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198章 小心別傷到手(二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藍亦詩輕輕踫了下他的手,夜修才從夏森懷里那個長得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的臉上移開視線。

    夜修覺得自己不應該上來,因為他只看了兩眼,就已經猜到了媳婦兒為什麼不讓自己把看到的東西說出去。

    “阿明,今天怎麼沒在房間里等我?”藍亦詩等夜修坐下後,笑著走到阿明跟前。

    阿明哼了一聲。

    夏森無奈的笑笑,“他一直等著你,要跟你告我的狀。”

    藍亦詩抿嘴笑笑,“阿明,那咱們回房間,你慢慢的跟我告夏森的狀好不好?”

    阿明繃著臉,木然的點了點頭。

    “一會兒,我把我電話號碼給你,你再生氣就給我打電話,我幫你教訓他。”

    藍亦詩一直哄小孩的語氣哄著阿明。阿明的表情終于有了些變化。

    藍亦詩回頭看了眼夜修,“你先坐著,我進去陪阿明聊聊天。”

    “嗯。”夜修點了下頭。

    上次他陪媳婦兒來,也就兩個小時不到,他看會手機人就出來,可這次,媳婦兒進去三個小時,直到夏森親手煮好了面條送進臥室,媳婦兒才走出來。

    “可以走了嗎?”干坐了三個小時,第一次開口,夜修的嗓音有些嘶啞。

    “嗯,可以走了。”藍亦詩歉意的笑笑,“辛苦你了。”

    夜修站了起來,拉過媳婦兒的手,“能為媳婦兒服務,這是我的榮幸。”

    夏森出來送了下兩人,還對夜修表達了下歉意,“不好意思,都沒時間陪你。”

    夜修挑挑眉,“沒事。”

    “詩詩姐,再見!”阿明的聲音從臥室里傳了出來。

    “再見,一定要乖乖的吃飯哦!”

    “嗯,我一直都很乖的。”

    阿明的聲音里帶著歡快。

    藍亦詩無奈的笑笑,又囑咐了夏森兩句,才跟夜修出了別墅。

    夜修上車後,拿起水杯咕咚咕咚的喝了兩口。

    “渴成這樣,你怎麼不在里面喝點水。”藍亦詩拿著紙巾給他擦了擦嘴角的水漬。

    “惡心!我沒吐出來就不錯了。”

    夜修定定的看著她,“你不反胃嗎?”

    藍亦詩抿嘴笑笑,“在我眼里只有兩種人,健康人和病人。”

    “你是聖人,我們沒法跟你比。”夜修發動了引擎,這地方,他一時都不想待。

    夜修的車開的飛快,迎面開來的那輛車開的更快,兩車交匯時,夜修瞥了眼對方司機,貌似在哪見過,一時卻又想不起來。

    “明天派誰帶隊去茶樓?”藍亦詩幽幽問了句。

    “讓墨狼和可馨去吧,你不是不讓我去麼,妖狼我也不打算讓他去,奶奶看上的人,我要是給放出去,再找到了個相當的,那奶奶還不得罵死我。”

    “可馨我就早上跟她踫了個面,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她想造反啊!”夜修瞪起了眼楮。

    “最近她心情不好,你就別跟她計較了。”

    夜修微蹙了下眉頭,把手機遞給藍亦詩,“給妖狼打電話,問他在哪呢?你要是不提可馨我都把他給忘了,我從午飯以後就沒看見他。”

    “沒準兩人在一起。”藍亦詩撥通了妖狼的號碼,一直響,沒人接。

    藍亦詩連撥了幾次,依舊沒人接,最終她只好放棄。

    “來了帝都後,都要造反了!”夜修氣的拍了下喇叭。

    “最近沒什麼事,讓大家放松幾天吧。”藍亦詩嘆了口氣,“你說可馨和妖狼有可能嗎?按可馨跟我說的,是一百個不可能,可今天我說你和妖狼要帶隊去茶話會,她就有點坐不住了。”

