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我欲封天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60章 九古無孟!(第四更)
作者︰耳根 下載︰我欲封天TXT下載
    外是大地方鼎,內則蒼天圓鼎,這方圓之說,就是天地大勢!

    這一幕,落入孟浩眼中,讓孟浩心神震動,他感受到了這口巨大的鼎內世界,蘊含了一種說不出的乾坤之意。

    “九人跪拜,九為天地之極,這跪下的不是九人雕像,這跪下的,分明是暗指這蒼穹之意!”灰袍修士身子顫抖,喃喃失語。

    “不對不對,此鼎怎麼反了,不應該是這樣,天圓地方,這是古之天下公認之道,頌萬萬年已成理,這便是天下的道理。

    應該是外為圓鼎內為方,這才是正確的,這才是符合天在外如上,地在內如下的說法……”灰袍修士身子顫抖越加的厲害,不斷地喃喃低語,似對這方鼎世界內存在了圓鼎,很不理解。

    徐道有怔怔的看著那圓鼎,雙目很快就露出奇異之芒,不知想到了什麼。

    謝杰則是眯起眼,雖說心神也被震撼,可卻快速的取出一枚玉簡,竟將這里的一切,全部烙印在了玉簡上。

    韓貝那里,此刻如失了神,望著後背後裂縫的雕像,目中露出一抹如晚輩朝拜了輝煌的先祖時,才會出現的光芒。

    “我想到了,天圓地方,以圓鼎在外成天,以方鼎在內化地,這是順天之意,而此地……這分明是包含孽心,這是要以大地蓋天,要將蒼穹埋葬地底之意!!

    就是這樣,這圓鼎就是天,方鼎就是地,此地……是墓!!”灰袍修士失聲開口,聲音帶著一抹尖銳與駭然,身子更是在這一刻蹬蹬蹬的退後。

    “膜拜的九人,的確是天之極,可卻是被人生生煉在雕像內,暗指傳說中的奇門九星,以九星拜鼎。凝聚蒼穹大勢,以青銅方鼎,埋葬蒼穹之心!

    好大的氣魄,好大的手筆,以天地葬天成墳土,以此墳土造自身之墓!!

    這是誰的埋身之地,竟是要以死意,去奪蒼天造化!這里是墓,那這外面的整個福地,就是墳!

    合起來。這里不再是福地。也不是凶地。而是一座逆天墳墓!”灰袍修士噴出一口鮮血,面色蒼白,但眼中卻露出明亮之芒,右手抬起時不斷地掐算。聲音漸漸越來越高。

    他的聲音一一落入眾人耳中,漸漸化作了寒意,使得謝杰與徐有道,都神色快速變化起來,孟浩深吸口氣,壓下心神的震動,對灰袍修士所說之事,他有種強烈的認同感,此地……或許真的就是一處墳墓所在。

    孟浩想到了他看到的畫面里。在這大鼎被雷劈避出裂縫落向大地時,傳出的男子低沉之聲。

    “你既不願讓我帶著此鼎一同離去,則……我永眠于此,看你隕落之日。”

    孟浩深吸口氣,他又想到了還是之前畫面里。鼎內的另一個滄桑的聲音。

    “汝意蒼穹代星空,使穹頂蓋吾目,建木不順,自崩星空,吾主雖沉睡,但豈能與季姓共存!”

    孟浩腦海回蕩這之前的聲音,他的心髒砰砰跳動,他想到了春秋木的傳說,想到了傳說里,那建木不順蒼穹自崩于星空前,他更是想到了太厄一族的滅亡,甚至想到了血仙面具里的三尾幡中,第三尾上所寫的季字!

    以及,血仙傳承里,所明確要求的,此生要煉季姓之人血脈!

    “季,這個姓,代表了什麼含義……”孟浩心髒砰砰跳動,隱隱覺得此姓絕非尋常,但具體之事,此刻卻如謎團般籠罩,看不清晰,猜不透徹。

    “諸位道友莫要慌亂。”就在這時,韓貝的聲音傳出,如鈴鐺一般清脆,回蕩四周,盡管壓不過雷霆之聲,可也傳入了眾人耳中。

    “此地是否墳墓,我不知曉,但想必諸位也都看出,那手捧古經的雕像之人,是我的先祖,他雕像的裂縫,是被天雷避開,但也正因此,才使得一卷經書飛出,被我等後人獲得。

    可以說,此地存在至寶,但唯有經書可取,因其他八尊雕像,依舊完美。”韓貝此刻轉身,看向孟浩等人。

    “小妹在外參與了多次秘商,諸位能看到我的信息,說明有緣,你們來此雖說都存在了種種心思,背後都存在了不同勢力,此事我自然知曉,這些勢力是誰也好,我不在意。

    我只希望諸位看在奇門九星的情份,信守承諾,畢竟我們如今只是看到,還未走近,等走近後,我自有方法取下那兩卷經書,我等一同拓印。

    而小妹唯一的私人目的,就是要在那雕像下,去拜一下先人。”韓貝輕聲說道,平靜的望著眾人,她的話語似蘊含了一股可以讓人安靜下來的奇異力量,使得灰袍修士深吸口氣,神色漸漸恢復如常,只是孟浩看去時,卻總是覺得,此人之前話語,仿佛是故意借癲狂之樣說出。

    另外他對韓被所說的“看在奇門九星的情份”這句話,有些疑惑。

    “此路已不遠,但接下來,就需要徐道友與司馬道友了,這段路程,雷霆漸多,更為艱難,原本我們是不可能有機會的,但當年第一卷歲月古卷飛出時,已開闢出了一條路線,走此路,哪怕是我等,也會安全不少,且最重要的是,此地雷霆閃電威力,也並非始終犀利。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虛弱之時,盡管時間短暫,只有半個時辰的功夫,但卻能讓我等安全踏入其內。

