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到底是什麼病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虎子關上了房門,屋內就只剩下安芷媛,小西和晏斯南三人。

    “他怎麼樣”安芷媛的聲音都在顫抖。

    “情況比想象的好,不要太擔心,我們都要相信小西,他是個堅強的孩子。”晏斯南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笑容。

    他又拿出其他的藥品,開始為小西注射。

    客廳內,寧萱拉著還在不停流血的男人來到客廳,她找來藥箱,為霍西揚止血。

    此時此刻的男人就像一個提線木偶一般,任由她折騰著,寧萱一邊為他包扎一邊哭,“揚,你怎麼可以這樣對自己,嗚嗚這得多痛啊。”

    他的手背上被劃了好幾道傷口出來,血不停的往外涌,她弄了好久才替他止住了血。

    虎子一聲不吭的站在門外,一雙黑眸陰沉的可怕

    半個小時後,經過晏斯南的不懈努力,小西的情況才徹底的穩定下來。

    “還是盡量不要讓他受刺激,他的身體真的經不起”晏斯南的聲音有些無奈。

    安芷媛蹲在床邊,大手不停的輕摸著兒子的頭,心痛如絞。

    “你先去收拾一下,這里有我守著,如果小西醒了看到你這樣,他還會心疼的。”晏斯南溫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安芷媛對晏斯南是百分之百信任的,兒子多少次犯病,都是被他從死神的手里救回來的。

    所以她對他是無條伯的信任著

    安芷媛慢慢的站起身,又不舍的看了一眼小西,才低聲說道,“晏醫生,小西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我會守著他。”晏斯南看著她臉上的傷,清潤的黑眸中閃過一絲疼惜。

    安芷媛轉身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看著他說道,“晏醫生,你可不可以先不要回醫院,我害怕”

    晏斯南溫和的笑了笑,“我和醫院請了三天的假,如果不夠,我可以續到一個星期。”

    他的話讓安芷媛徹底的安下心來,她對著他笑了笑,“謝謝。”

    安芷媛相信只要晏斯南在,小西就絕對不會有事了。

    安芷媛走出臥室,虎子立刻站直身體擔心的看著她,問道,“媛媛,小西怎麼樣了”

    “有晏醫生在,不會有事的。”安芷媛簡單的說了一句。

    客廳內的霍西揚也立刻站了起來,抽回自己被寧萱抓著的手,快步走到安芷媛面前,他困難的吞了吞口水,問道,“小西怎麼樣了他到底怎麼了”

    “你放心吧,已經沒大礙了。”安芷媛凝視著他的黑眸中有著點點的淚光。

    她真的好想撲到他的懷中大哭一場,小西是她的兒子,也是他的,骨肉相連,她相信沒有人比他更能體會她的感受了

    可是她不能這麼做

    一滴淚從眼眶中掉落下來,寧萱適時的出現在霍西揚的身側,安芷媛連忙低下頭,繞過他準備離開。

    霍西揚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然後在虎子和寧萱吃驚的目光中,他拉著她快步的離開了。

    樓上臥室。

    霍西揚進門後便將門關上反鎖了起來,他轉身質問,“小西他到底”

    他的話還沒說完,安芷媛突然撲到他的懷中崩潰的大哭,她緊緊的摟著他,哭得全身顫抖,她真的好害怕,每一次看到兒子在她面前昏倒,都像有一把刀子在凌遲著她的心

    那種感覺真的糟糕透了

    可是這幾年來,她一個人卻取獨自承受過無數次

    她真的已經撐到了極限,一個人真的好累好累

    霍西揚呆呆的站在那里,听著懷中女子極力壓抑卻依然能听出撕心裂肺的哭聲,他的手慢慢的摟住她,將她緊緊的摟在懷中,黑眸中一片復雜

    安芷媛簡單的收拾了一番便從浴室進走了出來,打開門便看到霍西揚站在那里,白色的襯衣袖子破碎,被染紅了一大片,手上纏著的紗布也滲出血跡

    襯衣的兩邊衣角,一邊露在外面一邊掖在褲子里,樣子極為的狼狽。

    “小西到底是什麼病”霍西揚聲音沙啞的問道,眉間打著一個死死的結。

    安芷媛看著他痛苦的樣子,心一下子便擰痛了起來,心里受著世間最痛苦的煎熬,臉上卻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哥,你別擔心,小西就是從小貧血,情緒激動的情況下很容易至腦供血不足而昏倒。”

