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找死的除外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語兒”鳳易寒小心翼翼的撩起她沾著血的長發,好像生怕弄疼了她一般,修長的指尖不停的顫抖,聲音都有一絲絲的顫抖

    “少少爺,我真的沒有殺人”江心語費力的抬起眼皮望著他,說完這句話,眼楮慢慢的閉上了。

    這一刻,鳳易寒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他的手握住鎖著她的椅子,手上用力生生的將那把鐵制的椅子給掰斷了,血從他的手掌噴了出來,與她的融合在一起,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疼,江心語的身體軟軟的摔了下來,他連忙伸手摟住她,可是看著她滿身的傷痕,他卻連抱她都不敢,生怕弄疼了她

    修羅的眼楮一直緊緊的盯住江心語,胸口疼到窒息,手是的飛刀早已被他調轉過來,寬厚的手掌緊緊的握著刀刃,血不停的從他的掌心流出來,仿佛只有這樣的疼痛,才能勉強的抑制住他心髒的痛

    尹君天和霍西揚也是眼楮通紅,直罵這個混蛋東西不是人,竟然把一個小女孩給折磨成這樣。

    尹君天找了鑰匙想去替江心語將手上的手銬打開,可是他剛一靠近,鳳易寒便激動的將他推開,吼道,“滾開,誰也不許踫她”

    尹君天被推倒在地,他震驚的看著面前的男子,他竟然流淚了

    尹君天和霍西揚對視一眼,霍西揚連忙蹲下身,和鳳易寒商量道,“寒,君天只是想給心語打開手銬,你看她的手還被銬著,而且,我們先把她送去醫院,要盡快替她處理一下傷口。”

    鳳易寒似乎猛的反映過來,立刻瞪著尹君天吼道,“還不快點”

    尹君天,“”

    他不敢怠慢,立刻站起身小心的替江心語把手銬打開,被手腕銬過的地方,更是一片血肉模糊,鳳易寒早上送她的手鏈還戴在那里,在鮮血的襯托下,更加的閃亮。

    鳳易寒小心翼翼的把江心語抱了起來,離開之前,他的目光掃過屋內的兩個對江心語用刑的警察,和被嚇昏的局長,聲音冷如地獄里的魔鬼,“和這件事有關的人,一個都不許放過我要他們血債血償”

    鳳易寒沒有去醫院,而是緊急的調集了幾位主治醫生來到別墅為江心語治療。

    包扎傷口的過程中,醫生即便是再輕再小心,江心語還是痛到受不了,鳳易寒只能忍著心痛緊握著她沒有受傷的地方,盡量不讓她亂動。

    因為疼痛,江心語雖然沒有意識,卻一直不停的往他的懷里鑽著,鳳易寒感受著她對自己的依賴,心痛的一片血肉模糊。

    江心語傷的最重的便是一雙手,手指被鐵棍夾過,差點將骨頭都夾斷了,原本非常縴細的手指腫的嚇人,即便是醫生動作再輕柔,她還是痛得冷汗涔涔,干涸的唇瓣不停的發出痛苦的申吟

    “輕點,你沒看到她很痛嗎”鳳易寒急得將醫生踢了出去,摟著她的手不自覺的收緊,又怕弄疼了她,又連忙放松,他感覺他仿佛要被人生生的撕裂了

    “爺,十指連心,痛是肯定的還好沒夾斷骨頭,但也必須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才行。”醫生緊張的解釋。

    “少爺,我知道你心疼小姐還是快讓醫生給小姐包扎吧,小姐還能少受一點罪。”李嫂站在一旁,眼淚就一直沒停止過。

    鳳易寒低著凝視著江心語了無生氣的的小臉,輕輕的吻了吻她帶著血的唇瓣,吩咐,“繼續輕點”

    鳳易寒從來沒覺得時間竟然是如此的難熬,她的每一聲申吟,每一個顫抖,都像一把刀,割在他的心上,等醫生把江心語受傷的十根手指都包好的時候,衣服都被汗濕透了

    愛著煎熬的又何止是屋內的人,屋外的人幾個人同樣受著煎熬。

    “爺,您的手還要流血”醫生緊張的看著鳳易寒不停往外冒血的手,那是為救江心語時被鐵劃傷的。

    “全都出去”鳳易寒完全不理會自己的傷,甚至連痛的感覺都沒有

    他現在甚至有些感謝手掌上的這些傷,不然他怕他真的會痛到崩潰

    江心語身上的傷,鳳易寒自然不可能讓這些醫生來為江心語處理,現在已經確定江心語受的都是皮外傷,他的心才稍稍的放回去一些。

    還好那兩個負責審訊的混蛋沒有來的及用更殘酷的刑具,不然,他見到真的可能就是

    鳳易寒不敢再往下想,哪怕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他都覺得沒辦法忍受

    將人全部趕了出去,他這才拿過剪子將掛在她身上的面條全都部剪了下來。

    鳳易寒想要踫一下她的身子,可是又怕弄疼她,只能拿過藥替她把傷口上好了藥,可是傷口接觸到藥粉讓她疼了,江心語的額頭上再次冒出無數的汗珠,她開始不安的呢喃著,“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人不是我不是我”

