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獨寵新娘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977.番外【言吾兄妹篇】24
作者︰韓降雪 下載︰首席的獨寵新娘TXT下載
    西吾真的是太久沒見到妹妹,那種思念之情,根本沒辦法用言語來表達。

    他捧著妹妹的臉左看右看,又拉住她的手,又親又抱,這就是他最最最最愛的妹妹,真的好想她。

    “鳳西吾你爸爸我還在這里呢”鳳易寒氣惱的瞪著兒子,這是完全被兒子當空氣了。

    “等一下嘛,我好久沒和妹妹見過面了”西吾又親了親她的額頭。

    “你多久沒和她見過面,就多久沒和我見過面”鳳易寒真的是無語了。

    “啊是嗎怎麼感覺昨天才見過呢。”

    “好啦,快讓我看看你傷。”

    西言可是為了他違背和冷擎野的約定,連英國都沒回,就跟著爸爸跑來找哥哥了。

    雖然有些擔心冷擎野的情況,但是她不可能不管哥哥的,就算再給她一次機會,她依然是選擇來給哥哥治傷。

    哪怕哥只是些皮外傷。

    鳳易寒也是被兒子被抓的消息給嚇到了,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和別人肯定是不一樣的。

    兒女的事還是能瞬間就讓他失去冷靜。

    “走吧,先回飛機上,那條件要好。”鳳易寒說道。

    “等一下。”西吾想起來了,他還得去找阿彌。

    “怎麼了”西言看著哥哥。

    “還有一個人要跟我們一起走,她去幫我采藥了,我去找她回來。”西吾說著就往阿彌去的方向跑去。

    “爸爸,我們一起去找吧。”西言說著去追哥哥了。

    西吾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沒有找到阿彌,他的心忍不住的揪了起來。

    “哥,這里有一把匕首,你來看看,是不是你認識的人的”西言撿起了阿彌扔下的匕首。

    西吾立刻跑到妹妹面前,拿過那個匕首,是阿彌的匕首。

    “這邊有很多腳印,應該是有人來過了,你那個朋友是不是被認識的人接走了”鳳易寒也走了過來。

    西吾的胸口頓緊一緊,他叫了一聲,“阿彌。”

    便快速的往腳印離開的方向追去。

    他看到一架飛機飛離了。

    阿彌,阿彌被他們的人帶走了。

    西吾的臉色變的慘白。

    機艙內。

    西言默默的給哥哥處理著傷口,她看著他身上這些傷,眼圈一直是紅的,她盡量讓自己像對待普通傷者那樣,冷靜的處理,可是她發現,她做不到,她真的好難過。

    處理一半的時候,西言抱著哥哥就哭了起來。

    西吾回神,伸手抱住她,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傻丫頭,都成年人了,怎麼還愛這麼愛哭,跟小時候一樣。”

    “你真的好討厭,這麼多年沒見你,一見面就給我弄一身傷,你還是那麼可惡。”西言的眼淚不停的流。

    “下次一定不會了,要是再有下次,我讓你罰我,怎麼罰都可以。”

    西吾安慰著她,心里很擔心阿彌,也不知道她被那些人帶回去,會不會處罰她。

    西言擦干了眼淚,繼續給他清洗處理傷口了。

    “把褲子脫了”西言要求。

    “”

    “算了吧。”西吾有些難為情。

    “你身上我哪沒見過脫”西言插腰瞪他。

    西吾,“”

    這話不是應該男人來說嗎,他無奈的瞪著妹妹一眼,認命的把褲子脫了。

    哎呀,他現在是成年男人了好不好,這個樣子,他真的很難為情好嗎

    西言看著他腿上的傷口,心里又是狠狠的一抽,強忍住淚水,認真的給他處理著。

    “我听說你這次是被戰友出賣的”鳳易寒問兒子。

    西吾點頭,“嗯,那人叫王宣,不過我狠他應該已經死了吧。”

    “我去監獄找你了,說是你被人帶走了,那個王宣確實死了。”鳳易寒氣惱,那個人真是死不足惜,把他兒子害這麼慘。

    他的心髒都一直一抽一抽的,這要是讓語兒看到兒子被傷成這樣,非得哭死過去。

    “你今年也二十歲了,歷練也夠了,回去後,就開始接手家里的企業吧,你可以建立一個屬于自己的王國,這里的事,以後斷干淨吧。”

    “不行。”西吾立刻否定。

    “嗯你這個樣子讓你媽媽看到,她得哭死,你看她還會不會放你出來。”鳳易寒打量著兒子,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爸爸,我會回去,但不是現在,我有事情要做,做完了,我就會回家。”

    西吾本是已經打算好,做完這一次任務就回家的,誰知道出了叛徒王宣,讓他被經歷了人生中最驚險的一次經歷,也認識了阿彌,現在他還不能回家,要回他也要帶著阿彌一起回去。

    他和她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了,他就永遠都不會丟下她。

    “好吧,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決定,但是現在你得跟我回去,先把傷養好。”

