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百六十五章 偷襲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從宇文殤剛剛開始渡劫之前,遠在一千多丈外的空中,一團三丈大小的紫色光球內,同樣有了變化。

    白歧盤膝坐在其內,周圍彌漫著一層血霧,濃郁的生機蘊含在內,股股分流,順著白歧周身各處融入。

    濃郁的青光包裹著白歧,透過青光,能看到其體表的皮膚更加晶瑩,如初生的嬰兒,白得透明。

    密密麻麻的生痕遍布白歧體表各處,如天宮巧奪,每一道都蘊含一種極其自然的感覺,襯托得此時的白歧,顯得莫名威嚴。

    不愧是金丹初期的弱水蛟精血,對于此時的白歧而言,恰如其分。

    從開始吸收到現在,一炷香時間還未到,生痕的數量已然突破了一千五百道大關,達到了一千五百八十七道,還在繼續增加。

    一千五百九十道...一千五百九十五道...一千六百道!

    轟~

    山巔之上降下第一道劫雷時,身處妖氣光球內的白歧,驀然睜開雙眼,蘊含青光的雙眼頗具威嚴,周身氣勁轟然一震。

    肉身突破的氣息恰好掩埋在震動這片空間的雷霆轟鳴之中,但白歧的肉身之力,卻是已經達到了築基後期。

    兩千道生痕流轉在體表,瑩瑩青光散出,帶著一種大道天成的和諧自然。

    這股青光透出體表,直逼周圍困住白歧的妖氣光球,原本穩如磐石的妖氣光球,從內部近出現了些微波動漣漪,仿佛被滾燙的熱水澆在了冰面上,出現了消融的跡象。

    只是這消融的部分很是微弱,天地間不斷有妖氣融入管球,維持著封困的強度,若不能一舉破開,仍舊是徒勞。

    目光透過光球,落在前方山巔上,白歧目光一凝。

    宇文殤此時的形象,同樣令他一驚,還有他渡劫的輕松樣子,以及那一聲聲狂笑,原本因突破帶來的少許喜悅,立刻被沖淡了下去。

    白歧感到了壓力。

    皺眉中,白歧又看向不遠處面帶苦笑的公孫延,目光一閃,沒有任何猶豫,再次一拍儲物袋。

    這次飛出的是靈石。

    整整三十塊靈石,全部是下品靈石,都是在葬宮的丹殿石室內獲得。

    白歧選取的都是其中靈力損耗大半,顏色灰白的那部分。

    這每一塊靈石蘊含的靈力,只有尋常靈力充足的下品靈石的兩三成左右,三十塊也可比完整的石塊下品靈石了,靈力還算磅礡,幾乎可比尋常築基大圓滿修士體內的靈力總和。

    二話不說,白歧心念一動,青光徐徐暗淡,體表密密麻麻的生痕轉瞬消退得一干二淨,修為的波動徐徐散開,隨即一震中爆發開來。

    與此同時,面相前方三十塊下品靈石,白歧右手大手一揮,左手掐出另一道印訣——奪靈之印。

       ~

    一連串的爆鳴,三十塊靈石全部粉碎,磅礡的靈力替代了血霧,重新將白歧的身影掩蓋在內,飛快的融入他的四肢百骸。

    無相訣功法不許催動,便自行運轉起來,借助奪靈印術法,瘋狂吸收了靈力後,立刻轉化成修為,存儲丹田,白歧周身的修為波動,頓時開始飛速攀升起來......

    公孫延一臉凝重且焦急的盯著前方,還有這深深的無奈。

    山巔之上,短短一小會,宇文殤便已度過了前三劫,只剩最後一劫未渡,但看他連渡三劫卻毫發無傷的樣子,要度過第四劫怕也不是什麼難事。

    公孫延心中如繃緊了一根弦,死死盯著宇文殤的身影,打算趁其剛剛度過第四劫,便立刻出手。

    這第四劫不比前三劫,第三劫都令宇文殤受傷,這第四劫絕不可能比第三劫還要輕松,一旦他出現傷勢,只要不是瞬間恢復,還有機會。

    公孫延目標如此明確,也從未掩飾自身殺機,宇文殤又豈能看不出來?

