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十六章 卞虎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身後,老者神色陰冷,漠然說了一句︰“老老實實在地牢待著,否則......”

    話還未說完,只見白歧一手按著壯漢抓著他的手臂,那壯漢整個人一怔,出于一絲對白歧的莫名懼意,當即停了下來,而後白歧回過頭,神色平淡,掃了那老者一眼。

    這一眼落在老者身上,頓時令他心中一跳,如漏掉了一拍,這眼神平靜如深潭,帶著一種異樣,如要連同他的心神吞沒般。只是看了這麼一眼,白歧便回過頭,隨著壯漢再次前行,似毫不在意,整個人平靜的近乎漠然。

    帶著驚疑的目光,老者看向白歧的背影,這一眼太過詭異,令他心中揣測不安,各種念頭涌動,總覺得哪里不對,卻又說不清,就像是......

    募地,如有一道靈光劃過迷霧,他猛地一拍腦袋,露出恍然︰就像換了一個人!

    想到這里他神色一變,露出驚容,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白歧整個人和山村里的樣子判若兩人,自從在密室里煉化失敗後,神色上幾乎不再出現其他波動,總是一副平淡的樣子,全然不似一個平凡的山村小子。

    這種變化詭異,令老者思緒有些混亂起來,一股森然寒意由心而生,令他整個人如墜冰窟。

    眨眼功夫,二人已出了大堂,老者抬手揉了揉眉心,長出一口氣,壓下心中思緒,暗道自己多想了,隨即一拍腰間,翻手取出一枚青色符紙,貼在眉心片刻後一甩手,那符紙無聲無息飛升而起,一掠之下劃破長空,以一種疾速而去,眨眼消失在殿外天際。

    見此,老者心中大定,開啟密室,回身步入其中......

    此刻殿外,壯漢帶著白歧走在山寨中,一路上遇上三兩個山匪,都是畢恭畢敬,抱拳恭候一聲,那壯漢時而輕嗯一聲,要麼點點頭示意,隨意走了過去。

    很快的,二人繞過主殿來到後方不遠處的一座平凡的木屋前,這木屋在整個山寨中並不算出奇,反而有些簡陋,佔地也不過兩丈多,卻有兩名長相粗獷的山匪在前侍立,如在警戒。

    這二人皆挎著利刃,斜倚著門,一臉慵懶,相互扯著皮,遠遠看到壯漢那魁梧的身影,當即站直了身子,收肅面容,握著腰間兵器的手也緊了緊,一副恪盡職守的模樣。

    待行至這木屋門前時,二人恭敬抱拳齊聲道︰“屬下見過三當家!”

    “恩~”

    壯漢一點頭,隨即開口,悶聲悶氣道︰“開門吧!”

    “是!”

    二人應諾,一人轉身拉開木門,另一人偷眼打量著白歧,心中暗道︰不知道又是哪位當家指明關押的人物,這小子夠倒霉的啊!

    吱呀一聲,木門應聲打開,露出一道灰漆漆的石階,竟又是一條暗道,順延向下,露出下方的漆黑一片。

    開門的山匪先是探過頭,向著石階下方喊了一嗓門︰“下面的,三當家的來送人了!”隨即側身讓開,恭敬作了個請的手勢道︰“三當家的請!”

    點了點頭,壯漢提著白歧走下石階,石階不長,很快便到了底,露出一片空曠的地帶,足足有方圓十多丈大小,前後共有四個牢房,兩兩相對,每個牢房皆有三丈見方,有鐵質欄柵和牢門,其上每根鐵柵竟都有手臂粗細,望之令人咂舌。

    牢房之前還有一片空處,擺放著木質桌椅,其上有兩個燭台,發出微弱的光,勉強驅散了一些黑暗,牆角里有少量刑具,更有三三兩兩的酒壇散落在地上,兩名看守早已起身恭候在一側。

    四周打量了一番,壯漢一指白歧徐徐道︰“這小子是大當家親自要求看管的,便交給你們了!”

    大當家?!

    二人對望一眼,同時倒吸一口涼氣,心髒狠狠的一跳,皆是詫異的望向白歧。大當家什麼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那種!

    平日里都見不著面,尋常事宜都是交給二當家和三當家處理,少有親自插手的,哥幾個入幫兩年多了,也不過遠遠見過大當家一面而已,這小子什麼來頭,竟由大當家親自交代!

    二人詫異的同時,心中也是苦惱萬分,按理說大當家指派應當盡忠盡職,好好表現一番,實則並不然,能由大當家親自囑托,且不看這小子細皮嫩肉的樣子,定然不會是什麼好惹的主!

    二人心中發苦,目光不由自主的瞄向四間牢房的其中一間︰不好惹的主,這里已經有一個了,再來第二個還怎麼活啊!

    不待二人發話,壯漢側頭便問︰“你二人決定好把他關在哪間牢房了嗎?我親自押過去!”

    心中哀嘆著,卻不敢表露,其中一名看守眨眨眼,心思一動,當即指著一側靠內的一間牢房道︰“稟告三當家的,就那間!”

    另一名看守目光一亮,側頭遞過去一個隱晦的眼神,帶著贊賞,心道︰還是二狗心思活,既然不好安排,就讓他倆住一塊,隨便他們怎麼折騰,咱不管了!

