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媽媽和爸爸在一起嗎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江心語吃過早餐後,便離開了酒店,打算打車去許老家拜訪。

    在酒店門口等了很久,沒有一輛出租車過來,江心語正在郁悶,一輛黑色的車子停在了她的面前。

    車窗降下,露出鳳易寒那張俊臉。

    他下車,替江心語拉開後座的車門,“語兒上車吧,我保證我只送你過去。”

    “鳳易寒,沒有出租車是不是你搞的鬼”江心語有些生氣的瞪著他。

    “不關我的事好像今天這里有什麼出租車游行,所以他們才沒空來拉客了吧。”鳳易寒心里微微冒汗。

    “”

    “上車吧,再晚就趕不到了,路也不近的。”鳳易寒繼續勸她。

    江心語無奈,左右看看依然沒有一輛出租車,她只能上了車,鳳易寒關上車門後,坐到駕駛位,發動車子離開了。

    鳳易寒的眼楮時不時的就會通過觀後鏡看著坐在後面的女子,江心語一直坐在後座上閉目養神,鳳易寒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能這樣看著她,真的好幸福。

    江心語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起手機看了看,是兒子的電話,她立刻接了起來,“喂。”

    “媽媽,你在干嘛”西吾正在伺候著他們家的小公舉吃東西。

    “媽媽我有些工作要去趟郊區,你在做什麼”江心語直接說露了嘴,她緊張的看了一眼前面的男人,鳳易寒也在看她,二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她心虛的別開了眼楮。

    鳳易寒的眼中滿是困惑,媽媽她這是在和誰講電話。

    “媽媽,你是不是和爸爸在一起”西吾敏感的察覺到了媽媽說話的不自然。

    “嗯。”江心語也不否認,她知道兩個孩子都知道鳳易寒的存在,她也知道兩個孩子雖然沒說過,但其實他們的內心是渴望父親的。

    “媽媽和爸爸在一起嗎”西言突然激動的叫了起來,小丫頭的聲音非常大,江心語連忙捂住了手機。

    “我先掛了,回酒店再給你們打電話。”江心語連忙掛斷了電話。

    鳳易寒的眉頭皺的更緊,剛剛他怎麼好像听到西言的聲音了

    “語兒,剛剛是誰的電話”鳳易寒忍不住詢問。

    “和你無關。”江心語冷淡的回答。

    鳳易寒,“”

    一個小時後,鳳易寒的車子停了下來,江心語睜開眼楮向外看了過去,面前是一片很大的荷塘,里面長滿了蓮葉和荷花。

    荷塘的對面,有一幢二層的小樓,設計非常的簡單,二樓有一處露台,上面放著桌椅。

    鳳易寒替她打開車門,手伸了過去,“語兒,到了。”

    江心語直接無視他的手,自己下車離開了。

    鳳易寒,“”

    他連忙關上了車門,跟了過去。

    二人需穿過了條小路才能到達許老的房子,二人走到路中間的時候,突然沖出來一只大黑狗,對著二人一頓狂吠。

    江心語被嚇了一跳,差點摔倒,鳳易寒立刻摟住她將她護在懷中,安慰道,“別怕。”

    江心語有些尷尬的被他摟著,想推開,可是對面的狗真的好凶。

    主人走了出來,把狗給趕了回去,老人家看著抱在一起的二人,問,“你們是什麼人”

    狗被趕走了,江心語連忙從鳳易寒的懷中退了出來,看著對面頭發半白的老人,問好,“您好,您就是許老吧,我叫龍羽,有點事情想請您幫忙。”

    “我已經隱退了,沒什麼能幫上你的,你們回去吧。”許老直接趕人。

    “許老我這次想請您幫我找一個出錯的數據,您也知道建築是個特殊的行業,如果一個數據出錯,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和悲劇。”

    “你說的這些都和我沒關系,回去吧”許老轉身就走,順便關上了門。

    “”江心語有些無奈的看著老的背景,一時不知該怎麼辦。

    “許老,怎麼樣您才肯幫忙呢只要您說,我們一定照辦。” 鳳易寒握住了江心語的手。

    江心語想抽回,鳳易寒握得更緊。

    許老回頭看了二人一眼,看著鳳易寒說道,“你們想讓我幫這個忙也不是不可以你們看這個荷塘,現在正是藕豐收的季節,你們要是能幫我打出五百斤藕,你們這個忙我就幫了。”

