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一十八章 魔影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穿過重重密林,不多時前方出現一條官道,其上行人很少,偶爾有一兩輛馬車飛馳而過,揚起陣陣塵土。

    幾人身子一晃,眨眼出現在了官道之上,這一幕未被任何人看到。

    踏上官道後,三人立刻放緩了速度,就如常人一般,緩緩前行著,不遠處已能望見城門所在,看其規模,大概可以容納數千人,算是東荒邊緣,還未進入東域範圍內的一座頗大的城鎮了。

    很快地,三人便已進了城,其內喧囂熱鬧無比,主道之上人潮稠密,比肩接踵,兩側靠後是兩排房屋,大多是店鋪,有客人來往門庭。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尋常攤位,安置在主道兩側靠前的位置,有主人在前侍候,不斷張口吆喝著,一派熱火朝天的氛圍。

    長久以來,一直身處宗門之內清修,幾人難得見到如此熱鬧的一幕,與心性堅定與否無關,幾乎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興奮,交頭接耳中四處張望著,難掩好奇之色。

    其他二人還好說,之前執行過一些任務,也在各處奔走過,算是開過了眼界。

    白歧卻是頭一次見到這般光景,在此之前除了修煉的年月,便是在深山老林里生活,可謂名副其實的土包子一個。

    或許心智上比之同齡人強上不少,顯得老成,見識卻不多,一時間童心大起,一雙眼不斷張望著,流連各處,幾乎都有些不夠使。

    望著那些攤位上一個個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時而張大了嘴,露出吃驚之色,時而陷入沉思,又時而恍然,點頭不已。

    “看來爹說的沒錯,山外果然比山里好多了,這些個細作,山里面可不常見。”

    吳凡和周瑩看在眼里,對視一眼,眼底滿是笑意。

    “莫非白師弟你是第一次出遠門?”周瑩笑問道。

    聞言,白歧點點頭,卻未看她,而是自顧自地到處張望著,隨口答道︰“唔~不錯!”

    吳凡頓時詫異,在旁插嘴一句道︰“師弟你家住何處?很偏僻嗎?”

    “家?”白歧一頓,往日的一幕幕浮現腦中,張怡的慈愛,白山爽朗的大笑,想到這些,情緒頓時低落幾分,“東荒邊緣群山之內......”

    “那幾時回......”

