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不要再見面了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江心語離開別墅,走了幾步,腦海中突然響起鳳易寒的那句話,如果真的恨我,就讓我流血流死

    她的心狠狠的震顫了一下,她閉了閉眼楮,鳳易寒是死是活,又與她何干

    睜開眼楮,深吸了幾口氣,她又向前走了幾步,當她邁出第五步的時候,終于是放棄了,轉身回到了別墅。

    鳳易寒已經從沙發上掉在了地上,江心語連忙跑了過去,推開了一旁的茶幾,蹲在他身邊叫道,“鳳易寒你醒醒”

    江心語又推了他幾下,依然是一點反映都沒有,江心語看著沙發上和地上的血,徹底的慌亂,她費力的把他翻了過來,看著還在不停冒血的地方,快速的轉身去洗手間拿了一塊毛巾替他捂住。

    鳳易寒痛苦的呻吟了一聲,眉頭緊緊的皺著,睫毛不停的顫抖著。

    “鳳易寒,你醒醒啊,別睡啊”江心語又叫了他幾聲,依然沒反映,沒辦法,她只能先放開他,去找藥箱。

    她翻遍了樓下的每人個抽屜,都沒有藥箱和藥品類的東西,她又跑到樓上,終于在臥室里的抽屜里找到了緊急處理用的急救箱。

    這個時候,江心語已經心慌到不行,下樓的時候,因為跑得太急,摔了一跤,差點滾下樓梯,她也顧不得疼,抱著藥箱站了起來,快速的跑到客廳。

    她拿了止血藥,先是替鳳易寒止了頭上的血,傷口在發間,江心語努力了好久才把血止住,她拿起紗布胡亂的纏上,又從箱子里找了幾粒消炎止疼的藥塞進他的嘴巴里。

    她從茶幾上拿了水杯倒了水讓他喝下,讓她欣慰的是,他還知道主動喝水。

    把杯子放下,她又拿起他被雞湯燙到的手,他的手燙得不算輕,有的地方已經起了水泡,江心語的眼楮有些發酸,她故意不去看他的臉,認真的幫他把手上的傷處理好。

    做好後,江心語收拾好藥箱,又找到了他的手機,給修羅發了條短信。

    江心語轉頭看著躺在地上的男人,看的出,他的表情很痛苦,把他再搬到沙發上已經不可能了,江心語上樓上拿了被子替他蓋在身上。

    看著地上男子的那張臉,江心語突然就想起了二人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一幕幕的往事涌入腦海,讓她的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

    “鳳易寒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江心語趕走腦中那些不該有的畫面,她果斷的站起身準備離開,她怕再不離開修羅到了會看到她。

    目光不經意的抬起,卻看到客廳的陽台上掛著一條紫色的裙子,還有一套內衣,她的呼吸一窒,有些不敢置信的低下頭看著昏迷中的男人,他的表情依然痛苦,嘴里似乎在喊著誰的名字。

    難道是他幫自己洗了衣服

    還有那碗雞湯

    江心語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不可能是鳳易寒做的,就算是他做的,又能怎麼樣,也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一切。

    胎死腹中的孩子,他對她的絕情,他對她的殘忍

    江心語不讓自己再猶豫,快速的走到陽台,摘下衣服換上,不敢再看鳳易寒,匆忙的離開了

    “語兒”鳳易寒的嘴里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呢喃,眼角有淚流了出來。

    鳳易寒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醫院的病房里,他睜開眼楮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緩緩的坐了起來。

    “少爺,你醒了”修羅快步走了過來。

    “寒,你可算醒了,我們要被你嚇死了到底出什麼事了是誰傷的你”霍西揚快步走過來問。

    “她呢”鳳易寒皺看著二人問。

    “寒,你說的該不是會”霍西揚的話還沒說完,病房的門便被人推開,沈念慈哭得兩眼腫得像核桃一樣,見鳳易寒醒了過來,快速的撲到他的懷中。

    修羅和霍西揚自動的讓到一旁,鳳易寒皺眉看著懷中的女孩,詢問的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兩個大男人。

    修羅和霍西揚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誰,但是他們兩個趕到別墅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在,江心語根本就沒在啊。

    當時他們看著他受傷的,都嚇壞了,緊急的把他送來了醫院。

    “寒,到底是誰傷的你我都要被你嚇死了”沈念慈的眼淚像水一樣往下流,只是一小會兒的功夫,鳳易寒的衣服都濕了。

    “沈小姐還是先讓醫生給少爺檢查一下吧”修羅忍不住提醒。

    沈念慈听完,這才連忙直起身站在鳳易寒的身旁,鳳易寒皺眉看了她一眼,說道,“別哭了,我沒事。”

