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205章 女人要是狠起來比男人還狠(一)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歐陽逸見妻子哭成這樣,心疼的不行,才把修雅茹擁進懷里,就見兒子哧溜一下鑽進了車里。

    “歐陽夜修!”歐陽大將怒吼了一聲。

    夜修把狼爪子伸到車窗外,輕輕揮動了下,開著車就跑了。

    “別吼我兒子,你這個冷血的動物!”

    二十七了,雅茹第一次對自己說這麼重的話,歐陽逸一怔,他怎麼就冷血了!

    “你別扶著我!”那邊焦婷恩也發起了脾氣。

    辛克農尷尬的笑笑,“老婆,要不有話咱們回家說去?”

    “我不回家!辛克農,我今天就在這跟你好好談談!”焦婷恩平時沒啥脾氣,可發起脾氣來,一般人還真哄不好。

    據說那天晚上,這四個人一直談到了凌晨兩點。

    第二天上午,歐陽逸親自開車帶著修雅茹和焦婷恩出去了一趟。

    下午,歐陽逸把母狼叫了去,兩人一起去見的辛克農。他們三個談了近三個小時,母狼才被放出來。

    母狼回來後,徑直進了夜修的辦公室。

    夜修這會正拿著個電動剃須刀吱吱的刮著胡子,見他進來了,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沒規矩,出去敲門再進來!”

    母狼知道他在逗自己玩,笑著一把搶過他手中的剃須刀,“成了!”

    夜修把手伸到母狼跟前,“把剃須刀給我,為了你這點破事,愁得我三天沒刮胡子,我媳婦兒都不讓我親了。”

    “我給你刮!”母狼掩飾不住一臉的喜悅,繞過桌子,板著他的腦袋就要下手。

    夜修給了他一腳,“一邊兒待著去,別再把我的眉頭給剃了!”

    “你說,我得怎麼感謝咱老媽還有閻王阿姨?”

    閻王阿姨!

    這是哪門子的稱呼!

    夜修無奈的搖了搖頭,“她們倆又不是外人,你就別考慮那些有的沒的了。當務之急,得趕緊讓我媳婦兒去看看她,她能治最好,她要不能治,我給你聯系醫院。還有,她的臉,我們現在就得聯系整容醫院,時間拖的越長手術難度就越大。”

    “不管她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離開她的。”

    “你是不在乎,可女人都是愛美的,你不能讓她自卑的活一輩子吧!”夜修瞪了他一眼,把腿架在桌子上,吱吱的又刮起了胡子,“這事不易擴散,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可別半夜說夢話”

    “歐陽大將,您怎麼來了。”門外傳來了赤狼的聲音。

    母狼一愣,回頭看了眼房門,等他再回過頭時,椅子上已經沒了夜修的影子。

    “狼頭”

    “噓別叫我,老爺子來了就說我不在!”夜修的聲音是從桌子下面傳出來的。

    母狼下意識的看了眼桌子下面,這麼大點的空間,他那麼大一坨是怎麼鑽進去的。

    “歐陽夜修呢?”歐陽逸真的來了!

    “應該是在辦公室,我去給您看看。”

    沒等赤狼來敲門,母狼快步迎了出去。

    “歐陽大將,您好!”母狼抬手敬禮。

    歐陽逸還了禮,把一個資料袋遞給了他,“這個是絕密文件,你保存好!”

    “是!”

    “歐陽夜修在里面?”歐陽逸看了眼夜修的辦公室。

    母狼搖頭,“我進去的時候沒看見人。”

    歐陽逸微蹙了眉頭,“跟他說,他媽讓他晚上回去吃飯。”

    “好。”

    歐陽逸明明知道兒子就在里面,可他這會進去了又能怎樣,打不得罵不得,他就不信他能一輩子都不去看他媽,等回家了再收拾他!

    歐陽逸走了後,母狼連忙返回夜修的辦公室,夜修這貨,駕著腿,又刮起來胡子。

    “你爸說,你媽喊你回家吃飯。”母狼把話帶到了,鎖上房門,打開了資料袋。

    夜修斜睨著他,“我才不回去呢,送上門等他罵我啊!”

    “帶上小嫂子一起回家,不會挨罵。”母狼攤開資料一頁一頁的翻看著。

    “我媽的眼楮到現在還腫著呢,他心疼我媽,我媳婦兒在不在他都得罵我。”夜修見母狼看資料都能笑出來,狐疑的問了句,“老爺子給你什麼了,把你笑成這樣?”

    “狼頭,我感激你八輩子祖宗!”母狼拿著資料沖著夜修一個勁兒傻笑。

    “靠,你這是罵我還是真的要感謝我?”

    “老爺子老爺子他”母狼有些激動的說不出話。

    夜修放下腿走了過來,拿起資料看了眼,這只是個復印件,原本大概已經存檔了。

    “我去,我都不知道他們家還有這麼一門親戚!”

    “他們家不就是你們家麼!”母狼斜睨了他一眼,“歐陽大將真的很不錯,你別一天天的沒事就氣他。”

    夜修抬手給了他一下,“我什麼時候氣他了?這次的事還不是為了你!”

