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195章 皇帝的新裝(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下午四點多,胡子才把藍亦詩送回來。

    藍亦詩一進大門,就看見院里停了十幾輛新車,每輛車的車里車下的都有人在檢查,她停下腳步,看了會兒。

    赤狼從車上跳了下來,“小嫂子,你回來了啊!”

    “嗯。上面把新車給派下來了?”

    “派下來了,這次賊快!”

    戰士們听見他們倆說話,都看了過來。

    一個戰士笑著說道︰“小嫂子,你以後別穿軍裝了,就你今天的這身比影後都好看。”

    “瞧你那個不會說話的勁兒,依我看,小嫂子穿什麼都好看!”

    “都閉嘴,讓狼頭听見了,有你們好瞧的!”赤狼踢了腳輪胎,“好好檢查,一會兒我回來挨個試開,要是讓我發現有問題,扒了你們的皮!”

    “你天天喊著扒他們的皮,可我到現在也沒看見你扒過一個人的。”藍亦詩笑著進了辦公樓。

    赤狼一路小跑的跟了進來。

    藍亦詩回頭看了他一眼,“有事啊?”

    “也沒啥大事,我想……”赤狼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有話你就說吧,跟我你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歐陽大將和狼頭的事才處理完,我覺得我這個時候說這個事,好像有點不是時候。”

    “這次一次性解決了兩件大事,以後就不會有人在背地里說我公公婆婆和夜修了,所以,這不算是壞事。你有話就說,真的沒事。”

    “小嫂子,你就是會安慰人,我其實就是想問問,那個茶話會不會取消吧?”

    藍亦詩一听就笑了,“你擔心這事啊,這都是兩個月前就訂好的了,不會再改的。”

    “那就好!”赤狼笑著撓了撓頭,“那我那天穿軍裝還是穿便裝?”

    “那幾個女孩子都喜歡軍人,我建議你還是穿軍裝。”

    “可是大家都穿軍裝,萬一她記不住我怎麼辦?”

    “學夜修啊,看準目標主動出擊,然後就死纏爛打,臭不要臉的……”

    赤狼沖著藍亦詩擠了下眼楮。

    藍亦詩不解的問道︰“你怎麼了?迷眼楮了嗎?”

    藍亦詩的話音剛剛落地,一只強有力的大手環住了她的腰,還略帶懲罰的捏了她一把。

    藍亦詩身子微微一僵,說人壞話被人抓了個正著。

    夜修笑容可掬的看向她,“媳婦兒,我哪臭不要臉了?”

    藍亦詩笑著拍了下他的手,“夜少將,我這是在夸你,追女朋友就得有你這精神,要不然,猴年馬月才能脫光啊!對了,眼看著就要到茶話會的時間,你有空給他們上一課,有好東西一定要分享給弟兄們。”

    “我也正想跟你取取經呢。”閻王推門走了出來。

    藍亦詩笑問道︰“你要追誰啊?這追妻的方式好多種,並不是每款都適合你。”

    閻王笑笑,“我要追夢凡,她沒跟你說嗎?”

    夜修白了眼閻王,攬著媳婦兒的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閻王捏著下巴,偏頭看向赤狼,“他這個人怎麼這樣!自己有了媳婦兒就不管兄弟的死活。”

    赤狼用肘踫了下閻王,“閻王,你說,我周末是穿軍裝還是穿便服?”

    閻王睨了他一眼,“我要是你,就光著去!”

    閻王丟下話,快步回了辦公室。

    這次換赤狼捏下巴,“奶奶個熊,你以為老子不敢,我周六就穿皇帝的新裝過去!”

    這話被藍亦詩听個正著,她噗嗤的笑出了聲,“還別說,挺有創意的。”

    夜修斜睨了她一眼,“怎麼去了這麼長時間才回來?”

    藍亦詩微蹙了下眉頭,“病人得了嚴重的厭食癥,挺纏手的。三天後,我還得去一次。”

    “去一次還不能解決問題?”

    “三天一次,我估計我得去一個月。”

    夜修歪著頭看向她,“不給假!”

