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讓我流血流死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怎麼了,想走了”南宮白夜走了出來,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臂,江心語立刻躲過了。

    南宮白夜不解的看著她,江心語不停的後退著,身體越來越熱,讓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她感覺自己呼出的空氣都是燙的。

    “你怎麼了”南宮白夜皺眉看著她酡紅的臉頰,走上前去拉住她的手臂。

    “別踫我”江心語激動的喊了一聲,轉身毫不猶豫的跑走了。

    大廳內的鳳易寒一直在觀察著江心語,見她跑走,他立刻對著霍西揚使了個眼色,霍西揚立刻說道,“寒,剛剛衛一打電話來說那邊出了些狀況,讓我們馬上過去看看。”

    “好,小慈,一會兒你讓塵送你回去,我有事先過去了一下。”鳳易寒說完,不等沈念慈說話,便和霍西揚一起離開了。

    “寒”沈念慈焦急的看著他,想去追,但她正在和一個領導說話,又不能直接離開。

    “出什麼事了”二人並排走著,霍西揚不解的問。

    “沒事,這里交給你了”鳳易寒低聲說道。

    “交給我那你呢”

    “有事”鳳易寒快步走向側門。

    “寒你等等我,我陪你一起去。”沈念慈匆忙的和對方說了聲抱歉,便追了過來。

    可是等她追到側門外時,再去找鳳易寒,哪里還有他的影子。

    沈念慈郁悶的跺了跺腳,也有些慌神了,怎麼辦,剛剛她可是偷偷的鳳易寒的酒里加了些東西的,為的就是今晚可以和他共度良宵。

    而且,為了徹底的斷了鳳易寒對江心語的心思,她也命人在江心語喝的果汁里加了一些藥,希望她可以和那個南宮白夜在一起。

    江心語

    她又立刻去找江心語和南宮白夜,發現在兩個人都已經不在了,才稍稍放下心來。

    她想,鳳易寒和江心語應該不會那麼巧踫到的

    南宮白夜跑到了個岔路,便再也找不到江心語的影子,他沒有猶豫,順著其中的一條路追了過去。

    江心語本想離開這里,可是沒想到自己竟然迷路了,她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細密的汗珠,她知道自己體內的熱不正常,現在只想找個水池或者湖泊之類的地方可以清醒一下。

    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繼續向前走,經過一顆樹的時候,手臂突然被人抓住,江心語想要尖叫,對方立刻堵住了她的唇,江心語害怕極了,驚魂未定間她看清了對方的臉,竟然是鳳易寒

    鳳易寒一踫到她就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他放下手皺眉問道,“你怎麼了”

    “走開,別踫我”江心語立刻就去推他,鳳易寒一把抱住她,感受著她滾燙的體溫,吃驚的問道,“你怎麼會”

    “放開我”江心語繼續掙扎,可是越掙扎越熱,而且,在這一瞬間,她竟然有點舍不得他,察覺到自己的這個想法,江心語毫不客氣的抬起手別咬上自己的手背。

    “你干什麼”鳳易寒見她自虐,立刻阻止了她,拉開了她的手。

    “你別管我,放開”江心語氣得去打他,鳳易寒立刻抱起她,快步離開了,無論她如何掙扎都不放。

    落花別苑佔地面積很廣,路上會有小型的電車,有專人負責帶客人去想去的地方。

    鳳易寒攔住了一輛車,讓工作人員下去,他帶著江心語坐了上去,江心語不老實,他便一只手壓制著她,另一只手開著車,五分鐘後,車子開到半山腰的一個依山而建的小別墅門前,他抱著她下了車,快步進了別墅。

    剛剛冷風一吹,江心語的理智又清醒了一些,進門後,她立刻掙脫開他的懷抱沖向洗手間,先是把門反鎖起來,然後打開了冰冷,用手掬起水往自己的臉上潑

    鳳易寒看著那扇緊閉的門,也是一陣口干舌燥,感覺這個房子又悶又熱,他伸手扯開了領帶扔到一旁,把上衣解開了幾顆扣子,也沒能得到緩解,他又快步來到別墅的窗邊,打開了窗子。

    山里的空氣還是有些涼的,這樣一吹才舒服一些。

    他又不放心的轉身回到洗手間門口,用力的敲了敲門,問道,“江心語,你怎麼樣”