    吳凡這話還未說完,便被一旁的周瑩抬手按在胳膊上制止了,她心思細膩,白歧一瞬間的神色變化,被其敏銳地捕捉到,立刻猜出了什麼。

    吳凡還在疑惑,被周瑩拽著,刻意放緩了腳步,落後一段距離後,二人低聲交談幾句,吳凡這才恍然,再看向白歧此時略顯落寞的蕭瑟背影,眼中多了幾分歉意。

    “師弟,我......”趕上白歧的腳步後,吳凡猶豫了片刻,略帶歉意道。

    “無礙,”白歧一擺手,轉頭看向他,笑著說道,“師兄乃是無心之舉,我明白。”看其神色,已是恢復了常態。

    吳凡還待張口要說什麼,前方突然傳來陣陣喝罵之聲,幾人立刻看了過去。

    只見半里外的主道上,已是圍得水泄不通,中間似有一名錦袍青年,指手畫腳,喝罵之聲正是此人發出。

    周圍還圍了幾個人高馬大的壯漢,清一色的灰布衫,似這錦袍青年的手下。

    三人很快行了過去,周圍傳來陣陣交頭接耳的議論之聲。

    “是張家的三公子。”有人說道。

    “又在欺辱良家女子,色胚!衣冠禽獸!”一名中年壯漢咬牙切齒,恨恨道,仿佛深受其害,一雙眼如欲噴火。

    “哎~張家勢大,乃是此城一霸,家里還雇了一群武夫護院,誰敢惹?”另一名面相憨厚的小販一臉愁眉之色,唉聲嘆氣道。

    此時前方數丈內,已被人群團團圍住,幾人不得不分開人群,向前擠去。

    被擠開之人,剛有不滿,回頭欲開罵之際,卻看到迎面而來的周瑩,立刻神情一呆,再回過神來時,露出濃濃的驚艷和震撼。

    對于這樣的目光,周瑩絲毫不以為意,反倒令幾人很是輕松地穿過了人群,來到前方。

    透過人群隨即看到,前方圍成一圈的人群中,空出三丈範圍,一名面貌秀氣的少年頭破血流,倒在血泊之中,周身衣裳殘破,皮開肉綻,已是陷入了昏迷,地上還有一把菜刀。

    其中一名壯漢抓著一名面容姣好的瘦弱的女子,此時那名女子正哭得撕心裂肺,央求著這錦袍青年放過地上的少年。

    然這錦袍青年不管不顧,依舊指著地上的少年,一臉氣焰囂張的樣子,叫罵著,還啐了一口唾沫在他身上。

    “這位大哥,發生了何事?”吳凡看得連連皺眉,向著一旁的一名中年漢子問道。

    那漢子亦眉頭緊皺,目光不忍,听到有人叫他,回頭看了一眼吳凡,目光恰好掠過周瑩的面龐,也是一呆,卻難得沒有失態,即刻便回過神來,恢復常態,顯得頗具定力。

    白歧注意到,其垂下的雙手上布滿老繭,尤其是虎口和五指關節處,凝結了厚厚的一層,兩側太陽穴微微隆起。

    練過內功的他,自然明白,此人乃是一名武者,心性上較之常人好上不少亦屬正常,觀其體內勁力,可比當初的自己強上了太多。

    這人微微一嘆道︰“小兄弟是剛入城的吧,不知道也是正常,這張家乃是這榭水城一霸,尤其是這家的三公子,一貫欺男霸女,搞得民生怨憤,叫苦不迭......”

    “咋叫這家有權有勢,請來了一些個武功高強的護院,只能任由他們橫行,奈何不得,哎~”

    “你看,這許家的二兒子剛剛娶親不久,一次出門買緞子就被這張三公子看上了,許家這娃自然要尋他拼命,就鬧到現在這個樣子,你說咋的是個好?”

    說到這里,這漢子遲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周瑩,目中驚艷之色連連掠過,卻是相勸道︰“我說這位姑娘,我勸你趕緊離開吧,莫要瞎攙和,讓這張三公子瞧見,怕是要引禍上身!”

    周瑩沉默片刻,盈盈施禮道︰“多謝這位大哥提醒,我只想說,這世間可還有王法?”

    “王法?”這漢子詫異地看了她幾眼,頗有不屑道,“這世道,拳頭大就是王法,我還算學過幾年武呢,不是人家的對手,還得憋著忍著!”

    ***

    “叫你這小子不識相,不就是個娘們嘛,還敢找老子拼命?給我繼續打,狠狠的打,打死了有賞!”只听那名為張旺的錦袍青年恨恨道。

    那幾名壯漢听到有賞,立刻擼袖上前,摩拳擦掌,要毒打那少年,周圍觀望的人群頓時變色,發出陣陣驚呼倒吸冷氣之聲。

    那少年一臉的不耐,猛地轉頭喝到︰“看什麼看,給老子滾!”

    這一轉頭,卻是白歧幾人的方向,亦看到了周瑩,眼中掠過濃濃的痴迷,大叫一聲︰“別打了!”

    幾名壯漢一愣,卻是應命停手,這張旺竟如變臉一般,眨眼換上了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整了整衣衫,滿臉堆笑,上前幾步,走到周瑩身前,儒雅一禮道︰“不知這位姑娘如何稱呼,可否賞臉到府上一敘?”

    “滾!”冷著一張臉,周瑩道。

    平常時候,白歧等人也覺得周瑩的氣息有些冷,這是因于功法所致,卻總是一副隨和的態度,今日這般,想來是真的生氣了。

    “你......”張旺一滯,面孔扭曲幾下,強忍著發飆,從未有人敢對他如此說話,不過看在周瑩的樣貌上,還是忍住了,心道,這樣極品的貨色,本公子還從未見過,今天老天開眼,祖墳冒煙,落到小爺手上,就甭想著跑了。

    腦中幻想著一些不堪的畫面,張旺表面一副謙恭的樣子,眼底深藏的卻是濃濃的淫邪之意。

    這深藏其眼中的淫邪,又如何能逃過周瑩的雙眼,面上浮起一絲厭惡,冷喝道︰“我讓你滾!沒听到嗎?”

    張旺終于怒了,一貫霸道的他,再也不想掩飾,再加上心頭欲念躁動,直接露出丑態,伸手一把直接抓向周瑩的肩膀,口中沉聲喝到︰“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周圍的人群,不少看向周瑩的目光,露出同情和不忍,紛紛搖頭嘆息,這樣的一幕早已見過多次,近乎麻木。

    不論如何貌美的女子,但凡落到這張旺的手中,不出幾日,都會被摧殘地極為淒慘,今日看來,不出意外,又要有一名如此年輕貌美的女子,就這麼被毀掉了。

    幾乎能看到張旺目中的邪火,如欲噴薄,丑態畢露︰“哈哈~小娘子,今日你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你就認了吧,免得多吃苦頭!”