    “”

    西言給哥哥全身都處理好,西吾看著自己被包成木乃伊的模樣,有些哭笑不得。

    “有個學醫的妹妹就是好,受傷了有人照顧。”

    “希望這是最後一次”西言瞪他。

    “我身上的傷怎麼樣會不會留疤痕”

    “你一個大男人還怕留疤痕啊,我都不怕。”西言對他無語。

    “嗯你怎麼了”西吾听出她話外之意。

    “沒什麼,我能有什麼啊你剛不是還吵著要尿尿嗎快去吧。”西言轉頭收拾藥箱了。

    西吾狐疑的看著妹妹,又轉頭看向父親,鳳易寒立刻扭頭一副什麼都沒听見的表情。

    這更讓西吾知道,妹妹出過什麼事。

    西吾去了浴室,把不礙事的地方簡單的清洗了一下,又解決了生理問題,總算舒服一些了。

    妹妹的藥可真好用,敷上後傷口中不但不疼了,還有種清清涼的感覺。

    要是阿彌在就好了,可以讓妹妹給她治傷,不用留疤,也不會痛。

    西吾的腦海中認過他和阿彌認識的一幕幕,自己偷親她,當時只是一個惡作劇,換來的就是她的一巴掌,西吾想到這里忍不住的輕笑了起來,手捂著自己的臉。

    浴室的門被推開,西吾被嚇了一跳,連忙拿過一旁的浴袍穿上,看著妹妹站在門口,他郁悶的叫道,“鳳西言,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別啊,你怎麼還是這麼沒羞沒臊的。”

    “我來看看你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呀再說了,我們小時候不是一直一起洗澡嗎我還揪過你的小蘿卜呢。”

    西言見他沒事,轉身就走了。

    西吾,“”

    她還敢提揪蘿卜的事,當時他都痛死了

    這個死丫頭。

    當時西言看著哥哥和自己不一樣,哥哥多長了一個小蘿卜,很客氣的去撥,把當時的小西吾揪的哇哇直哭。

    同時給他留下了很深的陰影。

    這個死丫頭,真是一點不把他當男人看。

    西吾出來,坐到沙發上,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西吾舒服的靠在沙發上,也不知道阿彌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人給她看看傷口。

    “大哥,我看你魂不守舍的,你剛剛找的是女人吧。”西言很好奇的問。

    “”

    西吾淡淡的掃了她一眼,不回答她這個問題。

    阿彌身份特殊,他暫時還不打算把他和她的關系公布出來,等找到她再做決定。

    鳳易寒懶的理兩兄妹,自從這一對兄妹重逢,他這個做父親的就再也沒地位了。

    真是的,還是語兒最好了,到哪都會最牽掛他。

    吃過飯後,西吾便拉著西言進了房間,飛機上本來就只有兩間臥室,所以西吾很自然的認為,爸爸一間,他和妹妹一間。

    西吾真的有好多好多話要和妹妹說,就是三天三夜也聊不完。

    一進臥室,西吾就去掀西言的衣服,西言大叫,“鳳西吾,你耍流氓啊你這個禽獸,我可是你親妹妹你也下的去手”

    人被他推倒在床上,西吾的聲音飄過,“你身上我哪沒見過,我們小時候一起洗澡洗了好多年呢”

    西言,“”

    西吾掀開了妹妹的衣服,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小腹上的疤痕,非常的嚴重,橫在那里,像一只丑陋的蜈蚣。

    “這是怎麼弄的”西吾還想往上掀,被西言堅定制止。

    “鳳西吾,上面就是胸了,那里只能我未來老公能看了”西言一滾就逃開了他的魔爪。

    西吾有些郁悶的瞪她,哎呀,還真是,胸不能看了。

    “言兒,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快告訴我。”西吾把她抓了回來。

    “哎呀,你去關燈,我們躺下說吧。”西言很自覺的躺到了床的里面。

    西吾關了燈,只留了一盞小燈,躺在床的外側。

    “說吧。”西吾的聲音有些沉痛。

    “你走後,我出過一次車禍。”西言說道。

    “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你走後嘛。”西言不想讓哥哥知道,自己是送他回來的路上出的車禍,讓他自責。

    “送我從機場回去的時候吧”

    西言,“”

    “知道我怎麼知道的嗎因為你出車禍的那一刻,我覺得我好像死了一回。”

    當時西吾突然覺得全身劇痛,把送他的人都給嚇壞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那時候太也不懂,現在說起來,是因為言兒出車禍了吧,他和言兒本就是雙生子,所以,她出事,他會感同身受。



伊莉小說網 | 首席的獨寵新娘 | 首席的獨寵新娘最新章節

 ** 作者︰韓降雪所寫的《首席的獨寵新娘》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首席的獨寵新娘》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首席的獨寵新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