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最珍愛的寶貝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出電梯的時候,鳳易寒低下頭才發現自己懷中的女孩已經睡著了,她的臉半貼在他胸口的衣服上,眼楮緊緊的閉著,果凍般粉嫩的唇瓣半開著,清淺的呼吸噴灑在他的胸口,透過他的襯衣燙著她的皮膚。

    “噓別吵了”鳳易寒聲音低沉的下令,生怕把懷中的小人兒給吵醒。

    尹君天和霍西立刻閉嘴,剛想去看一眼他懷中的女孩,鳳易寒便果斷轉身,將小小的她藏住,她睡著時嬌憨可愛的模樣,他可是半分都不想別的男人瞧了去。

    江心語還是被吵到了,小手動了兩下,最終抓住了鳳易寒的衣服,嘴巴咕噥了兩下,又繼續睡了。

    鳳易寒等她睡安穩了,才抱著她出了電梯。

    霍西揚凝視著鳳易寒的背影,表情有些復雜,寒的樣子分明是對江心語動了真情了,身為和他一起長大的兄弟,他們何時見過他對任何一個女孩子如此過

    哪怕是年少時和沈念慈在一起,鳳易寒也從來沒這樣抱過她,更沒像現在這樣,小心翼翼到仿佛懷中就是他最珍愛的寶貝。

    後來,沈念慈回來,他倒是和她很親近,也經常抱她,但那都是因為沈念慈腿有問題了。

    鳳易寒在抱著江心語時,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和那時是完全不同的。

    此時此刻的他,溫柔的仿佛能融化世上最堅硬的東西

    鳳易寒抱著江心語坐到車內,沒再管後面的兩個人,車子便駛離了酒店。

    霍西揚的車子已經有人開了過來,他接過車鑰匙,坐到了駕駛位,尹君天非常自覺的坐到了後面。

    上車後,他便躺在後座上,一雙黑眸瞬間便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失神的盯著車頂,一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

    霍西揚知道他剛剛不過是在強撐,無奈的搖了搖頭,發動車子離開了。

    酒店的旁邊,一道高挑的身影走了出來,沈念慈看著那輛平穩駛走的轎車,眼楮通紅,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現在鳳易寒對江心語已經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了,她幾次打他電話,都被他敷衍了幾句便被掛斷了。

    為了陪這個賤人,他甚至連電話都不想和她多說了

    偏偏那個該死的唐少卿還不讓她去動那個小賤人

    沈念慈手捂著胸口,似乎已經完全喘不過氣來了,不行,再這樣等下去,她就要瘋了

    鳳易寒是她的,誰也別想搶走

    沈念慈腳步踉蹌的離開了門口,發瘋般的跑向自己的車子。

    鳳易寒回到公寓,莫甜已經準備好了早餐,見二人回來剛要說話,便被鳳易寒一個冰冷的眼神給制止了。

    莫甜這才發覺,鳳易寒懷中的女孩已經睡著了,她連忙噤聲不敢再說話了。

    鳳易寒直接抱著江心語上了二樓,把她放到床上的那一剎那,他的心仿佛也跟著空了一塊。

    小心的替她蓋好被子,他坐在床邊凝視著她的睡顏,她的皮膚似乎很薄,好像透明的一般,晨曦中,那層細細的絨毛都清晰可見,睫毛長的有些不太真實,甚至比那個戴了假睫毛的似乎還要長。

    手指輕輕的抬起,想要去觸踫她的皮膚,那一刻,他甚至有片刻的遲疑,就好像生怕自己一踫,她的皮膚就破了一般

    似乎屋內的光線太強了,江心語睡的不是很舒服,她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嘴巴咕噥了兩下,翻了個身,把臉用力的往枕頭里面埋去。

    鳳易寒立刻拿起窗簾的,把窗簾給關上了。

    屋內變得昏暗,江心語才睡得踏實了。

    鳳易寒又在床邊坐了一會兒,這才站起身走進了書房。

    霍西揚開著車回到別墅,剛進了院子便透過玻璃窗看到餐廳內,安芷媛和晏斯南似乎正在說著什麼,安芷媛有些害羞的低下頭,白色的襯衣微微的反光,讓她的表情看起來蒙上了一層夢幻的色彩。

    霍西揚瞬間就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個死女人,真忘了到底誰才是她男人了

    他剛要下車,兒子突然跑了出來,小西今天也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他坐到椅子上,晏斯南立刻伸手摸了摸他的頭,晏斯南身上穿的也是一件白襯衣,兩大一小三人在那里,就像穿了親子裝,竟然真的很像一家人

    畫面還那麼的美

    霍西揚胸口的煩悶再次飆升

    “君天,我跟你說君天”霍西揚叫了兩聲後面也沒反映,轉頭一看,尹君天竟然已經睡著了。

    霍西揚,“”

