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想再見他一面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夜琛被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抱住她,江心語立刻掙扎,“你放開我,我要去找花環,你憑什麼把它丟掉,憑什麼,你還給我還給我”

    江心語不停的打著他,夜琛看著她這個樣子,真是又氣又心疼,他突然低下頭吻住她的唇瓣,江心語的眼楮倏的瞪大,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她奮力的推開了他,手揚了起來

    “打吧,打吧”夜琛凝視著她的眼眸有淚落下,江心語顫抖著手,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她下不去手,她下不去手

    她撲進他的懷中大哭起來,夜琛緊緊的摟住她,淚水不停的從他的黑眸中流出

    直到哭得累了,江心語再次昏睡了過去,夜琛小心的抱起她放到床上,白天,江心語有些輕微的發熱,護士給她扎了液,夜琛一直在床邊守著她。

    等她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夜琛見她醒過來,連忙給她倒了杯水讓她喝下,扶著她靠在床頭,只是短短幾天的時間,江心語迅速的消瘦了下來,寬大的病號服掛在身上顯得空蕩蕩的,本就不大的小臉變得更小,下巴又細又尖,一雙黑眸顯得出奇的大。

    喝完水後,她的目光再次看向窗外的天空,就好像那里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她,這一發呆就是一整天。

    夜琛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打開床頭櫃的抽屜,把里面的薰衣草花環拿了出來放到她的手上,江心語感受著那冰冷的溫度,慢慢的回過頭,看著手上的花環,不可思議的看向面前的男人,聲音沙啞的開口,“你”

    “你的東西我怎麼會丟掉,就算我真的丟了,只會讓你怨恨我,你也不可能放下,要丟也是要你自己丟。”夜琛別扭的解釋。

    江心語怔然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他也不知道有多久沒梳洗了,原本總是梳理的整齊的頭發凌亂不堪,眼瞼下面一片暗色,下巴上的胡茬已經很明顯了,衣服皺巴巴的,和之前那個光鮮亮麗的男人簡直判若兩人。

    “夜琛”江心語剛要說話,夜琛便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的唇瓣,阻止了她,“噓什麼都不要說,你只要答應我,不要再自己一個人跑出去讓我找不到你就好。”

    江心語拿開他的手,哽咽的說道,“對不起。”

    “語兒”

    “我答應你,不會再自己一個人亂跑了。”江心語歉意的看著他,想起昨天鳳易寒的絕情,她的胸口再次痛了起來。

    “我只想要你記得,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你身邊,就算你失去全世界,你還有我。”夜琛深情的凝視著她。

    江心語听了他的話,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她抬手捂住自己的臉,拼命的搖頭,“不要,我不要你對我這麼好,我不值得,我已經髒了,我不值得任何人對我好。”

    “小傻瓜,在我眼里你永遠都是最純潔,最值得愛的女孩。”夜琛顫抖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頭,伸手把她摟在懷中。

    “夜琛,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你教教我,要怎麼樣,我才能不那麼痛你教教我,教教我好不好”江心語抱著那個冰冷的花環,身體不停的顫抖著。

    鳳易寒每一個冰冷的表情,每一句絕情的話都像一把刀,反復的凌遲著她的心。

    半年多的朝夕相伴,無論她怎麼抗拒逃避,那個男人也早已經深深的刻進她的生命當中,她從沒有愛過人,鳳易寒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她第一個愛的男人

    誰能來告訴她,到底怎麼樣,才可以不再愛那個男人,才可以讓她的心不那麼痛

    是不是把心摘除了就可以了

    江心語從未像現在這一刻,這麼痛苦和無助過,誰能告訴她,愛了,怎樣才可以不愛

    “我想再見他一面。”

    她還有很多話很多話要和他說,她不信他真的這麼絕情,真的對她連一丁點的感情都沒有。

    他親口說過的啊,他是喜歡自己的

    “語兒你”夜琛立刻推開她,不敢置信的看著她,那個男人都這樣對她了,她竟然還想見他。

    “求你了,我就想見他一面我有好多話要問他。”江心語的一雙黑眸中全是對他的祈求,就讓她再見他一面吧,如果他真的說討厭自己,不想再見到自己,那她就會死心離開。

    夜琛心疼的伸手摸上她蒼白的臉頰,終究還是不忍心拒絕她,艱澀開口,“好,我會安排。”

    “盡快好嗎”

    夜琛看著她急切的樣子,眸色變得更加的幽深,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才說道,“今晚市里舉行一聲慈善拍賣,鳳易寒會去,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許進去,在外面等著,我去找鳳易寒。”

