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我欲封天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370章 弓在手!
作者︰耳根 下載︰我欲封天TXT下載
    幾乎在至尊傀儡目光落在玄方身上的瞬間,一股磅礡的無法形容的驚天神識,轟然間從至尊傀儡身上爆發出來。

    這神識雖然不靈動,雖然有些死板,且蘊涵了無盡的滄桑,可其磅礡的程度,依舊讓玄方倒吸口氣,神色內露出無法置信。

    而遠處的孟浩,此刻也雙眼一閃,看著至尊傀儡這一刻的變化,他自身這里,此刻隨著陽星的崩潰,黯滅了四周百萬異族,此刻陽星的崩潰,也漸漸弱了下來。

    孟浩在陽星中心,有陣法存在,沒有受到太多傷害,他的雙眼炯炯,帶著殺機,看了眼第十六天,又看了眼此刻神色變化的玄方。

    孟浩已經很久沒有坑人了,而這一次,實際上也不是他在坑玄方,而是這玄方,自己一頭撞了進來。

    對于丑門台,孟浩始終對其真正的實力有所猜測,而如今,這玄方的選擇,讓孟浩對于丑門台,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這山海界內……諸多存在,都藏于這里……丑門台,還有當年的舟船老人,還有道天的那幅畫內走出的戮影,還有水東流……”孟浩雙眼一閃,他有種強烈的感覺,隨著戰爭的升級,隨著三十三天與山海界的最終決戰,一切隱秘,都會如畫軸一般,徐徐打開,顯露在孟浩的面前。

    “只是,這里面,到底……誰是敵,誰是友……又是誰,救了我?是水東流麼,他在山海界內,又是有著什麼樣的打算?”孟浩心底輕嘆,他甦醒後,來不及去問海夢至尊,而他也早已感受到,山海界內,籠罩了一層面紗,這面紗如霧,讓人看不清晰,他也早就明白,在這山海界內,存在了一股意志,在左右這場戰場。

    而他自身,只不過是這場戰爭中的一個棋子而已,或許,包括對方,人人都是棋子,沒有棋手……很殘酷,可這就是戰爭。

    孟浩的臉上,已沒有了那種坑人時的靦腆,戰爭的突然爆發,讓他成熟,讓他長大,因為他不敢去想,如果有一天,自己的親人,朋友,在這場戰爭中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他不敢去想,這是一根刺!

    而他能做的,是去將這種可能,徹底的抹殺!

    “這一次,這兩位至尊,怎麼也要隕落一個!”孟浩全身煞氣散開,可就在這時,他忽然一怔,猛地低頭看向自己腳下的陣法。

    陽星不在了,可……卻還是有一些事物,依舊存在。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至尊傀儡的目光,凝望玄方至尊,他的聲音,帶著憤怒,帶著威壓,回蕩星空。

    “是你,斬斷了我的線?”

    這話語一出,玄方至尊內心咯 一聲,他感受到了一種被鎖定的感覺,不但鎖定了身,更是鎖定了神與魂,

    那聲音內,帶著殺機,更有煞氣,蘊含了暴虐,在傳出後,四周星空都仿佛一下子冰寒起來,與此同時,聲音還在回蕩,可至尊傀儡的身體剎那一晃,就轟然消失,出現時,直接就在了玄方的面前。

    玄方沒有任何遲疑,幾乎在至尊傀儡來臨的瞬間,心神內升起強烈的危機,驀然後退,可他的退速哪怕再快,此刻也無法快的過丑門台一縷魂覺醒後的至尊傀儡。

    轟的一聲,至尊傀儡剛一現身,右手猛地抬起,一把看似抓在了虛空,可實際上,仿佛是抓入在了時光里,抓在了幾息之前的歲月中。

    “給我回來!”至尊傀儡的口中,傳出一聲滄桑的冷哼,右手狠狠一拽。

    遠處的玄方至尊,正在疾馳退後,可面色卻再次大變,他可以感受到,在自己的面前,似乎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好似抓住了自己的魂,隨著拽動,他的身體,居然不受控制的,被強行的抓向至尊傀儡!

    “你不是易古,也不是孟浩,你……你是誰!”玄方至尊面色變化,在開口的同時,他立刻咬破舌尖,噴出一口自身的本命之血,雙手快速掐訣,立刻他噴出的血剎那成為了血海,翻騰八方時,成為了一個龐大的血色符文。

    “碎!”危機關頭,玄方來不及多想,出手就是不惜損耗,本源融血,全力掙脫,立刻四周扭曲,巨響回蕩下,血色符文爆開,形成波動激蕩,勉強掙脫了來自至尊傀儡的時光一抓,身體疾馳後退,他此刻心神震動,對于至尊傀儡這里的突然強悍,他心驚肉跳的同時,也有苦澀。

    他意識到,自己斬斷至尊傀儡與孟浩之間的聯系線的舉動,或許……是錯誤的。

    “該死,這不是至尊傀儡,這是有人在其體內留魂欲養,這是要殘魂奪舍!!”想到這里,玄方面色幾位難看,心神內的危機干,更為強烈,身體再次後退。

    可無論他如何退,心神內的生死之感,都無比強烈,那種被鎖定的感覺,不但沒有減少,反倒更為牢固,似無論怎樣,都無法擺脫。

    就在這時,至尊傀儡雙眼一閃,右手直接握住,成為拳頭,隔空一拳落下。

    轟!