    “行行行!都是我的錯!我給你賠禮道歉!”

    夜修湊了過來,母狼還以為他要做什麼,可這貨,只是想把他的眼楮當鏡子,照一照自己的胡子刮干淨沒有。

    “一會兒,咱倆帶上我媳婦兒去看看”夜修拿起那份檔案看了眼,“去看看歐陽萱凝。”

    母狼抬眸看向他,“你不回家吃飯?”

    “不回。”夜修看了眼時間,拿出手機給老媽去了個電話。

    修雅茹听說他要去看歐陽萱凝,立時說道︰“去吧,等你們忙完了,明天回來吃飯也是一樣的。”

    “媽,我等老爺子氣消了,我再去。我這就要走了,先掛了,有事您給我打電話。”

    修雅茹听到了電話里傳來了盲音才無奈的放下電話。

    歐陽逸剛好踩著這個點進了門,見妻子一臉沮喪的也沒愛搭理自己,他一愣後,走了過來,“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你!”修雅茹嗔怒道。

    歐陽逸又是一愣,“我這才進門就惹你不開心了?”

    “都怪你,兒子怕你都不敢回家吃飯了!”

    歐陽逸看了眼妻子手中的手機,立時明白了過來,準是那個臭小子告了他狀。

    他陪著笑臉挨著妻子坐下,“雅茹,別听那個臭小子瞎說,我到現在為止,一句重話都沒跟他說過”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是等著秋後一起算賬!”

    被人說中了心思,歐陽逸臉上的表情有點僵硬,修雅茹抬手戳了下他的額頭,“你看看你,從小到大,心思被人說中了就是這個表情。歐陽逸,你要是敢收拾我兒子,我、我就搬過去跟他們一起住。”

    歐陽逸一听妻子要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雅茹,我保證不收拾他,我現在就把那小祖宗給你接回來。”

    修雅茹吸了吸鼻子,“他帶著詩詩去看那個苦命的孩子去了。”

    歐陽逸伸手把她擁進懷里,輕輕拍著她的肩頭說道︰“別難過了,過幾天我帶你去看看她。”

    修雅茹強忍著淚水,哽咽的說道︰“那是個有骨氣的好孩子,只是投錯了胎。”

    “我知道。我和克農商量好了,給了她一個新的身份,以後,她就是我們的一個遠方佷女,她爸媽去世的早,她三歲時被人販子拐走,我找了她二十多年,總算找到了。”

    修雅茹欣喜的抱住了歐陽逸的脖子,“阿逸,我替那孩子謝謝你了!”

    歐陽逸笑著刮了下她的鼻子,“哪有你這樣的,替外人謝謝自己的老公的!”

    “必須謝!修兒要是知道了,肯定會高興的,我打電話給他。”

    “別打了,我回家前去了趟他那,那小子躲著不見我,我只好把資料給了母狼,這會兒估計母狼已經告訴他了。”

    “你去他那,他躲著不見你?他也太過分了吧!不行,我得罵罵他”

    “別罵,你要罵了他,他更不能回來了。”

    “這臭小子!”修雅茹抬手給歐陽逸順了順胸口,“你別生氣,等我看見他替你出氣!”

    “我不生他別的氣,就是氣他把你也牽扯進來,你看你的眼楮到現在還腫著呢。”

    “他還多虧跟我說了,要不然那可憐的孩子怎麼時候才能苦出頭。”修雅茹嘆了口氣,“母狼那孩子也是個實在孩子,這事他要不說,我們誰也不知道。”

    “我和克農也是看重了他這點,那丫頭毀容毀成那樣,他要是不說,我們還真發現不了。”

    “哎要光是臉還好說,主要她傷到了腰椎,這要是治不好,可就要在床上躺一輩子了。”

    “就沖母狼那孩子,就算她一輩子下不了床,母狼也不會拋棄她的。”

    “嗯,這樣重情重義的好孩子不對多見了。”修雅茹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把抓住了歐陽逸的手,“阿逸,你說你那佷女是被人販子拐走的,萬一她哪天找回來了,這事還是要露餡的。”

    “那孩子已經沒了,在被拐的途中發生了交通事故,她家里也沒什麼親人,我就沒再提這事。”

    “哎就當大哥大嫂這女兒沒走吧,將來也好有人給他們上個墳。”

    “嗯。”歐陽逸輕輕撫平修雅茹皺起的眉頭,“別皺眉,老的快。”

    “你不是希望我老的快點嗎?總說帶我出去就像帶著閨女出去似得,連個手都不敢拉。”

    歐陽逸低笑道︰“我是這麼說的嗎?我的原話是,我會像寵女兒一樣寵著你,但為了形象,穿軍裝上街的時候,我不能牽著你的手。”

    修雅茹扁了扁嘴,“那以後,我多給你買幾套便裝。”

    歐陽逸笑了笑,“詩詩和夢凡給我買了那麼多,我都沒時間穿,你就別買了。要買的話,你給你自己多買幾套衣服,天冷了,別再把你凍壞了。”

    “詩詩早就給我買了,還給你和他外公、舅舅、舅媽也買了幾件,這孩子,連辛叔辛嬸的都給買了,就沒給她自己買。”

    “哪天有空我陪你去給她買幾件,哪個女孩子不愛美,可這孩子卻天天的穿軍裝。”

    “咱兒媳婦天生麗質,穿啥都好看!”修雅茹一提到兒媳婦,就滿眸帶笑。

    “修兒有福氣,娶了個好媳婦兒。”

    修雅茹佯怒道︰“就修兒有福氣,你沒福氣嗎?”

