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202章 我愛你,勝過愛我自己!(二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夜修用力的拍了下辛克農的肩頭,低頭在他耳邊低語了句。

    辛克農點頭。

    夜修這才對房間的人喊道︰“人已經來了,你們先放出一半的人,表達你們的誠意,辛副總統才能進去。”

    三名歹徒坐了簡短的商議,把一些病人和幾個護士放了出來。

    夜修看著里面的人,賈院長還留在里面!

    “在辛副總統進去前,你們必須答應我,他進去後,你們必須放下余下的人。要不然,我寧可搭上辛副總統的命,也要滅了你們,我狼頭說到做到!”

    狼頭!這名字有多可怕,看著里面那三個人的表情就可想而知。

    “少廢話,你退後!讓辛克農進來。”一個膽大一點的,終于開了口,不過,底氣已經明顯的不足。

    他們怕狼頭這個名字,可事情已經逼到這步了,怕也沒用!

    誰讓他們命不好,明明都已經計劃好了,只要夜修一離開醫院,他們就動手,哪成想,他返回來的這麼快。

    夜修為了穩住他們,向後退了一步,妖狼連忙頂了上來,這是他們合作多年形成的默契。

    妖狼把門慢慢推開,辛克農低著頭走了進去,不過,他只是進來門,就沒再往前邁步。

    “我已經進來了,你們把人放了!”

    他沉聲說道。

    “走過來!”歹徒厲聲喊道。

    “先放人!”辛克農的聲音里帶著強大的威懾力。

    “你再往前走五步!”歹徒終于松了口。

    辛克農往前走了五步,沉聲說道︰“放人。”

    “你過去搜下他的身。”一名歹徒指使著另一個歹徒。

    “你怎不去!”那里臨門口那麼近,狼頭還在外面,萬一他一槍打爆了自己的頭,多不劃算!

    辛克農嗤笑了聲,“我只是一個文人,你就是給我槍我也不會開!”

    他說著把自己的幾個口袋翻出來,又轉了個身,掀起了後衣襟,向他們證明自己並沒有帶武器。

    三個歹徒對視了眼,由一個控制著屋子里的人,另兩個警惕的挪到辛克農的跟前。

    “你”

    “砰”的一聲,看著人質的歹徒應聲到倒地,這槍是從會議室對面的樓頂打過來的,子彈穿過換氣扇的風葉,一槍爆了歹徒的頭。

    與此同時,那個指著辛克農說你的人,也被辛克農抓住了手腕,辛克農用力一擰,把槍口對準了他的同伙。

    “砰”的一槍又一個歹徒應聲倒地。

    窗口處響起了砸玻璃的聲音,眾人驚慌的看了過去,十幾名帶著黑色頭套全副武裝的紅戰士如天兵天將般的跳了進來。

    “大家不要驚慌,這里已經被我們全部控制。”辛克農說著下了歹徒手中的槍,把人推給了一名戰士。

    “你你不是辛克農!”歹徒被戰士控制住後,才說出了剛才要說的話。

    “辛克農”邪魅的輕勾了下唇角,“辛副總統是你們想見就能見到麼!”

    “打掃戰場,安撫群眾!”門外傳來夜修的聲音。

    “是!”

    “一中隊繼續清查現場!”

    “是!”

    “二中隊護送辛副總統一家撤離醫院!”

    “是!”

    二中隊的人應聲後,就見兩個戰士架起“辛克農”的胳膊就走。

    “誒!我不能走,我還要住院觀察”

    夜修挑挑眉,也不知道從哪弄來一塊紙巾,在“辛克農”的臉上蹭了幾下,“你頂著我辛叔的臉,我下不去手”

    “誒!不能打臉!”閻王一把護著了自己的臉。

    夜修一瞥之間見修夢凡跟著焦婷恩走了出來,連忙把手放了回去,“回家觀察,這里不安全。”

    這麼大的陣勢,膽小的表妹沒有倒下,夜修想就別再給她添亂了,你看看她看著閻王那一臉心疼的樣子!早知道現在當初干嘛來著!

    辛克農也走了出來,他身上還穿著兒子的衣服,他看著兒子就笑了,“都說你長的不像我,可你媽在你臉上簡單的畫了幾筆,還真能以假亂真。”

    “哪有兒子不像爹的。”閻王笑笑,見夢凡已經到了自己跟前,身子一軟,一下跌入了她的懷里。

    好在夢凡沒那麼嬌弱,堪堪承受住了他的這份重壓。

    “子騫!”夢凡嚇的臉色蒼白,一個勁兒的拍著閻王的臉頰。

    眾人扶額,這戲來的也真夠快的!

    “沒事,回家休息會就好了。”夜修說著把閻王從表妹的懷里扯了出來,一轉手便丟給了妖狼,“背著你大舅哥下樓!”

    妖狼呲牙笑笑,背起了閻王。

    夜修看似不輕不重的拍了他一下,“回家好好養著哈!”