    鳳易寒听到她的話,立刻俯身過去,親了親她的唇瓣,才在她耳邊低語,“語兒,我相信你,人不是你殺的我會還你清白的乖,不要怕,我會一直守在你的身邊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

    他的話音一落,原來痛苦不安的女孩真的奇跡般的安靜了下來,就連那緊皺的眉頭都舒展了開來

    鳳易寒看著她的變化,心底卻變得更加的酸澀,眼楮又酸又漲,他低下頭,額頭與她相抵,淚再次從眼眶中滑落下來,滴落在她的臉上,與她的淚混合滾落

    原來在她的心底,竟然是這麼的相信自己,可是他卻再次讓她受到如此的滅頂之災

    鳳易寒強壓下疼痛,認真的替她上著藥,她的胸前交錯著幾條鞭痕,有一條斜斜的橫在她兩只小白兔上面,差點擦過那粉嫩的頂端,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小心的灑上藥粉

    直到將她身上的傷全部處理好,他拿過一條薄被蓋在她的身上,現在她滿身傷痕,根本不適宜穿衣服。

    醫生被叫了進來,又給江心語做了檢查,這才開了一些液,給她掛上,又開了些內服的藥,同時叮囑,“爺,這位小姐身上的傷一定不能捂著,如果條件允許,就盡量不要蓋任何東西,這樣更有利于傷口的恢復還要時刻注意著小姐的體溫,防止因為傷口發炎而引起高澆。”

    “知道了下去吧”鳳易寒將人全部趕了出去,臥室內再次剩下了江心語二人,鳳易寒小心的將她的被子掀開,听從醫生的建議,不讓她的傷口捂著。

    子內的液體慢慢的滴答著,鳳易寒的眼楮一直緊緊的凝視著床上的女孩,好像生怕自己一眨眼,她就會消失一般。

    直到三液體全部輸完,鳳易寒親自替江心語撥了針,他這才站起身,不舍的吻了吻她的額頭,站起身又深深的凝視著她幾眼,這才轉身離開了臥室。

    尹君天,霍西揚,修羅,李嫂四人一直守在門外,見他出來,幾個人一齊湊了過來,可是又敢靠太近。

    李嫂不像他們男人能沉的住氣,立刻問道,“少爺,小姐怎麼樣了”

    鳳易寒抿了抿薄唇,說道,“下去做些易消化的食物,我怕她醒來會餓。”

    “是我這就去做。”李嫂眼楮通紅的點了點頭,擦著眼淚轉身快步離開了。

    “跟我去書房”鳳易寒的黑眸微冷,今天他倒要听听,到底是怎麼回事,林詩依又到底是怎麼死的

    尹君天和霍西揚跟著鳳易寒到了書房,修羅離開前又看了一眼面前的房門,轉身離開了,到了外面把一個女孩帶了進來。

    “少爺,莫甜到了。”修羅恭敬的說完,向後退了一步。

    甜甜通紅著一雙眼楮,“撲通”一聲在鳳易寒面前跪了下來,哽咽的說道,“爺,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沒有照看好心語小姐。”

    “把當時的情況仔細的說一遍”鳳易寒現在沒有時間去計較莫甜犯的錯誤,現在他只想快點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還江心語一個清白。

    就算他派去的人不是莫甜,而是一個專業的保鏢去保護江心語,這種事也是防不勝防。

    莫甜是他特意選中去劇組照顧江心語的,一來她並非殺手出身,身上有些功夫,也只夠防身,這樣的人不容易引起別人懷疑,二來,莫甜夠機靈,很多事情能夠隨機應變,比起那些死板的保鏢更適合做這件事。

    “那個林詩依不可能是心語小姐殺的”莫甜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屋內的所有人都仔細的听著她所說的每一個字,生怕遺漏掉任何關鍵的地方。

    “是那個林詩依想要殺心語小姐,心語小姐確實生氣的打了她,但絕對不可能把她打死,而且那個林詩依被人拉走的時候,根本沒事,罵起人來底氣也很足,怎麼可能離開後幾分鐘就死了呢”

    “寒,現在看來最重要的就是要驗尸,查出林詩依真正致死的原因”霍西揚立刻說道。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