    這一拳,轟在虛無,可卻爆在了玄方至尊的面前,巨響滔天,強悍如玄方,這一刻也都噴出鮮血,身體再次後退,神色震撼,直勾勾的望著傀儡至尊,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徹底大變。

    “你……你不是至尊仙界之修,你是……你是來自蠻魔界!!”

    “蠻……”至尊傀儡神色內露出追憶,再次邁步時,直奔玄方,剎那間,巨響再次回蕩,這至尊傀儡連續出手,轟鳴滔天,玄方至尊一退再退,鮮血不斷噴出。

    而此刻,孟浩所在之處,陽星的自爆後,顯露在星空內的,赫然是一條條絲線,這些絲線勾勒成了一片陣法圖案。

    而在這陣法的中心,赫然有……一把弓!!

    那是一把青色的弓,它漂浮在那里,似乎是這陣法的核心,更有無盡的光,從它身上散發出來,正是……九封至尊的至寶!

    而孟浩,他所在的地方,是這陣法的上方,正對著……那把弓!

    陽星雖爆,可卻只是這把弓的外殼而已。

    孟浩沒有去看玄方與傀儡至尊的交戰,他低下頭,目光落在那把弓上,雙眼剎那一閃,右手突然抬起,竟向著那把弓,隔空一抓!

    一抓之下,陣法內的弓,頓時震動起來,似冥冥中有了感應,而孟浩這里的至尊血,在涅果內,也前所未有的沸騰起來,轟轟中,那把弓竟緩緩升起,靠近孟浩。

    與此同時,被封印的山海內,所有山,都在這一刻轟鳴,山頂內的天池中的玄龜,都在嘶吼,仿佛收到了強烈的刺激,而山海界的意志,也在這一刻爆發。

    還有靠山老祖,他睜大了眼,他發現,自己似乎冥冥中,有了一些感應,居然也咆哮起來,而他的身上,古乙丁三月,四周出現了水波,還有那座大青山,這一刻,竟也從平凡中,露出了一絲……不平凡的氣息。

    靠山老祖背部大陸上的董虎,他的面前,漂浮著一顆珠子,這珠子此刻有光芒璀璨的閃耀,董虎若有所思,看了眼珠子,又看了眼天外。

    “我這一生,為一個不知是誰的人飼寶,那麼……此寶的天命之主,是他嗎……”

    山海界內,隨著這一幕的出現,那持有三大尊者法器的修士,更為銳利,聯合眾多山海修,不斷地轟擊下,使得這封印,也都扭曲更為強烈。

    也正是在這一瞬,那把弓,轟的一聲,直接穿透了陣法之線,被孟浩……一把拿在了手中。

    青色的弓,黑色的弦,沒有箭支!

    可卻有無盡的滄桑,在這一刻,從這把弓上,滔天而起。

    幾乎在他握住這把弓的剎那,孟浩身上的所有氣血,都轟轟爆發,使得星空震動,天地色變,星空中的孟浩,頭發飛揚,全身氣勢不斷崛起。

    可……他的身體,卻是肉眼可見的,正在枯萎,磅礡的氣血,正在被那把弓,不斷的吸收。

    但孟浩的雙眼,卻極為明亮,他深吸口氣,猛的抬頭,一眼看向第十六天大陸,眼中殺機一閃。

    “玄方有至尊傀儡其壓制,我若配合出手,也不是不可殺,但殺之,不如那正在療傷的至尊離龍容易,機會只有一次……”

    “殺離龍!”孟浩剎那間有了選擇,他身體猛的邁步走出,轟的一聲,化作一道長虹,直奔降臨的諸天大陸而去。

    他的四周,那磅礡的光線組成的陣法,居然隨著他移動,使得所有看去,是孟浩踏著陣法,手持青弓,身如太陽,氣勢踏天,殺向星空大陸。

    那些異族的修士,還有異族的主宰,全部心神一震,從四周快速來臨,要阻止孟浩,而玄方至尊那里,更是雙眼睜大,內心焦急,可卻無法援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孟浩如長虹而去。

    這一刻,異族心驚!

    這一刻,山海界內的修士,全部目不轉楮,全部都看到了,如太陽般的孟浩身影!

    孟浩的父母,許清,族人,朋友,所有關注這一戰的修士,哪怕他們距離很遠,可也都看到了,如太陽般的身影,化作了一道光箭,轟擊諸天大陸!

    “這場戰爭,我不是不可缺少的,實際上,若沒有我,也會有其他的存在,處于我所在的位置,去走類似的道路……”

    “我可以成為棋子,可以沒有自己的意志,可以去將一切奉獻出去,我只希望……家人不會隕,愛人不會落,朋友不會死……”

    孟浩喃喃,拉開弓弦!——

    終于……終于到家了!!回到了熟悉的電腦桌前,可以安心碼字,塞班那破地方,我這輩子都不去了!網絡很差很差很差,流量貴的驚人,去了就下雨,時差不大,可卻影響睡眠!

    我算了一下,1mb,要50元,1g,要五萬元!

    我每一次打開威信,發條信息,要50元,打開網頁,要3-5百元,發個朋友圈,天啊,要小一千元,打電話更貴!瘋了,瘋了,我不得不與世隔絕,貴的讓我不敢打開網絡,可很多時候,又必須要打開,心如刀割……

    我在公眾威信里,發了此行的照片,大家一定去看看,因為那是以非常昂貴的價格,發出來的。

    在公眾威信回復“塞班”,就可以看到了……好心疼,明天去交電話費……

    ...



伊莉小說網 | 我欲封天 | 我欲封天最新章節

 ** 作者︰耳根所寫的《我欲封天》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欲封天》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欲封天》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