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主神圖書館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章 史上最窮的主神
作者︰黃金知了 下載︰主神圖書館TXT下載
    這一日,趙大貴醒了過來,從床上起來,覺得身上的疼痛減輕了許多,只是被打板子的地方還是有些疼痛難忍。

    環視一下四周,這是一間非常破舊的農村房屋,牆壁甚至不是磚頭砌的,而是將玉米桔稈豎起來,然後在上面抹上黃泥做成的,既不保暖也不美觀。

    “萬惡的舊社會啊...”

    想到自己如今的窘況,趙大貴不由發出意味不明的呻吟聲。

    從床上下來,穿上鞋,趙大貴一瘸一拐地走到外面,看自家的弟弟和妹妹在做什麼。

    只見趙小虎和趙小妹正在廚房的灶台邊忙碌著,準備著早飯。

    “哥,你怎麼出來了,還不躺下休息?”看到自己家哥哥出來,兩個小孩忙抬起頭打招呼。

    “老在床上躺著,也不是個事兒,再說我現在也恢復得七七八八了,該下來走動走動了。”趙大貴有氣無力地回復,然後進入廚房,找個木凳子,斜靠著牆壁坐下。

    趙小虎和趙小妹都很能干,點火、燒柴、打水、煮粥都做得一氣呵成,倒是趙大貴這個大人只能坐在一旁,眼巴巴看著幫不上忙。

    說實話,趙大貴不是一點都不能動彈,也不想背上讓小孩干活的罵名,但關鍵是他什麼都不會啊,用火鐮和火石怎麼點火,他不會;碩大的鐵鍋里放的水和米的比例該多少,他也不知道。

    不過,就算趙大貴不知道怎麼做飯,怎麼用這時代的土灶台,也能明白兩個小孩煮粥的時候放的米顯然是太少了。

    “只放這麼點米,不夠三個人吃吧?”趙大貴皺了皺眉頭說道。

    “家里的米不多了,再多放,就堅持不到明天。我和妹妹可以吃點,關鍵是哥哥要養傷,要多吃點。”趙小虎在灶台邊扇著風,頭也不抬地回答。

    趙大貴起身,往裝米的陶缸里看去,只見里頭只有一兩斤糙米,這點糧食三個人吃,估計明天就斷頓了。

    家里都難成這個樣子了,趙大貴嘆了口氣,對現在所在的趙家的窘困程度有了更直觀的認識。

    不過,靠餓肚子省糧食,顯然不是合適的方法。

    趙大貴搖了搖頭,將米缸里的舀出半斤糙米,全部投入鐵鍋里,跟先前的米和青菜一起煮上。

    “可是,一頓就把米全煮上,明天可就沒東西吃了!”三人中最小的趙小妹驚恐地說道。

    “不用擔心,我這身子好得差不多了,明天就能出去找工作。以後哥哥肯定能賺大錢,你們不用這麼省著吃。”趙大貴說道。

    趙小虎奇怪地抬起頭看自己哥哥,似乎欲言又止,最後卻嘆口氣,放棄勸說哥哥的打算。

    看到一個才十二歲的小男孩顯露出被生活壓迫得喘不出氣的樣子,讓趙大貴沒來由感到一陣難受。

    “小孩子不好糊弄,生活更是如此啊。”趙大貴不由暗自嘆息。

    這是趙大貴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天了,說起這幾天的經歷,趙大貴就覺得跟做夢一樣,直到現在都難以相信自己穿越了。

    趙大貴原本是21世紀的普通年輕人,出生在一個五級縣城里,從小到大平凡無奇,青春少年時也為班花和校花熱血過一番,只是都沒什麼收獲,就連最普通的好人卡都沒收獲過一枚。

    高考、上大學、找工作,然後在公司里被上司和老員工欺壓,一直也沒做出什麼成績。

    2018年的時候,郁悶之下到泰山旅游,結果在一處小山坡上摔了一跤,滾了一番,然後進入一個類似折疊空間的神秘地方,最後到達一處五色祭壇,正是地球先民用來祭天之所。

    經過一番努力,又通過先民設下的種種考驗後,趙大貴總算到達祭壇,然後拿到祭壇上的一個金屬小球,接著就被一股神秘力量送出來,等到他清醒過來,就已經到達清朝,成為趙小虎和趙小妹的哥哥趙大貴了。

