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閉關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端坐在蒲團之上,白歧先是一拍儲物袋,取出大量融靈丹,于半空爆碎,提取靈渣,融煉下品靈石。

    後來發覺融靈丹數目不夠,便以數倍效果于融靈丹的回靈丹來替代。

    在耗費了最後的五百多粒融靈丹,以及一百五十多粒回靈丹之後,才又融煉出一小塊下品靈石。

    加上內門大比獲勝獎勵的一塊,還有上次撤除外門居所處的聚靈陣後,未曾報廢的兩塊,再次湊出了四小塊下品靈石。

    掐訣一指中,四塊靈石直接飛出,分落石室四角,數道陣紋縱橫穿插,于地面緩緩浮現,眨眼功夫,一座簡單的聚靈陣便已完成。

    此陣波動劇烈,略有不穩,畢竟用作陣基的四塊下品靈石,其中靈力並不均等,好在被白歧以其陣法造詣調和壓制,勉強算是維持住了。

    身在礦山,天地靈力本就濃郁,白歧又豈會浪費這等地利,雖首要不是修行,但修煉亦不願被他落下,便是布下這聚靈陣,就算任由體內靈力自然凝聚,也對修為的增長頗有好處。

    做完這件事後,隨即閉目,一手掐出融血之印,另一手一指點在自己眉心處。

    嗡~

    有玄妙的波動自白歧掐訣的左手中散出,順著右手食指凝聚在眉心,肉眼可見的,一道深紫色的符文開始呈現。

    心念一轉,便有一絲極細的血絲從中抽離而出,還在不斷扭動著,被白歧肉身傳出的一股吸力,飛快吞噬起來。

    轟~

    腦海中募地一陣,陣陣幻象幻化而出,沖擊著白歧的心神,白歧的呼吸漸漸粗重起來,氣息起伏不穩......

    兩個時辰之後,白歧重新睜開雙眼,其內血絲還未消退,深吸一口氣,許久才平復了心緒,略微感受一番,眉頭微蹙,口中喃喃自語。

    “融合紫血的時間實則並不長,但承受魔念侵蝕,則需耗費兩個時辰之久,此後還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來恢復心神,按照這樣的進度,至少需要數月之久,才能徹底淡化這血符,不過......”

    話鋒一轉,白歧繼續道︰“好處亦是明顯的,僅這一絲,我能感覺體內生痕又增加了一道,雖明知以後會越來少,但總好過沒有,且......”

    白歧略顯憊怠的目光,卻很明亮,“通過與魔念對抗,本已達到練氣第十層的靈魂之力,竟再次凝練了幾分,又憑空多出了幾分增長的空間,若是靈魂境界能借此提前突破到築基期,我築基的把握則更大了!”

    “古悅,這一點恐怕是你絕難想到的吧!陰差陽錯,卻是給我送來這麼一件大禮,可謂天意弄人!”

    想到古悅若是得知真相後的表情,白歧的嘴角便不禁浮起一絲笑意。

    此時剛剛對抗過一次魔念,靈魂之力消耗頗多,無法繼續支撐,白歧便放空心神,任由靈魂之力自行恢復了起來,轉而陷入到吐納中,吸收著周圍經過兩個時辰轉化,儼然已是變得更加精純濃郁的天地靈力。

    自從達到超凡境後,一直難見增長的修為,于此地亦再次緩緩增長了起來。

    可見練氣境內修為越高,還是對修煉條件頗為苛求的,若不是在礦山內,而是在旁處,即便有這聚靈陣輔助,亦很難做到提升。

    很快的,又是過去了兩個多時辰,徹底恢復精神後,白歧再次施展融血之印,抽離紫血,開始融合起來......

    同一時刻,于曲風宗煉器殿密室內,盤膝坐在那大鼎之前,古悅面無表情,注視著手中的一道符印,眼中有兩道幽芒一閃而過,陰陰一笑著自言自語道。

    “小雜種,你果然不簡單,老夫以秘術激發句洪此子全身生機,將魂魄鎖死在肉身內,強行逼出其所有潛力,爆發出的實力,絕不弱于尋常練氣第十層的修士,卻還是死在你的手中,但......那又如何?!”

    “老夫早有言在先,你逃不過老夫的掌心,這‘禁魔之血’老夫足足耗費數年之久,才煉化出兩滴而已,其中一滴用在你身上,也足堪令你自傲一番了,桀桀~”

    ***

    時間飛快地流逝,眨眼便已過去三個半月,一如之前的平靜,礦山內並無任何大事發生,因此也無人打擾過白歧。

    這段時間內,那道血符被白歧融合了大半,僅剩下若有若無的一絲。

    果如早先猜測那般,從最初的只需吞噬一絲紫血,便可煉化一道生痕,往後所需的生機越來越多,直至最後,甚至需要接連吞噬十幾縷紫血,才可真正生成一道生痕。

    好在于白歧的鍥而不舍之功下,血符的吞噬已然臨近收尾。

    此時剛剛融合了一絲紫血後,白歧睜開了雙眼,長出一口氣,認真感受一番體內情況後,眼底掠過一抹興奮之意。

    短短三個半月的時間,本已達到瓶頸的生痕數量,再次得到增長,足足有五十七道,加上最先融合紫血煉化的一道,共計五十八道,總數更是達到了四百五十八道。

    若在此時,再次施展逆奪融血之術,生痕數量則會暴漲到恐怖的七百三十八道,真實戰力更上一層樓!

