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章 白歧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天元歷九萬年整,一道赤紅流星劃破黑幕出現在長空,無數人都看到了一幕奇景。

    這道宛若血光的長虹以一種疾速,在夜幕之下拖出一道長長的痕跡,墜落向某處。

    這一幕引起了眾多猜測,有人說是災星降世,亦有人認為是祥瑞,諸如此類眾說紛紜,只是無人能知道真相。

    有修為高深者,面現遲疑,掐指便算,卻如遁入一層迷霧,恍惚間甦醒,竟憑空失去了前一刻的記憶,而自身恍若未覺......

    天元大陸東域,臨近東荒邊緣的群山之中,一處罕有人跡的山壑內,驀地,一道紅芒一閃而至,落在一塊巨大的青石上。

    放眼望去,周圍是稠密的參天巨木,在夜幕下,影影綽綽,覆蓋了群山,遠遠地有獸吼傳來,淒涼而孤寂,一兩道散著寒意的幽光在密林中一閃而逝,是夜行的獸類出來捕食。

    不遠處,轟隆隆間,一道瀑布從一側的山頂崖壁上垂落,落在深澗里激起滔天巨響和陣陣升騰的水霧,一切都顯得自然。

    紅芒落在山澗旁的巨石上,漸漸的平息了波動,化成一道透著血光的光繭,還在一脹一縮,似有一活物在其內,很是奇特。

    這光繭奇異無比,仿若不可見,不少獸類在經過周圍時,根本未曾察覺到青石上多出一物,更有甚者,有些小獸口渴之下,站到巨石上貼著光繭飲水也沒能發現異狀。

    歲月在流逝,一年又一年......

    不知多少年的歲月里,光繭依舊在青石上,絲毫未動,只是其上的血光卻逐漸暗淡,仿佛再經歷一段歲月便會徹底消失......

    又是百年光陰,在凡人眼中便是一季枯榮,只是這枯是老一輩的逝去,榮是新生命的誕生。

    這一天,血光已然暗淡到極致,啵的一聲中碎裂,其內竟露出一個嬰兒,是個男孩。這嬰兒白白胖胖,皮膚晶瑩似透明,很是可愛。此刻閉著眼楮如同沉睡,破碎的光繭化成晶光融入嬰兒體內,令他本就紅撲撲的小臉變得更加紅潤了。

    失去了光繭的保護,此刻正值深秋,夜晚的山中山風吹拂,透著涼意,嬰兒下意識的縮了縮小小的身軀,發出一聲輕響。不遠處一顆古樹後,立刻又兩道森然寒芒陡然出現,泛著綠意,望向嬰兒所在的方向。

    沙沙~

    落葉被碾壓發出的陣陣細碎的聲響,一個龐大的黑影從那古木後緩緩挪動間現出身形,清冷的月光透過枝干的縫隙灑落,露出一個猙獰的影子。

    這是一頭形似惡狼的動物,銀灰色的皮毛發亮,那之前出現的兩道幽光是它那一對銅鈴大的眸子,此刻泛著森然綠意,兩道三尺長的獠牙從其兩側齶骨延伸而出,令人心寒。

    它緩緩踱著步子,宛若高傲的獵食者,一雙巨目倪向那嬰兒,貪婪中帶著好奇和謹慎,慢慢向其靠近。

    待它來到嬰兒身邊也未感受到任何威脅,便不再顧忌,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咬向那嬰兒!