    趙大貴在現代世界一直覺得自己懷才不遇(自認為的),吃盡了苦頭,但跟這趙師兄妹相比,算得上是從小吃著蜜長大的。

    原來,一直到三四年前,趙家的情況還可以,這家的父親老趙很能干,平時在家耕田,農閑時跟人一起下南洋,賺點小錢,比普通農民家強多了。

    趙家雖然不是什麼有錢人家,但也算殷實,前後置辦了七八畝地,還供養家里孩子上私塾學習,在村里算是很不錯的了。

    然而三年前,老趙跟人一起下海到淡馬錫,去的時候還沒事兒,回來的時候就遇到海盜,一番激戰之下人貨都回不來了。

    更不幸的是,母親得知這個消息後就病倒起不來,過了半年後就去世,家里就剩下幾個孩子。

    還好,這兩個孩子上面還有個成年的哥哥,小時候上過私塾,後來還成為童生,硬是把這個家支撐起來,使得兩個孩子沒吃太大的苦。

    然而,不久前這位哥哥卷入一次群架,還將本村最有錢有勢的錢糧戶的兒子打了一頓,最後被抓進知縣衙門打了五十大板,連童生的身份都被人開革了。

    這五十大板可不是好挨的,兩個孩子的哥哥當時就站不起來,被人抬回家後就生了一場大病,三天前更是吐了一大口血,昏迷不醒,等到醒來,這靈魂已經是來自現在社會的趙大貴了。

    說實話,趙大貴對這樣的穿越很是摸不著頭,說是魂穿吧,自己跟這古代的趙大貴名字一樣,容貌一樣,就是看身體,除了被打得遍體鱗傷外,也跟自己原來的身體差不多。

    只是,如果說是肉身穿越的話,似乎也不像,至少趙家的兩個孩子和村民也不該把他當著趙大貴供著吧。

    不過,反正連穿越這種神奇莫測的事情都發生了,趙大貴就不打算深究,就當做是穿越附帶的特殊效果吧。

    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是,趙大貴的確繼承了原主的部分記憶,至少對趙小虎和趙小妹的一種血脈親情是做不了假的,還繼承了很多重要記憶,但也有一些記憶有些模糊。

    還好,這些都不算特別重要的事情。

    出于穿越者的謹慎,趙大貴不斷跟兩個小孩套話,對自己目前的情況有了些基本的判斷。

    按照兩個小孩的說法,現在應該是兩百年前的清朝,更專業一點,正好是清朝道光二十三年的八月初。

    另外,這趙家所在的地方是兩江松江府魔都縣治下黃浦江東岸的三里浦,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村子。

    這個時間和地點都很有意思啊,趙大貴知道道光二十三年八月就是西元歷1843年10月份;南京條約簽訂後清朝同意開放五口通商,其中魔都開埠的正式日期正好是1843年11月17日,也就是道光二十三年九月二十六日。

    如此算來,再過不到兩個月,就是魔都正式開埠的日子,以趙大貴主神的能力,到時候相信可以借助開埠帶來的巨大商機,賺上一筆大錢。

    這一穿越就自動獲得魔都戶口,這算是穿越福利吧,但是誰不知道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好不容易穿越了,還要到更潘康牡胤嚼矗 蠢湊饈制酉執焦糯濟皇裁幢浠 。 源蠊笠彩悄訓玫贗虜 幌隆br />
    說到兩個小孩的情況,男孩叫趙小虎,今年十二歲;女孩叫趙小妹,比男孩小一歲,也就是十一歲。

    再說到這趙家的情況,目前只剩下田地兩畝三分,還有很破落的舊式農村房屋一套,其余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算是窮得掉渣了,最難受的是外面還有不少外債,據說還是借的高利貸。