    持著一盞燭台,四人借著燭火搖曳的微光,走過漆黑的甬道,來到那一處牢門前,透過鐵柵往里望去,其中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一名看守上前悉悉索索的摸索著將鑰匙插入鎖孔,抽掉鎖芯,而後嘩啦一聲拉開鐵門,側身讓到一旁,鐵門開啟的同時,壯漢三當家當即推著白歧上前,越過牢門進入其中。

     當一聲,鐵門重新被關好鎖上,兩名看守隨著壯漢,點頭哈腰中,離開了這一處牢房。

    進入地牢內,白歧心中平靜,抬手扶著粗壯的鐵柵,入手觸感冰涼,沒有一絲溫度,他隨意打量著四周,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只能看到隱約的色影子,那是邊沿的牆壁。

    許久之後,如適應了黑暗,勉強能夠看清一些東西,募地白歧神色一動,落在一側牆角,眼中露出怪異之色。

    那是一個粗壯的黑影,整個如狗熊般,縮成一團,蜷曲在牆角一側,一聲聲壓抑的嘀咕聲如嗡鳴,從角落里傳出,遲疑中,白歧緩步走了過去。

    當他來到牆角時,定楮看去,竟是一名魁梧之極的壯漢,半蹲在地上,直愣愣盯著牆壁某處,目光散亂沒有焦點,嘴唇蠕動,不斷念叨著什麼,場面詭異,很難形容,一種極端怪異的氛圍隨著壯漢的念叨油然而生。

    若是尋常人見到這一幕定要被嚇得不輕,而白歧卻無動于衷,徑直向那人走了過去。

    似終于注意到背後的動靜,那壯漢冷不丁一回頭,齜牙咧嘴,目露凶光,低吼一聲道︰“不要來打擾俺!”饒是白歧此刻莫名平靜,也被打斷,露出怔然之色,愣在原地,停下了腳步。

    “咦~”

    又是一聲輕咦,那壯漢凶光瞬時一收,宛若變臉般,眨眼露出激動的神色,虎眼中竟泛起絲絲晶瑩,抽泣著干嚎一聲︰“親人吶!”旋即猛地起身,展露出魁梧異常的身軀,竟身高八尺有余!他張開雙臂刮起兩道風聲,就向著白歧熊抱了過去。

    這樣的反應又是令白歧一陣錯愕,有些混亂,摸不著頭腦,心中泛起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人腦子有問題。但即刻反應過來,身形一動,避開了這一抱,讓到一側,眼中露出警惕之色。

    這一下抱空,令這壯漢一愣,低頭一看懷中無人,松開手摸了摸頭,自語道︰“奇了怪了,剛剛還有人來著!”說話間,他轉動粗壯的脖頸,帶著疑惑的目光,四下打量起來。

    在看到不遠處的白歧,這壯漢又是一愣,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嘿嘿笑道︰“咦~原來你在這里啊!”

    白歧死死盯著這壯漢,帶著警惕,開口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里?”

    听到這一句,壯漢突然沉默了,垂下頭顱,竟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這樣一副姿態,令白歧嘴角一陣抽搐,只見他吸著鼻子,豆大的眼淚嘩嘩流淌,落在地上拍拍作響,哽咽著開口了︰“俺苦啊!已經有整整三個月沒人跟俺說話了!”

    默默看著這壯漢,白歧心中越發肯定了之前的猜測,覺得這人真的腦子有問題,根本交流不通,也不管壯漢在原地嚎啕大哭,隨即自顧自的走到一側的牆邊,靠牆貼著,一言不發。

    許久之後,壯漢停住了哭嚎,抬手一抹眼淚,轉過頭看向白歧的方向,咧嘴露出一臉傻笑︰“俺叫卞虎,你呢?”

    “我叫白歧。”沉默少頃,白歧緩緩開口,目光落在對方異常高大的魁梧身軀上,露出異色,淡淡道,“你是怎麼被抓來的?”

    “呼~呼~”粗重的呼吸聲響起,如野獸的低喘,似壓抑著一股暴虐的情緒,眼中兩道厲芒閃過,這一聲話語似揭開了某個傷疤,卞虎冰冷的聲音隨之響起︰“五十三口人!”

    “什麼?”白歧一怔。

    “整整五十三口人,無論男女老幼,一概死絕!”卞虎低吼著,眸中凶光連閃,有血絲浮現,泛著紅芒,聲音冰冷敘說著,“除了我,我們村子被這伙殺千刀的屠的一干而盡啊!”

    此刻的卞虎一改之前憨傻的樣子,甚至語氣都變了,唯有一種入骨至深的恨意和瘋狂的殺機涌動。

    說到這里,卞虎嘴角一扯,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所以,我一個人提著棒子上山報仇來了,砸斷了好幾個賊人的手腳,還砸爛了一個人的腦袋,最後被一個老頭子抓住了!”

    話音剛落,他臉色就是一苦,一切殺機和恨意一掃而空,如從未出現過一般,眉頭一擰,露出一副愁眉苦臉的神色。

    背靠著牆面,白歧大有深意的打量了一眼卞虎,卻有些摸不著他的心思了,不確定他是真傻還是假傻,唯一肯定的是,那種刻骨的恨意和殺機之前確實存在!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