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卷 277章 老公,孩子動了!(一)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終于輪到了藍亦詩,夜修听見老爸點到了媳婦兒的名字,他先站了起來。

    修尚寧想拉他都沒拉住,後來一想,沒拉住就沒拉住吧,這樣也好,夜修給人的感覺就是個冷血的戰神,這次讓全國人民也見識下冷血戰神也有柔情的一面。

    夜修在萬眾矚目下快步下了主席台,伸手扶住媳婦兒,陪著她一步步走到主席台上。

    無數的鏡頭對準了這對璧人,更多的記者抓住了夜修那寵溺的又略帶緊張的眼神,他在緊張有孕在身的妻子,他每邁出的一步,都是在小心的呵護著妻子。

    “藍亦詩上尉雖然沒有參加這兩次戰役,但她用她高超的醫術為我們爭取到了一個強大的盟軍,經反復斟酌,特授予藍亦詩少校軍餃。”

    歐陽逸在大家的掌聲中緩緩站起身。

    夜修見老爸要過來給藍亦詩換肩章,用口型說道︰“我來。”

    歐陽逸頓了下,還是走了過來,親手替兒媳婦摘掉上尉肩章,然後讓兒子把少校肩章給兒媳婦換上。

    換上了新肩章,藍亦詩給歐陽逸和夜修敬了軍禮,然後又給在場的所有人也敬了軍禮。

    夜修把她送回座位期間,他依舊小心的呵護著妻子,那種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模樣感動了不少人,一個男人再強大也不如疼愛妻子這一刻令人感動。

    輪到辛可馨上台授餃時,是辛克農親自為女兒換的中尉軍餃。

    台下鎂光燈一直閃爍著,記錄下了這美好的瞬間。

    授餃結束後,母狼、妖狼、閻王、楊洪濤、五號艦長都做了講話,大家都很有默契,簡短扼要的幾句話便結束了講話。

    最後一個講話的是夜修,他說的更少。

    “我今天得到的所有榮譽都屬于我的戰友,不管活著的還是逝去的,我都不會忘記我們一起發過的誓言,我將為了這個誓言奮斗一生!”

    掌聲響了起來,那掌聲久久的藍亦詩在耳畔回響著。

    她的男人是頂天立地的真漢子,無論何時何地他都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和他的戰友。

    夜修不完美,但他有他的個人魅力,也就是因為他的個人魅力,才凝聚了那麼多正能量在他身旁,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追隨他。

    會議結束後,所有官兵在大會堂聚餐,這是給紅的殊榮,為國爭光的將士理應受到國賓級的待遇。

    聚餐時,藍亦詩的桌子離夜修的有點遠,夜修這頓飯吃的極不安穩,不時的就要往媳婦兒那邊張望下。

    坐在他對面的副總統賴勝利笑著說道︰“要是擔心藍醫生,你就過去坐。”

    夜修抬眸看了他一眼,又偏頭看向老爸,笑問道︰“這個可以有?”

    歐陽逸沉聲說道︰“有可馨在,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坐在這吧!”

    夜修沖賴勝利笑笑,“您的提議被歐陽大將給否了!”

    賴勝利為所謂的笑笑,拿起酒杯看向妖狼,“榮寬,你為榮家爭光了,我替你父親和你伯父還有你岳父高興,來咱們爺倆喝一杯。”

    妖狼笑著舉起了酒杯,“賴副總統……”

    “嗯?”賴勝利不悅的看了他一眼。

    妖狼連忙改口,“姨夫,您是我親姨夫!來,咱們倆喝一杯。”

    “你那里裝的是水吧?”賴勝利往他酒杯里看了眼。

    妖狼笑著說道︰“我們有紀律,不能喝酒,就連我老爹的酒杯里裝的都是水。”

    賴勝利拿出歐陽逸的酒杯聞了聞,偏頭看向辛克農,“克農,你下令,讓他們都換酒,要不然一會兒還不把咱們幾個都喝醉了。”

    辛克農笑著說道︰“這是歐陽大將定下的規矩,咱們不能破壞,來,今天我陪你喝,咱們倆不醉不歸!”

