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我欲封天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30章 完美築基!!(含上架感言)
作者︰耳根 下載︰我欲封天TXT下載
    “其他幾人,你有什麼想法。”這雕像淡淡開口,能被李道一稱之為老祖,且之前自稱奪舍,那麼此人的身份,已呼之yu出。

    他就是四千年前,李家那位闖過了第八陣,止步在第九陣的天驕,此人一生被外人所知的,只有這一次輝煌。

    此後他在李家,悄然無息,直至若干年後坐化,如今除非是提起這血仙傳承,否則外人早已忘記此人。

    可在李家的深層隱秘中,此人留下的遺言,卻被代代視為機密,唯有李家每代家主才會知道,這位老祖……根本就沒有死亡。

    他的遺言,就是血仙傳承八次絕,太厄古脈落李家!

    四千年前,從傳承之地走出的,是他,但卻不是完整的他,此人的大部分魂,在那場血仙傳承中,他奪舍了處于沉睡的第六陣血奴,時至今ri,哪怕是李家之人都不知曉原因所在。

    此事太過匪夷所思,因血奴的強大,以當年築基修為的李家老祖,根本就不可能有絲毫成功的可能,甚至可以說,他沒有元嬰,如何奪舍?但偏偏……他成功了!

    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只是在其失去了大部分魂,于家族中很快消散時,留下了一句遺言與交代。

    “宋家與血妖宗的弟子,晚輩還沒放在眼中,至于那位逃出者,更不足為慮。不過這王家的王厲海,此人要死!”李道一微微一笑,恭敬開口時,他身邊的血龍猛地抬頭。

    只見在李道一的四周,此刻赫然出現了幾只血神,其中有王厲海的玄武,有酷似王有材少年的血人等等,它們身子顫抖,幾乎剛一出現,就立刻被血龍撲上,大口的吞噬,根本就不敢有絲毫的反抗與掙扎。

    “王家小輩麼……滅王家的天驕,此事可以。老夫能幫你的,只有在這第六陣,不過接下來的三陣,老夫雖無法再直接幫你出手,但這四千年來,我對這血仙傳承已了解太多,當今世上,再沒有人比老夫更了解此地。

    待我奪舍了這血龍後,有十足把握讓你在幾炷香的時間,便能連闖七、八、九三陣,獲得傳承。”雕像看著血龍吞噬其他血神,淡淡開口。

    “多謝老祖相助,晚輩不在意這血仙傳承,此番踏入這里,本就是奉了家主之名,要接老祖**。”李道一恭敬開口。

    “血仙傳承八次絕,太厄古脈落李家,這句話,老夫既說出,自然能做到,血仙傳承最終會屬于你,老夫在這里被困四千年,不知外界變成了什麼模樣……當年的那些老朋友,還有幾人存在。”雕像聲音有些滄桑,此刻話語間眉心直接出現一道裂縫,雕像之身更是瞬間黯淡,仿佛所有的光芒都在這一剎那凝聚到了眉心,順著那裂縫,直接飛出了一道刺目紅芒,直奔那血龍而去。

    這血龍根本就不敢有絲毫掙扎,任由這血光融入,也就顫抖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這血龍的雙眼驀然間大亮,露出一抹滄桑的同時,其身猛地一吞,那些還沒被完全吞噬的其他血神,瞬間就被這血龍徹底吞下。

    其身一晃,竟在這一刻,直接膨脹到了千丈之大,在這天地間,驚天動地!

    可很快它就收縮,直至收縮到了二十丈時,卷著李道一,直奔那半開石門而去,踏出第六陣,只剩下了失去了生機的雕像,默默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幾乎在李道一踏出第六陣的剎那,外界南域的近萬人,已經掀起了震動八方的嗡鳴之聲。

    李道一是最後一個走出的,在他之前,第一個走出這里的是孟浩,孟浩在出現後,連續噴出三五口鮮血,整個人掙扎的才盤膝坐下,他的出現,頓時引起了外界的嘩然,沒有絲毫遲疑,孟浩立刻盤膝坐下吐納,瘋了一般的吸收四周的靈氣,恢復自己的傷勢,他閉著的雙眼內,露出一抹強烈至極的殺機。