    如凶獸般的豎瞳,眼角余光撇著公孫延,暗含一絲嘲色,宇文殤根本毫不在意公孫延會如何做。

    以公孫延目前的狀態,身上的傷勢不輕,氣息起伏劇烈,已經無法維持冥魔變的神通。

    眼中的光很快消退,變作正常人的瞳孔,氣息也飛快跌落至金丹初期,在消耗大量修為後,比之之前還要不如。

    如此狀態的公孫延,宇文殤根本不放在眼里,他在意的,只是這第四道雷劫。

    透過上方的虛無洞口,宇文殤的目光罕見的有了一絲凝重。

    一般來說,渡劫的順序,前三道雷劫都是一道接一道的增強,最後一道雷劫,則凝聚了劫雲吸收的天地雷霆之力剩余的全部威力,發出至強的滅絕一擊。

    因此,大多應劫者失敗,也就是失敗在這最後一道雷劫之上。

    唯有度過了這最後一道雷劫,才算是真正邁上了金丹大道,借此亦可將他剛剛獲得祖血返祖凝聚的妖化肉身鞏固,令外來血脈徹底與自身融合歸一。

    唯一令他感到有些可惜的是,以他目前的修為,能夠融合吞噬的血脈之力,近能令他突破並穩固在金丹前期,無法再踏上更高的層次。

    如此,對他唯一具有威脅的,便只有公孫延一人。

    不過,此時的公孫延已經重傷,自己卻毫發無傷,就算有傷勢,也會被血脈之力瞬間修為,還有無窮無盡的妖氣供應。

    在這里,宇文殤自恃自己已佔據了全部的優勢,哪怕只能達到金丹初期,借著強悍的妖體,輕易便能擊敗公孫延。

    至于白歧,之前宇文殤確實對白歧高看了不少,但也僅限于此,絲毫不認為一個區區築基大圓滿的小修士,能夠威脅到他。

    看白歧現在的狀態,似乎是在嘗試突破,先不說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能夠突破金丹,下場也是一樣。

    這些想法掠過宇文殤的腦中,再感受著貫穿體內的強橫力量,心中的自信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高度。

    始終仰頭注視著的劫雲,在這些念頭掠過之後,終于再次出現了變化。

    咻——

    黑雲滾動,中心傳出一股吸力,全部的劫雲凝聚在中心,轉瞬一道大腿粗細的紅色電光,伴隨著震動整片萬丈空間的巨大轟鳴,如流星墜空,更像是斷絕虛空的一刀,劃出的不規則的裂口,剎那出現在宇文殤的頭頂。

    轟~

    雷霆如瀑,剎那將宇文殤的身軀掩埋,以其所立祭壇中心為限,周圍的地面裂開密密麻麻的粗大豁口,隨即轟然崩潰。

    祭壇破碎,山石崩塌,煙塵蓋天,轟鳴如浪潮滾滾,在整個千丈空間回蕩,經久不絕。

    待煙塵消散了一部分,露出山巔此時的樣子,便是一副斷井頹垣的肆虐廢墟狀態。

    整個山巔被巨大的力量分割成數份,有些巨石上還有殘破的銘文刻圖,那是破碎的祭壇的一部分。

    中心則是一個十多丈大小的深坑,碎石裂痕呈環狀向著周圍分布,最低的位置以山巔平地為基,深深陷入下方四五丈。

    隔著未曾散盡的煙塵,一道猙獰的影子,站在深坑的中心,一動不動。

    此人無疑是宇文殤,雖看不清面容,單看外形應該是受了不小的傷勢。

    從輪廓上看,其背後的十多根骨刺,其中有一半不是尖銳,而是呈現斷口的不規則形狀,俯著身子胸口起伏,能听到低低的喘氣聲。

    此外,空氣中還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魔修多掌握有血法,哪怕公孫延修煉的是冥訣,對于血腥氣的感知依舊明銳。

    這股血腥味明顯與山體周圍的四具龐大尸骸上滲出的妖血不同,帶著宇文殤的氣息。

    “他受傷了,還不輕!”公孫延眼中寒光一閃,“要出手便只能趁現在!”

    一咬牙,剩余的修為從公孫延體內爆發,掐訣一指飛劍,咬破舌尖噴出精血在劍身上一抹。

    嗡~

    飛劍一震,黑  的表面立刻泛起一股淡淡的血華,同時鋒銳的感覺更加強烈,倏忽爆射而出,裹挾刺耳呼嘯,如離弦之箭迸射向宇文殤本人。

    與此同時,公孫延面上泛起一股潮紅,雙手翻飛連連掐訣,隨即一聲低喝中,黑霧再次出現在其周身,包裹著他化成一道幽影,隨著直沖而入的飛劍,緊跟而至。

    噗嗤~

    飛劍率先穿入煙塵之中,一股淡紫色的血液從中飆出,散開後周圍的煙塵里都帶上了一抹血色。

    公孫延一喜,緊接著飛劍進入,右手握指成抓,直探向人人形輪廓的頭顱部分。

    然而,在其剛剛進入煙塵內,看見的一幕便令他心神一震,臉色驟變,暗道不妙。

    第一眼,公孫延看到了自己的飛劍,正被一只右手抓劍尖,血液便是從這只手的指縫內溢出。

    要知道這可是靈器飛劍,還是被元力操控的,鋒銳無匹,除非是更高階的靈器,否則很難擋下,如今卻被宇文殤一手直接抓住了劍身部分。

    飛劍震顫,不斷掙扎著,卻無法脫出,可見這只手蘊含的力量是如何龐大。

    甚至從飛劍上滲出的鋒銳,也僅僅是刺破了這只手掌的表皮,那血液便是從破損的部分鱗片下流淌而出,卻無法對宇文殤造成更實質的傷害。

    第二眼,宇文殤便對上了一對無情冷漠的眸瞳,其內紫光妖異,令他的汗毛立刻忍不住豎了起來,心中泛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這對眸瞳里,除了無情和冷漠,更多的,是一種蔑視或嘲諷,仿佛如看一個將死之人的目光。