    這場拍賣會到場的人很多,他不想讓她再受到傷害。

    他就是跪著求,他也要把鳳易寒帶到她的面前。

    江心語用力的點了點頭,淚水再次滑落眼眶,捏著花環的手不斷的收緊,直到指腹被刺痛,她才連忙松開了手指。

    夜琛打電話讓顏露送來一套禮服,順便替江心語上妝,她的臉色實在太差,雖然他根本不想讓她和鳳易寒見面,可是他更不想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孩在那個男人面前卑微

    他要讓鳳易寒知道,這個女孩有多美,他錯的有多離譜

    顏露很快便趕到了,當她看到病床上的江心語時,著實有些吃驚,再看一旁邋遢的男子,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男人是那個傳說中的戰神夜琛。

    夜琛打了水仔細的替江心語洗了臉和手,這才小心的抱起她,把她放到了椅子上,以方便顏露替她上妝。

    “我想要戴上這頂花環。”江心語緊緊的抱著那頂薰衣草花環,緊張的看著顏露說道。

    顏露遲疑的看了的看一旁的男子,見他點了點頭,她這才說道,“好,我今天一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不用問,也知道她遭遇了不好的事情,應該是被男人拋棄了。

    今天,她一定要讓那個的男人刮目相看

    很快,顏露便給她化好了妝,一襲潔白的長款禮服, 布料微微的反著光,就像天使的翅膀,再配上江心語那一頭柔順到幾乎無風自起的長發,將她的縴弱和清透襯托得更加明顯,臉色那一點點藏不住的蒼白,不僅沒有損壞這一刻的美,反倒給她添了一份說不出的楚楚動人之姿

    顏露做過這麼多年的造型,見過的美女不計其數,還是被江心語給驚艷到了,這個女孩真是骨子里都是美的,佳人天成,傾城之姿,小小年紀便如此讓人驚艷,如果再大一些,恐怕真的會讓人驚為天人了。

    夜琛也已經看直了眼,直到江心語叫他,他才反映過來連忙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小心的握住她冰冷的小手。

    “我去換衣服,一會兒我們就出發。”夜琛愛憐的摸了摸她的臉頰,那滑膩的觸感讓他的胸口猛的一窒,他略有些狼狽的站起身,去洗手間換衣服了。

    顏露看著江心語低垂著睫毛,身上散發出那股傷心欲絕的氣息,讓她似乎都能對這個女孩的痛感同身受一般。

    這個世界真是不公平,受傷的總是女人

    夜琛很快便換了衣服出來,一身黑色阿瑪尼西裝,將他身材襯托的更加修長挺拔,一雙深邃冷魅的眸似一個巨大的旋窩讓人看了就忍不住陷下去,他的臉極是迷人,輪廓柔中有硬,如最好的畫家一筆一線描繪出來的般,那一身高貴優雅和冷漠倨傲融合在一起,更有一種很特殊的魅力。

    仿佛剛剛那個邋遢狼狽的男人只是別人的一種錯覺,現在站在二人面前的男子,天生自帶一股高貴的氣息。

    “今天謝謝你。”夜琛凝視了江心語許久,才慢慢的把目光移到顏露的臉上,淡淡的向她道謝。

    顏露無奈的笑了笑,說道,“以後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千萬不要跟我客氣,我這個人別的不行,給人造型還是很擅長的那我就不打擾了,告辭。”

    她收拾好了東西,便跟二人說了再見離開了。

    夜琛這才走到江心語面前,伸手扶了扶她頭頂上的薰衣草花環,大手輕輕的梳理了一下她的長發,突然對著她笑了笑,他的笑容十分的干淨,讓江心語那顆一直惶恐不安的心竟然奇跡般的安定了許多。

    夜琛站起身,唇慢慢的靠近她的唇瓣,江心語緊張的看著他,呼吸幾乎都要停止了,正當她要躲開他的時候,他突然吻上她的額頭,江心語驀的一怔,夜琛的黑眸中閃過一絲疼痛,但很快消失不見,他的唇離開她,大手輕輕的摸了摸她的臉頰,說道,“別害怕一切有我。”

    江心語听了他的話,眼楮立刻變得濕潤了,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好,能讓他對自己如此真心,她真的覺得自己不值得啊。

    “別哭你的眼淚對于不在乎你的人,廉價的沒有一絲價值,可是對于在乎你的人卻是最厲害的武器會讓這里很疼”夜琛拉著她的小手輕捂上自己心髒的位置,她的眼淚對他來說就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武器,只是一滴,便可以讓他痛到心碎。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