    “我沒事,不用你管”涼水失去了效力,江心語干脆拿起一旁的花灑往自己的頭上淋。

    “開門”鳳易寒知道現在的她現在的情況會有危險,不放心的重拍了幾下。

    “我說了我不用你管你走開鳳易寒,我和你已經沒有關系了”江心語顫抖的舉著花灑,咬牙說道,冰冷的水讓她的聲音都開始發顫。

    鳳易寒眉頭皺了皺,他也不和她廢話了,找來別墅的備用鑰匙,快速的打開了洗手間的門。

    江心語看著沖進來的男人,立刻舉著花灑去打他,鳳易寒奪過她的花灑扔到一旁,將她推到洗手間的牆壁上,將她壓在自己和牆壁之間,鳳易寒不想再壓抑自己對她的感覺,他現在已經不再去想什麼是愛,什麼是恨,他只知道,這一刻他想要她

    不,不止這一刻,和她分開後的每一刻,他的身體都在想念著她,這麼強烈的感覺,這個世界上只有這個叫江心語的女孩能給他。

    哪怕是沈念慈都無法讓他有這種強烈到幾乎要爆炸的感覺。

    不止是現在,哪怕就是在四年前,他們沒分開的時候,也從來都沒有

    在這方面,他對她一直都是淡淡的

    唯獨在想起她的時候不一樣

    江心語的一雙小手緊緊的揪著他的衣服,感受著他的吻,最終還是慢慢的閉上了眼楮

    江心語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她看著頭頂上那雪白的天花板,昨夜的種種竄入腦海,眼角有兩滴落滑落,她緩了一會兒才從床上坐了起來,偌大的房間內只有她一個人。

    房門被人推開,鳳易寒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江心語看了他一眼,立刻用被子裹緊了自己,胸口一陣陣窒息般的難受。

    “醒了就吃點東西。”鳳易寒坐在床邊,把托盤放到床頭櫃上,端起了上面的碗。

    碗中是一碗熬得香濃的雞湯,里面有切碎的雞肉,一看就知道十分的有營養,鳳易寒鑰起一勺吹涼後送到她的唇邊,江心語立刻扭過頭,說道,“我要離開這里”

    鳳易寒捍著勺子的手收緊,並不理會她的話,淡淡的說道,“把湯喝了。”

    鳳易寒再次將湯勺送到她的唇邊,江心語氣急,直接推開他,生氣的吼道,“我不喝”

    湯勺掉落,鳳易寒手中端著的碗也被她弄灑,剛剛才出鍋的滾燙的雞湯全都灑在他的手上,饒是鳳易寒眉頭也忍不住皺了起來,他看著自己被燙紅的大手,下頜繃得緊緊的。

    江心語也被嚇了一跳,她只是不想喝雞湯,沒想弄傷他,本能的想叫他快去用冰冷沖一下,然後去上藥,可是想到他曾經對自己做過的事,她便狠下心來轉過頭,可是眼淚卻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鳳易寒突然伸手摟過她的頭,不顧手上的灼痛,低下頭便吻上她,江心語反抗的話全都被他給堵了回,身上裹著的被子被他扯了下去。

    江心語氣極了,手胡亂的抓住了床頭櫃上的台燈,用力的朝他的頭砸了下去,只听,“砰”的一聲悶響,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

    江心語手握著台燈,看著面前的男子,他的額頭上有血跡流了下來,滴在她的臉上,黏黏的熱熱的,每一滴就像一滴滾燙的蠟油,滴在她的心上

    “你我”江心語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手上的台燈,連忙將它扔了出去,鳳易寒怔然的看著她,就在江心語以為他會掐死自己的時候,他卻再次親吻上她。

    江心語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楮,這個男人是瘋了嗎難道他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離開的時候,鳳易寒站在床邊,英俊的臉上沾滿了鮮血,就像一只妖艷的魔鬼,白色的襯衣像被血染過一樣,他看著床上的女孩,淡淡的說道,“如果真的恨我,就讓我流血流死”

    鳳易寒說完,轉身離開房間,走路的時候,高大的身軀忍不住在打晃,江心語抬起自己的手,用力的咬著自己的手背,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往下落。

    過了一會兒,江心語艱難的從床上爬起來,來到浴室洗了個澡,腦海中全是鳳易寒滿臉是血的樣子,她站在花灑下,任由冷水沖洗著自己

    江心語洗好了澡走出浴室,打開櫃子,里面只掛著兩套睡袍,一件衣服都沒有,她只能拿了一件穿在身上,確定房間里沒有衣服便匆忙的下了樓。

    她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里

    到了樓下,她本想直接離開,目光卻落在了客廳的沙發上,鳳易寒高大的身軀一動不動的躺在上面。

    江心語皺眉看了他兩眼,想著他曾經對自己做過的可怕的事,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她才不相信這個男人真的會死,他欺負她的時候,力氣可是大的很,怎麼可能轉眼就虛弱的死掉。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