    “整不明白!不過,奶奶和妖狼的大伯好像都已經認定了這事。”夜修微蹙了下眉頭,“妖狼他爺爺是奶奶的老戰友,他大伯是西南軍區的榮司令員。”

    藍亦詩笑著拍了下他的大腿,“紅還真是臥虎藏龍的地方,等有空了,咱們深挖挖,沒準還有大魚。”

    “哎”夜修長嘆了一聲,“從明天從後天開始加大訓練量,不管是龍還是虎,都得給我操練起來,紅不是養大爺的地方。”

    半個小時後,夜修把車開進了軍區大院,還沒等停在2號院門口,就見妖狼從1號院里走了出來。

    “這混蛋在這呢!”夜修熄了火,從車上跳了下來。

    妖狼一臉沮喪的看向他。

    “打你電話為什麼不接?”夜修質問道。

    “砰”一個手機從院門里丟了出來。

    夜修嘴角抽動了下。

    妖狼看著院門里那個小身影,沖著手機踢了一腳,無辜的手機直接飛回院門里。

    辛可馨皺了下眉頭,一腳又把手機給飛了出來。

    藍亦詩哭笑不得看著兩人,這是鬧啥子啊!

    妖狼抬起腳用力的踩在手機上,覺得不解氣,還擰了一腳。

    “你倆就在這作吧!”夜修瞪了妖狼一眼,拉著媳婦兒的手進了2號院。

    辛可馨見藍亦詩走了,連忙追了出來,到了妖狼跟前,給了他一腳後跑進了2號院。

    妖狼踢了腳已經碎的不成樣子的手機,往2號院牆上一靠,他今天還不走了呢!

    修雅茹見兒子兒媳婦來了,笑問道︰“今天過來的有點晚,是不是太忙了?”

    “你兒媳婦給人家看病去了。”夜修挨著老媽坐下,“老爺子呢?”

    “在書房呢,一會就能出來。”修雅茹拉過藍亦詩讓她也坐。

    藍亦詩剛坐下,辛可馨便進來了,燈光一照,藍亦詩才看見辛可馨的眼楮已經腫的不成樣子。

    “這是怎了?”修雅茹心疼的站了起來。

    “雅茹姨,嗚嗚全世界的人都在欺負我。”辛可馨哭著撲進修雅茹的懷里。

    修雅茹摸了摸她的頭,“別哭了,一會眼楮該疼了。”

    “嗚嗚”修雅茹不勸還好,一勸,辛可馨哭的更厲害了。

    藍亦詩嘆了口氣,去衛生間洗了條毛巾給辛可馨擦了擦,“別哭了,坐下來慢慢說。”

    “我還能說什麼呀,全家人沒一個人听我的。”辛可馨抽噎著。

    修雅茹拍了拍她肩頭,扶著她坐下,“跟阿姨說說,究竟怎麼回事?”

    “妖狼不是人,他今天欺負我,我還沒找他算賬呢,他反倒跑來找我奶奶,說我必須要對他負責。”

    夜修氣笑了。

    藍亦詩也險些笑出聲。

    辛可馨給了夜修一腳,“笑個屁!”

    “哈哈哈妖狼,你給我死進來!”夜修沖門外喊道。

    妖狼豎著耳朵听著呢,听見夜修喊自己,蔫蔫的溜了進來。

    “慫貨,你就不能像個男人?你究竟干什麼了,把可馨氣成這樣。”夜修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她咬我,把我嘴唇都咬破了。我沒地告狀,就跑去找辛奶奶,可能是我沒說明白,辛奶奶誤會了,以為可馨把我怎麼樣了。然後不管可馨怎麼解釋,辛奶奶都不信”

    辛可馨氣的不行,“你那是沒說明白麼?你就是讓我奶奶誤會的!”

