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逆魔血亂大法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句洪!!”

    罕見地,白歧的心神劇烈地波動了一下,他怎麼也沒想到,這黑袍人的真正身份,竟然會是句洪!

    一瞬間,各種各樣的念頭自白歧心間飛快地掠過,神情前所未有地陰沉了下來,眉頭深深地皺起。

    一個人的氣息,真的可以在短短三日之內,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嗎?這一點先不考慮。

    句洪是古悅的弟子,此時會出現在這里,不用想也知是古悅派來的,但白歧從未想過,居然還與魔修有牽連。

    結合了句洪目前的狀態,一個答案于白歧心中呼之欲出,曲風宗四大長老之一的古悅,極有可能是......魔修!

    這一發現太過驚人,幾乎顛覆了白歧整個的心神,想必就算他說出去,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

    再加上古悅隱藏得如此之深,于宗門內威信根深蒂固,既然敢派句洪來攔截三人,就不怕會暴露,必然還有更多的陰謀在內。

    “他究竟想從我身上尋求何物?”

    莫名的,白歧感到心底一陣惡寒,原想著避開漩渦,卻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深陷其中。

    雖不知古悅在考慮什麼,其算計必定極深,不是白歧輕易能夠撼動的。

    而白歧自己,或許只是其中一枚至關重要的棋子罷了。

    否則,古悅不可能對他如此執著,一次又一次地將他試探。

    即便如此,古悅此人太過謹慎,每次都只是幕後操控,從未親自出手過。

    哪怕其目的早已彰顯畢露,也未徹底露出過任何把柄,落在白歧手上,讓白歧根本無從揭露他的丑惡嘴臉。

    白歧心中念頭急轉著,一瞬間想到了很多。

    而在另一邊,黑袍籠罩下,句洪早已退出老遠,沒有任何留戀地轉身就走,仿佛其目的已是達到,不願再與白歧過多糾纏。

    “不能讓他逃掉!”

    白歧驀然驚醒過來,眸光一掠,落在遠處幾乎將要失去身影的句洪身上,兩道寒光疾閃而起。

    自己肉身的秘密已是暴露,句洪如此急忙離去,必定是要去通知古悅,而這一點,也是白歧最不願見到的。

    深吸一口氣,猛地抬頭中,白歧的目光陡然變得極亮,有兩道淡不可查的青色漩渦盤踞其中,與之對視,便有一股莫名如攝人心的威嚴之感,令人心神震撼。

    右手一掀中,白歧直接掐出一道古怪印訣,“融!!”

    轟轟~

    逆奪融血之法被其立刻施展,練氣第七層的修為之力,以一種令人目瞪口呆的速度,飛快地跌落著。

    同一時刻,另外一股截然不同,卻如驚濤駭浪般的恐怖氣勢,徐徐自白歧身上升起。

    更為濃郁的青光將白歧整個人包裹在內,密密麻麻的生痕于體表接連浮現著,散發玄妙波動。

    直至,修為之力徹底跌落至,與凡人一般無二的程度,這股剛剛升起的威勢,則達到了極限,驀然一震中,一股磅礡氣浪以白歧為中心,向著周圍蕩開,化成道道無形風旋。

    于白歧的感受當中,此時一股飄然欲飛身而起的感覺,莫名出現在他心神之內,仿佛只要自己一動,就能離地飛起一般。

    只是,卻又似有一道隔膜,阻止了這種感覺,無法真正做到。

    這層隔膜恰恰就是突破築基期的隔膜!

    按理說,以白歧的靈魂境界和深厚的修為,施展驅物術,以飛劍承托自身的重量,御劍飛行,本應是一件輕而易舉之事,卻無論如何去嘗試,總是無法成功。

    這亦是困擾了白歧許久的一個問題,直至某次實在忍不住心中好奇,向公孫延詢問過後,才真正明了。

    但凡修為未真正達到築基期者,無論其人底蘊多深,戰力多強,都無法飛行。

    這層限制,自古至今,從未有人能打破過,乃是整片天地間亙古不變的某種規則,如大道中定下的規定,無法更改。

    就在這一刻,白歧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這層限制,那股欲飄身而起的感覺令他迷醉,心中對于築基的渴望,更加強烈幾分。

    雖無法做到飛行,但白歧仍感覺身體變得輕盈了太多,望著遠方那道若有若無,正飛快遠去的身影,嘴角浮起一絲笑意,隨即腳下一動。

    轟——

    仿佛洞穿了空氣般,一連串悶雷般的音爆聲中,整個人如離弦之箭急竄而出,還有陣陣殘影幻化消逝,只是數息便跨越了千丈距離,直接出現在句洪身前。

    出現時,白歧的雙腳近乎離地,凌空一擰腰身,帶起一股宛如拉弓之勢,氣勁環繞之下,一拳迎面轟向了句洪。

    黑袍之下,句洪神色大變,雖已不是三日前的他,于這生死危機之下,卻依舊能感到恐懼,一對瞳孔急劇地收縮起來。

    幾乎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唯有低吼一聲,抬臂去擋。

    砰——

    本就斷裂的右臂,在這一拳之下直接炸碎,血肉迸濺,還有森森白骨在內,都是化成了碎片,飛濺的血液還未等落地便凌空凝聚,化成道道血箭射向白歧。

    與此同時,句洪左手一點右肩,斷裂的傷口處,驀地亮起一團刺目的血光,如焚燒而起,火光蔓延,轉瞬將句洪整個人包裹在內,令其速度暴增,立刻掉轉方向,頭也不回地逃竄著。

    “你逃不掉!!”