    歐陽逸笑道︰“我比修兒更有福氣!我老婆可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婆!她溫柔體貼,善良大度,還特別的年輕漂亮!”

    “誒嘛!這話從你嘴里說出來,我听著怎麼全身的毛孔都豎起來了!”簡寧搓著胳臂走了進來,“你倆先別膩歪了,趕緊去那院看看吧!”

    “二嫂,怎麼了?”修雅茹拉下歐陽逸的手,站了起來。

    “老爺子急眼了!說整天的就他一個人守著家,大的小的都看不著影。正罵你大哥和二哥,我來找你,大嫂去那院找夢凡了,你給詩詩打個電話,都趕緊過去救急。”

    修雅茹揉了揉眼楮,那天哭的太厲害,眼楮又紅又腫她就沒敢去看老父親,誰知道老爺子這還生氣了。

    簡寧這才發現修雅茹的眼楮有些腫,“你眼楮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誰也沒欺負我,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掉了幾滴眼淚。”修雅茹這會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跟著二嫂出了門。

    歐陽逸也沒敢怠慢,快步追了出去。

    他們三人才出院門,宋雪琴帶著修夢凡和閻王也跑了過來。

    幾個人誰也沒敢說話,蔫蔫的排著隊進了大廳。

    修老將軍冷眼看了他們一眼,“修兒和詩詩呢!”

    修雅茹低著頭說道︰“修兒陪著詩詩去看病了。”

    修老將軍覺得女兒有些不對勁,起身走了過來,他哈著腰,歪著頭,從下往上看著女兒。

    修雅茹嚇的連忙別開臉。

    修老將軍直起腰,冷冷的看向歐陽逸,“我說雅茹怎麼不過來了,原來是被你欺負的哭紅了眼楮不敢來!歐陽逸當初你怎麼跟我保證的!”

    歐陽逸有口難辨的看了眼岳父。

    “爸,不關阿逸的事,是我想起了以前的事,一時沒忍住。”

    “我教訓他,你別說話!”修老將軍冷哼了一聲,一眼瞥見了站在最末位置上閻王,“你不是還沒好嗎?沒好就家里待著去!”

    “爺爺”閻王委屈吧啦的喊了聲爺爺。

    修老將軍瞪了他一眼,“以前看著你人五人六的,其實你最不是個東西,一打你回來,我家夢凡就不著家,這下好,還把我家夢凡給拐你家住去了從今天起,你要是離不開夢凡,你就來我這住!休想再把夢凡往你家領!”

    閻王笑嘻嘻的看著修老將軍,“爺爺,我一會就回家取行李,這回啊,您趕我走,我都不走了。”

    “自己帶口糧!”

    “沒問題!”

    修老將軍臉上的表情終于有些松動。

    大家見老爺子終于放晴了,七嘴八舌的對老爺子發起來甜蜜攻勢。

    老將軍其實看見幾個孩子心里就樂呵了,他們這麼一哄,也就坡下驢,散了一天的烏雲。

    在來順康私人醫院的路上,母狼便把歐陽萱凝的基本情況跟藍亦詩說了下,可到了醫院,看到歐陽萱凝後,藍亦詩還是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氣。

    歐陽萱凝的臉上,至少有六七道縱橫交錯的傷疤,這是她為了保住清白自己拿刀劃上去的!

    女人要是狠起來,比男人還狠!

    歐陽萱凝的傷重點不在臉上,而是腰,她傷到了腰椎,以至于她現在下身癱瘓,只能臥床。

    這是一個為了愛奮不顧身的女人!

    她把自己傷成這樣,卻不想拖累母狼,要不是有人把這個消息透露給了母狼,她恐怕這會兒已經病死在陰暗潮濕的屋子里。

    那間屋子離母狼的家不遠,她想在臨死前看看他的父母,然後把自己埋葬在他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歐陽萱凝別開頭,她不想讓母狼看見自己這個丑樣子,可是她的手卻緊緊的握著他的手。

    這只溫暖的大手,她松開過,放棄過,再次握住已經妄如隔世,她舍不得松開。

    母狼搭著床邊坐下,把資料遞給了歐陽萱凝,“以後,你就是有身份證的人了。”

    歐陽萱凝的眼淚瞬間打濕了枕頭,她有了新的身份!可她現在這個鬼樣子,豈不是要拖累母狼一輩子麼!

    題外話

    相信海媽是親媽,這只是涅重生,將來母狼會很幸福的。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