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百七十三章 沆瀣一氣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一個時辰後,曲風宗大殿內......

    原本空曠的大殿,此時卻顯得狹小多了。

    王曲風依舊端坐在主位上,下方卻多了數十個案幾,數十名身穿不同服飾的各派修士,擁堵在大殿內。

    若有其他人在此,必能看出,這些人的修為,竟全部是築基初期以上!

    此地眾人毋庸置疑,乃是四大門派剩余的所有築基修士,如今皆匯聚在大殿內,商議著接下來的對策。

    稍事清點,眾人皆心中暗嘆,搖頭不已。

    一場大戰,峒蒼派損失最大,七個築基中期長老死了四個,四個築基初期長老四個三個。

    原本整體實力超過曲風宗,如今卻成了最弱的一方,連同門主劉全,大殿里峒蒼派的築基修士,也只有四人而已。

    如今這四人的神情,也是異常低落,暗藏苦澀。

    流雲派其次,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長老越闞身故,另外的七個築基中期長老死了三個。

    還有八個築基初期長老,在之前的追殺中,一個接一個的隕落,如今一個都沒能剩下。

    好在門主樊菁還在,總算撐起了整個宗門的主心骨,令流雲派的士氣,未曾徹底落入低谷。

    如今樊菁不在這里,而是在另一側偏殿,照料重傷的孤崖派掌門孤道常,將全權事宜交代給流雲四子處理。

    除了曲風宗還未親歷戰事,也就之前拔除魔門暗子,損失了十多名尋常弟子,還沒有出現什麼太大的損失外,損失最少的自然是孤崖派。

    護宗大陣被一擊破除,卻並未有魔修殺上門,一槍之威,死去近百尋常弟子,只有兩個倒霉點的築基中期長老,以及四名築基初期長老身亡。

    孤崖派的整體實力,一直以來都是四大正派中最強的,共計有九個築基中期長老,以及十三個築基初期長老。

    如今剩下七個築基中期和九個築基初期,加上重傷未死的孤道常,仍舊穩壓其他宗門不止一頭。

    加上曲風宗的諸強,此時大殿內共計有十六名築基中期,十三名築基初期,以及唯一在座的築基後期修士——王曲風。

    整整三十名築基修士,代表著如今四大宗門最強的底氣!

    白歧也在其中,還有一臉的沉暗的林淵,則在劉全身邊,眼神恍惚,不知在想些什麼。

    之前剛剛踏入大殿之時,林淵偶然發現了白歧,暗淡的眸光才出現一亮,卻並未上來搭話,目光再次一黯,跟隨在劉全身邊落座。

    此時大殿內,各處充滿嘈雜,修士交頭接耳,紛紛嘆息,顯然還未進入正題。

    “咳咳~”主位上,王曲風輕咳一聲,人群之中的嘈雜之音,才漸漸消失,眾人的目光皆匯聚在王曲風身上。

    見此,王曲風開口了,聲音清朗,回蕩在大殿內,盡顯一宗之主的威嚴,“諸位,如今大敵當前,可有什麼良策,可提議出來,讓諸位同道一起討論,也不要有任何顧忌,大可直言不諱!”

    話一出口,人群中的嘈雜之聲再次響起,似相互交流著,只是卻只是少數,大多人自始至終皺著眉,陷入沉思。

    許久時間,無人真正開口,王曲風也只是靜等著,沒有催促。

    驀地,流雲派的一名老者一步上前,先是向著王曲風一拜,率先開口道,“其他倒沒什麼,也就一點老夫始終覺得奇怪......”

    說到這里,聲音一頓,老者的神色頗有遲疑,仿佛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見此,王曲風微微一笑,“但說無妨!”

    “好!既然曲宗主說了,老夫便直言不諱,”老者點頭,“之前魔修明明可以一舉擊潰我等,為何突然退去?”

    這樣的疑問,不僅僅老者,其他人也同樣疑惑。

    王曲風一愣,搖了搖頭,“道友的疑問,本宗同樣不解,還是讓其他人說吧!”

    說完後看向眾人。

    眾人討論著,片刻後,一道洪亮的聲音從中傳出,是一名孤崖派的築基修士,“莫非魔修有什麼忌憚之處?”

    話音剛落,大殿里出現一剎那的靜謐,所有人同時陷入了深思,不少人點頭,覺得這個解釋很是合理。

    而听到這個解釋之時,王曲風微微一愣,目光微不可察地掃過一個方向。

    在那里的,正是一臉淡然,似什麼都不關心,閉目端坐的白歧。

    “笑話!”一聲略顯沙啞的嗓音突然響起,白歧正想著什麼,被這聲音打斷,睜開雙眼,抬頭看向孤崖派的方向。

    是一名目光異常凌厲的老者,一對利眉直入雙鬢,相貌頗顯霸道。

    此人正是孤崖派大長老寧閑,正不屑的打量著身邊那之前開口的築基修士,輕哼道︰“石貫,休要胡言亂語,丟了我孤崖派的臉,這曲風宗能有何物令那天地魔門忌憚?簡直可笑!”