    他這個幫手找的,還真不怎麼樣。

    霍西揚下車的時候,故意把車門摔的極響,自然也驚動了餐廳里的人。

    霍西揚走到車後面,拉開車門,彎腰把尹君天從車里扶了出來。

    “行了,進屋再睡。”霍西揚看著尹君天的臉上有淚痕,心也忍不住跟著疼了起來。

    他和鳳易寒,尹君天的關系比親兄弟還親了,看著尹君天難受,他自然也不好受。

    安芷媛見狀連忙放下手中的碗,快步走了出來,小西和晏斯南也跟著走到了門口。

    “他怎麼了”安芷媛也走過去,扶住了尹君天的另一只手臂。

    “睡了。”霍西揚簡單的回了一句。

    安芷媛見狀也不再多說,幫忙扶著尹君天走了進去。

    霍西揚還忘記自己帶尹君天回來的目的,一進來便問道,“讓他睡哪”

    “現在客房都滿了,和你睡一起吧。”安芷媛幾乎是想都沒想便回答。

    “我們兩個大男人哪里睡的開”霍西揚有些不樂意的看著她。

    “他受傷了,先把他放到沙發上。”晏斯南一眼便看出尹君天受了內傷。

    “受傷了”霍西揚愣了一下,現在也顧不得自己那點小心思了,立刻扶著尹君天到沙發上,小心的讓他躺了下來。

    晏斯南快步走到尹君天的身邊,拿起他的手看了看他的指甲,雙手又捧住他的臉左右看了看,對著小西說道,“把叔叔的藥箱拿來,謝謝。”

    “好,馬上到。”小西認得尹君天,知道是爸爸很好的兄弟,立刻听話的去取藥箱了。

    “怎麼回事傷的重嗎”霍西揚緊張的問。

    “應該是郁積所致,身體本就有內傷,沒調理好,又喝了酒,先把毒血放出來,不然時間久了,對身體損害極大的。”晏斯南說著,小西已經把藥箱拿了出來放到了茶幾上。

    晏斯南打開藥箱,拿了幾根針,找到尹君天的幾個穴位扎了下去,同時吩咐霍西揚和安芷媛,幫尹君天擠血,擠出來越多越好。

    二人立刻照做,從那些小針眼里擠出來的全都是黑血

    晏斯南又扒開了尹君天的眼皮看了看,果斷的轉身拿了一把小小的尖刀出來,拿起了尹君天的手指扎了下去

    尹君天的手立刻被扎出了一個洞,霍西揚和安芷媛便看到尹君天手指上面不停的流出血來。

    小西已經機靈的拿過容器接著了。

    體內的淤血放淨,尹君天的臉色很明顯的變得紅潤了起來,不似剛剛那樣蒼白了,他輕咳了一聲,緩緩的睜開了眼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晏斯南,眼楮中全是茫然

    “晏醫生,怎麼樣了”安芷媛立刻問。

    “已經沒事了,藥箱里有藥棉。”晏斯南手腳麻利的替尹君天包扎好了手指。

    “我怎麼了”尹君天只記得自己躺在車座後面,後來躺著躺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你本來內傷就沒痊愈,再加上過度的勞累,郁積過度,體內淤積了許多毒血,現在已經放出來了,這幾天你多注意休息,不要想太多心事。”晏斯南叮囑道。

    尹君天的表情十分的苦澀,他怎麼可能不想

    剛剛才輕松一些的胸口,悶痛感再次襲來,他難受的捂住胸口,咳嗽了起來。

    晏斯南立刻去替他拍著後背,“哇”的一聲,尹君天又吐出一口黑血。

    “君天”霍西揚的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咳咳咳”尹君天又重重的咳嗽了幾聲。

    “別擔心,都是毒血”晏斯南解釋。

    待尹君天的情況穩定了一些,霍西揚和晏斯南合力把他弄到了樓上霍西揚的房間。

    本來霍西揚還想著借尹君天來住的機會,把晏斯南弄走呢。

    現在看來,尹君天更需要這位醫生。

    把尹君天放到床上後,霍西揚拉過被子給他蓋上,晏斯南說道,“讓他睡吧,他體質不錯,睡眠有助于他的恢復。”

    霍西揚自然沒有意見,拉好窗簾後,便和晏斯南一前一後離開了,安芷媛見二人走下來,說道,“先吃早餐吧。”

    五個人吃過早餐後,安芷媛便去廚房收拾了,最近小西生病,她也沒去上班,反正霍西揚這些天也沒有去。

    安芷媛收拾好回房間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床上躺著一個人,她有些吃驚的看著他,“哥,你怎麼在我房間”

    霍西揚背對著她睜開眼楮,“君天住我的房間,我在這里你讓我去哪我們本來就是夫妻,今天開始一起睡。”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