    “嗷~”

    一聲痛楚的長嗷中,仿佛咬中的不是血肉之軀,而是一塊鐵疙瘩,只听砰的一聲,巨狼吃痛,立刻松口就要後退,一絲鮮血順著嘴角滑落,竟是滿口利齒生生被崩斷了數顆,鮮血順著牙縫滴落。那滴落的鮮血,恰巧落在了嬰兒的身上的瞬間——

    嗡~

    一道淡淡的青光驀然亮起,出現在嬰兒的身上,血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竟直接滲透了體表被吸入嬰兒體內,不僅如此,那巨狼此刻後退不及,竟有一股吸力散出將其牢牢的吸在嬰兒身上。

    嗤嗤~

    在極短的時間內,巨狼龐大的身軀開始萎縮,仿佛血液被抽空,干癟的如同曝曬了十幾天一般,未來得及慘叫半聲便一命嗚呼,與此同時,隨著巨狼的血液被吞噬,嬰兒的體表漸漸出現一道道淡青色的絲線,若細細去看仿佛還帶著一絲紅意。

    當這如絲線的印記出現了十余道之後便不再浮現,青光也漸漸隱去,消失在嬰兒體內。

    “哇~”

    仿佛受到了某種驚嚇,嬰兒終于轉醒,亮晶晶的大眼楮轉動,看到周圍黑漆漆的一片,立刻哇哇大哭起來。

    “咦?這是......”

    不遠處的山林中,傳來一聲輕咦,隨即有火光亮起,一道頗為高大魁梧的人影踩著雜草落葉,向著青石的方向大步而來。

    火光之下露出一張黝黑淳樸的臉,是一名中年男子,只見他一手持著火把,一手背著箭簍,臂彎之間還挎著一把粗制的弓。他身形高大,透過粗布衣還能看到鼓脹的肌肉,顯得很是健壯。

    這中年漢子很快來到那大塊青石附近,定楮一看,立刻一瞪眼,驚呼一聲,忙三步並作兩步踏上青石,將那嬰兒從青石地面上抱了起來。

    “作孽啊!這是誰家人這麼狠心,才這麼小的孩子怎麼舍得丟在這里!要是被野獸叼走可怎麼辦吶!哎~”這漢子眉頭蹙得很緊,一雙虎眼立刻紅了起來,嘴里不斷抱怨著,也不知說給誰听。

    這漢子抱起嬰兒的同時也注意到倒在一側的狼尸,不由又是一聲驚呼,只見這狼尸全身干癟,如同風干了一般,皮包骨頭皺成一團,獠牙外張,顯得異常猙獰,失去光彩的眸子里猶帶著臨死前的恐懼,饒是這漢子膽子不小也是一陣心驚膽顫。

    這一幕超出了常理,令他難以理解,濃密的眉毛皺在一起,眼中滿是驚疑。

    此刻這男子一手要拿火把,便將這嬰兒單手抱在懷里,貼在他胸前小心地護著,防止嬰兒不小心掉下去。

    嬰兒似感受到一股暖意,慢慢睜開純淨的大眼,在看到這漢子的瞬間,露出好奇,打量了片刻後,便咯咯笑了起來,聲音清脆,配合著紅撲撲的小臉,顯得很是可愛。

    見此,中年漢子眼中浮現一絲溺愛之色,一咧嘴露出滿口白牙,嬰兒笑聲更多了。

    就這麼一手抱著嬰兒,也不再管那狼尸,中年漢子眼中露出一絲果斷,一扭頭鑽入身後的林子,嘩啦啦細碎的腳步聲響起,越傳越遠,其背影亦漸漸消失在密林之中。

    很快的,中年漢子回到了山中居住的村落,來到其中一戶,其內漆黑,沒有燈火,他躊躇了片刻,一咬牙猛地敲起了木門。

    “婆娘!婆娘!快來看看,看我帶回來什麼!”

    片刻後,一絲火光在屋內亮了起來,搖曳之中透過紗窗露出一道婉約的影子,只听一聲溫婉中帶著嗔責的聲音響起︰“都多大的人了,整天大呼小叫的,是不是又獵到頭獐子?哎!這個冬天好過咯!”

    “不是不是!你先開門,屋里說!”

