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升與落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章 驚變
作者︰修齊居士 下載︰升與落TXT下載
    風卷起戈壁上的塵土,孤零零的巨石上,一只頭頂寶冠的雛鷹傲立其上,銳利的雙眼看著他周圍的敵人。無數眼中泛著紅光的禿鷲在巨石周圍飛行,它們封鎖所有雛鷹突圍的方向並尋找時機進行最後的攻擊。雛鷹張開潔白的翅膀,風將它羽毛上的塵土吹的干淨,它一塵不染,它飛了起來。所有的禿鷲向雛鷹沖了過來,帶著死亡的聲音。雛鷹嘶吼一聲沖進密集的禿鷲群,用它的嘴,用它的爪子,撕碎了周邊所有的敵人。

    但是敵人太多了,它們擁擠著,用尸體壓垮了它,雛鷹的嘴磨光了,爪子斷了,潔白的羽毛被抓散了,它只能帶著絕望的尖鳴聲墜落,它的寶冠滾落在旁,雛鷹看到睜著不甘的眼楮,看到屬于它的寶冠慢慢被塵土所吞噬,最後悲鳴著死去了。

    巴西勒猛地坐了起來,冷汗打濕了他的衣衫,他搖著頭讓自己清醒起來,然後爬出干草堆,猛地灌下一口睡前瓦特留給他的啤酒,邊喝邊想著他的夢,夢中一群奇怪的鳥已經騷擾他有一段時間了,喝下最後一口啤酒後他決定有時間去找雷納德神父懺悔一下。

    他剛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維克爵士的侍從小博爾登就急匆匆來牽自己的馬。

    “巴西勒小子,我要去前方探路,現下維克爵士還沒醒,等會爵士醒了你得去服侍他更衣,知道了嗎”小博爾登用劍柄在巴西勒臉上拍了拍,巴西勒扭著身子躲開劍柄,朝他吐了吐舌頭,小博爾登是某個北地騎士的幼子,兩年來到雷堡當侍從,他比巴西勒尚小一歲,說話時卻總是悶聲悶氣,裝出一副大人的模樣,不過他不從欺負巴西勒,這點已經足夠讓巴西勒喜歡他了。

    昨天下午開始起了一場大風,吹亂了馬匹騾子們的腳步和女僕們的裙子,讓年輕的士兵們大飽一頓眼福,維克爵士下令在一處避風的石頭下暫避大風,不料這股邪門的風吹個沒完沒了,雷堡眾人只能暫且在這里過夜。

    巴西勒先是在火堆旁找到熬湯的大鍋,他拿著勺子在鍋里攪了半天,卻連一塊肉都沒找到,不過撈到幾快胡蘿卜和蘑菇,這已經足夠讓他滿足了。滾燙的清湯寡水入腹,讓他暖和許多了,巴西勒邊喝邊蹲在石頭上瞄著維克爵士的帳篷,等著前去服侍維克爵士更衣。

    這時他看見瘦瓦特端著一把大勺子,朝巴西勒而來,他把勺子里的東西一股腦朝巴西勒的罐子里倒去︰“從伯爵家的鍋里撈來的,牛肉和雞蛋,你快吃了”

    巴西勒朝他笑笑,並沒有多的言語,兩人心照不宣。一年前,巴西勒的養父︰雷堡的老馬夫蒙召而去,去世前拜托瘦瓦特多多照顧他的笨兒子,自此瘦瓦特經常在廚房偷食物給巴西勒。

    小馬夫胃口大開,正要開動,卻見維克爵士的帳篷一陣抖動,顯然爵士已醒。他忙把罐子放下,一陣小跑往帳篷跑去。

    “你干什麼去,吃了再說啊”瓦特急忙喊道。

    巴西勒跑回,把罐子藏在枯木叢里︰“我回來再吃”

    維克爵士是個冷淡的人,臉上從來都是面無表情,只有在和伯爵或者老兵痞哈桑獨處時會賞賜似得露出幾絲笑容,他的帳篷空空蕩蕩,僅在角落里的架子上放置著他的盔甲和武器,見到巴西勒,他抬起那張冷漠的臉︰“博爾登呢”

    “博爾登去前方探路了,他讓我來為您更衣”巴西勒低著頭不敢看他。

    “笨手笨腳得你會干什麼”維克爵士自言自語道,沉思一會他又嘆著一口氣︰“不過也好,以後我們有的是時間相處”