    “只是這麼簡單”霍西揚的聲音中透著艱澀,眼楮緊緊的凝視著她。

    “我因為在懷著他的時候,營養跟不上,他生下來營養不良,你也看到了,他剛生下的時候很瘦小這都要怪我,是我沒本事,才讓孩子跟著我受苦,後來小西還沒斷奶的時候,我也沒辦法出去找工作,只能幫人家做一些零活來賺錢,生活也過的非常的拮據,他的病就這樣耽誤下來了我沒敢告訴你和爺爺,就是怕你們會擔心。”安芷媛剛剛在洗手間一直在想要怎麼解釋小西昏倒的事才能讓他相信,這是她唯一能想出來的方法了。

    霍西揚豈是那麼好糊弄的,所以她只能盡量的說的逼真一些,多一些真事,更容易取得他的信任。

    她說的這些都是事實,除了小西的病情。

    霍西揚一直緊緊的盯著她,指尖都忍不住在顫抖,所以,兒子現在的體質全都要怪他

    安芷媛失蹤初期,爺爺就下令,讓他務必把她找回來。

    其實沒多久,他便得到手下的回報,說找到她了,可是當時他卻對手下吩咐,不要管她,讓她在外面自生自滅。

    而且,還要阻止霍家其他的人找到她

    那時,他非常的痛恨她的母親,恨不能殺了這對母女,自然不會在乎她的死活

    所以,這就是老天對他最好的報應

    如果當初他沒有做的如此狠絕,小西的就不會因為母體的營養不良而得了這種病

    安芷媛完全不知道這里面還有這麼多事,更不知道霍西揚曾經下過這樣的命令。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安芷媛不安的向他道歉。

    霍西揚嘴角揚起一抹苦澀,該說對不起的人不是她,而是他,是他對不起她們母子二人。

    “我去看看小西醒了沒有。”霍西揚的聲音有些沙啞。

    “還是先讓晏醫生替你看看傷口吧。”安芷媛看著他依然在往外滲血的傷口,鼓起勇氣走上前,拉住他的手向樓下走去。

    寧萱看著手拉手下樓的男女,差點沒昏倒,她想上去分開二人,但是今天小西已經因為她昏倒了,如果她再鬧,恐怕霍西揚對她就真的失望了。

    小西已經醒過來了,人還很虛弱,正和和晏斯南聊天。

    晏斯南听到聲音,立刻站了起來,安芷媛連忙對著他說道,“”晏醫生,麻煩你幫我哥看一下傷口,他的手受傷了。”

    小西本來還在生爸爸的氣,在听說爸爸受傷的時候,小臉立刻皺了起來,目光落在霍西揚受傷的手和手臂上,一片心疼的神色。

    晏斯南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小西和安芷媛心疼不已的神色,對著霍西揚說道,“霍先生,還是去外面吧。”

    霍西揚看著躺在床上的兒子,說道,“爸爸一會兒再來看你。”

    客廳內,晏斯南重新拆開了霍西揚被裹得像粽子一樣的手,他的傷口較深,這樣簡單的處理根本不行,必須要縫合才行。

    他拿出醫藥箱里的工具,準備好針和線,準備替他縫合。

    “需不需要打麻藥”晏斯南問道。

    “不必了,拜托你了。”霍西揚還著急回去看兒子。

    他也知道,如果自己這樣狼狽的出現在小西面前,他一定會心疼自己的

    “揚,怎麼能不用麻藥,很痛的。”寧萱坐在他的身旁,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楮里全是柔弱和心疼。

    霍西揚看了她一眼,從前他最喜歡的就是寧萱這副模樣,柔弱的讓他心疼,總會讓他有種強烈的保護欲。

    可是現在,看著她這樣,只是讓他煩躁。

    “縫。”霍西揚只說了一個字,便不再多說。

    晏斯南拿起針線手法利落的替他縫合好傷口,三道傷口一共縫了十三針,縫合好後,又給他上了些止血止痛的藥,非常專業的替他包扎好。

    手臂上的傷口不深,不需要縫合,晏斯南只簡單的替他上了藥。

    做好一切後,晏斯南將東西收拾好,霍西揚向他道了謝,上樓先換了一身衣服,才去了小西的房間。

    安芷媛正坐在床邊陪著小西,虎子沉默的站在一旁,眼楮緊緊的鎖定在二人身上,就好像生怕他一眨眼,她們母子就會消失一般。

    小西雖然沒說,但是他其實很擔心爸爸,見他回來的時候,才松了一口氣,有些別扭的轉過頭,故意不看他。

    安芷媛听到聲音站起身,她看了一眼走進來的男人,說道,“哥,你先陪陪小西吧,我出去和晏醫生談些事情。”

    霍西揚有些狼狽的點了點頭,現在他的心情極為的復雜,躺在床上的男孩,他的兒子,在他的心里已經佔據了最柔軟的那個位置,讓他每次想到他的時候,心都柔軟的一塌糊涂。

    這種感覺真的很神奇,在沒見到小西之前,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喜歡小孩子,甚至看到別人家的小孩還會厭煩。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