    “對不起”沈念慈低聲下氣的向他道歉,手一直握著他的手,鳳易寒看著她這個樣子,心里又有些不忍。

    醫生替他簡單的做了個檢查,說沒什麼大礙,就是失血過多,這幾天多休息休息,多吃些補血的東西,按時換藥就不會有大問題了。

    “寒,你多休息休息,先躺下,醫生說了,要多休息。”霍西揚連忙來到床的另一邊拉著鳳易寒躺了下去。

    “醫生說要補血”霍西揚看向一旁的沈念慈。

    她听完立刻擦掉眼淚,說道,“寒,你再休息一下,我回去給你炖些豬肝湯送過來,我晚點就過來。”

    沈念慈說完匆忙離開了。

    霍西揚滿意的揚了揚唇,要的就是她這句話,他剛要低頭和鳳易寒說話,只見他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們也先出去吧,我想一個要安靜一下。”

    “我好,那你好好休息。”霍西揚看了修羅一眼,二人一起離開了。

    鳳易寒抬起手看著自己的手,那個手掌上是他熟悉的蝴蝶結,雖然當時他是處于半昏迷的狀態,但他知道江心語是替自己包扎了傷口才走的

    江心語回到家,洗了澡便睡下了,鳳唯安埋怨了她幾句,見她好像是真的累了,就沒再多說,回自己的房間了。

    第二天,江心語接到了靳勒北的電話,問了她關于南宮白夜那晚宴會的事,江心語最後還是按照南宮白夜交待她的說了,他們一直在一起。

    掛斷電話後,江心語無力的躺回到沙發上,她覺得自己好壞,竟然真的幫助他撒謊。

    就好像一只腳踩進了泥沼的感覺,似乎會越陷越深,到最後無法自撥。

    江心語的心情實在不好,下午的時候,便一個人買了些木質的小柵欄來到了海邊的小木屋,柵欄是原木色的,江心語又買了一桶油漆,親手把那些柵欄刷成了白色,又把它們埋好。

    薰衣草長的比上次來的時候更好了一些,紫色的花圍在白色的柵欄中,看上去格外的好看,江心語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她又把木屋打掃了一遍,將每一處的灰塵都擦得干干淨淨,走之前,她采了一小束薰衣草離開了。

    靳勒北約了她晚上吃飯,她答應了,她先回了趟醫院,把花插在了哥哥床頭的花上,才離開去赴約。

    和靳勒北約在一家普通的小飯店,飯店不大,但干淨整潔,江心語到的時候,靳勒北還沒到,但他提前訂好了包間,服務生把她帶進一個小小的包間當中。

    大概過了半年小時,靳勒北才到,這時候離她們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二十多分鐘,他一進屋便向她道歉,“對不起,我來晚了,因為我個緊急的任務需要布置,耽誤了一些時間。”

    江心語看的出他是急著趕來的,額頭上還有些汗意,她搖了搖頭,說道,“沒關系,工作要緊,特別是你們警察。”

    靳勒北很意外她會這樣說,坐下來自已倒了一杯水豪爽的喝了下去,才說道,“如果人人都能像你這樣對我們多一分理解就好了。”

    “你們經常不被人理解嗎”江心語有些好奇他們這些警察的生活了。

    “生活中不被理解沒關系,可是如果工作上不被理解,就可以會放過很多罪犯,或者錯過很多線索。”靳勒北淡淡的說道,語氣平緩有力,但多少有一些無奈。

    江心語被他說的心虛,畢竟她上午才幫著南宮白夜撒謊了,她低下頭說道,“那你們一定很難談女朋友,沒有哪個女孩子喜歡等人的。”

    “你說的對,所以我也就不去禍害哪家姑娘了,就是家里比較著急。”靳勒北無奈的聳了聳肩。

    和他簡單的聊了幾句,江心語好像發現了這個鐵血警察的另一面,靳勒北把她的背包交給她,讓她看看有沒有少什麼東西。

    江心語簡單的檢查了一下,錢都不見了,其他東西還在,應該是那個司機把錢拿走了,覺得這些東西沒用,就丟掉了。

    “你們為什麼沒抓住那個壞人,我可以指證他的。”江心語皺眉問道,依然對這件事耿耿于懷。

    直覺上,那個司機是不是個普通的壞人,能這麼輕易的就把她抓走,而且身上還備著迷藥,很可能不是第一次作案了。

    “這也正是我今天找你來的目的,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靳勒北正色的看著她,表情十分的凝重。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