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973.番外2【言野篇】20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你找死是不是”阿彌把剛吃了一點的水果扔向他,扯動槍傷,疼的她臉色又是一變。請大家看最全

    這個流氓

    西吾很輕松的接住,直接咬了一口,說道,“嗯,味道真不錯”

    西吾意有所指。

    阿彌被他氣的不輕,不再吃東西也不再理他。

    西吾見玩笑開大了,便出去山洞,先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現在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他和她掉下懸崖後,兩個人在海上漂了很久才見到海岸,估計這里距離他們掉落的方,怎麼也得隔了一個國家了。

    他和那個丫頭身上的傷,現在他只能用一些草藥來支撐著,但是沒有消炎藥,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必須想辦法盡快的和父親取得聯系才行。

    西吾又去采了些藥回來,回來的時候,手上還抓了兩只山雞,他在河邊把山雞褪了毛拿回了山洞。

    阿彌正靠了牆上閉目養神。

    西吾的情況其實也不怎麼好,但是現在這丫頭受了傷,他也只能硬撐著了。

    好在這次他走遠了一些,找到了一些別的功效的草藥。

    “把這個吃了。”西吾把一株綠色的草扔給阿彌。

    阿彌只睜開眼楮看了一眼,便繼續閉上了眼楮。

    “怎麼不敢吃啊,怕我毒死你啊”西吾坐下來,把那兩只雞,一只用葉子包裹住埋在地上,另一只架在火上烤。

    “我不吃草”阿彌淡淡的說了一句。

    “這是藥無知”西吾鄙視的說道。

    “你說誰無知”阿彌立刻炸毛了,被這個流氓氣的快要吐血了。

    西吾撿了一顆和丟給她一樣的草藥放進嘴巴里嚼了咽了,說道,“這草藥有消炎止血的作用,你要是不想死在這里就吃。”

    阿彌看著他真的把這草吃了,眉頭皺著,草也能治病,但是看他吃了,應該沒毒,她拿起來把葉子擦干淨,也吃了起來。

    她不能死在這里,更不能死他前面,她的任務還沒完成呢。

    “我覺得你還真是只小笨熊,我要是想害你,當時王宣開槍的時候不救你,掉下海的時候不管你,到了岸邊丟掉你,不幫你取子彈哪一種你不得死啊,我還用的著費勁的把你救活了,再用幾片葉子害死你。”

    “”

    “那你為什麼救我,我們兩個是敵對關系。”

    “不習慣看到人死在自己面前。”西吾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阿彌,“”

    “你殺過人嗎”西吾問她。

    “當然殺過”阿彌覺得他問的是廢話。

    “”

    西吾眸色復雜的看著她,半晌才說道,“以後能不殺就不要殺了,誰的命都是父母給的,很貴重。”

    “”

    西吾把草藥用嘴嚼碎,然後敷在自己還有滲血的傷口上。

    “惡心”阿彌受不了的轉頭,她是有潔癖的。

    “”

    “惡心你以為你身上敷的草藥是怎麼碎的都有我的口水”西吾瞪她。

    “你這個人太惡心了”阿彌氣的拿石頭扔他。

    “你懂什麼,中醫說,口水有消毒”

    “閉嘴”

    “”

    西吾站起身脫褲子。

    “你干什麼,流氓”

    西吾本來沒在意她,被她這麼突然一叫,他的手頓住,皺眉看著她。

    “小笨熊,我要是對你有企圖,早動手了”西吾淡定的脫下褲子,他的腿上也被王宣用了刑,有些傷口都開始腐爛了,再不處理,會很麻煩。

    阿彌本還想說什麼,在看到他腿上的傷時,立刻撇開眼楮,西吾開始用藥草給自己的傷口敷藥。

    敷好藥後,西吾穿上了褲子,出去洗了手,回來便開始認真的烤那只雞了。

    很快,一股香味在山洞中彌漫開來,格外的誘人,兩個人最少有兩天沒吃過東西了,西吾真的餓了,阿彌也是忍不住的看向架在火上的那只被烤的已經變成金黃色的雞。

    阿彌畢竟年紀也不大,雖然性子冷,但是定性還是不夠。

    她也很餓了。

    西吾把雞烤好,拿起來聞了聞,太香了,阿彌吞了吞口水,撇開眼楮不看他。

    西吾忍不住的笑了,把雞腿撕了下來,遞到她的面前,說道,“吃吧。”

    “我不餓。”

    咕嚕嚕,肚子叫了起來。

    阿彌尷尬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吃吧,很好吃的,這可是鳳西吾牌燒雞,全世界獨一份哦,你可是有口福了。”西吾把雞腿塞到她的手里。

    阿彌也真的餓了,她慢慢的咬了口,真的好香好好吃。

    許是太餓了,她覺得這是她吃過的最好吃的食物了。

    “小笨熊。”

    “阿彌。”

    “”