    藍亦詩嘟了嘟嘴,“我也沒想請假,以後我晚上去。我衣服放哪了,我去換一下,這裙子穿的有點涼颼颼的。”

    “在里間呢。”夜修沖著休息室努了努嘴。

    藍亦詩進了休息室,見里面收拾的還挺干淨,不過,這張大床是不是有點太夸張了。

    夜修跟了進來,從衣櫃里拿出一套軍裝遞給她,“以後你值班就睡這里,醫務室就在隔壁的那棟樓里,站在樓下喊一聲就能听見。”

    藍亦詩“嗯”了一聲。

    “那邊的病人能推就推了吧,以後你會比較忙還要復習,現在距離考試不到兩個月了。”

    “你晚上少折騰點,我什麼時間都有了。”藍亦詩轉過身,背對著他,“幫我把拉鏈拉一下。”

    夜修伸手把拉鏈拉了下來,媳婦兒的美背立時呈現在他眼前。修爺咽了口唾沫,別開臉不敢再看。

    藍亦詩背對著他脫下裙子,換上軍裝。

    全程沒人騷擾,她心里還挺高興,看來自己鬧分居,還是有效的。

    “換完了嗎?”夜修問了句。

    藍亦詩狐疑的回頭看向他,這家伙,還當了把柳下惠,自己換個衣服,他竟然還背過身去了。

    夜修轉過身,為了壓下心中的邪念,跟媳婦兒談了公事,“中午的時候,衛生處的秦處長給我打電話,他問我咱們這還需不需要軍醫,我沒給他準話,可我覺得,就你和可馨兩個人人手好像有點不夠。現在是五千人,明年三月份,人數還要繼續增加。”

    “要是加人的話,就加男的吧,戰士們不背人的地方還能找我和可馨,可一涉及到……他們寧可自己忍著,都不來找我們看。”

    “你的意思是同意加人?”

    “不是你覺得人手不夠麼?”藍亦詩把裙子掛進櫃子里,“這里你是老大,你自己決定吧。我去醫務室看看,我和可馨一天沒來,也不知道亂成什麼樣了。”

    “可馨下午來了,收拾的挺好的。”

    藍亦詩一愣,“可馨怎麼過來了?”

    夜修把車被人動了手腳,夜安生已死,還有墨狼母親被抓的事簡單的說了下。

    藍亦詩的表情一下子就凝重了下來,“老公,你以後可一定要小心點!”

    “別害怕,我命大著呢。”夜修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藍亦詩緊張的抓住了他的手,“老公,我們在明他在暗,這對你相當的不利,你得盡快把人找出來。”

    “我就知道你是最關心我的那個人。”夜修笑笑,把人擁進懷里,他的下頜輕輕抵著她的發頂,“媳婦兒,如果我和明溪純一起掉到海里,你救誰?”

    藍亦詩猛地抬起頭,愕然的看向他,“你的意思,這事是她做的?”

    “沒證據。”

    藍亦詩皺緊了眉頭,“她不是我母親,要真是她做的,你不用手下留情。”

    “真心話?”

    “我有必要騙你嗎?”藍亦詩擰著眉頭,氣鼓鼓的說道︰“這個家給了我渴望又不及的親人之間的關愛,誰要敢動你們,就是我的敵人。”

    夜修俯身親吻了下她的額頭,“別生氣了。咱們這個家不是誰說動就能動的。我現在雖然沒證據指向某個人,但我也不會坐以待斃,我會一點點的砍斷他的觸角。”

    “這個人總能把事情推給別人,把自己摘的干干淨淨,等你把他的爪牙都滅了,我就不信他露不出來。”

    “我也是這麼想的。”夜修的拇指從她的鼻翼輕輕滑過,“媳婦兒,我要是這麼做了,逼急了對方,我怕會傷害到你。”

    “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

    “你一個女人……”

    “女人怎麼了?女人照樣能扛起半邊天!”

    夜修見她瞪自己,笑著拍了拍她的頭,“你不止能扛起半邊天,還能扛起整片天,今天多虧了你。”

    藍亦詩抿嘴笑笑,“我這叫廣結善緣,得到回報了。不過,這話,你只能說一次,以後不許再說,尤其不能在咱們家里人跟前說,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不想讓大家以為我做了多大的事似的。”

    “媳婦兒的話就是聖旨,我都記住了。你去醫務室看下吧,一會兒下班了,我們得回外公那吃飯。”夜修說著把手機遞給她,“我給你按了新卡,卡上有跟蹤器,以後不管你在哪,我都能找得到你。”

    藍亦詩看了眼手機,踮起腳親了下他緋色薄唇,“謝了,我去那邊看看。”

    藍亦詩轉身要走,夜修伸手把人拉了回來,俯身親了下她的額頭,才把人放開。

    晚上兩人去了修老將軍那邊吃的晚飯,然後又陪著歐陽逸和修雅茹回2號院坐了一會兒。

    夜修看了看房間里的布置,覺得他家老頭這次是真的上心的,完全是按著老媽的風格來了。

    這次事情解決的快,結局又是出乎意料的好,對修雅茹沒造成任何傷害,這不,這會兒正忙著給兩個孩子切水果。

    修雅茹把水果分給大家,笑著對兒子說道︰“修兒,你和詩詩以後早上就過來這邊吃吧,免得在家還得自己做。”