    “挖藕”江心語轉頭看著身旁的荷塘,全是水,怎麼挖

    “好,我們挖”鳳易寒點頭,算是成交了。

    “可是你我都不會挖啊。”江心語輕輕的拉了拉他的衣服。

    “沒關系,不會可以學,你在邊上看著就行順便幫我記重。”鳳易寒的笑容在陽光下,看起來甚至有些晃眼,江心語這才發覺,鳳易寒的臉色有些太白了。

    老人把工具全都交給了二人,便坐下開始抽煙了。

    “挖藕可不是一件輕松的活,可是要用手挖的,你們要後悔想走,還來的及。”許老一邊抽煙一邊說。

    “您還是等著看圖紙吧。”鳳易寒絲毫不退縮。

    “你還是在這等我吧,別過去了。”鳳易寒有些擔心她。

    江心語看著鳳易寒已經脫了皮鞋外套,穿上了那種大概到胸口的膠皮衣,手上也戴上了手套,她輕輕的搖了搖頭,也拿過一套衣服穿上。

    這是她的工作,她怎麼可能讓他一個人去做,自己反倒躲在這里呢。

    “語兒,水涼,你別下水了”鳳易寒怎麼舍的讓她干這種活。

    “沒關系的走吧。”江心語拿了一只籮筐,先一步下了水。

    荷塘的水並不深,大概只沒了膝蓋,可是江心語沒下過水,水里的淤泥又很滑,她差點摔倒,鳳易寒連忙伸手扶了她一下。

    “語兒,听話,到岸上去吧。”

    “兩個人做總比一個人快一些。”江心語固執的要幫忙,而且這本來就是她的工作,其實他根本沒必要幫自己的。

    “那你就跟著我,別走遠了,知道嗎”鳳易寒牽住她的手,向水里走去。

    “你們啊,先用手摸準藕的位置,然後再整根的撥出來,記住要整根,給我弄壞了,你們要賠我的。”許老自己又倒了壺茶,坐在那里悠閑的喝著。

    “”

    鳳易寒彎下腰在水里摸索了一會兒,終于找到一只藕,他用力的向上撥了幾下,一整根藕便被他給撥了出來。

    “哇,這麼大啊,好棒啊。”江心語看著鳳易寒手上那根長長的藕,一臉的驚喜。

    鳳易寒看著她臉上難得的笑容,嘴角也有了笑容。

    “裝到框里。”鳳易寒把藕交給了江心語。

    “好。”江心語立刻接過,差點再掉到水塘里。

    “好重”

    “我來吧。”鳳易寒把藕放到框里。

    繼續去摸索下一個目標了。

    江心語也試著去水下摸,突然她摸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她也不知道是什麼,用力的捏了兩下,然後拿了起來

    “呱呱呱”一只綠色的青蛙瞪著她,不滿的大叫。

    “啊”江心語尖叫一聲,一下子把青蛙丟了出去,身體後退了兩步,眼看著就要坐到了水塘里。

    鳳易寒連忙丟下手里的藕,快速的抱住了她的腰,才讓她避免了摔進水塘的厄運。

    “語兒,沒事吧”鳳易寒緊張的看著她。

    江心語臉色發白的搖頭,坐在岸邊的許老已經笑的前仰後合了。

    “沒事,許老真是惡趣味。”江心語郁悶的看了一眼遠處的老頭。

    “許老退休後就一個人住在這里,他妻子去世的早,膝下也沒有兒女,一個人是太寂寞了。”鳳易寒小聲的解釋。

    江心語听完,心里莫名的一酸,“你是說,許老只是想讓我們陪他一下。”

    “應該是。”鳳易寒不舍的放開她,繼續去挖藕了。

    江心語這次再去摸的時候,可不敢再亂捏亂拿了,確定是藕就撥,可惜,沒有一次成功的,被她挖斷了一只,被許老狠狠的罵了一頓。

    鳳易寒氣的差點去跟許老拼命,江心語一直攔著他,不停的跟許老道歉,才平息了一場風波。

    等挖完藕的時候,二人已經變成了泥人,衣服上,臉上,頭發上全是泥。

    “五百斤夠了,您可以兌現諾言了吧。”鳳易寒坐了下來問。

    “本來是可以了,但是你剛剛惹我生氣了,你們一個人去采點蓮子,另一個人去抓魚抓夠一框魚”許老再次吩咐。

    “”

    二人又認命的下了水。

    等二人干完活的時候,已經下午了,二人連午飯都沒吃。

    許老看著那一筐魚,還有采好的蓮藕,終于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們兩個去洗洗吧,二樓有間客房,里面有間浴室。”

    鳳易寒和江心語脫掉了身上的膠皮衣,鳳易寒去車里拿了備用的衣服過來。

    二人一前一後進了客戶,鳳易寒看著江心語疲倦的模樣,心疼的問道,“累了”

    “還好。”江心語搖了搖頭。

    “你先洗吧。”鳳易寒進了浴室,浴室比較小,只有一個淋浴。

    江心語洗好澡出來後,鳳易寒才進了浴室洗了個澡走了出來,他看著江心語濕著的頭發,下樓找來了電吹風,說道,“我幫你把頭發吹干。”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