    而我選擇的時間,從此刻開始,就是雷霆最虛弱之時!”韓貝說完,目光掃過眾人後,抬頭看向上方,似在等待時間。

    也就是數十息的功夫,立刻這四周的雷霆閃電,瞬間黯淡下來,盡管還是密密麻麻,但給眾人的威壓,卻是明顯的減少了很多,非之前般讓人恐怖。

    “此地雷霆虛弱只有半個時辰!徐道友,司馬道友,盡快!”韓貝雙眼露出明亮之芒,右手抬起一揮,那枚黯淡的古玉飛出,漂浮在外如指引方向。籠罩眾人頭頂。

    徐有道略一沉吟,身子直接向前邁出,那灰袍修士神色恢復如常,此刻也隨之邁去,二人走在前方,築基後期的修為之力,剎那間從二人身上擴散開來,其中一人的修為氣息中,明顯存在了木屬性之感,灰袍修士那里。竟身體散出了塵土之意。使得塵埋木意。行走時,綻放出陣陣土黃色的光芒。

    更是在二人手中,分別取出不同法寶,韓貝那里更是深吸口氣。右手抬起時,那枚歲月古玉散出光芒,眾人這才小心謹慎的前行。

    此地雷霆明顯虛弱了太多,使得一行五人速度飛快。

    可越是靠近前方雕像之處,此地的雷霆就越是密集,轟鳴之聲驚天動地,時而落下,哪怕是落在旁邊,也都使得眾人心神震動。

    徐有道與灰袍修士。慢慢的步步艱難起來,法寶一旦碎裂,立刻二人就毫不遲疑的再次取出不同的避雷之寶,孟浩神色平靜,一言不語。也沒有表露出要幫助的姿態,他已做完了自己所做之事,接下來,若還需要他去出手,則有些說不通。

    且孟浩已看出此地這幾人,怕是都要比自己了解此地,既然這樣,還能選擇到來,想必也都有不少手段還沒展開。

    孟浩的手中,始終藏著如意印,這同樣是他的手段。

    時間慢慢流逝,漸漸地眾人速度越來越慢,徐有道與灰袍修士二人面色越加蒼白,似已支撐到了極限,直至在眾人的前方,那九尊雕像越來越近,四周的閃電更是越來越多時,那二人祭出的法寶已不知粉碎了多少,此刻他們噴出鮮血,不再前行。

    就在這時,忽然的,一道閃電雷霆轟轟而來,以極快的速度直奔眾人這里,眼看就要落下,徐有道等人面色一變的瞬間,韓貝祭出的歲月古玉,此刻猛然間散發出光芒,與那閃電踫到了一起,轟鳴之聲驚天動地,韓貝噴出鮮血,不只是他,孟浩,徐有道、謝杰以及那灰袍修士,都全身繚繞電光,各自噴出鮮血,都面色蒼白,尤其是徐有道與司馬二人,而是仿佛身子都有些顫抖。

    看著那道閃電消散成為了大量的弧形電光擴散,眾人這才長呼口氣,看向四周時,謹慎忌憚之意,更為明顯。

    “韓道友不是說此地閃電已削弱了麼,為何這道閃電如此之強!”徐有道猛地轉頭,盯著韓貝。

    孟浩擦去嘴角鮮血,但雙眼卻是光芒一閃,他體內的殘留閃電,此刻竟全部被雷旗吸收,使得此旗如今,仿佛又有了一些不同。

    而他這里,看似受傷,實際上那一口血噴出後,已恢復如常,但他的面色,卻依舊刻意壓制的蒼白起來。

    “你等既然選擇到來,就不會不知曉,此地,根本就不是築基修士可以到來之處,若非我對這里了解,若非我有歲月古玉,若非一些你我都知曉的原因,我們莫說走到這里,就連這鼎都無法踏入。

    至于你說之雷,此地哪怕是處于削弱的時間段內,可還是會時而有沒被削弱之雷降臨。”韓貝擦去鮮血,冷聲開口時,望向謝杰。

    “謝師兄,到了此地,我等都相繼出力,已到了你出手之時,此地青羅宗更在意那神秘之物,要以百靈台將其釣出,故而對我這里看似放任不理,可估計如今在這鼎外,已暗中守株了不少。

    可你我心知肚明,他們不敢進來,非九大古姓之人,誰入誰死,九大古姓在南域沒落,甚至還不如後起之族,更是凡人居多,能修行的都被各宗圈養,看似風光,實則如牲,青羅宗能有你我二人,也算異術了。”韓貝突然開口。

    謝杰沉默片刻,微微一笑。

    “相比于此,我更是好奇,九大古姓無孟,此地九座雕像,更無與孟道友相似者,那麼這位孟道友,又是為何能踏入這里?”謝杰大有深意的看了孟浩一眼。

    --------------

    有讀者問我,為什麼這麼拼,因為,我如果再不拼,就真的快老了……你可以說我是在拼月票,拼訂閱,但我明白,我真正拼的,除了這些,則是自己,拼自己的極限!

    一早時,寫著寫著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雖說只有三個多小時,但也頂用。

    我繼續去寫第五更,這段情節打算今天一氣呵成的寫完。

    ...



伊莉小說網 | 我欲封天 | 我欲封天最新章節

 ** 作者︰耳根所寫的《我欲封天》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欲封天》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欲封天》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