    夜修打心眼里不愛來,主要是怕累到老媽,然後吧,心里多少還有點小別扭。

    歐陽逸見夜修不說話,對藍亦詩說道︰“要我說,你們倆就搬過來一起住,省的麻煩。”

    藍亦詩捂嘴笑道︰“爸,暫時先這麼住吧,畢竟您和我媽是新婚……”

    “你這丫頭!”修雅茹笑著把她下面的話給拍了回去,“你們不愛來住,就先不來,等你有了孩子,可得過來,到時候,我照顧你也方便些。早飯不愛來吃,我做好給你們送過去,中午你們都在部隊吃,我就不管了,晚上,咱們就一起去你外公那吃,他喜歡熱鬧。”

    夜修一听老媽還要去給他們送飯,當時就急了,“媽,有送早飯的時間,您還不如多睡會,您千萬別過去,過去了我也不給您開門!”

    “說說話,你還急了!”修雅茹瞪了兒子一眼,“我這不是心疼詩詩麼!”

    “以後早上我起來做飯,這下您就不心疼了吧?”

    “你起來做飯,咱媽更心疼。”藍亦詩嬌嗔的瞪了他一眼,“好話都不會好好說!知道的是你心疼媽,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跟媽吵架呢!”

    “那你說怎麼辦?非要給咱們送飯吃,咱倆有手有腳的,讓別人看著還不得笑話咱們倆!”夜修見媳婦兒又瞪自己,轉頭看向修雅茹,“媽,只要您不去送飯,等我們有孩子了,就搬過去跟您一起住。”

    修雅茹瞥了兒子一眼,“什麼時候要?”

    “那個,詩詩說我們倆要去醫院檢查下身體,確定沒什麼毛病,我們就要。”

    歐陽逸沉聲說道︰“要去哪家醫院檢查,我給你們安排。”

    “媳婦兒,去哪家?”

    “海軍總院吧,他們那新進了台染色體分析儀。”

    歐陽逸拿起電話就要撥號,修雅茹一把按住他的手,“都幾點了,明天再打吧。”

    歐陽逸看了眼時間,笑著放下手機,“明天一早我就讓胡參謀去給你們聯系,聯系好了,你們倆再過去。”

    “嗯。”藍亦詩拉著夜修站了起來,“爸,媽你們早點休息,我們回去了。”

    “回吧,以後早飯你們不過來吃,明天早上可一定要過來。”修雅茹笑呵呵的看著兒子和兒媳婦,“明天早上是咱們一家四口的團圓飯。”

    “行,我和夜修明天早上早點過來。”藍亦詩笑著應了。

    兩人出了門,因為明早還要過來,沒開車,溜溜達達的往回走。

    “你答應媽明早過了吃飯,她後天還能想個理由讓咱們過來。”

    “那到時候咱們再找個理由不來唄。但是明天還真得來,畢竟是他們新婚第一天,給媽一個順心。”

    夜修一想也是這個理,便也沒在說什麼。

    兩人才上到二樓,高星他們的門便開了。

    高星領著他們家大金毛走了過來,“我還以為你們倆不回來了呢……小子,你今晚打算住哪屋?”

    “今晚沒地震!”夜修哼了一聲。

    高星笑道︰“你那個台準啊?”

    “準不準那得看心情!”

    這兩人一替一句的嘮著,全完沒在乎藍亦詩的感受。

    藍亦詩紅著臉  的上了樓。

    到了三樓,她又是一愣。

    修夢凡坐在台階上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

    “啥時來的?”藍亦詩打開房門,把修夢凡拉進屋里。

    “你們剛走,我就逃出來了。”修夢凡氣鼓鼓的脫下鞋子,“太過分了,集體審問我,我這幾天不回去了。”

    “審問你什麼?閻王的事啊?”

    “還能有誰!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讓家里人都懷疑我跟他有關系。”

    藍亦詩無奈的笑笑,“誰知道那腹黑的家伙做了什麼。”

    “說誰腹黑呢?”閻王的聲音突然傳了進來。

    藍亦詩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算了,說人家壞話,一天被抓了兩次,這也沒誰了!

    “說別人能對得起你!”修夢凡小聲嘀咕句。

    閻王就當沒听見,對藍亦詩說道︰“詩詩,我把藥落在這了,一天沒上藥,這會兒疼的厲害,不會是有什麼病變了吧?”