    在他之後,則是血妖宗的少年王有材與宋佳,他二人在出現後,都極為狼狽,身體滿是傷痕,更有骨碎之傷,氣息極為微弱,且身邊也都沒有血神存在。

    二人咬牙盤膝坐在那里,與孟浩一樣,都在借此地濃郁靈氣快速吐納療傷,傷勢肉眼可見的恢復,他們相互之間看不到神se,可卻能看到彼此都沒有了血神,陣陣復雜的思緒,不需要傳遞,就可以浮現在他們的心中。

    王厲海,再沒有走出,外界更是掀起了前所未有的轟鳴,因為他們清晰看到,第六陣內,王厲海的模糊身影,已經消散了,這代表他死在了第六陣內。

    王家之人,在這一瞬,腦海齊齊轟鳴,尤其是王厲海的護道者,還有那些王家的長老,更是露出無法置信之意,眼楮都剎那血紅一片,腦海如雷霆炸開。

    整個南域,也隨之轟動,所有人都可以想象的出,王厲海的死亡,將會引起王家驚天動地的怒火。

    因為王厲海的身份,是王家此代,築基這一境中的道子,天驕可隕,道子不可落,這已是各宗各家的公認之事,如這血仙傳承盡管重要,可五大宗門卻沒有派出任何道子,而是派出天驕而已。

    唯有王家,唯有李家,派出了道子!

    最高興的,正是王騰飛,他身子此刻顫抖,那是激動的顫抖,他死死的握著拳頭,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太久太久,其旁的王錫範,同樣如此,二人相互看了看,都如同看到了無限的未來。

    直至李道一走出,那條二十丈的血龍環繞在其身體外,隨著出現,外界轟然嗡鳴再起。

    宋佳默默的起身,面se蒼白,走入光門,選擇了放棄。隨後則是與當初王有材一模一樣的血妖宗少年,他沒有去看李道一,而是凝望孟浩片刻,似乎在遲疑什麼,可最終還是轉頭踏入到了光門內,一樣選擇了放棄。

    二人的連續放棄,使得外界的嗡鳴議論之聲,不斷掀起。

    “第六陣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除了李道一,其他人的血神都死亡,王厲海……居然死在了里面,那可是王家的道子!”

    “唯有李道一的血神還在,且看其樣子,明顯強大了太多,這一次不知他最終有沒有可能獲得傳承!”

    在這外界議論時,孟浩睜開了眼,他的雙眼帶著血絲,沉默中站起身,雙眼露出一股執著,走向光門,可就在他要踏入光門的一瞬,他忽然回頭,凝望李道一模糊的身影,可孟浩看的不是李道一,而是其旁,清晰入目的血龍。

    在與這血龍目光對望的剎那,孟浩心神猛地一震,他不知道別人是否有所察覺,但他卻立刻認出,這目光,與那雕像一模一樣,他腦海閃電一般劃過,已然猜到了十之七八,目光瞬間落在血龍旁的李道一身上。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李道一,你的那條狗,死的真慘。”在孟浩看向自己的瞬間,李道一輕蔑的笑了笑,右手抬起,放在了血龍身上,頓時他的聲音直接出現在了孟浩的耳邊。

    孟浩听聞此話,腦海頓時轟鳴如十萬雷霆炸開,嘴角溢出鮮血,猛地抬頭,死死的盯著李道一,那目光內蘊含了無法形容的憤怒與滔天殺機,孟浩修行至極,想殺之人不少,但這一瞬,他要殺李道一之心,強烈至極。

    但孟浩xing格一向越是殺機強烈,就越是寡言,此事從小就如此,眼下在他身上,更是這樣,但越是如此的xing格,就越是代表了極致的狠辣,要知道真正喜歡咆哮之人,往往都是庸俗之輩,不言不語,才更為可怕!

