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我欲封天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卷 紫運稱尊 第276章 先別玩了
作者︰耳根 下載︰我欲封天TXT下載
    孟浩面色蒼白,盤膝坐在洞府內,數日後,當他睜開雙眼時,目中露出一抹精芒,可眉頭卻緊緊的皺著,許久才緩緩松開。

    “傷了魂……”孟浩喃喃,他能明顯感受到一股陰冷,從內到外一片冰寒,築基修行,一身修為來自道台,誕生靈識,從而出現識海修魂。

    此魂,是未來元嬰的根基。

    可如今,孟浩隱隱察覺,自己的修魂,如被抽走了一些,這是三尾幡顯露的代價!此傷極難痊愈,不像肉僧傷,調養可恢復如常,這是魂傷,非丹藥可救。

    戰結丹,看似風光,可實際上對孟浩來說,他想真正的滅殺一個結丹,其難度之大,哪怕是他開出了第十座道台,也依舊艱難。

    畢竟結丹修士,尤其是修出了丹氣的結丹修士,與築基之間的差距之大,如天與地般,若非孟浩是完美築基,他根本連戰結丹的資格都沒有。

    可就算是完美築基,以八座道台之力,孟浩與青面修士的一戰,也極為艱難,幾乎是動用了一切手段,這才勉強周旋,看似沒有失敗,可實際上已有了敗亡之勢,怕是再用不了多久,便會如山崩一般滅亡。

    只是,他的第九座道台開出,使得這一切剎那出現了轉機,這也正是孟浩當時所需要的,只有在強烈的生死威壓之下,才可以讓自己體內的氣越來越強,直至沖擊瓶頸,突破修為!

    正因為這必要的一戰,所以孟浩一定要出手!

    可若沒有第十道台。即便是孟浩完美築基大圓滿。也依舊是無法滅殺結丹修士。最多是使得局面有些好轉而已。

    直至,孟浩體內出現了第十座道台,這第十座道台的出現,將他與結丹境強者之間原本天與地的差距,直接拉近了一半要多。

    使得孟浩的修為戰力,一躍之下,完全超越築基,近似處于結丹之列。

    可以說。十座道台的孟浩,已經算是大半只腳邁入到了結丹境內,可就算是這樣,他最多也只是與那結丹修士一戰,但卻無法滅殺,同樣的,對方盡管佔據一些優勢,可也很難將這優勢化作殺機。

    而這一切的轉機,則是那血色面具內的至寶三尾幡!

    此寶能在血仙傳承內長留,其中一尾更是封了一個季字。可見其威力驚天動地,甚至太厄一族的血仙。其一生渴望就是要用三尾幡,去飲季姓之血!

    還有當初的皮凍,也在第一次看到這三尾幡時,露出一抹吃驚之意,這一切的一切,孟浩都看在眼里,他豈能不知曉,這三尾幡的驚天。

    此寶,以他的修為根本就無法撼動,更談不上運轉,可在他第十座道台開出時,孟浩卻是感受到了,三尾幡傳來的一股帶著渴望的召喚。

    此刻去回憶,那渴望,分明是渴望滅殺!

    與其說是孟浩運轉了這三尾幡,不如說是此幡在孟浩初具一些資格的情況下,自主的接觸,借孟浩之手,重現天地蒼穹內。

    與其說是孟浩滅殺了那結丹修士,不如說是這三尾幡,自行斬殺了青面結丹!

    僅僅是這一次三尾幡其中一尾的投影而出,就使得孟浩全身修為好似枯竭,剎那去了十之**,更是傷了魂,當日在半空中,面對墨土之修,面對南域眾人,孟浩看似如常,可實際上那時的他,已極為虛弱。

    但皮凍的變化之力,在那一瞬,卻是強行的維持住了孟浩給人的感覺與氣息,使外人無法看出端倪,再加上有所顧忌,不敢出手。

    一樣的,因三尾幡並沒有真正出現,一切都是虛幻如神通,所以給人的感覺,那不是法寶,而是一種術法,而孟浩是在道井枯竭之後施展了三尾幡,難免會讓人產生聯想。

    直至此刻,孟浩從入定中甦醒,隨著一口濁氣的吐出,他目中精芒閃動,他的修為已恢復了十之七八,且按照這樣的發展,用不了多久,便可完全恢復,只是魂傷,卻始終無法恢復,只能維持不再嚴重。

    “傷了魂,如種下了因,日後若有沖擊元嬰之日,此果降臨。”孟浩沉默片刻,深吸口氣,緩緩的站起身,走出了洞府外,此刻的天空,依舊下著小雨,雨水嘩嘩而落,帶著秋寒,孟浩看著遠處,一身青色的長袍在風雨中飄舞。

    “結丹……”孟浩目中寒芒閃過,索性不再去思索未來元嬰困難之事,他想到了王騰飛的護道者,那位結丹修士王錫範。

    這是當年只看了孟浩一眼,就幾乎讓孟浩險些滅亡之人,可如今,孟浩此刻有足夠的信心,若再遇到此人,自己定會讓對方大吃一驚。

    沉默中,孟浩想到了歐陽長老,想到了靠山宗的掌門何洛華,想到了趙國的那些結丹修士,漸漸地,孟浩的目中光芒越加明亮。

    “十座道台,完美築基,就可以讓我與結丹一戰……盡管完美境界禁了我吸取天地靈力之路,可給我的,卻是同境中的最強之力!

