到,便氣鼓鼓的走了回來。

    “什麼東西!”

    “怎麼了?”修尚宇見妻子氣成這樣,不解的問道。

    “他這是見風使舵慣了,以為就憑一個新聞,就能搬倒阿逸,怕把自己牽扯進去,跟我說最近的書刊和絡的版面都已經排滿了,沒地方給我們。”宋雪琴氣的把電話丟在了茶幾上。

    藍亦詩走了過來,“舅媽,您把他的號碼給我,我換個方式試試。”

    宋雪琴拿起電話,翻出號碼給了藍亦詩。

    藍亦詩跟辛可馨借來手機,當著大家的面撥通了鄧總的電話,“鄧先生,您好,我是藍亦詩。”

    “藍亦詩?哦我想起來了,你是藍醫生!哈哈說來還挺巧,我母親一直念叨著你,她說有時間想邀請你來我們家做客。”

    “過幾天我會給您兒媳婦復查,到時候,我去看望下她老人家。”

    “那我們可就等著你了!對了藍醫生,莉莉的事,還得麻煩你多費心,我听我家老太婆說,莉莉的病,吃了你開的幾服藥後好了不少。只要能讓我抱在孫子,不管多少錢,隨便你要。”

    “我當初去給您兒媳婦治病就沒打算要診費,我是看在您父親跟我辛爺爺是老戰友的情面上才去的。我今天跟您交給底,您抱孫子的夢很快就會實現了。”

    “哈哈哈好!太好了!到時候我一定重金酬謝。”

    “鄧總,錢我是不會要的,但我想求您點事。”

    “你說,只要不違法,我一定辦。”

    “今天是我母親和我父親的結婚紀念日,我實在不知道送他們什麼禮物好,我想對他們說點什麼,然後借著您的平台播出去,讓他們倆也高興高興。”

    “今天嗎?”

    “嗯。”

    “這可有點難辦,今天是天皇巨星夏森的粉絲見面會,從現在開始要直播到晚上十點。”

    “鄧總,我只需要五分鐘您要是為難,那就算了。”

    “別。這樣吧,每個小時中間要插播一段廣告,你馬上趕過來,利用這個時間段,把你的祝福送出去。小藍啊,你可要知道,我這可是做了巨大的犧牲哦,我能不能抱孫子,可就指望你了。”

    “您抱孫子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鄧總,謝謝您,我這就趕過去。”

    藍亦詩掛斷電話後,抬眸看向大家,“我這就過去,今天是個好機會,夏森的粉絲有幾千萬,只要過來十分之一我們就贏了。我就不信那個混蛋能雇到這麼多的水軍。”

    夜修捏了捏眉心,他們倆才分開幾天,媳婦兒在鄧總跟前說話就比大舅媽好使了。要知道,鄧總廣告費三十秒就上百萬。

    “媳婦兒,你過去後,想說點什麼?”

    “我就講爸和媽的愛情故事,簡短點,感人點,然後在結束的時候,說出爸和媽的名字。我講這個的時候,你這邊的官和軍提前把那些證據發出來,這樣肯定能把他們打壓下去。”

    夜修嘴角抽動了下,偏頭看向歐陽逸,“老爺子,您對您這個兒媳婦還滿意不?”

    歐陽逸笑笑,“哪那麼多話,趕緊照你媳婦兒的話去辦!”

    “是!”夜修站了起來,走到媳婦兒跟前,抬手捏了下她的小臉蛋,“我是看明白了,關鍵時候,我媳婦兒比我厲害。”

    藍亦詩瞪了他一眼,都什麼時候,他還沒正行的。

    “胡子,你送你嫂子去東城傳媒,有什麼事隨時聯系。”

    “好。”

    夜修交待了句先出了門,他有些感慨,媳婦兒的未雨綢繆,關鍵的時候還真起了大作用。

    他走後不久,藍亦詩和胡子也出了門。

    辛克農抬眸對歐陽逸,“今天這事也不算是壞事,有人替咱們說出來了,咱們還省事了,我這就跟尚宇回去,準備下新聞發布會,只要詩詩把風向壓過來,官方和軍方一起開這個發布會,對于那些惡意中傷你的人,查出來後,一定要嚴加處理。”

    “好。”歐陽逸點了點頭,“我跟我二哥也馬上著手新聞發布會的事。”

    修尚寧連忙擺手,“我自己就可以處理,今天你什麼都不用做,就在家里陪著雅茹,一會兒記得看上的直播。”

    一直沒說話的修雅茹苦笑了一聲,“我就擔心會出這種事,結果,還是出了,都是我不好,給大家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這不關你的事。”歐陽逸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別胡思亂想了,我今天不出去,就在家里陪你。”

    修雅茹嘆了口氣,“怎麼能不關我的事,要不是我,你和修兒”

    “忘了我們是一家人了?”歐陽逸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對修夢凡說道︰“找個電腦過來,咱們陪你姑姑看直播。”

    修夢凡應聲回了自己的房間,拿著筆記本電腦很快便返了回來。

    “夢凡姐,接電視上吧,這樣大家看的都清楚。”辛可馨略帶討好的跟修夢凡商量著。

    “嗯,你幫我下。”

    辛可馨見修夢凡理自己了,連忙幫著她忙活了起來,她得把夢凡虛好了,千萬不能讓她嫁別人,要不然她哥能瘋。

    她哥暫時還沒瘋,這會夏森的粉絲瘋了。

    “夏森,我們愛你!”見面會現場,粉絲的呼喊聲一浪高過一浪。

    電腦剛一接到電視上,就把修老將軍和辛老爺子嚇了一跳,辛奶奶還行,挺淡定,偶爾還評論幾句。

    “嘖嘖這些孩子怎麼比見到親媽還興奮這還有一個哭的這個怎麼回事不好,有人昏倒了!”