    這句話讓巴西勒摸不著頭腦,卻也不敢多問,維克爵士又高又瘦,和矮胖的伯爵形成巨大的反差,巴西勒先是為維克爵士套上盔甲和罩衣,罩衣上繪著維克爵士阿斯卡尼家族的黃金雄鷹徽章,不過人們都說這個家族即將消亡,因為維克爵士是這個家族的最後一人,他無妻無子,也沒有任何親戚來繼承他的姓氏。

    “爵士,伯爵大人請您前去用餐”帳篷外傳來瓦特的聲音,維克爵士最後整理下自己的盔甲,綁好佩劍“貴婦”,把短劍“處女先生”放進胸口的皮套里,走出了自己的帳篷,幾個僕人立馬開始收拾帳篷。東方已經露出了魚肚白,所有人開始整理行裝準備上路。

    作為臨時侍從,巴西勒還要服侍維克爵士用餐,他在爵士身後保持著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既能听到他的吩咐,又不至于靠的太近讓人心生厭煩。

    巴西勒牽掛那罐沒有喝完的肉湯,待自己回去早變涼了,如果待會回去篝火沒滅放上去煮一煮也是好的,他想著想著開始口齒生津,一個不留神撞上了維克爵士寬大的後背。

    他探出頭,看到營地的中央那顆大樹,樹上掛著一個大籠子,籠子里關著一個夜里試圖偷蕪菁的男孩,伯爵的兩個雙胞胎兒子正扛著長長的樹枝,朝著籠子捅來捅去。

    “我的大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慈悲大人”男孩滿臉的鼻涕眼淚,他緊緊抱緊自己的身體,躲著樹枝。巴西勒听這個男孩喊比他小很多的雙胞胎為大人,只覺得好笑。

    “夠了”維克爵士抽出“貴婦”砍斷了拴在樹枝的繩子,籠子應聲落下,發出震耳的聲音。雙胞胎哥哥德爾拉哈哈大笑起來︰“爵士,這小子這下摔得可夠狠!”說完豎了一個大拇指。

    “听著,小子”維克從籠子里拽出男孩,左手緊緊鉗住他的脖子︰“再被發現一次我就割開你的喉嚨”

    男孩抹了抹臉上的眼淚和鼻涕,忙不遲迭得用力點點頭。

    “很好”維克爵士將他提起來,朝他屁股狠狠踢了一腳,將他踢翻在地︰“現在滾吧!”

    男孩踉踉蹌蹌得朝營地外跑去,雙胞胎的弟弟德比拉還不忘拿小石頭砸他。

    “就這麼把他放走太便宜他啦”德比拉昂著稚嫩的小臉,跺著腳懊惱道。

    維克爵士雙臂交叉,饒有興致的看著雙胞胎︰“那你們說該怎麼辦”

    “該把他吊死”德爾拉像一只發怒小獅子,吼著︰“這個不知死活的下賤東西應該狠狠得懲罰他”

    “你太暴躁了,你們的母親都把你們寵壞了”維克爵士輕笑道,然後全然不顧雙胞胎的反對,一手一個把他們抱起來︰“你們該去吃早飯啦,吃飽了才能長得強壯”

    “有多強壯,能打敗爵士你嗎”德比拉嘬著手指問道。

    維克爵士哈哈大笑︰“當然能,只要你們乖乖听話”

    德比拉拍手稱快。德爾拉對弟弟滿臉不屑︰“這種哄小孩子的鬼話只有你這種傻子才會信”

    “你才比我早出生幾分鐘而已,你也是小孩子啊”

    伯爵一家即使在荒郊野外,吃飯的家伙也是一應俱全,純銀的酒杯,金制的刀叉擺在紅木餐桌上瑩瑩生輝,巴西勒小心翼翼得為維克爵士圍上餐巾,就垂手站在一邊。伯爵這時才姍姍來遲,他興致勃勃得沖到了餐桌旁大叫︰“我要餓死了!快上菜”

    “該死,又放了洋蔥和胡蘿卜”伯爵放下開胃湯,怒氣沖沖道。

    “是啊,好難喝啊”雙胞胎附和道。

    “親愛的,你該吃些清淡的”伯爵夫人拍了拍伯爵的肚子︰“洋蔥胡蘿卜是我讓放的”