    這種感覺異常強烈,在公孫延剛剛接近宇文殤不足三丈的距離,立刻強行止住前沖的勢頭,疾疾倒退避開,仿佛再前進一刻部,便是萬劫不復的深淵。

    “哼~”

    一聲冷哼,宇文殤緊握的右手松開,飛劍一掠,終于掙脫了束縛,凌空劃出一道寒芒,向著公孫延飛近。

    並非宇文殤不想毀去這飛劍,而是根本毀不掉,哪怕他擁有了堪比宇文祖先的強橫肉身,也無法毀去一件下品上佳級別的靈器,除非他能達到元嬰期。

    放開飛劍,任由公孫延逃遁,宇文殤都沒有任何動作,唯眼睜睜的看著,表情冰冷,緊接著周身氣勢便是一震。

    轟~

    雄渾的氣勁掀起狂風,以其身軀為中心,向著周圍轟然散開。

    剛剛退開不久,還未來得及遠遁的公孫延,被這股氣浪一沖,當即悶哼,身在半空一陣踉蹌。

    僅憑最後的修為凝聚的一次偷襲,卻不得不放棄,但手段已用出,修為也已消耗,此時的公孫延不說油盡燈枯也查不了多少了,就算只是一股氣勁,也能令他受傷。

    再加上之前被一具祖骸崩潰造成的傷勢,也都全面爆發,令他的臉色顯得異常蒼白,整個人也搖搖欲墜。

    此地共有四具祖骸,每一具都恐怖無比,公孫延能清晰感受到其上沉澱的渾厚力量。

    就連那最小的一具,在公孫延的感應中,生前也曾是元嬰前期的修為。

    這樣一具尸骸,崩潰後爆發的力量,如何能匹敵?

    磅礡的氣浪散開,吹散了周圍的煙塵,露出宇文殤此時的形貌。

    在度過第三劫後縮成三丈大小的身軀,此刻已變作一丈,但那股凝實渾厚的感覺更甚,紫黑色鱗片覆蓋,層層疊疊,閃爍著異樣的光澤,似寒芒,卻深邃,令人心悸。

    還有那身軀,性感線條輪廓凸顯,被一股似有似無的奇異波動籠罩,蘊含著驚人的爆發力質感。

    密密麻麻的骨刺遍布各處,也都猙獰可怖,煞白 亮。

    宇文殤雙眼漠然的看著公孫延飛退的方向,周身的氣息卻如真正的蠻荒巨獸,悠遠深邃,卻又驚心動魄。

    此時不動便如沉寂了一般,卻又像一根緊繃的弦,一旦爆發,便是崩天裂地之勢。

    第四劫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些傷勢,胸口以及背後的部分鱗片破損,其下皮肉灰黑,有焦糊的氣息散出,額頭的獨角崩斷,背上的骨刺也斷裂了七八根。

    然而,這些他都仿佛不在意一般。

    在其眉心,那殘骨依舊懸停,山體周圍的三具骸骨泌出的血絲,被這殘骨牽引,向著他體內融入。

    血絲的融入,詭異的一幕出現。

    皮肉如翻新了一般,飛快的長好,然後被新生的鱗片覆蓋,斷裂的獨角和骨刺,也都拔高,從不規則的端口如憑空生長般,與原先幾乎沒有任何不同。

    這一過程,宇文殤始終一動不動,目光卻始終盯著遠處的公孫延。

    回頭望見這一幕,仿佛被晴天霹靂擊中,整個人呆了一下,臉色立刻陰沉,帶著濃濃的苦澀,“怪物啊!簡直是怪物!有這恢復力,這還怎麼打?!”

    再望向另一邊的空中,妖氣光球內,白歧的仍舊一動不動,如沉寂了一般,公孫延的心也沉了下去。

    宇文殤的傷勢恢復得很快,整個過程持續了僅僅十息左右。

    十息後,宇文殤的身體上,已再無半分傷勢,盯著公孫延所在的方位,妖異的紫芒流轉眼底,隨即動了。

    轟~

    一腳踏在山巔,本就殘垣斷壁一片的山巔,再次大範圍開裂,隨即崩潰,徹底化成廢墟一片,宇文殤魁梧猙獰的身軀,速度卻快得令人發指,一瞬間爆發出的速度,遠超尋常金丹初期,幾乎看不出他是剛剛突破的。

    借力竄入空中,引來一連串的氣爆,宇文殤迅速向著公孫延臨近。

    遠遠的看到這一幕,公孫延臉色大變,心中連連叫苦,二話不說立刻催動飛劍落在腳下,承載著他疾掠而出。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