    閻王就覺得被他拍過的地方,酥的一下疼到腳底,這貨這是要打殘他啊!

    礙于夢凡在,閻王不敢說,只好吃個啞巴虧,誰讓他騙人家表妹來著。

    “夢凡,他要是哪不舒服,就給你嫂子打電話,你嫂子兩針下去,保證他活蹦亂跳!”

    修夢凡感激的點了點頭,心想著關鍵時候,就能看出誰是親人了!

    要說夜修對修夢凡還真是夠,主要還是為了報答大舅一家對他們母子倆的恩情,他讓她找他媳婦兒,一是真怕閻王會有事,二是,他怕閻王借著有病欺負夢凡,有詩詩在,閻王多少能收斂些。

    辛家一家人走了,這邊還在做善後。

    夜修見老爸和二舅還沒走,微蹙了下眉頭,“你們倆是不是該走了?”

    歐陽逸解釋道︰“草原狼已經把你外公他們送走了,我們倆沒什麼事可做了”

    “就最後的這句話說在點子上了,既然您和我二舅在哪都沒事做,求你們別礙我的事好不好?”

    “臭小子,忘了剛才你喊我爸的事兒了,這會兒嫌我礙眼了!”歐陽逸笑罵了聲,帶著修尚寧去了肖院長的辦公室。那小老頭兒剛被救出來,他還不知道他受沒受傷,總要看看再走,才能放心。

    歐陽逸跟肖院長聊了幾句,見他沒大礙,這才放心離開。

    夜修帶著人做完善後工作已經是下午五點來鐘,確定沒有隱患才帶著人離開。

    夜修回到外公這院,剛坐下,歐陽逸就從辛家那邊回來了,辛克農回來後便召集了幾個老部下在家里開了個小會,他也在其中。

    “研究出是什麼人干的嗎?”修老爺子問了句。

    歐陽逸搖了搖頭,“好幾個人都有作案動機,但最終又被一一給否了。修兒,你那邊留下的那個活**代了嗎?”

    “交代了,把事推到了青林幫的頭上,說是定金早就付了,他們只有殺了我辛叔,才能拿到剩下的一半錢,我派人去查了他說的那家銀行,青林幫的老大還真在那放了一個保險盒。不過用的是別人的名字,所以我們一直都沒發現這個賬號。”

    “又是青林幫,都被滅了,死了還害人。”歐陽逸拍了下沙發扶手,“會不會跟那個女人有關?”

    他這句話問的很小心,因為兒媳婦就在不遠的廚房里。

    夜修搖頭,“不會!那女人明顯想巴結我辛叔一家,她不會動手。”“其實要找出那個人也不難,無非是你辛叔上任,對誰不利。可是那幾個人都有懷疑,卻苦于沒有證據。”

    夜修挑挑眉,“要我插手嗎?”

    歐陽逸搖了搖頭,“你只能做明面的事,這種事有人會處理。”

    夜修捏了下眉心,他有點心疼某個人了,這麼重的工作量看來都要壓在他一個頭上。

    夜修一天一夜沒睡,今天白天又折騰了大半天,他是真的有點累了,在外公這吃完晚飯,連窩都沒挪,就在外公這院早早的睡下了。

    沒人打擾,藍亦詩便一個人坐在書房里看書,快十點了,修尚宇和宋雪琴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

    藍亦詩從窗戶里看見他們倆回來了,一愣後,快步迎了出去。

    “舅舅、舅媽,你們回來,怎麼都沒打個電話回來?吃飯了嗎?”

    “飛機上吃過了,接到你辛爸爸給我打的電話,我和你舅媽就趕回來了。”修尚宇放下行李,對宋雪琴說道︰“你上樓休息,我去1號院看看。”

    “詩詩,夢凡回來了嗎?”宋雪琴說話時,聲音里都帶著疲憊。

    “沒。”藍亦詩嘴角抽動了下,“子騫哥說,只要一時看不見夢凡,他就全身上下屁股疼,然後夢凡就沒敢回來。”

    宋雪琴啞然失笑,“這臭小子!那我跟你大舅去那邊看看。”

    “嗯,你們去吧,我給你們準備宵。”

    “說不好幾點回來,別等我們,你也早點休息。”宋雪琴慈愛的摸了摸藍亦詩的頭,跟著修尚宇去了1號院。

    夜修是被尿憋醒的,起來沒看見媳婦兒,晃晃的下了樓,見媳婦兒一個傻在門里,揉了揉眼楮走了過來。

    “看什麼呢?”

    他的聲音不大,卻也把藍亦詩嚇了一跳。

    夜修歉意的給她順了順胸口。

    藍亦詩抬眸看向他,“大舅和舅媽回來了。”

    夜修一點也不驚訝,“出了這麼大的事,辛叔肯定得召見大舅。”

    “老公,我剛才在想,那個人跟青林幫有瓜葛,那今天的事會不會是她搞出來的?”

    “絕對不是她!她爪子還沒那麼長。”夜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別胡思亂想了,你是陪我睡覺去還是接著看書?”