    這條路……我要堅定地走下去,既已做到了完美築基,那麼我就一定要做到……完美金丹!至于魂傷,只有留待以後。”孟浩呼吸微微急促,他如今已非當年剛剛修行的少年,此刻的他對于修行之力了解很多,比如這結丹,在南域修真界,分為三個層次,其中以紫為上,橙赤青為中,雜色為下。

    根據不同功法,不同資質,可結出不同之丹,比如紫運宗的紫氣東來,就是可以讓人結出紫丹,至于其他宗門家族,自然也有密法,可以讓一些天驕弟子,在結丹時有不多的機會出現紫丹。

    不同的丹,可誕生出不同的丹氣,越是高層次的結丹境。修出丹氣的可能性就越大。出現的時機也就越早。威力也自然越強。

    一般來說,結紫丹,幾乎九成之人,可以在結丹初期便修出丹氣,而橙赤青之丹,盡管也是單色,可大都是需要結丹中期,才可修出丹氣。至于墨土三青,顯然是其中的天驕之輩,硬生生的憑著橙丹,獲得了屬于紫丹的優勢。

    至于雜丹,大都是多個顏色混雜在內,屬于末流之列。

    可孟浩知曉,結丹的完美境界,是金丹!

    如同他的完美築基丹一樣,在結丹這一境界,孟浩需要的是完美金丹。在修出紫丹境的基礎上,吞下完美金丹。就有一定程度的可能,從紫丹成金丹。

    緊接著,孟浩知道自己需要面對的,就是雷劫!

    原本這些事情距離孟浩還遠,可如今隨著孟浩完美築基十座道台的大圓滿,此刻結丹已擺在了他的面前。

    孟浩沉默片刻,看著遠處天地的風雨,大袖一甩,他身後洞府內繚繞的毒霧急速收縮,最終在孟浩的手中化作了一團後,被他收入儲物袋內,身子一晃,直奔前方而去。

    “惡霸,三個惡霸,孟浩你欺騙我,你騙了我的感情,你騙了我的付出……”數日後,半空中孟浩面色難看,皺著眉頭,他的頭頂,皮凍變成了一頂帽子,正喋喋不休的開口。

    這皮凍是兩日前出現,追著孟浩要惡霸,可此地南域西部,隨著道井的消失,修士也早就散去,孟浩根本就找不到惡霸。

    于是……皮凍怒了。

    “你這麼做不道德,你這麼做不對,你這麼做沒良心……我的惡霸,我的三個惡霸!!”皮凍越說越是委屈。

    孟浩咳嗽一聲,盡管面色難看,可這幾年來,尤其是在紫運宗的時候,這皮凍也時常蹦出來騷擾一番,孟浩早已習慣,此刻任由皮凍喋喋說著。

    直至又過去了三天,皮凍一連嘮叨了數日,微微一頓後,孟浩干咳一聲,開口了。

    “你以前說過,那只鸚鵡在我結丹之後,就能從銅鏡內出來?”孟浩這句話,已經在心底等了三天,此刻一開口,皮凍頓時尖叫一聲。

    “沒錯,你結丹之後,那該死的邪惡的無恥的下流的卑鄙的家伙,就會出現了,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我這輩子一定要度化它!!”皮凍發狂般,再次開始了喋喋不休,可說的卻不是惡霸,而是變成了那神秘的鸚鵡。

    孟浩內心松了口氣,他已然找到了對付這皮凍的方法,就是不斷給它找到話題,一般來說兩三個話題之後,它定會忘了最早的事情,被引來引去,就容易對付了。

    孟浩身子在半空基礎,皮凍變成的帽子不斷地嘮叨,嗡嗡之聲回蕩,直至又過去了七天,皮凍這才絮叨的話語停頓下來,似要休息休息再繼續。

    “你說是你厲害,還是那鸚鵡厲害?”孟浩連忙開口。

    “當然是我,當然是偉大的,英俊的,不凡的,聰明的我!!那無恥的家伙算個鳥,它就是一只鳥,我要度化它,我要干掉它!”皮凍再次發狂,如孟浩這句話說到了它的逆鱗上,此刻癲狂時,仿佛怒火沖天。

    “面具內的李家老祖最近听話麼?”孟浩趕緊開口。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李家老祖?沒錯,這家伙最近不听話,他不道德,他邪惡無比,我要去教訓他!”皮凍愣了一下後,如滿腔怒火突然找到了宣泄口,身體砰的一聲消失,化作一道白煙直奔孟浩的儲物袋,快速的沖入面具內,消失不見。

    直至此刻,孟浩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總算可以安靜一下了……”孟浩看向四周,他不打算盡快回紫運宗,而是決定去一處修士聚集的城池,尋找一處拍賣場,賣丹藥換些靈石。

    可正打量四周,沉吟去哪一個方向時,忽然孟浩神色一動,低頭一拍儲物袋,立刻從其儲物袋內,他的主爐令牌自行飛出,這令牌上有紫光閃動,在孟浩一把接住這令牌的瞬間,他的腦海中,突然回蕩了一個滄桑威嚴的聲音。

    “小家伙,玩夠了沒有?先別玩了,四天之內給老夫立刻回來,四天後開啟晉升紫爐的仙土試煉!此試煉隔多少年一次看老夫心情,如今就要開啟了,參與者有機緣成為紫爐,你若回不來,就當你棄權啦啊。”——

    拉了一天的肚子,昨晚吃生蠔喝啤酒,當時很爽,吃完就開始鬧肚子,那個痛,肚子痛,然後這一天超過了十次的廁所,如今屁股更痛……

    此刻虛弱,弱不禁風,勉強寫了兩章,求月票,求關愛。(未完待續……)

    ...



伊莉小說網 | 我欲封天 | 我欲封天最新章節

 ** 作者︰耳根所寫的《我欲封天》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欲封天》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欲封天》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