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獨掌生道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夜探
作者︰滅度蓨生 下載︰獨掌生道TXT下載
    夜已深,庭院深邃,回廊清幽,周圍靜謐無聲,幾乎落針可聞。

    沒有星光,月色也被烏雲掩蓋,恰是夜探的大好時機。

    雖說周圍伸手不見五指,卻不影響白歧,身形靈活如鬼魅,飄忽而過,一動就掠出老遠,沿途也沒有發出一絲動響。

    沒有先去院落,白歧先是順著回廊深入。

    在這里呆了整整十日的時間,白歧不僅被軟禁在客房內,靈識也不敢隨意散開,因此對這城主府的結構,幾乎可以說是兩眼一抹黑,全不了解。

    因此,白歧打算先摸清楚城主府的具體布局再說。

    一排客房順延向前,有寬厚的屋檐遮擋,下方是一條回廊。

    走在其上,白歧沿途觀察著,也注意著這些房間里的動靜。

    接連掠過數十個房間,其內大多無聲,白歧不敢隨意散開靈識,也不知是否有人居住,若有的話,在這個時間也要麼是在靜靜打坐修煉,要麼就是已經熟睡了去。

    偶然路過一兩間客房,其內輕微的鼾聲傳出。

    很快的,白歧就來到這條回廊的盡頭,前方出現一處拐角。

    白歧拐過牆角,而客房也到了盡頭。

    面前是一堵高牆,這是城主府的外牆,緊靠著牆壁內側,只有一條平坦的石質走道。

    順著走道,白歧貼牆而行,繼續向前摸索,仔細估摸了一番,大概走了有千丈距離,前方才再次到達拐角位置。

    從這面外牆的長度,白歧便輕而易舉的推斷出整個城主府的大小,不由心中感嘆。

    這城主府的範圍不小,佔地足有千丈見方,這在尋常鄉紳土豪那里,再有錢也佔不了這麼大的地方。

    唯有這城主府,才能做到如此氣派,佔據這麼大的院落。

    來到這處拐角後,白歧又見到了一座建築,是一間低矮的小屋。

    這間屋子就比那一排客房破爛得多了,四面泥磚堆砌的牆,有些地方斑駁剝落得嚴重,大小也只有兩丈左右,孤零零的坐落在那里。

    四面無窗,腐朽的木門,門上糊著的漿紙也都布滿洞口,看上去像是柴房一類的地方。

    白歧閃身來到這間柴房靠牆靜听動靜。

    隱約間,似有低低的抽泣聲從內傳出,在濃重的夜色下,莫名讓人心跳加速,感到有些詭異。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動靜。

    仔細一听,這聲音倒有些像是小孩子的抽泣聲。

    白歧想了想,隨即閃身來到門邊,透過布滿破洞的木門向內望去,剛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皺起了眉。

    粗略一數,足足有二三十個年齡不等的幼童擠在一間小屋子里,身上衣服都很薄,布滿大大小小的破洞,地上鋪著的干草,有人縮在里面,卻也不夠取暖,正瑟瑟發抖著。

    時至深夜,大多孩童早已睡去,還有幾個並未入睡,仰著頭,目光空洞,不知看向何處,僅有一名五六歲的女童正一個人窩在角落里低聲抽泣著。

    這些孩童都是一副面黃肌瘦的樣子,顯然營養不良,還要面對未知的恐懼,不知等待他們的究竟是什麼。

    看見這一幕,一股無名之火倏忽竄上白歧的心頭,眼中更是寒光連閃,幾乎咬牙切齒。

    深吸一口氣,白歧壓下心頭的躁動,目光卻連連閃爍起來,暗自思量著。

    白歧是想救他們的,但此刻並非良機,他還帶算混入幽鬼門,若現在暴露,以他的實力,確實足以帶著這些孩童闖出這城主府,但他的計劃必定就落空了。

    而且一旦暴露,被人追殺是小事,很有可能還會連累到落英村的村民。

    當然,白歧也曾想過將整個城主府屠戮一空,但仔細斟酌後認為,此法亦是不可取。

    別忘了,這城主府可不止是一個獨立的勢力,背後還有一個幽鬼門這樣中型宗門。

    幽鬼門的實力,白歧只是捕風捉影了解了一些,並不全面。

    雖說白歧對于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卻還沒盲目到以一己之力對抗一個中型宗門的地步。

    況且,堂堂一宗內門長老被人殺死,幽鬼門怎麼可能不追究?