    “來了~”

    一陣悉悉索索輕響過後,吱呀一聲,木門被拉開,這漢子立刻擠入門內,反手將木門重新帶上。

    屋內,一名婦人側身讓在門邊,穿著寬松的粗布衣,一臉的睡眼惺忪,姣好的面容顯示其年輕時美貌,帶著淡淡歲月的痕跡。

    此刻眯著眼望著男子,心中很是奇怪自家漢子的舉動,一掃之下,立刻睜大了眼,睡意全無,幾乎下意識的想要驚呼出聲,卻立刻抬手捂住了嘴。

    “這......這......你!”

    婦人倒吸口氣,一臉的震驚,抬手指著中年漢子,聲音顫抖,幾乎說不出話來。

    “別聲張,這是我剛在山里撿的!”

    “呼~”听到這男子的話,婦人立刻長出一口氣,自家漢子什麼性子她還是很了解的,純粹就是一副直腸子,直愣愣的,沒什麼小心思,為人很是淳樸,心地也極為善良,不可能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否則當初自己如何能看得上他?

    想到這里,婦人心下稍安,隨即眼露狐疑道︰“撿的?”

    “撿的!”這漢子點頭肯定道。

    “造孽啊!誰家這麼狠心丟掉這麼小的孩子!”看著男人懷里睡的正香的嬰兒,婦人眼神中露出不忍,隨即心中一動︰“既然撿回來了,就由我們倆養著吧!天可憐見,你我這麼多年沒能有一個孩子,今天讓你撿回來一個也許是天意吧!”

    “恩......”

    ***

    春去秋來,五年時間一晃而過,自從五年前白山、張怡夫婦二人收養了一個嬰兒,這個家變得溫馨了起來,這件事當初發生沒多久就傳遍全村,畢竟只有幾十戶人家的小山村,一件小小的事也能很快落進所有人耳中。

    這個孩子叫白歧。

    白山夫婦不識字,當初為了給孩子取名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出來什麼好的,無奈之下只能去請村里唯一有學識的季老商量了一番才決定,為此還奉上了一只獐腿和一壺米酒,引得老爺子有些開懷。

    五歲的白歧長得白白淨淨的,很是清秀,性格也十分乖巧,自從學會了說話,爹娘叫得很甜,令這個家這幾年充滿了歡聲笑語。

    此刻小小的白歧站在村前的石墩上翹首以往,樹影婆娑,被風吹的沙沙作響,遠遠的林子里,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出現,正是白山,此刻背著一只死鹿,還有血跡斑斑,順著腳跟滴落,邁著步子向著村口的方向行了過來。

    白歧立刻歡呼一聲,蹦跳著跑上前去,直接撲到了白山的懷里︰“爹,你回來啦!”

    “恩!”

    白山眼中露出慈愛,空出的一只手摸了摸白歧的腦袋︰“歧兒,今天爹爹打到一頭鹿,今天你小子有口福咯!快回去跟你娘說一聲,讓她也高興高興!”

    “恩!”

    白歧乖巧的一點頭,目光掃過白山肩上的死鹿,眼中滿是小星星,折回身立刻跑向村里......

    很快的,鹿肉被張怡處理好下了鍋,不多時,廚房便傳來陣陣肉香,白歧坐在飯桌前,不斷吸著鼻子,口水嘩啦啦落了一地,看著他這幅可愛模樣,白山忍不住咧嘴一笑。

    “爹,什麼時候能帶我出去打獵啊!”白歧滿臉興奮,臉蛋紅撲撲,帶著期待看向白山。在年幼的白歧眼中,白山是世上最有本事的人,也是村里最好的獵人,時常能帶回來各種野味,令小小的白歧很是崇拜。

    “你還太小了!”白山慈愛的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笑道︰“等你長大了,爹肯定教你,那時候我和你娘可都得靠你了!”

    “哦~”白歧立刻蔫了,頭剛要垂下便立刻抬了起來,猛地一拍胸脯,信誓旦旦︰“那是當然的!以後我一定會和爹爹一樣,成為全村最好的獵戶!”