    半晌之後,孟浩一臉戾氣的轉身,邁入光門內。

    李道一微微笑了笑,邁步間踏入到了第七陣中。

    火山口內,血湖外,孟浩走出時,他的目中怒火燃燒,他的腦海不斷地浮現第六陣的一幕幕,一股越來越強烈的殺機,從他的身上轟然的擴散開來。

    “李道一,我孟浩必殺你!!”孟浩眼中血絲彌漫,使得此刻的他看起來極為猙獰,他身子一晃之下化作長虹,直奔楚玉嫣煉丹之地而去。

    很快就臨近時,楚玉嫣那里正控制地火,完美築基丹已經到了即將成功的關鍵時刻,她本以為孟浩來不及出來,可以給自己時間研究,但卻沒想到孟浩竟在此刻歸來,有心想要做些手腳,可看到孟浩一臉yin沉來臨時的目光,楚玉嫣遲疑了一下,她已然看出,這一刻的孟浩,如火山要爆發般,不可招惹。

    臨近這里,孟浩盤膝坐下,一語不發,但他內心對李道一的恨,對他的殺意,卻是醞釀的越來越深。與此同時,他內心的焦急難以形容,他不相信獒犬死亡,他要以完美築基,去救獒犬!

    楚玉嫣那里不敢多言,神se凝重,深吸口氣後,銀牙一咬,雙手掐訣猛地按在丹爐上,向下一按,立刻下方地火岩漿轟鳴,丹爐顫抖。

    更是在這一刻,火山口內的霧氣翻滾,大地甚至都隱隱顫抖,在他們外界的天空,更是于此刻風雲se變,陣陣雲層瞬間重疊,翻滾八方時,有陣陣轟鳴傳出,在那重疊的雲層中,更有無數閃電游走,每一次雷霆巨響,每一次閃電呼嘯,而使得外界的天空,出現難以形容的異相。

    “這真的是雷丹?”楚玉嫣早就有所懷疑,此刻因這里的霧氣散開,露出了上方的光幕,露出了外界的天空,使得她在看到後,內心已然極為確定,此丹……絕非什麼雷丹。

    “能在丹藥將出時,引起天地變化,看其樣子仿佛要降臨雷劫滅丹,這……這到底是什麼丹!”楚玉嫣正震撼時,她按著的丹爐,在這一剎那轟的一聲巨響,那丹爐竟直接崩潰碎裂開來,掀起的沖擊瞬間擴散,使得楚玉嫣噴出鮮血,身子直接被卷起撞在了岩壁上,整個人頓時昏迷過去。

    孟浩雙眼在這一剎那驀然開闔,身子毫不遲疑的向前猛地沖去,在那丹爐碎裂,外界天空雷霆無盡轟鳴,大地顫抖,地面甚至出現了裂縫的一瞬,一把抓住了從碎開的丹爐中,如今驀然出現的一枚……七se神丹!

    完美築基丹!

    此丹逆天,故而天地不容,此刻外界天空轟轟,雲層閃耀,劇烈的翻滾時,仿佛有無數閃電正快速凝聚,要將孟浩手中的丹藥毀滅,甚至若有人敢在這天地內吞下此丹,那麼此人將面臨更為強烈的雷劫!

    天地不容此丹,更不容人吞下此丹,一旦吞下,此生修行天地要滅,一路走去天劫常在!

    但這一刻,孟浩沒有遲疑,他一把抓住完美築基丹,此丹在他手中,仿佛要融化開來,甚至孟浩有種感覺,若不立刻吞下,此丹不需雷劫降臨,就會自行消散!

    盡管不知曉為何如此,但如今孟浩已來不及多想,更沒有時間去思考將此丹復制,甚至僅僅這麼剎那的時間,這丹藥就已出現了要消散于天地的跡象。

    孟浩目中露出果斷,在那天空閃電凝聚要降臨的剎那,直接將其吞入口中。

    此丹入口,沒有融化,而是直接落入孟浩之腹,如爆開般在其體內發出了轟鳴巨響,迸發出了一股讓孟浩仿佛要全身崩潰的詭異之力,此力並非天地靈氣,而是無法形容其感覺,但卻使得孟浩的道台,在這一剎那,強烈的顫抖。

    在這顫抖中,他的道台上那一條裂縫,竟出現了要愈合的征兆,一股完美的感覺,正快速的在孟浩身上凝聚,他的身體在這一瞬,血肉更為堅韌,他的體內金se道台轟鳴,仿佛要膨脹一般,他的皮膚在這一瞬,都赫然成為了淡淡的金se,且還在不斷地加深。

    一股在無暇築基時從未有過的強大之感,在這一剎,被孟浩明顯的感受到,隨之而來的,仿佛是整個世界在他的眼中,一下變的不同,他的靈識更是瘋狂滋生,體內的一切,都在的向著修真界內,數萬年從未出現過的完美築基,飛速進化!