    迎接白歧的,只會是幽鬼門來勢洶洶的報復。

    還是那句話,白歧孤家寡人一個,並不擔心什麼,就怕牽連到無辜,那就是適得其反,好心也辦了壞事。

    咬了咬牙,白歧放棄了即刻救出這些孩童的打算,一轉身,很快消失在遠處。

    沒有花費多少時間,白歧便將整個城主府都轉了一圈,對于城主府的大體不懼,也差不多了解。

    但這只限于外圍,而白歧真正在意的,是內圍院落的區域。

    此時,白歧已經回到了他被軟禁的那處客房的門前,看向深邃的密林。

    這城主府內若有什麼秘密,也都是在這庭院深處了。

    白歧二話不說,更沒有停留多久,便一頭鑽入庭院內。

    漆黑很快將白歧包裹,融入其中,消失在庭院深處。

    走在其中,白歧四下打量著,周圍的那些蔥翠的樹木,在夜幕下只剩下一個個高大的影子,被風一吹,隨著刺耳的沙沙聲,擺動著軀干,如魔物張牙舞爪,狀可怖人。

    還有那石亭假山,在夜色掩蓋中,也只露出嶙峋古怪的輪廓,看不清全貌,全然沒有白天的清雅韻味。

    深夜里的庭院,留給白歧的印象,只剩下了陰森。

    然而,白歧還未深入多久,便停了下來,打量著前方的一堵高牆。

    高達五六丈的牆橫亙在前,將整個庭院的內圍圈起來大半,從那牆壁上,白歧感受到一股極強的防護波動。

    而之前白歧曾感受過的那股龐大的陣法波動,便是從這堵牆後面傳出。

    至于這堵牆所屬的建築本體,白歧從當初剛一進入這城主府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

    順著高牆向前望去,一座高達三十丈的巨大建築,在夜幕之下如一尊巍峨的巨人黑影,厚重且壓抑。

    白歧十日前進入的大門,只能算進入了城主府大院的外院,而這座建築便是整個城主府內的標志性建築,也是中心建築,乃是城主府本體。

    而這堵牆後面,才屬于城主府內院。

    經過之前的探尋,白歧大體掌握了整個城主府的結構,得出的這個結論,白歧感覺應該八九不離十。

    而想要進入內院,必要越過這座高達五六丈的院門。

    在白歧的感受中,這面牆上的禁制,防護之力很是不俗,想要強行破開,少說也需築基中期的實力。

    而這面牆上的禁制,仿佛是一個整體,沒有任何空缺,也不像是拼湊而成,顯然是一次性布置完善,更是與內院的那座龐大陣法不分彼此。

    若要要強行破開,或許牽一發而動全身,很有可能暴露自己的形跡。

    “如此,就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白歧喃喃,看著夜色之下的那龐然大物,沒有停頓,轉身沿著這面牆向著那座建築主體而去。

    他能想到的辦法只有一個,也是最簡單的方法,便是直接從正門進入。

    之前白歧繞行外院一周,也曾經過這坐主建築的正門,卻並未進入,這次卻是要進入一探。

    不多時,當白歧再次來到正門之前,一層石階順延向下,門戶大開,其內黑洞洞的,兩旁也沒有看守。

    如此正合白歧的心意,一閃身,白歧便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大門。

    修士目力驚人,剛一進入門內,白歧隨意一掃,便將其內景象印入眼簾。

    這里的布置輝煌大氣,和凡人中的宮殿頗為相似,盡顯氣派。

    上首主座鎏金瓖碧,兩排座椅一左一右分布在側,此時卻無人入座。

    繞過主殿中央的那座巨石屏風,白歧來到後堂,不由眼楮一亮。

    只有一扇門,門上卻無禁制波動傳出。

    通常類似的建築,後堂的這扇門,就是通往院落內的。

    白歧閃身來到門邊,隨手一拂,木門開啟一道縫隙,白歧側身進入後,木門重新關閉。

    剛一進入門內,白歧眼前一花,回頭望去,背後的那扇木門早已不知所蹤。

    “果然有幻陣!”這一點並未出乎白歧的預料,也並不如何擔憂。

    這內院中的陣法雖然龐大,布置手段卻並不高深,威力只在築基中後期的樣子。

    以白歧的陣法造詣,雖不敢保證輕易破除,但若他想要離開這里,卻絕不是什麼難事,唯一令他有些顧忌的,還是怕驚動了某些人。

    比如...那還未謀面一次的東倉城城主,幽鬼門內門長老,築基大圓滿的修士——隱中乙!