    “人小鬼大!”張怡帶著笑意的嗔怪中,香噴噴的紅燒鹿肉被端了上來,引得白歧一陣歡呼,一家三口圍坐一團,大快朵頤。

    午飯之後,張怡開始收拾碗筷,白山笑問道︰“歧兒,今天去你季爺爺那里嗎?”

    村里有一名老人,听說很久以前是從山外來的,是村里唯一有學識的人,自從白歧滿四歲後,白山便去拜托,請季老收下白歧做學生,教他讀書寫字,季老很痛快的答應了,不過對于此事,白歧卻有些抵觸,令白山偶爾有些牢騷。

    “不去不去!”白歧小臉一苦,頭搖地跟撥浪鼓似得,嘟噥道︰“季爺爺太嚴格了,每次寫錯字都會被打手心,雖然不疼...而且,一會我還要跟孫浩出去。”

    “哈哈!”白山大笑︰“誰讓你不好好學,天天跟那小浩子瘋,不被打手心才怪!”

    “哎~”好似想到了什麼,白山神色一黯,輕嘆一聲道︰“我和你娘大字都不識一個,這輩子只能窩在這山溝里,讓你跟季老爺子學學,好歹通個讀寫,肚子里也算有點墨水。”

    “山里有什麼不好?”白歧嘟噥道,引來白山一瞪眼,立刻訕笑,吐了吐舌頭。

    “山里好?山里能有什麼好!你還不懂,等以後就知道了!哎~”隨即又是一聲嘆息,年幼的白歧疑惑地看著自己的父親,人情世故還未通透的他,此刻還不能理解。

    啪嗒——

    一聲清脆的聲響,一顆石子飛入屋內,滾落道桌子下面,白歧心中一動,斜倪著眼透過半掩的門縫,剛好看到一只亮晶晶的眼透著機靈之色,正順著門縫向內不斷張望,注意到白歧看了過去,門外之人連連眨眼,仿佛在示意什麼。

    偷眼瞄向白山,發現父親仿佛陷入了沉思,不知在想些什麼,對于這一幕並未曾注意到,白歧立刻起身,輕輕挪動步子來到門邊,一閃身就出了門。

    門外是一名虎頭虎腦的孩童,個頭比白歧高了約半個頭,圓圓的腦袋,臉頰肉嘟嘟,面相很是淳樸,這孩童見白歧出門,立刻一把拽住他,二人直奔村口而去。

    這孩童叫孫浩,是村里同輩之中除了白歧唯一的男孩,也是白歧唯一的玩伴,不過別看他面相淳樸,若是被他的形象所迷惑,就大錯特錯,這小家伙堪稱村里的一方“惡霸”,除了大人之外,可謂見誰欺負誰,即便是白歧也不例外。

    村里同輩的孩子很少,畢竟只有幾十戶人家的村落,難得有幾個玩伴,而男孩子除了白歧,便只有這孫浩,村東的雞蛋,村西的棗樹,諸如此類,白歧被孫浩領著一個個光顧了個遍,引得一陣雞飛狗跳。

    更有一次,孫浩和白歧去劉嬸兒家的雞窩偷雞蛋,只因白歧身子嬌小,孫浩指使他鑽進去摸蛋,弄出動靜後,拿著雞蛋的孫浩掉頭就跑,根本不管還在雞窩里掙扎著往外挪的白歧。

    最後白歧被劉嬸兒提到白山面前,白山一臉尷尬,好說歹說才將人勸走,隨後對白歧好一頓訓,雖說事後孫浩找到他,偷偷塞給他兩個水煮蛋,但那件事依舊成為了白歧心中的陰影,此後好久都不曾同他玩耍。

    此刻,孫浩拉著白歧飛奔,很快就出了村口,二人這才停了下來,各自彎腰手扶著膝蓋,不斷喘著粗氣。微微平復了氣息,兩人側頭對望,亮晶晶的眼中滿是笑意。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