    完美築基,傳說之體,數萬年從未出現,而在這一瞬,從孟浩的身上,前所未有的顯露出來,他的靈識之強,在這一刻竟超越了築基中期,甚至若有足夠的靈氣,孟浩可以瞬間讓第二座道台出現,甚至第三座道台,若靈氣足夠,也可凝聚!

    而且,這些出現的道台,都將是築基中的傳說之境,完美道台!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轟鳴回蕩,那是天空上一道巨大的閃電,瞬間直奔火山口而來,剎那落在了那光幕上。

    在踫觸這光幕的瞬間,整個南域七處血仙傳承之地,全部都在這一剎那,爆發出了強烈的難以形容的血光,這血光直接沖散了眾人所看的畫面,而是血光沖天而起,直奔天空如形成了七道巨大的血柱。

    每一道血柱上,都飛舞無數紅se的鐵鏈,更是在那柱子上,都有一個全身模糊的身影被捆綁在那里,發出淒厲的痛苦嘶吼。

    這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使得七處傳承之地外的南域眾人,紛紛駭然,不知發生了何事。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情!!”

    “血光突然滔天而起,就連傳承之地的畫面都粉碎,這是怎麼了!”

    這一刻,南域修士全部震動,五大宗門,三大家族,在他們各自的山門之地,瞬間就飛起了眾多身影,這些身影一個個都是老邁之人,平ri里大都閉關打坐,可如今卻是被強烈的驚醒,紛紛飛出。

    “血仙祭祀!!這是傳說中太厄一族的血仙祭祀!!”

    “傳說每當強敵入侵太厄一族,都會出現血仙祭祀,可如今太厄一族被鎮壓,其族的敵人還能有誰……”

    在整個南域都轟動之時,火山口內,孟浩仰天一吼,右手抬起向著昏迷的楚玉嫣一指,立刻黑網飛出將其捆綁,他身子化作長虹,直奔血仙祭壇而去。

    在他的上方,雷劫轟轟落下,使得光幕顫抖,可就在其顫抖的一瞬,整個火山口內,猛然間爆發出了滔天的紅芒,化作了一道巨大的血se柱子,成為了南域,第八根血柱,沖天而起。

    原本這血仙祭壇不會如此,可偏偏孟浩是在這里吞下的完美築基丹,在這里引動了雷劫,如此一來,等于是雷劫所轟,是那血仙祭壇形成的守護光幕!

    轟此光幕,等若去轟血仙!

    “等著我,我答應過你,一定要將你帶出來,等著我,我去救你,我們一起,去殺李道一!”孟浩眼中殺機強烈到了極致,速度飛快,直奔血仙祭壇,毫不遲疑的腳步一邁,整個人如閃電般,直接踏入傳承之地!

    在他踏入傳承之地的剎那……

    血仙傳承內,風雲se變,天地轟鳴,第九陣內,大地深處,一個盤膝坐在那里的骸骨,此刻全身顫抖,緩緩抬頭時,空空的骷髏頭內,竟露出了一抹強烈的幽光,那幽光盡管詭異,可分明露出的,卻是激動之意。

    “終于……等到了麼……”

    第八陣內,天地轟鳴,整個天空都要碎裂,大地存在了一條血se的深淵,那深淵內原本安靜,可如今卻有無數咆哮嘶吼傳出,那些咆哮與嘶吼中蘊含的,赫然是激動!

    第七陣內,天地只有一座古墓,墓碑只有三個血se大字,葬天墳!

    墳墓內,有一口足足千丈的棺木,這巨大的棺木中,堆積了無數的骸骨,在這骸骨的中心,則鋪著一面幡,此幡殘破,但卻有三尾,每一尾上都寫有名諱,只是顯然歲月流逝,第一尾與第二尾上的名諱已模糊,看不清晰,唯獨第三尾上的名諱,還清晰可見。

    其上所寫,其姓一字,季!!