    “你還真的跟我多喝幾杯,你有這麼出息的兒子和女婿,我看著都羨慕。”賴勝利拿著酒杯跟辛克農輕輕踫了下。

    兩人笑著一口喝干了杯中酒。

    辛克農和賴勝利連著喝了三杯,閻王微蹙了下眉頭,剛要勸勸父親,就見辛可馨扶著藍亦詩往門外走去。

    閻王輕輕踫了下夜修。

    夜修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媳婦兒的臉色有些不太好,他嚇的腦門上當時就見了汗,跟大家匆忙的打了聲招呼後,便追了過去。

    藍亦詩出了門,便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夜修跑了過來,“媳婦兒,你怎麼了?”

    “里面的空氣……嗯!”話說了一半,藍亦詩整個人都定住了。

    夜修和辛可馨連忙扶住她。

    “詩詩,你怎麼了?!”

    “媳婦兒,你別嚇唬我!”

    “動了!”

    “什麼動了!?”夜修緊張的不行。

    藍亦詩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一臉欣喜的說道︰“老公,孩子動了!”

    “我看看!”夜修不管不顧的就要掀媳婦兒的衣服。

    藍亦詩一把拍開他的手,“別讓人看見了!”

    夜修四下看了看,四周都是執勤的士兵和警察,他急著要看這第一次胎動,攔腰便把藍亦詩抱了起來。

    “狼頭,你要去哪?”

    “上車看我閨女去!”夜修幾乎是用跑的,直奔自己的車。

    辛可馨追了上來,“我也要看。”

    “我閨女動了,你看什麼!趕緊回去看著點你爸,他跟賴副總統拼酒呢!”

    辛可馨猶豫了下,轉身往回跑,“晚上我去你家看哈,臨走前,我必須得看見我干閨女是怎麼動的。”

    夜修哪有時間搭理她,抱著媳婦兒就上了車,“媳婦兒讓我看看。”

    藍亦詩抿嘴笑道︰“就那一下,現在不動了。”

    “啥?”

    “那你以為他還能老動彈啊?”藍亦詩按下車窗,把頭探了出去,“大會堂里人太多,空氣有些渾濁,我缺氧了,孩子也受不了了,他才動的。”

    “我還當是好事呢。”夜修蔫蔫的坐了回去,“那你現在沒事了吧?”

    “沒事了,我多呼吸點新鮮空氣,你回去吧,我在車里等你。”

    “我不回去……嘟嘟……”

    歐陽逸的電話打了過來。

    夜修抬手按了接听鍵。

    “詩詩怎麼了?”

    “里面空氣不好,她跟孩子都受不了,我送她回去,就不回來了。”

    “嗯,開車小心點。”

    “嗯,您幫我跟母狼說聲,飯後讓他把隊伍帶回去。”

    “好。”

    “老爺子,剛才您孫女動了,可惜我沒看見。”

    “啊!動了啊!哈哈哈……這可是小家伙第一次動。”電話里傳來歐陽逸的笑聲,“趕緊給你媽打個電話,讓她也高興高興。”

    “嗯。先掛了吧,我送詩詩回家。”夜修等父親放下電話,他才撇嘴說道︰“他孫女是因為缺氧才動的,他怎麼還能笑的出來。”

    藍亦詩無奈的笑笑,“本來就沒什麼大事,干嘛不讓爸笑,我都想笑,按理說,這幾個月份,應該有胎動了,可這小家伙有點懶,今天才動。”

    夜修見媳婦兒的臉色已經恢復了正常,不死心的撩起了她的衣襟,“閨女,能不能再動一下給我看看。”

    “咚咚……”有人敲車窗。

    夜修連忙放下媳婦兒的衣襟往車窗外看去。

    修煥佑很是擔心的問道︰“詩詩怎麼了?我看見你抱著她就往車上跑。”

    “沒事。里面空氣不太好,詩詩和孩子都有點受不了了。”

    “用不用去醫院看看?”

    “用不用?”夜修偏頭看向藍亦詩。

    “不用。”藍亦詩看向修煥佑,“二哥,你還沒吃飯吧?”