    辛奶奶緊張的站了起來。

    “媽。”焦婷恩無奈的喊了她一聲,“現場肯定有醫生的,您別緊張。”

    辛奶奶嘆了口氣,“這都昏倒了,也沒見有人來詩詩!快開咱們家詩詩過來了。”

    大家都看了過來。

    藍亦詩在胡子和另一個人的保護下,總算擠到了昏倒的女孩跟前。

    女孩的同伴早已經嚇的大哭起來,可這些瘋狂的粉絲,無論她怎麼哭喊,都沒人看她一眼,他們的眼楮都黏在了坐在台上的夏森的身上。

    總算看見有人理她們,女孩子哭著拉住了藍亦詩的手,“姐姐,你快救救小美。”

    “好,我會救她的,你先別激動,告訴我,她都有什麼病史。”

    “沒听說她有什麼病史。”

    藍亦詩微蹙了下眉頭,把手放在了昏倒女孩的脈搏上。

    現場太嘈雜,她診了好一會兒,才從手包里拿出一個針盒。這是她準備好要扎夜修的,沒想到這會兒有了用處。

    三針扎下去,那女孩還沒反應。

    就在藍亦詩要扎第四針的時候,現場出現了更大的騷亂。

    “別讓人擠過來。”藍亦詩囑咐了句胡子,把第四針扎了下去。

    “讓開!都讓開!”藍亦詩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三十多名黑衣保鏢。

    接著就是狂呼聲,“啊夏森!夏森!夏森!”

    被喊的人在四名保鏢的護送下,來到了藍亦詩的身後。

    這時大家才發現地上躺著一個人。

    夏森做了個噤聲動作,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藍亦詩只顧著救人,沒時間管身邊的事,在第五根針扎下去後,那個昏倒的女孩才嚶嚀了一聲。

    “誰有巧克力?給我一塊。”

    藍亦詩話音剛落,一只骨節分明的大手拿著一塊巧克力遞了過來。

    “謝謝。”藍亦詩把巧克力遞給女孩的同伴,“一會兒喂她吃下去,然後帶她快點離開這里,跟她說,以後這種場合盡量別來參加,還有,讓她去醫院檢查下身體。”

    “她是不是有什麼病?”女孩的同伴擔心的問道。

    藍亦詩看了眼地上躺著的女孩,見她睫毛一閃一閃的,笑著說道︰“沒什麼大事,但最好還是去醫院看看。”

    “藍醫生,馬上就到插播廣告的時間了。”跟胡子站在一起的那個人,焦急的提醒道。

    “好。”藍亦詩伸手拔下銀針,站了起來。一扭頭便看見胡子正跟一個漂亮的如同妖孽般的男人用眼神廝殺著。

    那妖孽般的男人,她認識,剛剛在車上惡補他的資料時認識的。

    夏森!他什麼時候過來的?

    “胡子,我們該走了,過了這個點,我們就要再等一個小時。”藍亦詩拉了下胡子的衣袖。

    胡子的冷臉上出現了松動,猶豫了下還是跟著藍亦詩離開了會場。

    夏森微眯了下眸子,對身邊的助理小聲的說了句什麼。

    助理點頭,一路小跑的追了出去。

    “插播廣告!”

    導播的聲音剛剛落地,藍亦詩及時趕到導播間。

    導播把鏡頭對準了藍亦詩,“開始!”

    穿著湖藍色長裙的藍亦詩,微笑著面對著鏡頭,此時的她,就如一株出水的芙蓉,美得讓人窒息。

    “大家好!今天是我父親和我母親的新婚之日,可我更願意說,這是他們的結婚二十七的結婚紀念日,因為他們在二十七年前就應該領到這個結婚證,但是因為小人從中作梗,硬是把他們分開了二十七年,時間有些急,他們的愛情故事,大家可以去官和軍上搜一下,我的父親叫歐陽逸,我的母親叫修雅茹。做為他們的兒媳,我沒有更好的禮物送給他們,我只求大家看完他們的故事後,不要再惡意重傷他們,善良的人是應該得到福報的”

    就在藍亦詩要說結束語的時候,助理導演沖她舉起了牌子︰有人要采訪你!你配合下。

    藍亦詩一愣,因為她看到從進口處出來的人竟然是夏森!

    隨著鏡頭的切換,導播間外又是一陣歡呼聲。

    藍亦詩不解的看向夏森,他要采訪她?