    在那古墓外,李道一神se駭然的看著四周,這里大地顫抖,天空咆哮,仿佛天地要旋轉,其旁血龍猛地抬頭,爪子抬起似在計算,忽然神se大變。

    “快,不要再取三魂幡,按我所說,直奔第九陣,晚一步……這血仙傳承將不再屬于你我!!”

    “怎會如此!”李道一面se極為難看。

    “因為這傳承要等的與其族一樣不容天地之人,出現了,竟然是他!可我們還有機會,因血仙已死,第一個出現在其面前之人,就是血仙傳承,你我去搶屬于他的這份傳承!!”

    “既然這傳承要選擇他,我就回去將其滅殺,殺了他,我就天命傳人!”李道一目中露出強烈殺機。

    “之前殺他容易,如今他踏入這血仙傳承內,誰敢殺他,誰能殺他!”血龍卷著李道一,不顧暴露,化作千丈之身,急速而走。

    與此同時,南域大地上,三大險地之一的太厄古廟,這座存在于大地,由太厄一族逆天化作的古廟,在這一瞬,竟仿佛如同要復活般,在這古廟內,存在了數之不盡的雕像,這些雕像平ri里一動不動,就算有人闖入這險地內,也很少會出現變化。

    可如今,這些成千上萬的雕像,居然在這一瞬,齊齊震動,全部睜開了雙眼,仰天發出了一聲當年他們全族不甘心的逆天咆哮,隨著咆哮,整個太厄古廟轟然一震,這些雕像居然齊齊飛起,環繞古廟八方。

    這一幕,使得如今在這古廟外的不少修士,一個個紛紛駭然。

    他們更是震撼的難以置信的看到,這太厄古廟,居然在這一剎那,出現了古廟的重疊之影,此影如古廟之魂,從大地上緩緩升起,化作了一道殘芒,帶著成千上萬的雕像虛影,直奔蒼穹而去,仿佛那古廟化身成為了一座龐大的戰車,帶著太厄一族的千軍萬馬,去與蒼天再戰!

    ---------

    上架感言

    明天就是五月一ri,耳根看到了大家的要求,明天,我會六更爆發!!一會凌晨時,我會連更三章,因有延時,所以時間上可能約在12點半左右!

    此刻耳根心情很忐忑,更有緊張,我不知道凌晨過後的訂閱會有多少,寫書已5年,可如今仿佛回到了仙逆時上架的那一刻,緊張,期待。

    我yu封天這本書,耳根為了酬謝大家,爭取了兩個月的公眾免費期,此刻已到了關乎此書發展的一刻,這本書,耳根用了很大的jing力,我想寫好這本書,我想把這本書寫成一個經典,我會努力去做到,但……這件事,憑我一個人的努力,我無法去走到最後,想要一本書成為經典,需要的是你們來幫我,你們願意不願意,讓我們一起去塑造一本仙俠經典!

    當某一ri,我們回憶時,我們可以笑著說,這本書,有我一份力!

    在這過程中,我需要諸位道友給我訂閱的數據,這個數據對耳根太重要,這是我判斷一切的依據!

    無論是養書還是跟讀,我希望道友們,能正版訂閱,這本書的訂閱,對耳根而言,至關重要,對一本書的成長,更極為重要,不要讓求魔的遺憾再現,給耳根一些信心,好麼。

    然後,是接下來的5月,5月,很多道友問我,目標是什麼,我都沒有回答,今天,耳根要告訴諸位道友,我們的目標,是第一,無論新書榜還是總榜!!

    耳根邀請你,我們一起,去一戰封天!

    道友們,問一句,保底月票準備好了麼?

    因為我們血已沸,劍已渴,拔出劍,我輩修士,何惜一戰!!五月,屬于你們!!

    我的爆發,也將是前所未有,我保證!

    12點,我們,不見不散!

    ...



伊莉小說網 | 我欲封天 | 我欲封天最新章節

 ** 作者︰耳根所寫的《我欲封天》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欲封天》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欲封天》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