    雖還未嘗試過,但生痕的增長,令白歧底氣更足,心中泛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就算讓他現在對上一名築基初期的修士,也不會有絲毫畏懼,敢于出手。

    不僅如此,心神經歷了多次魔念的洗禮,變得更加凝練,心志更加堅定,如此錘煉心神之法,可不是隨便哪個修士都能承受的,很容易被魔念侵蝕,沉淪其中,卻是被白歧生生挺了過來。

    畢竟此法太過危險,若非逼不得已,白歧亦不願輕易嘗試。

    如今的白歧,靈魂境界已是遠超尋常的練氣第十層,無限接近築基初期,只需一絲契機,便能徹底突破。

    除此之外,雖白歧並未如何刻意去修煉,而是任由體內修為自然增長,三個多月的時間,修為總量卻亦壯大了不少,于丹田經脈中,那些化成絲絲縷縷的靈力細絲,數目更加稠密,佔據體內全部靈力的兩成左右。

    據白歧預估,這些化成細絲狀的靈力,若是能達到體內修為總量的三成,便可令他成功突破至練氣第八層......這樣的日子已是不遠了!

    抬手摸了摸眉心處,于那里,血符已是隱去,若不施展融血之印便不會顯露,沉吟片刻後,白歧放棄了繼續融合的念頭。

    如此想法不僅是出于謹慎,白歧心中明白,一旦此符破碎,古悅必定能夠感知,接下來會有什麼動作,白歧也猜不透。

    其次,此符已淡化到微不可查的地步,估摸著只需再融合一次,便會徹底崩潰,倒不如先觀望一陣,到時一旦生變,白歧會毫不猶豫地將之徹底融合,不論古悅有何打算,都無法真正影響到他。

    甚至于,萬一二人徹底撕破臉,古悅正要以此符制約白歧,卻被白歧一瞬間破除,或許會遭受反噬,再次也會心神震動,亂了方寸,反而被白歧把握住機會,反制了古悅也說不定。

    正是基于這樣的打算,白歧便留下了這已是黯淡到,仿佛隨時會破滅的血符。

    畢竟連最後的顧忌都已消弭,亦不會對尋常修煉造成任何影響,倒不如將之留下,以後還有可能借助一番,成為一層隱藏的手段,又何樂而不為?

    距離半年鎮守時限已過大半,還余兩個半月的時間,白歧不由想到了剛剛獲得的法寶“破禁旗”,此時還靜靜地躺在自己的儲物袋中。

    當初收取之時,白歧只是隨意在其上留下了一道封禁,來到礦山後,又忙著閉關融合紫血,還未好好煉化過。

    如今空閑有余,白歧的心思頓時活絡了起來,泛起一股火熱之意,打算借著這剩下的日子,將此寶好生煉化一番,最好能將其發揮出大半的威力,則必將成為自己的又一利器。

    念頭剛起,白歧便迫不及待地抬手按向儲物袋,三道黑芒不分先後呼嘯而出,化成三面小旗,靜靜懸停在其身前的半空中。

    三面小旗皆是通體漆黑,幡布呈三角,緊連著持桿,其上不時會有一道靈光亮起,流轉在各個陣紋之上,隱隱散出的波動,令白歧也要心驚,已是超出了練氣境的範疇。

    “果然是築基之寶!”白歧贊嘆著,仔細打量著面前的三面小旗,卻是目光微凝,眉頭漸漸皺起。

    當初獲得此寶時,白歧並未細查,此時一看,這三面小旗並非全部完好,其中兩面皆有破損之處,一面是于幡布末端,另一面則在緊貼持桿的位置。

    這兩處的陣紋始終是黯淡無光,每當有靈光回轉在幡布表面,經過這兩處時,立刻從旁繞過,通往其他陣紋。

    靈識探入其中,仔細感受一番後,白歧發現,這兩處的幡布乃是完整的,唯獨陣紋略有殘破,卻破壞了整體的平衡,立刻使得此寶威力大跌,真實威力只是無限接近築基前期罷了,實則還達到。

    除非能將陣紋修補完整,才能真正發揮出屬于築基之寶的威力。

    皺著眉,白歧心想著,“只是陣紋殘破,應當能夠修補,築基之寶,難度怕是不小......罷了,還是先行煉化,收為己用後,再另作打算吧......”

    打定主意後,體內修為一轉,白歧張口噴出一股靈氣,將三道陣旗包裹在內,手中印訣開始變換,開始了對“破禁旗”的初步煉化。

    這一煉化,便是足足十日的時間......

    在此之前,白歧從未真正煉化過築基之寶,再加上其靈魂境界還未達到築基,煉化起來頗為費力。

    想當初,單單摹刻一道山石法寶內的符文,便足足費去了大半個月的時間,再以之熔煉于飛劍中,耗去的時日足有一個半月。

    如今短短十日,便已初步煉化一種築基之寶,已算極快的速度,如此進境,離不開白歧與日俱增的靈魂境界。

    初步完成煉化後,心神內已與三道“破禁旗”有了一層聯系,白歧抬手一招,其中一道陣旗落在他手中,靈魂之力涌入其中,目中更是泛起一股推衍之意,開始推算起來。

    他要做的便是以自身的陣道造詣,去參悟陣旗上的陣法,然後推衍出合適的陣紋,以靈魂之力摹刻其上,修繕破損的陣紋,讓“破禁旗”恢復成完整的築基之寶。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