    白歧的速度太快,身形變換中,一剎那幻化道道殘影,那些血箭沒有一道落在他身上,直接被他穿過後,向著句洪追去。

    好似施展了某種秘法,句洪的速度居然暴增了三倍以上,雖依舊不比白歧的速度,但短時間白歧想要追上他,亦不太可能。

    皺了皺眉,目光掠過句洪斷臂處的那層血光,白歧的眼中露出沉吟,片刻後冷哼道︰“既然你如此喜歡焚燒血液,便讓你焚燒個夠!”

    心中低喝一聲︰“融!”白歧再次掐出一道融血之印,抬手便是向著前方一指,一股玄妙的波動自白歧一指之中散開,剎那追上了遠在前方的句洪。

    前方句洪的身子猛地一頓,周身火光驟然一縮中,如被一股無形之力當頭撲滅,隨即大量鮮血順著傷口泌出,在其身側凝成一道血團。

    這融血之印不僅可以施展在妖獸身上,亦可對修士施展!

    只是,若要選擇融合,白歧只會選取妖獸精血,對于修士的血液,其內心還是極為抗拒的。

    不僅僅是因為此舉有傷天和,更是與其道心不符。

    肆意融合修士精血,必有魔念自生,壞道法,亂神智,如此得不償失之舉,白歧自然不會去做,哪怕對方是魔修。

    全身精血被抽出,這樣的痛苦,哪怕心性堅定者,尋常也無法忍受。

    一聲聲低吼自黑袍中傳出,句洪魁梧的身軀抽搐著扭動不斷,傷口處黑氣凝縮覆蓋,卻怎麼也阻止不了血液的淌出。

    很快地,大量血液被抽取,那血團的大小已接近三尺,幾乎堪比常人體內全部的血液,懸浮在半空中,還在不斷脹大著。

    與此同時,句洪的氣息也越來越弱,整個人如縮水般,消瘦了一大圈,幾乎皮包骨般。

    目中光芒暗淡,于面部黑袍下搖曳著,宛如鬼火,掙扎的幅度亦愈漸放緩,口中發出無意識的低吼。

    此時,白歧已是追了上來,剛剛靠近句洪一丈之內,心中陡然生出一股警兆,腳步驀地一頓中,一股極端凶戾的氣息,伴隨著一聲怒吼,陡然自句洪身上涌出。

    這股凶戾之意,帶著一種更為強烈的令人心慌之感,出現在周圍的同時,竟是于半空幻化出道道人影,有哭嚎之聲傳出,尖銳刺耳,無孔不入,聞之心神立刻震動。

    這股魔音出現的剎那,便飛快地涌向白歧的腦海,即便是以他的靈魂境界,也要及時收攏心神來抵抗,如此便出現了一頓。

    借著這一頓,黑袍之中傳出斷斷續續的幾個字,聲音干枯如垂暮老朽發出,異常沙啞︰“逆魔......血亂......”

    這聲音傳出的同時,句洪左手猛地抬起,五指成抓,抓向自己的胸口,在白歧震驚的目光下,竟直接穿透了胸膛,一把握住自己的心髒,而後狠狠地......一捏!

    這一幕太過突然,令白歧也是一呆,隨即心中猛地躥起一股寒意。

    自從修煉以來,白歧也殺過幾個修士,對于修真界的殘酷以及勾心斗角,自認已是看淡,因此自以為自己已經心冷,適應了這修真界的環境。

    今日所見,卻顛覆了他的認知,還從未見過對自己如此之狠的人,這完全是不把性命當回事嘛!

    “難怪魔修會遭人忌恨,果然手段殘忍血腥,對自己都下得去手,莫說是其他人了!”

    眼看著句洪一把捏碎了自己的心髒,白歧一時震撼,雖然察覺了不妙,也是來不及去阻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原本還在抽離的血液,血團急劇地波動起來,如在這一刻發生了逆轉般,掙脫了融血之術的作用,以一種更快的速度倒卷而回。

    大量血液順著句洪右臂和胸口的傷口,飛快地涌入,整個身子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脹起來。

    不僅如此,涌入體內後,所有血液皆在逆行,頓時道道血管自句洪周身暴起,猙獰可怖,宛若一條條小蛇般,于經脈中飛速穿行著。

    噗——

    這一幕只持續了一剎,緊接著所有血管似承受不住這股逆行之力,紛紛開始崩裂。

    句洪的七竅中,以及周身各處的毛孔,同一時間都有大量血霧噴灑而出,整個人立刻化成了血人。

    重新噴灑出的血霧,變得不同,漸漸于半空凝成一團血雲,鮮艷無比,顯得妖異,散發詭異的波動,將句洪整個人籠罩在內。

    “桀桀~”

    有邪魅的低笑從中傳出,血雲一卷,化作洪流,眨眼將白歧整個人包裹在內。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