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一十章 大比落幕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如諦朝這種人,太過高傲,為了戰勝對手,寧願不惜一切,雖然不智,卻還是可敬的,總好過那些個陰險小人,背地里盡搞些小動作,不擇手段。

    “下一次再見之時,想必他已經真正突破了吧......”

    不知為何,雖然最終戰勝了諦朝,白歧的心中卻是升起一種莫名空空落落之感,心中一嘆,緩緩起身後,涉過滿目瘡痍,被肆虐地不成形狀的擂台,向著下方行去。

    所過之處,那些個外門弟子,不論修為高低,都下意識地避開到一側,讓出了一條道路,在他們的雙眼中,此時看向白歧的目光不知何時已是帶上了一種敬畏。

    不論修為如何,也不管借助何種手段,能夠戰勝如諦朝這樣強的對手,便是當的起他們的敬畏。

    “大師兄!”

    一聲突兀的呼喊從人群中響起。

    “白歧大師兄!”

    又有一人洪亮著嗓音呼喊道。

    “大師兄......”

    ............

    一聲聲呼喊此起彼伏,帶著濃濃的恭敬和少許狂熱,自人群各處響起傳出。

    人性就是如此,大多人逆來順受,庸庸碌碌一世,少有能逆行而上者。

    原先的諦朝在外門,便如一座壓在眾人頭上的大山,令所有外門弟子都喘不過氣來,如今這座仰止不可及的高山已轟然坍塌,被一個修為不如自己,平日里近乎默默無聞的尋常弟子擊敗。

    看到了白歧,這些人也仿佛看到了某種莫名的希冀,即便不是他們自身所為,亦會心向著白歧,對于能親眼目睹這種,近乎可以說得上是“大逆不道”的壯舉,自然是心中快意無比。

    “我不是你們的大師兄!”

    白歧淡淡說了這麼一句後,很快穿過了人群,向著趙豐所在之處行去,一路腳步虛浮,身軀搖晃,面色更是蒼白無比,看似已到了強弩之末。

    見此,趙豐忙搶步上前,去將他扶住,神情略有擔憂。

    面色蒼白中,在趙豐的攙扶下,白歧原地盤膝坐下,開始了吐納調息,恢復著近乎干涸的修為。

    “咳咳~”

    一聲輕咳打斷了周圍的沉默,眾人抬頭,白歧亦睜開雙眼看去,卻見王曲風神情凝肅,先是環視一周,見一眾弟子皆收肅面容,認真看了過來,略感滿意地點了點頭後,隨即淡淡開口,聲音清朗,帶著威嚴︰

    “此次大比發生這樣的意外,實屬本宗意料之外,如今擂台已盡毀,接下來的排名戰便就此取消,”說到這里,聲音一頓,陡然提高了幾分,近乎低喝,“白歧、趙豐、孫靈、李文,還有......宗潛,你等五人上前接令!”

    “晚輩接令!”

    除了宗潛外,其他幾人立刻起身,同時前踏一步,出離了人群,神色恭敬地抱拳應諾,向著王曲風一拜。

    剛剛甦醒不久,神情萎靡不振、鼻青臉腫的宗潛,在听到王曲風這話後,下意識的一愣神,睜大了雙眼,仿佛不信,以為自己听錯了。

    剎那後才反應過來,隨即便是一陣狂喜,狠狠一握拳中,神情振奮無比,宗潛艱難起身後倒頭便拜。

    一拜之後,幾人起身,于此同時,卻見王曲風右手一拂,五道靈光憑空出現,向著五人所在的方向飛掠而來,分別飛至五人身前,被他們凌空接住,入手後靈光一散,化成一塊青玉令牌,有股溫潤之感。

    白歧拿在手中仔細去看,只見自己的這塊令牌上,正面刻著“曲風”,背面則是“丁三”,一共四個頗具神韻的字體。

    正面還好理解,只是這“丁三”卻是何意,白歧就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好在還未有人開口發問,王曲風便立刻解釋起來︰“此令為我曲風宗內門獨有的身份令牌,從接下此令後,便代表你等五人已是我宗重點培養的核心弟子身份,這令牌背後數字代表你等被分配在內門的區域,如此可有疑問?”

    這話出口,眾人紛紛明了,許久無人開口,見此王曲風微微點頭,便繼續道︰“莫以為這令牌只有這一種功效,另有四大用處......”

    說道這里還頓了頓,仿佛故意賣了個關子,見眾人目光都是一亮,這才滿意中微笑開口,“其一,憑借此令,所有內門弟子每月可去主殿一側的‘藏元殿’領取相應修煉物資......”

    “其二,令牌內有一道法陣,蘊藏有本宗親自注入的一道靈引,憑借此靈引,你等皆可入‘化靈殿’中修煉一月的時間......”

    “其三,這令牌內蘊含一處不大的儲物空間,可存放一些物品,其內現有幾物你等或許能用得上,另還有一次入‘典藏閣’挑選功法的機會,你等好自為之!”