    妖狼看向她,一瞥之間見夜修沖自己眨眼楮。這貨瞬間來了洪荒之力,噗通一聲單膝跪在了辛可馨的腳下。

    “可馨,以前我總愛跟你作對,那是我想讓你多關注我一點,我我其實早就喜歡你,在野戰醫院那會就喜歡,可我不敢跟你說,也不敢跟兄弟們說,我怕大家笑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今天,當著我的兄弟,當你姐妹的面,我想告訴你,你這天鵝肉我吃定了!”

    辛可馨愣了,掛在眼角的眼淚吧嗒一聲掉了下來,正好砸在妖狼的眼楮上。

    妖狼眨了下眼楮,手里多出了個東西,他拿起來看了眼。

    夜修笑著給了他一下,“看來你是早就有準備啊!連戒指都買了。”

    妖狼接著眨眼楮。

    夜修沖他努了努嘴。

    妖狼會意,拉過辛可馨的手硬是把戒指給她戴在無名指上。

    辛可馨徹底傻掉了,這是啥情況!

    妖狼還跪在地上,仰著頭看向她。

    辛可馨終于回神了,用力的甩著手上的戒指。

    妖狼一把抓住她的手,“別甩了,挺貴的,摔壞了,怪可惜的。”

    夜修撫額,這個時候說這些話,真要氣死他了!

    辛可馨踢了他一腳,“用你管,我就甩!”

    妖狼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辛可馨,我跟你好好說不行是吧!你甩,接著甩,你要是把我求婚的戒指甩壞了,我把那你就地正法!”

    “我怕你呀!就甩!”辛可馨就是想跟他作對。

    妖狼看向修雅茹,“老媽,您閉眼楮。”

    修雅茹不知道是啥套路,一時沒反應過來,還在愣愣的看著妖狼。

    藍亦詩笑著捂住了婆婆的眼楮,在她耳邊低語了一句。

    修雅茹噗的笑出了聲。

    妖狼見修雅茹看不見了,一把把辛可馨拉進懷里,鋪天蓋地的便吻了下來。

    辛可馨開始還掙扎著,最後直接癱軟在妖狼的懷里,不是她想癱,是她大腦幾度缺氧。

    歐陽逸出來時,妖狼還在親著辛可馨,他愣了下,見妻子正笑眯眯的看著兩個孩子,便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加入了觀眾團。

    夜修拍了兩張照片,一臉壞笑的點擊發了出去。

    兩人後來是怎麼結束的,他們一家四口不知道,因為夜修和藍亦詩一走,歐陽逸便拉著修雅茹回了臥室。

    藍亦詩開始好還有些擔心辛可馨,不過听完夜修的分析,她覺得還真是那麼回事。

    夜修說,愛不愛一個人,眼神句就能看出來。

    辛可馨心里要是沒有妖狼,就不會有那種糾結的眼神,她喜歡妖狼,可她放不下架子。因為兩人一直不對付突然變成戀人,她自己都接受不了,別人會怎麼看?

    “可馨現在的反應一點都不可怕,可怕是你當初對我得反應,淡的像白開水,讓人摸不清頭緒。”

    藍亦詩嘴角抽動了下,“這麼會分析,你再分析下夢凡和閻王吧!”

    “夢凡膽子閻王怕傷害她不敢出手太重,要是一直這麼忽悠著,這兩人一時半會不會有結果。”

    “老公,你預設下他們倆會是什麼結果。”

    “成與不成各佔百分之五十。”

    “這麼低?”藍亦詩微蹙了下眉頭,“你當初給我們倆打多少分?”

    “百分之九十九,我們倆只要你肯邁出一步,剩下的我會走完。”

    藍亦詩伸手勾著他的衣襟,笑道︰“咱們家總是你干活,這個習慣不好,那個今晚的活我包了。”

    夜修見媳婦兒給了自己信號,笑著把人抱了起來,“我是男人,體力活還是我來。”

    “人家心疼你,我來。”

    “我更心疼你,我來。”

    “能不能好好玩了!”

    “能!”