    “我的名字。”阿彌郁悶的瞪他,她才不是小笨熊。

    “阿彌,好奇怪的名字。”西吾也撕下另一個雞腿,坐下開始吃了。

    “你的名字也很奇怪啊,西吾。”阿彌真的覺得這個男人很討人厭。

    “怎麼會奇怪哦,我的名字是我父親取的,他呢姓鳳,所以我得姓鳳,西呢取珍惜的惜家諧音,意為珍惜的意思,我媽媽名字的最後一個字是語言的語,分開了呢,就是一個言一個吾,所以我和我妹妹,一個人叫西吾,一個人叫西言,我們兩個尾字合起來就是我母親的名字,這是在表達我父親對我母親有愛。”西吾解釋了一下。

    阿彌听著他的解釋,原來這是他母親名字的字拆開了。

    “我父母很相愛,是那種至死不渝的愛我會以他們為榜樣。”西吾也向往父母那樣的愛情。

    “這個世界上哪有真愛都是騙人的。”阿彌淡淡的說道。

    “唉,我說你小小年紀,這是什麼思想,沒被愛過人才會這麼說。”

    “你說的對,我就是沒被愛過。”

    “”

    西吾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兩個人把一只雞都吃光了,也差不多飽了。

    西吾又要給阿彌換藥,阿彌雖然覺得惡心,但是她也知道現在沒有別的辦法,除非她不想活了。

    “你先去漱口”

    吃了雞,好惡心。

    “又不是要接吻”

    女人就是麻煩。

    阿彌,“”

    西吾漱口回來,用嘴嚼碎了草藥,給她上在傷口上面,又幫她把衣服穿好。

    西吾去準備睡覺的地方了,森林里陰冷潮濕,必須得睡升過火的地方才好一些。

    阿彌看著他後背上慘不忍睹的傷口,等他弄好睡覺的地方,說道,“我幫你把後背上的傷上了藥。”

    西吾正在鋪干草,听了她的話,不敢置信的問,“我沒听錯吧”

    “你救了我一命,這是我欠你的”

    “”

    西吾趴在干草了上,阿彌走了過來,學著他的樣子,把草藥放進了嘴巴里面嚼碎。

    “我不嫌棄你沒漱口”

    阿彌,“”

    阿彌最後累的嘴巴都痛了,才把西吾的後背上全都鋪了一層的草藥。

    “你睡這吧,這里還暖和一些。”西吾準備起身。

    “算了,一起睡吧。”阿彌見他傷的也不輕,沒讓他動。

    阿彌也在他旁邊趴了下來,兩個的並排趴著,畫面有些詭異。

    “我發現你人其實挺好的。”西吾轉頭看她。

    “我是不想你死了,我傷沒人管”阿彌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說真的”

    “不然呢”

    “”

    第二天,阿彌又是被香味誘醒的。

    她睜開眼楮便看到西吾把昨天埋在地上的那只雞扒了出來,她坐了起來動了動發酸的腰,眨著眼楮看著他。

    “快還嘗嘗鳳西吾牌叫花雞。”西吾把那只雞摔在地上,香味更濃了。

    “什麼雞”

    “叫花雞呀”西吾笑著解釋,感覺後背上今天好多了。

    他這次直接把雞分成兩半,一半給她,一半自己拿著啃。

    阿彌嘗了一口,味道依然很香,但是口感比昨天的要鮮嫩。

    “好吃嗎”

    阿彌誠實的點了點頭。

    轉眼便過了兩天,西吾很納悶,他這是到了什麼地方,爸爸竟然這麼久都沒找到他。

    好在,森林里草藥充足,他和阿彌的傷勢也在一點一點的好轉。

    “今晚吃什麼”西吾一回來,阿彌就迫不急待的問他。

    “我抓了點螃蟹,蝦,還有魚。”西吾把已經處理好的東西放了下來。

    開始動手做了,阿彌很感興趣的看著他制作這些海鮮,目光忍不住的落在他的臉上。

    西吾察覺到她的注視,看了她一眼。

    阿彌連忙收回視線,糟糕,怎麼這被這個囚犯給蠱惑了。

    吃過晚餐後,兩個人又給對方上了藥。

    西吾坐在她的身後,把她身上的襯衣脫下來,露出她的肩膀,阿彌將長發撥到一側的胸前,等了一會兒,見西吾一直沒動,問道,“怎麼樣了”

    “哦,好好多了”西吾連忙回答。

    阿彌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見他正在弄草藥也就沒說什麼,西吾給她換好了藥,連忙把她的衣服給她穿好。

    “我有點悶,出去透透氣。”西吾站起身離開了山洞。

    阿彌看著他的背影,突然就想到了那個吻。

    手不自覺的輕撫上被他吻過的地方。

    西吾回來的時候,阿彌正在往地上鋪干草,西吾有些失神的望著她清瘦的身影,那股燥熱的感覺又回來了。

    西吾懂這是什麼感受,這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浴望。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