    家里如此窮困,趙大貴也沒太多抱怨,總比一到本位面就舉目無親,還要被官府盤查強多了,只是他的屁股可能有不同的意見。

    唯一不爽的就是對原主有些怨念,別人都是給穿越後的主角留下妻女照顧的,這邊卻是一弟一妹兩個拖油瓶,感覺生活沒有奔頭啊。

    家里這麼窮,三個人的早飯其實很簡單,就是將糙米和青菜一股腦放進鍋里,做成一大鍋蔬菜粥。

    向來養尊處優的趙大貴皺著眉頭一點點把粥吞下去,兩個小孩卻吃得十分香甜,看來這是他們很長時間內吃的第一頓飽飯。

    只是,這頓飯注定不能吃踏實了,趙大貴剛吃了一半,就听見院門外傳來拍門的聲音,有人在外頭狠狠拍著大門。

    “趙大貴,開門,快開門!”來人在外面大聲喊著。

    “這是霍大牙,估計是來催債的。”趙小虎將碗放下,憤怒地說道。

    “你去開一下門吧。”趙大貴嘆了口氣說道。

    這趙家從三年前開始就一日不如一日,外面的高利貸也是不少的,如今就都壓到他身上了。

    趙小虎听話地出去,將門閂挪開,把外面的人帶進來。

    “呦呵,正吃飯呢,你這趙童生倒挺有閑心的。”來人嘿嘿一笑說道。

    趙大貴循聲一看,只見那人是三十多歲的壯漢,身上穿著油亮的青藍色短衫,半敞著胸,手里還拿著兩個鐵膽轉著,一臉的凶狠相,最重要的是嘴上大門牙特別顯眼,看來這就是霍大牙三個字的來歷了。

    這樣一個人物,就是趙大貴之前從沒見過這人,也知道必然是農村里村霸流氓之類的,給有錢人家做狗腿子或催債,反正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人。

    這霍大牙一進來,就把屋里屋外看了一遍,又到三人吃飯的桌子旁坐下,冷笑著盯趙大貴看。

    只是,趙大貴卻沉穩得很,自己在那邊一口一口地喝粥,對霍大牙看也不看,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屋里多了這麼一個人。

    霍大牙本想逼得趙大貴先開口說話,看到此狀,也不由感到無趣起來。

    “趙童生,你當初跟我借了幾十兩銀子,也該到了還錢的時候吧?”霍大牙一拍桌子,凶狠地說道。

    “霍大牙,我們借的錢還有一個月才到期,你現在就來要債,不怕壞了規矩嗎?”趙大貴還沒說話,旁邊的趙小虎突然激動起來,指著霍大牙喊道。

    “小子,霍大牙三個字也是你叫的嗎,一點規矩都沒有,信不信我把你賣到苦窯去。”霍大牙大怒,提起手就想往趙小虎頭上拍去,卻被趙大貴攔住了。

    “有事說事,你是到我家打小孩來了?”趙大貴冷冷說道,暗地里卻不住呲牙。

    趙大貴剛才雖然拉住了霍大牙,但自己的肌肉也被牽動,此時感覺全身酸爽無比。

    “呵呵,趙童生就是沉得住氣,都到這時候了還不著急,真是高啊。”霍大牙眼楮滴溜溜一轉,本來凶狠無比的神色又變成笑臉,指著趙大貴說道︰“以前你家里辦喪事,就跟我這里借過二十兩銀子,到現在利滾利都三十兩了。

    再說前段時間你得罪知縣,被人打了五十大板,又跟我借了二十兩銀子抓藥,如今總共是五十兩銀子,這賬你不會不認吧?”

    “怎麼會有五十兩那麼多?

    三年前的賬我們前後都還了二十兩以上,怎麼這債還越變越多的?”趙大貴對這賬沒有什麼記憶,還是趙小虎多少知道一些,不由跳起來叫屈。

    “哼,驢打滾利滾利的債,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的事情。怎麼,你們還想耍賴不成?”霍大牙卻冷笑說道。

    趙大貴不清楚這時代農村的高利貸是以什麼模式運轉的,也不知道原主三年前借錢的細節是什麼樣的,但他本身對此也不怎麼感興趣,只要知道這債是一個月後才到期的就足夠了。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他做很多事情了。

    “有那麼多債又如何,這債到一個月後才到期,你現在就過來逼債,怎麼著,要不要把村里的老人們都叫起來,把這個理掰開來揉碎了,好好嘮一嘮?”趙大貴不咸不淡地說道。

    “呵呵,趙童生真是局氣啊,這叫什麼來著,氣定神閑,是吧?”霍大牙本想當場發作,但看到趙大貴過于淡然,沒來由得心中一寒,本來想掀桌子的手不由緩了下來。

    原主本來是這個村子不多的童生之一,雖然在真正的讀書人階層中只是最底層的,但在村里也算是個學霸了,雖說霍大牙在也是這一帶響當當的混混,多少忌憚一些,有些事情不敢做得太過分。

    霍大牙這次過來,一是因為原主的童生身份被剝奪了,對霍大牙少了很多威懾,二是因為有人在他身後攛掇,所以想過來給原主一個好看。

    不過,現在是趙大貴頂著原主的身份,那就一切都大不一樣了。

    霍大牙畢竟不是善茬,冷笑一聲,語氣強硬了起來。

    “趙大貴,以前你是童生,我多少還禮讓一些,但你現在功名都被剝奪了,就別想別人怕你。

    再說欠債還錢,天公地道,就是鬧到縣衙也是我有理,想不想試一試。”

    “債再多那也是一個月以後的事情。”

    “哼,你現在沒了功名,又受了重傷,現在還不上錢,難道一個月後就有錢還了?