    這話一出口,有人面色就是一沉,有人眉毛一挑,眼中意味不明,大多人則是擺出一副看戲的樣子,各懷心思。

    這寧閑倒是真敢說,還是在曲風宗的地盤。

    被這寧閑一呵斥,那名為石貫的築基初期修士,一個激靈,趕緊低頭閉口,不敢反駁。

    “你說什麼?!”

    面色發沉的幾人,自然是曲風宗幾大築基修士。

    這是在當面打曲風宗的臉,連王曲風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了,其他人自然更不樂意,俞沖眼中寒芒一閃,一拍座椅站了起來,指著寧閑當即喝到。

    “我說什麼你沒听到?”寧閑一臉的不屑,“難道不是事實?你曲風宗會有什麼,能令天地魔門退卻?還有......”

    寧閑一挑眉,“在我孤崖派,如你這樣的築基初期小輩,根本難登大堂,你家長輩沒告訴過你,和前輩該如何說話嗎?”

    被寧閑一激,俞沖怒意更多,當即還要開口。

    “俞沖,坐下!”一旁的公孫延,正老神在在的端坐在座椅上,看也不看那寧閑,而是對著俞沖低喝,“和喪犬之輩,有和可計較的?”

    “你!”寧閑一滯,呼吸頓時急促,周身壓抑著一股氣勢,陡然一散中,眼帶寒芒,冷笑道,“如今之計,老夫不與你等計較,但共抗魔修之事,需我孤崖派說了算!”

    繞來繞去,原來在這等著呢!

    其他各派的築基修士,心中一動,皆眼露明悟之色。

    確實如此,四宗齊聚,實力紛雜,之前因魔修來勢洶洶,一直為來得及考慮。

    如今商議,除了考慮應對之策,自然需要一個主導之人,若無人領頭,再強的實力,也只能是一盤散沙。

    這寧閑顯然是早已看透了這一點,仗著背後的實力,故意挑撥尋釁呢!

    此地四宗,孤崖派最強,乃是毋庸置疑,其他三派明里不說,實則一直以來,總有人看不起曲風宗。

    若非遭逢大劫,豈會寄人籬下,仰仗實力最弱的曲風宗?

    哪怕有王曲風在此,加上另外的幾名築基修士,也不可能是孤崖派的對手,還是被壓了一頭。

    以寧閑獨斷專行的性格,又豈能放過這等良機?

    “哼~”孫厭冷哼,“孤掌門重傷,你這就打算篡位不成?”

    “隨便你們怎麼看,一切還是要看實力的,我孤崖派實力最強,便是道理!”寧閑果然霸道,分毫不讓,言語間更無半分忌諱。

    環顧一周,寧閑目光凌厲,“要如何選擇,還是諸位自己決定吧,反正屈居曲風宗之下,寧某不可能!”

    一番話擲地有聲,令各派築基修士,皆是沉默。

    說實在的,寧閑此人雖霸道,卻並非真有什麼野心,也不是什麼壞人。

    怪只怪他這性格,習慣了獨斷專行,又孤僻乖戾,很難與之相處。

    以他的性格,自然看不慣原本實力低弱的曲風宗,突然踩在自己頭上,故此才會有這番話。

    若說此人最敬重之人,定是孤道常。

    只因此人早年曾是一介散修,因其性格,少有交好者,唯有孤道常于此人有大恩,隨後來到孤崖派,成為客卿長老,到如今,已是身居高位,一人之下的大長老。

    眾人交頭接耳之時,峒蒼派先表態了。

    “不要再說了!”劉全低喝,向著王曲風一抱拳,“我峒蒼派殘部,全憑王宗主調遣!”

    寧閑一皺眉。

    流雲四子中的一名老者,又是上前,向著王曲風一拜,“宗主交代,我流雲派上下,亦跟隨王宗主派遣!”

    寧閑呼吸一滯,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當即冷哼一聲,“哼∼不識好歹!”

    隨即臉色鐵青,猛地一拍座椅扶手,令身邊的其他孤崖派長老,同時心神一震,便要起身甩袖離去。

    “咳咳~老夫還沒死呢,就行這殺雞取卵之事,要置老夫的顏面于何處?”

    就在這時,殿門一側,兩道人影徐徐走向大殿,剛要離去的寧閑一愣,驚呼道,“宗主!”其他孤崖派的長老,亦紛紛拜見。

    樊菁扶著一臉蒼白的孤道常,向著王曲風抱拳,聲音虛弱,言辭灼灼鄭重,目光亦很明亮,帶著一絲歉意,“本宗不遜之輩,冒犯了曲風宗,孤某代其謝罪,望王道友見諒,我孤崖派上下,就全仰仗道友了!”

    孤道常都發話了,寧閑自然不會再折騰什麼,一掃之前不遜之色,向著王曲風認真一抱拳,“全憑王宗主吩咐!”

    “全憑王宗主吩咐!”

    ....................

    孤崖派所有築基修士,同時抱拳開口,聲音回蕩在大殿內,嗡嗡作響。

    始終沉默的王曲風,終于開口了,自然而然浮現出一股威嚴,“諸位言重了,魔修當道,承蒙諸位看重,王某必身先士卒...當仁不讓!”

    “佑我正道,共伐魔修!!”

    所有人同時開口,夾雜修為在內,匯成一股滔天之勢,振聾發聵,直沖天際。

    代表著正道四宗沆瀣一氣、背水一戰的決心!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