    修夢凡一听他說疼,一臉內疚的看了過來。

    “你又不讓我看,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明天去醫院檢查下吧,今晚,你把那瓶藥膏上了,疼的能差點。”

    “行,那我回房間上藥去。”閻王快步去了他昨天住過的房間。

    修夢凡撇了撇嘴,“嫂子,我去睡覺了。”

    三秒鐘不到,兩人都沒影了。

    樓下夜修和高星還在大一聲小一聲的互相調侃著,藍亦詩無奈的笑笑,回了臥室。

    她洗完澡,夜修才回來,看著媳婦兒紅撲撲的小臉兒,夜修有些失神,但是想到某人跟自己說的話,他又忍住了。

    “老公,今天出了這麼多事兒,你的頭都沒有疼,我想把針灸先停一停,你看行嗎?”

    “嗯,我也這麼想的,我覺得,我應該是好了。”

    藍亦詩笑了,三個月的治療終于是看出點成績了。

    “你去洗澡,睡衣我都給你拿進去了。”

    夜修嗯了一聲,進了衛生間。

    看著夜修這麼乖,藍亦詩覺得,她今晚能看看書,還能睡個安穩覺,可是吧,說出來,她自己都覺得羞恥,等夜修赤果果的出來時,她竟然沒心思看書了,然後呢,人家沒說要她,就親了親,摸了摸,她忍不住跟人家要了。

    還好,夜修這次懂得節制,給了她飄上天的感覺後,又給了她充足的睡眠。

    夜修看著窩在懷里一臉滿足的媳婦兒,他笑了,看來還是過來人有經驗。

    高星跟他說,你是想細水長流天天開葷,還是想一次吃飽然後幾個月吃不到,那得看你自己的表現。

    修爺決定,以後就這麼干,媳婦兒滿意,他也幸福。

    早晨,閻王早早的就走了,藍亦詩是听見他出門聲才醒的。

    夜修多睡了會,他起床時,修夢凡還在賴床,她說她昨晚沒睡好,今天不想上班。

    其實不是沒睡好,是一夜沒睡,昨晚,閻王給她打了三個多小時的電話,說了很多他們小時候的事,點點滴滴的勾起了她不少的回憶,然後她就華麗麗的失眠了。

    夜修和藍亦詩到了2號院,廚房里只有歐陽逸和花姨在忙活著。

    家里的保姆被歐陽媚兒給辭了,修雅茹便把花姨留在了這邊。

    夜修沒看見母親,微愣。

    藍亦詩見公公在干活,有點不好意思,對歐陽逸說道︰“爸,我來吧。”

    “不用你,都已經做好了,你和修兒去餐廳等著開飯就行。”

    歐陽逸把蒸好的雞蛋糕端了出來,盛出一小碗,放進托盤,然後又夾了幾個小包子,配了點小菜。

    “我給你媽送過去,你們倆先吃。”

    夜修微蹙了下眉頭,不是說今早要一家四口吃個團圓飯嗎?這怎麼還有個不出來的?

    “我媽怎麼了?病了?”

    歐陽逸腳步微頓,沒敢回頭看兒子,“你媽……昨天有點累,我沒讓她起床。”

    累?

    夜修微微動了下唇。

    藍亦詩連忙拉了下他的衣袖。

    夜修見媳婦兒一個勁兒沖自己眨眼楮,有點明白了,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老爸的背影。

    歐陽逸才打開臥室的門,修雅茹便出來了,看了眼他手中的托盤,嬌嗔的瞪了他一眼。

    “你怎麼起來了,不是讓你在床上躺著麼!”

    這話有沒有點熟悉,貌似修爺也跟他媳婦兒說過。

    夜修挑挑眉,探頭往臥室那邊看了眼。

    好家伙,老媽這造型挺時尚啊,在家里還圍了條真絲圍巾。

    “媽,早啊”夜修一臉壞笑的跟老媽打著招呼。

    修雅茹臉微微一紅,“是啊,你們都挺早,就我一個人起來晚了,今天早上沒吃到媽做的早餐,不過,吃你爸做的也一樣,這些年,你爸的手藝可見漲了。”

    “是麼,我還沒嘗過,一會兒我得多吃點。”夜修看出老媽不好意思了,他也不逗她了,轉身回了廚房,幫著媳婦兒往餐廳里送碗筷。

    筷子剛剛放下,他的手機便響了。

    夜修看了眼號碼,這個電話,他等了一個晚上,終于打來了!就是不知道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