    我算過你們家的賬,家里就剩下兩畝三分地,也就十兩銀子而已;還有這幢破房子,也就十兩銀子而已,加起來滿打滿算二十兩銀子,到時候你哪兒來的錢還債?

    到時候你還不上錢,就別怪我往衙門里遞個狀子,把你抓進去,跟之前一樣又打五十大板。”

    “不可能,我們家的田地和房子加起來,至少也是三十兩以上,怎麼會那麼少?”沉寂半天的趙小虎忍不住跳出來,指著霍大牙吼道。

    “那點破東西,哪值得了那麼多錢,就是前幾年沒打過仗的時候,也不到二十五兩。

    再說,就算值二十五兩銀子,還差一半銀子呢,這錢你們從哪兒弄?”

    “哦,霍兄今天過來,必然是有想法了,不知霍大牙霍大兄弟有什麼見教呢?”趙大貴還是不冷不熱的態度。

    “我們好歹是鄉親,我也不想逼你們家破人亡。

    其實,你們要還債,也不見得非要賣田賣房,還有好多路子可想。

    我前幾天就遇到一戶富人家,為人和氣,待人也親善,家里正缺一個使喚的人,想出高價買丫鬟。

    我覺得你們家趙小妹不錯,就讓她到那家做丫鬟,我們之間的賬算一筆勾銷,怎麼樣?”霍大牙總算說出真正的來意,一瞬不瞬地盯著趙大貴看。

    “不要,我不要給人去當丫鬟。”趙小妹突然明白過來,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躲到趙大貴身後。

    弟弟趙小虎大怒,就想操起木凳子跟霍大牙大干一場,讓趙大貴伸手止住了。

    “你說的富戶人家,不會是姓錢吧?”趙大貴思索了一下,盯著霍大牙問。

    這原主當初正是因為打了村里錢糧戶家的兒子才吃上了官司,被人打了板子的,霍大牙說了這麼多,趙大貴心里就一動,覺得有可能是錢家官司打贏了之後還不解氣,想趁機又踩上一腳。

    “呵呵,果然還是童生明白。

    你可想好了,錢家如今想高價買丫鬟,但以後就不見得了,過了這村,就沒這個店。

    你想籌錢,還是趁早把這買賣定下,要不然到了以後,錢家不願意出那麼多錢,到時候你得賣房賣地還要賣妹妹,那多虧啊!”霍大牙張狂地說道。

    “我明白了,不過你也別忘了這債還沒到期呢,你就是要逼債,也要等一個月後再來。

    如果你不顧規矩亂來,就算我現在沒了童生身份,也有辦法收拾你。”趙大貴冷笑說道。

    “褪毛的鳳凰不如雞,我還怕你不成?”霍大牙嘴上強硬,但對趙大貴終究有些忌憚,又想這債確實沒到期,該傳的話也都傳到了,便不再 攏 滔錄婦 蓴熬脫 ゥャbr />
    走的時候還不解氣,把院子里的凳子和竹筐之類的都打翻一地。

    “這可怎麼辦好,一個月後他們就要來逼債了。”等到霍大牙走後,兩個小孩都著急起來,拉著趙大貴的胳膊抹眼淚。

    趙大貴倒不是太擔心,只是思索了一下,突然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對了,我們家里還有多少錢?”

    (知了注︰經過一番認真的思考,知了決定將開頭部分修改一下,改成逼債退婚流悲情模式,寫得更符合讀者的閱讀習慣一些。

    看過以前版本的書友,其實也可以接著原來的章節繼續看下去,主線情節變化不大。

    修改引起的不變,還望敬請諒解。)



伊莉小說網 | 主神圖書館 | 主神圖書館最新章節

 ** 作者︰黃金知了所寫的《主神圖書館》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主神圖書館》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主神圖書館》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