    重新回過頭,白歧望向前方,樹影婆娑,林林總總,在寒風的吹拂下,發出如篩糠顫抖的沙沙聲響,雖然不大,在尤為靜謐的環境里,有些磨耳。

    一條小徑順延向前,不知通往何處。

    這里就是內院所在。

    踏上小徑後,白歧緩步向前,也收起了之前的輕松,變得謹慎不少。

    從穿過那扇木門,白歧便知,自己已經置身在這座龐大陣法的範圍內,在這里一個不小心觸動了什麼,很有可能引來不可捉摸的後果。

    密林在兩側分開,白歧緩緩深入著,不知過了多久,後方的道路早已消失,一層白茫茫的霧氣兀自升起,將周圍的視野進一步縮減。

    很快的,這霧氣越來越濃,即便以白歧的目力,也只能看到三丈開外,再看不見更遠處的景象。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股霧氣還在變濃,而白歧的視野,持續縮短著。

    一股淒涼慘淡的氛圍,暗藏著一股肅殺之意,漸漸彌漫在整個天地間。

    走著走著,不知過了多久,白歧驀地低頭看向腳下,不由眉頭一皺。

    連腳下也是白茫茫的一片,起膝蓋以下,整個小腿都被淹沒在霧氣當中,那條小徑更是早已消失不見,也不知是否已偏離了原先的道路。

    忽然間,天地間就像是只剩下了白歧一人,仿佛被遺棄了般,孤獨的走在這里。

    入眼的景象,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事物,也沒有一絲的聲音。

    淒涼、孤獨而又肅殺,無窮無盡的霧氣翻滾著,如吞噬一切的巨口,向著白歧撲來。

    先前只是小腿被淹沒,霧氣開始上升,沒過膝蓋,蓋過大腿,白歧的半個身子都被掩埋。

    白歧想要挪動腳步,便感覺身形滯澀,如陷入了一團淤泥當中,無法逃脫。

    與此同時,一股冷意沿著下半身漸漸蔓延而上,侵蝕著他的全身,還有一股困意,令白歧感到眼皮發沉。

    再加上這種濃重的踹不過起來的孤獨淒涼感環繞,令白歧不由生出了一種想要就此睡去的感覺。

    然而,哪怕霧氣侵蝕,眼皮發沉,但白歧的臉色卻始終平靜,唯獨雙眼帶著一抹恍惚。

    “小把戲而已......”白歧喃喃著,心念一動,冥吞訣立刻運轉,濃郁的靈魂之力紛紛凝聚在他的雙眼。

    剎那間,白歧目光變得極亮迫人,頭腦也是一清,那股昏昏欲睡的感覺,頓時一掃而空。

    在其目光所落之處,那些霧氣竟似懼怕般,飛快的褪去,很快露出白歧被吞沒的下半身,原本的滯澀感也隨之消散一空,頓時一身輕松。

    霧氣推開後,以白歧所立之處為中心,周圍三丈的範圍沒有一絲霧氣,原本被掩蓋的樹木還有腳下的道路重新呈現在白歧的視野當中。

    此時,白歧已經離開了小徑的範圍,偏離大概有一丈多。

    白歧便重新回到了小徑之上,繼續向內深入。

    隨著白歧的緩步前行,雙眼湛湛清亮,目光逼人,蘊含濃郁的靈魂之力,每次邁步間,前方的霧氣都會自然而然的散開。

    不多時,白歧終于停頓了下來,目光落在前方的一片空處。

    在那里,凡人肉眼雖不可見,但白歧以靈識蘊于雙目,能清晰的看見一層如隔膜般的禁制,擋住了前方去路。

    靠近後,白歧仔細觀察了片刻,隨即二話不說,一步邁向那層隔膜。

    、如水波散開,白歧只感受到了一絲輕微的阻力,如微風拂面,隨即整個人穿透禁制,消失在石質小徑之上。



伊莉小說網 | 獨掌生道 | 獨掌生道最新章節

 ** 作者︰滅度蓨生所寫的《獨掌生道》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獨掌生道》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獨掌生道》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