    夏森笑著走了過來,“藍小姐,請坐。”

    藍亦詩有些無奈,但還是坐了下來。

    夏森很是隨意的坐到她對面的沙發上,“藍小姐,謝謝你救了我的粉絲。”

    “夏先生,醫者仁心,這是我應該做的。”

    夏森抬手摸了下左耳上的耳釘,笑著說道︰“我對你講的那個不完整的淒美愛情故事很感興趣,不知能不能耽誤你幾分鐘,給我講個完整版的?”

    藍亦詩的眸子一亮,這麼好的機會,哪怕是十個小時她也願意!

    “夏先生,我當然願意講,可是,鄧總給我的時間有限,恐怕講不完那麼長的故事。”

    “從我進來的那一刻起,你用的就是我的時間,我想听。”

    “好,那我就講講,如果你覺得乏味,就打斷我。”

    見夏森點頭,藍亦詩把二十七年前發生的故事講訴了一遍,然後,她又講到了歐陽逸是如何用愛情的力量喚醒了修雅茹,以及歐陽逸在醫院險些被害,修雅茹又是如何不眠不休的照顧他。

    最後,她講到了今天,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我真不知道那些扭曲事實的人是怎麼想的,我爸媽盼了二十七年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就這麼被他給破壞了,我真的很想問問你,你的良心不疼嗎?”

    故事本來就淒美,加上藍亦詩聲情並茂,感染了不少人。

    夏森紅著眼圈看向鏡頭,厲聲問道︰“我也想問問你,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彈幕中,夏森的粉絲瘋狂的重復著同一句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與此同時,那條扭曲事實的帖子很快被攻陷,大家把官中鐵的證據復制過來,還有夜庭深臨終前對歐陽逸說過的話,也被翻譯成文字,貼了出來。

    水軍試圖想反抗,可在證據面前,他們只好閉上了嘴。

    風向大逆轉!

    就在這個時候,很多找過藍亦詩看病的人也紛紛開口為歐陽逸和修雅茹說話。

    還有些人特意為夜修這個私生子正名︰夜修的父母是被人陷害才有的夜修,這個罪名為什麼扣在夜修的頭上。

    妖妖靈︰頂!就算沒被下藥有了夜修,我們夜修也不頂這個惡名!現在都什麼社會了,有的人才認識一天就上了床,夜修的父母可是定了婚期的,都已經到了這個階段有了孩子不是很正常的麼!

    褲衩穿反了︰對!誰要是再說夜修是私生子,那他就是小四小五生的!

    大蝦︰馬丹,跟我人肉扒那個人去,一人一口淹死他!

    電視直播依舊繼續著,夜修看著屏幕上那張瀲灩生輝的小臉輕勾了下唇角。

    他媳婦兒就是帥!

    額!直播怎麼突然沒了聲音,可他媳婦兒的嘴唇依舊在動,坐在她對面的那只妖孽也在說話。

    夜修本來對雄性生物就警惕,這下听不到聲音了,那兩個人就不在自己的掌控中,這可如何是好。

    好在藍亦詩很快起身跟妖孽告辭,夜修的心才稍微緩過來一點。

    “狼頭,找到那個人了!”赤狼興沖沖的跑了進來。

    “誰?”

    “夜安生!”

    夜修皺了下眉頭,“不可能是他!”

    “怎麼說?”

    “他都破產了,根本雇不起水軍,再說,他有幾斤幾兩我還能不知道?”

    “你的意思他背後還有人?”

    “肯定有人!”

    “海市警方已經把夜安生控制住了。”

    夜修微眯了下眼楮,“馬上派咱們自己的人過去!”

    “是!”

    “把人接回來,我要親自審問。”

    “是!”

    赤狼剛走,夜修拿起電話打給修尚宇,“大舅,找到那個人了,是夜安生。”

    “我覺得,夜安生這個人,他還沒這個本事。”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讓人去海市提他,回來連夜審問。”

    “行,我這邊馬上召開新聞發布會,趁熱打鐵,把這事搞定,以後就沒人會拿你們家這幾口人說事了!”

    夜修輕勾了下唇角,“也算因禍得福了。”

    “這福氣是詩詩給你帶來的,回去了,你可得好好感謝她。”

    “必須的!回去我打個板把她供起來。”

    “沒正行的!掛了!”

    “再見!”夜修等修尚宇放下電話後他才掛斷電話。

    通知完大舅,他還得通知二舅,兩方面都通知完了,夜修起身出了門。

    “今兒的天不錯!”墨狼從對面走了過來,笑著跟他打了聲招呼。

    夜修笑著拍了下他的肩頭,“兄弟,你都有黑眼圈了!”

    墨狼看了他一眼,“你也沒比我好哪去!”

    看著墨狼眼中的流光,夜修的心微微一沉。

    “去死吧!”隨著墨狼的一聲怒吼,一把泛著青光的匕首直刺向夜修的小腹。

    題外話

    今天二更依舊在2點左右哈。

    感謝妹紙們的花花鑽鑽和票票。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