    說話間,一手已是按在了周瑩的左肩,就在這時。

    啪~

    一聲響亮之極的耳光,張旺整個人原地轉了好幾圈,才撲通一聲倒地,右臉高高鼓起,腫成了半個豬頭,其內血絲隱現,還沒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兩眼一翻便昏了過去。

    一旁那名身具內力的漢子,目光一凝,倒吸一口冷氣,以他的眼力,竟未看出周瑩是如何出手的,只看到眼前一花,張旺就被扇了一個耳光。

    “高手,絕對的高手!”心中微凜,這漢子再看向周瑩的目光,已是帶上了敬畏,不論其外貌是否柔弱,武林之中,也是強者為尊的。

    許久之後,張旺才悠悠轉醒,頓時捂著臉,在地上打滾,嗷嗷慘叫著,還不忘招呼那些護院,“還愣著做什麼,給老子上,別弄殘了就行,捆好了給老子送到府上!”

    那幾名壯漢這才回過神來,一個個面現猶豫,身為武者,眼力自然是有的,看得出來周瑩不好惹,礙于家主的命令,心中想著,畢竟對方只是一個人,還是名女子。

    如此這般在心中安慰了一番自己,一個個咬牙中,鼓動勁力,撲向周瑩,只是,幾名壯漢身形剛動,又是眼前一花。

    啪啪啪~

    接連數道響亮之聲,幾乎部分先後,數人倒地,面龐高脹,哼哼慘呼起來。

    “這......這......”張旺愣住了,張大了嘴,一時不知如何反應,看著面前那名高大的冷峻青年,其身上散發著的氣息,就算他是個傻子都能感覺到一股寒意,周圍的人群亦是愣住了。

    “高手!又是一個大高手!”那漢子傻了,心中顫抖,“究竟是哪個門派如此強,接連出了兩名如此高手,還這般年輕,看著也就十來歲的樣子吧!”

    這次出手的卻是吳凡,此時回頭看向周瑩道︰“周師妹,如何處置你說了算。”

    這話說得周瑩愣住了,目光微沉中,看向倒地的幾人,卻是猶豫了起來,氣也出了,說到處置卻把她難住了,難不成殺了?

    正猶豫著不知如何開口的周瑩,鬼使神差地看向了白歧,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見。

    白歧愕然,想了想道︰“那就打斷他們的雙腿吧!”

    “不要啊!大俠饒命,饒命啊!”

    “不要!”

    “少俠饒命!”

    ............

    幾人終于知道怕了,紛紛求饒不已,張旺最是不堪,哭爹喊娘中,眼淚鼻涕一把一把的,看得旁人連連皺眉。

    不顧幾人的求饒,只見吳凡雙手連彈,有寒光閃現,  聲中,骨骼斷裂之聲令人牙酸,幾聲慘絕人寰的長嗷過後,都是昏死過去。

    見此,周圍眾人卻是不懼,反而連連叫好,拍手稱快,看向白歧幾人的目光都帶上了敬畏。

    姓許的少年,以及他的妻子更是千恩萬謝,相互攙扶著正要下跪,卻被吳凡暗地里拍出的兩股掌風扶住,跪不下去,詫異的同時,也只得作罷。

    “咦~張家大院怎麼冒煙了?”

    就在這時,人群中一名相貌淳樸的青年抬手指著不遠處的前方,疑惑著說道,眾人紛紛看了過去,一個個雖有詫異,卻是大多幸災樂禍,也不知這張家三公子醒來要作何想了。

    只見三四里之外的一處,明顯闊氣不少的門庭內,一縷黑煙徐徐升起,帶著一種晦澀之意,飄升在上方幾丈處,散開將整個院落籠罩在內,顯得詭異莫名。

    就在白歧幾人看過去之時,只听轟的一聲巨響,整個院子內的房屋一齊垮塌,瞬間變作一攤殘垣斷壁。

    三人對視,都是看到了彼此目中的驚疑,身形連閃中,眨眼消失在眾人眼前,幾個起落便來到那處院落之內。

    “這......這是魔氣!!”吳凡面色大變,眼神陡然變得極為陰沉,抬手一掀,一道狂風吹過,掀飛一處垮塌的屏風,露出其下一具尸骸,其上繚繞黑氣,皮包著骨,血肉精華盡失。

    募地,一道黑影一閃,不知從何處出現,向著遠方疾疾掠出。

    “休走!”吳凡怒喝,周身劍氣外散,竟形成四道宛若飛劍的虛影,環繞之下,破開空氣,令其速度暴增,飛快追去。

    後方白歧二人亦面色凝重,紛紛催動法訣,掀起一陣狂風,飛掠而出。

    “仙人!!”

    “這是仙人啊!!”

    遠遠趕過來的一眾人中,在見到這一幕,立刻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這才明白白歧等人,竟是傳說中的仙人。

    眾人紛紛倒頭便拜,神情激動,甚至將張家大院被毀一事,盡都歸結到沖撞了仙人之上。

    那夫妻二人更是虔誠無比,打定主意要回去設香案、立牌位,長久供奉。

    這些白歧等人都不得而知,一路追尋著那道黑影,很快便出了城門。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