    燈滅窗簾落,黑暗中,兩只小妖精打了起來。

    次日,辛可馨帶著墨鏡口罩出現在醫務室里。

    藍亦詩抬眸看了她一眼,“昨天不讓你哭,你偏哭,沒法見人了吧!”

    藍亦詩伸手勾了下藍亦詩的圍巾。

    “你這又讓狼給啃了?”

    “不是!”

    那“辦公室里這麼熱,你怎還帶這個?”

    “我婆婆說這是時尚!”

    辛可馨在鏡片後眨了眨八卦眼,“我歐陽叔叔和我雅茹姨關系老好了,我媽和我奶奶天天把羨慕掛在嘴上。”

    藍亦詩抬眸看了她一眼,“你沒事了?”

    “我能有什麼事?”

    “昨天是誰把眼楮都哭腫了?”

    “你肯定記錯了。”辛可馨推了下鏡框,“我一會陪他們去茶樓,你一個能行吧?”

    “行。”藍亦詩看著辛可馨手上的戒指,打趣道︰“甩了一晚上都沒甩掉啊?”

    “嗯,煩死了,一會兒去完茶樓,我就去金店,把它切斷。”

    藍亦詩無奈的笑笑,“小心別傷到手。”

    她倆在醫務室互相調侃著。

    操場上也熱鬧了起來,夜修正在訓話,仿佛強調大家一定要把這場相親會當戰役打。

    “誰能把媳婦兒給我騙回來,我就獎勵他一套高檔家電外加一枚求婚鑽戒。”

    藍亦詩趴在窗台前听了會兒,垂眸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鑽戒,“詩詩,我戴的這個也是你家夜修買的?”

    “不是。”

    “他要是敢用別的給他的戒指跟我求婚,我扒了他的皮。”

    妖狼捂著大口罩,把剛邁進去屋里的一只腳縮了回去。

    “可馨,狼頭說可以出發了!”

    “知道了!”辛可馨沒好氣的應了聲。

    辛可馨和墨狼剛把那百十來號人帶走,修雅茹便來了。

    不過,她自己沒進來,是夜修親自把人給接進來的。

    這也不能怪人家崗哨,誰讓人家問她找誰時,她說,我找我兒子夜修來著

    。

    門口那兩孩子,見她佔他們少將的便宜,差點沒把她抓起來。

    藍亦詩听婆婆講完,咯咯的笑出了聲,“媽,下次人家再問您,您就說,您是夜修的姐姐。”

    夜修笑道︰“我一會兒把咱媽的照片貼在門崗那,保準他們看一回就都能記住。”

    “別胡鬧!讓你爸知道了,指不定怎麼罵你呢!”

    修雅茹笑呵呵的看向兒子,“你忙吧,我在醫務室里坐著,有事我幫詩詩處理。”

    藍亦詩一愣,“媽,您這是要重出江湖了?”

    “我倒是想,可業務都生疏了,我現在的水平只能給你做個小指使。可馨今天得出去一天,你還要復習,我在家也沒事,過來幫幫你,你還能多看幾頁復習題。”“謝謝親愛的媽咪”婆婆簡直太暖心!藍亦詩一把抱住了修雅茹的肩頭。

    修雅茹慈愛的拍了拍她的小臉,“行了,你去看書吧,我在這替你盯著。”

    修雅茹一來,還真幫了藍亦詩不少的忙,三個受傷的戰士,都還是她一個人處理的,手法雖然沒以前那麼熟練,但都處理的十分得當。

    夜修這一上午,往醫務室跑了兩回,每次都是來報告戰果的。

    午飯時,他又跑來了,“來了三十一個人,已經拿下來一半了。午飯時他們還能繼續聯絡感情,沒準還能促成幾對。”

    藍亦詩欣慰的笑笑,“赤狼怎麼樣?你一直都沒提他和那個隊長的事。”

    夜修的眸子微微一暗,“別提了,赤狼看上的人被人給撬走了。”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