    伯爵握緊了自己夫人的手︰“親愛的,你的美麗從未逝去,而我已經變老了,每次在你身邊醒來,光是看著你會讓我誤以為此時此刻還是十八歲時娶你的那個夏天”

    巴西勒尷尬極了,他實在無法理解伯爵夫婦這種大庭廣眾情意濃濃得舉動。

    “看這個,爵士,果園城公爵的問候”伯爵的繼承人溫納爵士掏出一張羊皮紙,湊到維克爵士身邊,巴西勒看著他們神秘得湊在一起,竊竊私語,不禁仔細聆听。

    維克爵士接過羊皮紙,眉頭漸漸凝重︰“果園城的稅務官?是那個下巴垂到肚子的胖子嗎?”

    “是的”溫納點點頭,他的聲音又低了幾分︰“在荒郊野外,方圓數里毫無人煙,最令人疑惑的是身上的金幣分文未動,稅務官和十名士兵的身體卻殘破不堪,內髒都丟失了,似乎被撕咬吞食過”

    “那還不好說?”維克爵士放下湯碗︰“準是被野獸們飽餐一頓了唄”

    “可是果園城的學士們檢查過,稅務官身上的牙印不是野獸的”

    “不是野獸又能是個啥”這時主餐煎牛排已做好,巴西勒連忙接過放在維克爵士的面前,維克爵士切下一大塊,大口咀嚼著。

    “學士們說是人的牙齒”

    巴西勒看到維克爵士先是挑了挑眉毛,又抖了抖鼻子,最後舔了下嘴唇,終于張口把嘴里的肉連帶一大灘口水吐了出來。

    餐桌另一頭,有肉入口,伯爵的心情大好,他環顧四周,問道︰“露絲呢,她怎麼還沒睡醒麼”

    話音剛落,一道急促的尖叫聲傳來,一個洗衣婦癱倒在露絲小姐的帳篷前不住蹬著腿向後退,另一個離得較近的士兵已經走過去撥開帳篷往里看,隨即呆在原地。

    維克爵士得身體瞬間僵硬住。他邊咒罵著邊往露絲小姐的帳篷跑去,巴西勒來不及躲避被他撞到了一邊,他大驚失色,緊忙抓起‘貴婦’跟上。

    露絲小姐的帳篷依靠山坡而建,帳篷里的地毯上,露絲小姐年齡較大的侍女菲琳娜衣衫不整地躺在那里,喉嚨被割開一個大口子,血早已凝固,她的脖子和上衣被染的通紅,而露絲和她的另外一個侍女愛麗絲卻不見了。

    緊隨而來的伯爵夫人看到這血腥的一幕,直接昏倒在地。

    守夜的士兵看到伯爵,渾身發篩,像是打了擺子︰“大,大人,我,我”他害怕得幾乎說不出話,滿頭地汗讓他像是像一尾剛從河里撈出的魚。

    維克爵士頭一個鑽進了帳篷,此時卻從山坡上的洞里鑽出來,他站在那里大罵︰“有人趁夜挖了一個洞,綁架了露絲”說完他捏起一撮土,放進嘴里抿了抿︰“有腳印,不超過三個小時,都他媽的給我追”

    溫納狠狠給了那個守夜的士兵重重得一拳,把他打到在地,跳上自己的馬帶著騎兵們順著腳印追了過去。

    “你們留在這不要搗亂”伯爵把自己躍躍欲試的雙胞胎兒子從驢子上拽了下來,他騎著馬走了幾步後回頭叮囑到︰“保護好你們的母親”

    “巴西勒,你騎著露絲的馬去最近的村鎮找幫手,讓他們派人搜索,你全權代表雷堡的名義,只說是有人劫走了我們的金幣,千萬別說小姐被劫走了”伯爵說完,和維克爵士一起急匆匆得離開了。

    巴西勒沒有時間考慮,為什麼露絲小姐的馬藏在隊伍里會被伯爵知道,此時的他不斷拍著小母馬的肚子飛速得奔跑在一望無際的大道上,太陽已經完全升了起來,雲朵像棉花糖游弋在藍的沒有一絲雜質的天上,馬蹄踩起的灰塵不斷濺起在他的身上,燦爛的陽光摻著越過眉毛的汗水刺得他眼楮好疼。



伊莉小說網 | 升與落 | 升與落最新章節

 ** 作者︰修齊居士所寫的《升與落》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升與落》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升與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