    話音剛落,幾乎所有弟子的目光都在同一刻亮了起來,看向這幾人,都帶上了濃濃的羨慕。

    李文呼吸急促,身軀微顫,面龐略有漲紅,一掃之前儒雅淡定的氣度。

    此時的宗潛還沉寂在那股失而復得的驚喜當中,哪里會在意什麼獎勵,只是隨便听了听,露出少許動容,卻被他很快斂去,低垂著雙目,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

    就連趙豐也有些詫異,張大了嘴,顯然也是知道點什麼。

    最平靜的莫過于白歧和孫靈二人,白歧是不知這獎勵代表的含義,而孫靈則是根本不在意。

    白歧心中暗忖,雖不知這“化靈殿”是何處,此是卻也不是交談的恰當時機,只能待到之後再向趙豐詢問。

    目光掃過眾人,王曲風儒雅一笑,如春風拂面,最終停在了白歧的身上,帶著欣賞,就如長輩看向晚輩般,目光柔和道︰“另外,此次大比由白歧奪得第一,因此,除了他可入‘升’境修煉外,其余人只可入‘靈’境修煉。”

    王曲風說這話並非無的放矢,白歧與諦朝之間的戰斗,一眾弟子連同長老執事,皆是有目共睹,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久久不能平復。

    雖未進行最後的排名戰,但在眾人心中,白歧無疑已是這次大比的第一人。

    “好了,”王曲風一拂袖,淡淡道,“你等......散去吧!”

    “尊宗主令!”

    眾人齊齊抱拳,聲震四野,隨即各自展開身形,掠向棧橋所在。

    後方剩余的四大築基強者,腳下亦有劍光升起,一掠之下,劃破夜空,遠遠而去。

    ***

    很快地,白歧便在趙豐的扶持下下了比斗峰,向著第四峰的住處而去。

    一路上趙豐顯得興奮無比,眉飛色舞,吐沫星子亂飛,看他的樣子,好似擊敗諦朝的不是白歧,而是他自己似得。

    白歧能看到在其明亮的雙眸深處,隱藏著的擔憂,不由心中一暖,卻還是被趙豐偶爾蹦出的幾句嗆人之語,引得苦笑連連。

    “我沒事!”

    回到住處後,白歧終是有些忍受不了趙豐的喋喋不休,修為一轉,原本還顯得頗為蒼白的面色,竟是緩緩恢復了紅潤的色澤,哪里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見此,趙豐連連咂舌,詫異不已,心道一聲︰怪物啊!我這白師弟還真是個怪物!

    接下來的時間,白歧向趙豐詢問了一些事情,也是多少對于曲風宗的內門有了一些了解,不由對那“化靈殿”有了不少期待。

    ***

    夜幕早已降下多時,周圍靜謐,翻身上床後,身邊傳來陣陣微鼾之聲,側頭去看,不知何時趙豐已是陷入了沉睡,也不知想到了什麼,白歧嘴角一扯,露出一絲笑意。

    此次大比,要數誰最輕松,怕是誰也比不過趙豐,也沒見他怎麼出力,卻好像比自己還累到了一般,這麼早就睡去,想來莫不是他所有的氣力,全都使在了他那張破嘴上了吧?

    長出一口氣,白歧右手一翻,那塊代表著內門弟子身份的青玉令牌出現在掌中,靈識散開,探入其中,頓時眸光一亮,露出些許玩味之色。

    其內果真如王曲風所言,有一處儲物空間,卻不是很大,只能放下很少的物品。

    此時這處儲物空間內僅有三物,一塊木牌,一件紫色長袍,還有一塊石頭。

    第一物被他立刻認出,之前曾在公孫延那里拿到過一枚,便是進入“典藏閣”的資格令牌,入之便會被收去,不可取回,這塊木牌便代表著僅有的一次挑選功法的機會。

    至于第二物,那件紫袍,大概是曲風宗內門弟子的統一服飾,被白歧直接掠過,目光落在第三物之上。

    靈識掃過那塊通體閃爍著瑩瑩光輝的石頭,約莫只有小指第一個指節大小,靈氣卻格外濃郁內斂,一部分逸散到令牌內的空間中,頓時其內靈氣充溢各處。

    “這是......”白歧的目光略有遲疑,想了想後,頓時一驚,眉毛一掀,露出深深動容,“一小塊下品靈石!”

    看這靈石的大小,其內靈氣的總量,幾乎堪比近千枚融靈丹。

    難怪會感到熟悉,想到自己曾耗費大量的融靈丹,就為了凝練出四塊下品靈石,來布置這聚靈陣,白歧不由自嘲一笑。

    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的待遇差距,真可謂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僅僅是入門獎勵,便有這一小塊下品靈石,堪比尋常外門弟子數百倍的月俸,簡直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好在大多外門弟子各自有一些別的途徑,或外出獵殺妖獸,或到各峰幫忙,來換取修煉所需的物資,否則要令修為突破,還不知要到猴年馬月呢!

    不再多想,收起令牌後,盤坐在床鋪上,白歧緩緩閉目,陷入了吐納之中。

    窗外夜色靜謐,萬籟俱寂,月光清冷,灑落在前庭,有樹影搖曳朦朧,有風聲,有蟲鳴......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