    修煥佑苦笑了聲,“我們警備區哪有你們紅的待遇好,我們得等你們吃飯了都離場了,才能領盒飯。”

    夜修笑著推門下了車,“各有各的好處,你就別酸了,忙你的去吧,我送詩詩回家。”

    修煥佑嗯了一聲,往後退了一步,等夜修繞過車頭上了駕駛座,把車開走了,他才回了自己的指揮車。

    藍亦詩回家後狀態好多了,剛換完衣服,胡亮就把電話打了過來,說是機器送過來了。

    夜修在藍亦詩的央求下,帶著她去了紅營地。

    那邊的師傅幫著安裝好機器,還教會了他們怎麼用這幾台機器。

    藍亦詩等機器調試好,就派人熬藥,“等人回來了,就一人一袋給他們喝了。”

    “行。”胡亮應道。

    “嫂子那邊怎麼樣了?”

    “你沒來的時候,我給母狼嫂子打電話了,說是墨狼嫂子不發燒了。我晚一點過去再看看。”

    “要是不發燒了就把退燒藥減了。”

    “嗯。”

    “其他戰士呢,他們怎麼樣?”

    “他們也基本穩定了。小嫂子,你的藥也太好使了吧,一針下去就見效,以後你就是我師父了!”

    藍亦詩笑著說道︰“我可當不了你師父,這次不過就是用對了藥罷了,以後我還得多跟你學習呢!”

    “你倆說完沒?說完回家啊?”夜修不知道又哪跟筋沒搭對,在一邊冷冷的開了口。

    藍亦詩瞥了他一眼,對胡亮說道︰“那我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有事給我打電話!”夜修撂下話扶著媳婦兒上了車。

    車開出大門後,藍亦詩才拍了下他的肩頭說道︰“我怎麼一跟人家多說幾句話,你就這德行!”

    “我什麼德行了?”夜修哼了一聲,“我準備要一批女軍醫來紅。”

    藍亦詩的臉吧嗒一下沉了下來,“你啥意思?我現在沒法看了是不?你打算找幾個來接我的班?”

    夜修一臉壞笑的說道︰“七個就行,一天看一個,還不膩歪。”

    “你最好找三百六十五個,那樣更不膩歪!”

    “這主意不錯!”

    藍亦詩抬手給了他一下,“停車!”

    夜修揉了揉肩頭,不但沒停車,還加大了油門。

    “夜修,我讓你停車!”

    “就不停!現在你知道我是什麼心情了吧?整天的跟那些男人打交道,說上話就沒完沒了的,把我這個正室丟在一邊,不管不問的!”

    藍亦詩被他氣得語結,這人怎麼這樣啊,心眼一天比一天小,“我那是正常工作!”

    “哼!”

    “你哼個毛線!還正室!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封建社會的小媳婦了啊!”

    “等回家的,看我怎麼收拾!”夜修被她數落的沒啥話接了,只好放狠話。

    “我不回家!我要去看外公。”

    “外公才不稀罕見你呢!”進了軍區大院後,夜修直接把車開進了自家的院子里。

    藍亦詩沒等他給自己開門,自己下了車就往門外走。

    “喂,你還真去啊!我跟你開玩笑的。”

    “這是怎了?”修老將軍從門外走了進來。

    藍亦詩扁了扁嘴,“外公,夜修欺負我,他說要招三百六十五個女軍醫進紅,天天換著看。他這是嫌我大著個肚子沒法看了。嗚嗚……”

    藍亦詩一臉委屈的撲進了修老將軍的懷里。

    “這個渾小子!”修老將軍心疼的拍了拍藍亦詩的頭,“別哭了,外公替你收拾他!”

    夜修嘴角抽動了下,“外公,這話不是我說的。”

    修老將軍吼道︰“不是你說的難道還是詩詩說的!你給我過來!”

    藍亦詩扭頭看了他一眼,見他沒動,又“嗚嗚”的哭出了聲。

    “你給我死過來!”修老將軍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夜修明知道媳婦兒在演戲,可外公生氣了,他又不敢過來。

    人才到跟前,修老將軍就抬手給了他兩下,“以後你要是再敢欺負詩詩,我就打斷你的腿!你是不是以為你升了中將就沒人管你了?我告訴你,沒有詩詩就沒有你的今天!”

    夜修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胳臂,“外公,我沒……”

    藍亦詩抬腳給了他一下。

    夜修指著媳婦兒還沒收回去的腿,“外公,您看,究竟誰欺負誰!”

    “詩詩欺負你行,你不許欺負詩詩!”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