    “你睡吧,我看會書。”

    “媳婦兒”夜修拉起她的手晃悠著。

    藍亦詩無奈的笑笑,“你也一時看不見我就全身上下屁股疼嗎?”

    “我不疼,咱家小修修疼。”夜修笑嘻嘻的把臉貼了過來。

    藍亦詩忍著笑,抬手戳了下他的臉,“論臉皮厚,這個大院誰也比不過你。”

    “現在有個人臉皮比我厚的!你是沒看見閻王那賤兮兮的樣,差點沒把我惡心吐了,我讓妖狼背著他坐電梯,你說,病房和電梯才幾步道,他還死皮賴臉的抓著夢凡的手不放。”夜修攬著媳婦兒的腰,兩人說說笑笑的上了樓。

    他在這邊貶低著閻王,閻王也在講他。

    不過他表達的挺含蓄,逗的修夢凡一個勁兒的笑。

    “夢凡,你不害怕了吧?”閻王見她笑的這麼開心,握緊了她的手。

    “嗯,我早就不怕了。”修夢凡笑著點了點頭。

    “夢凡,我會保護好你的!”

    “你要保護我啊?那你得快點好起來,要不然你怎麼保護我。”

    “夢凡,讓我再親你一下,我肯定馬上好起來的。”

    修夢凡撇了撇嘴,搖頭。

    “夢凡,好夢凡”閻王握緊了修夢凡的手。

    修夢凡見他黏人的厲害,笑著說道︰“要不我親你一下,然後你讓我回家。”

    閻王的腦袋立時晃成了撥浪鼓,“你都答應我今天不走了,怎麼又要走?”

    “我不習慣住在別人家里過夜。”

    “這里也是你的家!”閻王癟起了嘴,這出就跟個小孩子似的。

    修夢凡笑笑,“你的形象在我的心里已經完全顛覆了,你根本就不是以前的辛子騫!”

    “我不要形象,就要你,快點讓我親一下,要是不听話,我就家法侍候。”

    “咳咳婷恩啊,你們家的家法是什麼啊?我這閨女這還沒進你們家的家門呢,就要給我們上家法了!”門外傳來宋雪琴略帶不悅的聲音。

    焦婷恩笑著踫了她一下,“說好的偷偷听會就走,你怎麼還出聲了。”

    “你兒子都要給我閨女動家法了,我要是還不出聲,那我們家夢凡豈不是要吃虧。”

    修夢凡羞紅了臉,狠狠的擰了下閻王的手臂,這才打開房門,“媽我們倆逗著玩呢。”

    見女兒羞成這樣,宋雪琴一個沒忍住就噴了,“噗你這傻孩子,我逗你們倆玩,你也當真啊!”

    “媽您也真是的!”修夢凡抱著宋雪琴的手臂進了房間。

    閻王看見岳母大人來了,連忙坐了起來,“媽,您什麼時候回來的?”

    宋雪琴被叫的心里美滋滋的,可嘴上卻說道︰“我還沒答應把夢凡嫁給你呢!你就喊媽了?”

    “媽,我知道您心里早就同意了,就嘴上逗我玩呢。”

    “那我不逗你了,你要現在就開始喊我媽,那結婚的時候,可別跟我要改口錢的。就算要了,我也不會給!”

    閻王笑著說道︰“媽,您把夢凡給我就行,其他的我什麼都不要。”

    修夢凡抿嘴笑笑,她才知道閻王的嘴這麼甜!

    “你身體還沒好,先躺下吧,我媽又不是外人。”

    “兩位親媽在,我躺著太沒禮貌了,還是坐著吧。”閻王拉住修夢凡要扶自己的手,對宋雪琴和焦婷恩說道︰“媽,你們倆也坐。”

    宋雪琴覺得這女婿還真不錯,會說話,會疼人,主要是住的近,女兒嫁出去了,也能經常見面。最主要的是,他把閨女的心結給解開了,想想閨女那些年遭的罪,宋雪琴的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

    “媽,您怎麼哭了?”閻王緊張的不行,“您要是對我哪塊不滿意,就跟我說,我一定改。”

    宋雪琴接過焦婷恩遞過來的紙巾,擦了下眼角,“哪都滿意,我這是高興的淚水。子騫啊,夢凡她不優秀,你娶她有些虧,可既然你們相愛了,我們做老人的也只有祝福你們倆,以後,你要是覺得她不好了,可以跟我說,我幫你收拾她,但你可千萬不能動手。”

    “媽,我心疼她還來不及呢,怎麼舍得動手打她,以後,我讓她打我,我要是還手了,哪只手動的夢凡,您就剁我哪只手。”

    閻王說著看向修夢凡,“媽說你不優秀,那是因為你是她的女兒,她不好意思在我跟前夸獎你,但我好意思夸你,我這會兒就想對全世界的人大聲喊︰我老婆修夢凡,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我愛你,勝過愛我自己!”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