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升與落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六章 告別南方
作者︰修齊居士 下載︰升與落TXT下載
    晨光熹微,巴西勒就被哈桑拖到了院子里。果園城的凌晨闃無人聲,昨夜的狂歡太熱烈以至于每個人尚在沉睡。他遠遠看到院子中間維克爵士,他的雙腳與肩平齊,杵著劍站在那里。

    “早知道有今天,我應該好好訓練你的,而不是放任你成天和那些馬在一起跑來跑去”維克爵士凌空將手中的劍扔給他,巴西勒高舉雙手,不料劍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砸在他的腦袋上。

    “撿起來,向我進攻”維克爵士雙手叉著腰,大喊道。他穿著呢絨睡衣,一副看起來像是半夜起床撒尿的樣子。

    “有,有點沉”巴西勒費力得舉起劍,他發現這把劍就是維克爵士的佩劍“貴婦”。平時維克爵士揮舞著它看起來很輕松,待握在自己手里才曉得非常沉重。他拔劍出鞘,努力的舉在頭頂揮動了幾下,全身的力氣就一泄而空。

    哈桑拿來一只輕巧的窄劍,是果園城士兵們的制式佩劍。“來來來,用這個”他張開大嘴笑道︰“今天你是跑不掉了”

    “拔出劍,刺向我,向我進攻,你這個小兔崽子”維克爵士用腳尖挑起地上的一根樹枝。

    “您就用這個?”巴西勒疑惑得問道。他話音未落,維克爵士右腿邁出,樹枝猛地抽在他的腿上。

    睡眼朦朧中被拽起來,又猛地被抽了一頓,一絲怒火竄上巴西勒的心頭,他怒喝一聲,使出全身的力氣朝維克爵士劈下。他想起那天在明光鎮犯下的笑話,緊緊握住了劍柄。

    維克爵士不慌不忙得左腳輕輕點地,優雅得將自己彈起躲開了這一劍,順勢又在巴西勒大腿同一個位置抽了一下。

    巴西勒咧著嘴,深吸一口氣,緊緊盯著維克爵士的眼楮,以他為中心慢慢轉著圈。

    “有點架勢了,加油啊‘巴西勒爵士’,狠狠擊倒你的敵人”哈桑坐在一個大木桶上,嘻嘻哈哈得給他喝彩打氣。

    維克爵士過著頭看了哈桑一眼,干笑一聲,巴西勒瞅準時機,將劍直直得刺過去。豈料維克爵士看都沒看他一眼,舉起樹枝輕輕拍在巴西勒的劍身上,巴西勒只覺得渾身的力氣一泄而空,無力得看著樹枝壓著劍不斷打著轉,最後樹枝尖在他手腕上輕輕一點,頓時手腕發麻,劍就掉在地上。

    “你連瑪蒂爾達的左**都打不過”哈桑笑彎了腰,就差在地上打滾了。

    “瑪蒂爾達的**可比他厲害了”維克爵士說道。他用樹枝挑起劍的護手,挑給巴西勒︰“我現在知道你大概是個什麼水平了,你需要太多要學的了。首先砍用的力氣基本上是刺的三倍,你要節省哪怕一絲一毫的力氣”他拔出自己的佩劍,一板一眼得從最基本的開始教導。

    漆黑逐漸被天藍色慢慢侵襲。漸漸有僕人起床手持掃帚清理昨夜宴會留下的狼藉,叮叮當當的練劍聲吸引了他們的目光,巴西勒只覺得自己活像一只猴子被人圍觀,渾身不自在。他的小動作被維克爵士看在眼里,馬上被劍身抽在腿上。

    一個德茲皮家族的僕人走了過來,油跡斑斑的圍裙直達得表明了她的身份,她拿著一個酒壺,對維克爵士說道︰“大人,需要來一杯開胃的隻果酒麼”

    “謝謝您,夫人”維克爵士一飲而盡,然後制止了她為巴西勒也倒一杯的舉動︰“這個小子沒必要喝,請為那邊正在打盹的哈桑先生倒一杯。”

    果園城的廚娘笑呵呵的走開了,巴西勒嗅了嗅飄散在空氣中的隻果酸味,舔舔干涸的嘴唇。

    忽然之間,他就要離開家,到一個從未去過的地方,冒充一個爵士的兒子。那里有一望無際的山脈和茂盛的橡樹林,一年之間的大半都會在寒冬時節度過,那里的男人可以娶不止一個妻子,傳說中最多的男人擁有一萬個妻子,那里的男人茹毛飲血,會在大庭廣眾之下一邊晃著腦袋一邊和母羊交配。

    瓦特听了他的描述,直接樂出了一串鼻涕泡︰“你這都是听誰說的啊,前面幾句倒是真的,那里確實多山多林,也很冷。後面的就是胡說八道了,一萬個妻子家里還不亂套了?我一個老婆就夠受的了,茹毛飲血那都是幾百年以前的事了,公爵大人身邊就有十個來自密林地的護衛,他們都是密林地的年輕貴族,飲食方面和我們並沒有多大區別,就是胃口太大,吃得太多”

    之後的幾天內,巴西勒遠遠觀察過那幾個密林人,他們身材粗壯,頭發編成小辮,臉和脖子上有一些怪異的紋身。他們喜歡穿著毛皮做的衣服,正午熱極時會把上衣脫下扎進褲帶里,赤膊裸露上身,全然不顧他人異樣的目光,他們熱衷于用壯碩的肌肉**采摘葡萄的女孩們,除此之外說話口音極重,語速快些巴西勒就完全不知所雲。

    至于晃著腦袋和母羊交配什麼的,最近果園城的羊都被吃光了,他暫時無法確定真偽。

    婚禮過後,果園城的綻放教堂即將舉行一場新晉騎士的冊封儀式,小博爾登赫然在列,他听說維克爵士即將離開的消息後很是消沉了幾天,不過听說要成為騎士後他很高興,這意味著他終于可以回家了,他在校場找到維克爵士。

    “請讓我陪同您上路,我的家在三指城,那里是去往密林地的必經之路,請讓我在那里招待您,想必父親也會對您的到來由衷得歡迎”小博爾登堅持道,激動之余,他的眼中竟閃出了淚花,他一本正經道︰“爵士,您對我的教導之恩沒齒難忘,我不知道您究竟有什麼苦衷,竟然只身犯險,前去那片被主詛咒的地方,密林地的人全都是注定下地獄的禽獸惡魔,他們甚至會在大庭廣眾之下一邊晃著腦袋一邊和母羊交配”

    這下巴西勒終于知道關于密林人和母羊的傳聞究竟從何而來。

    巴西勒從來不曉得小博爾登和密林人竟有如此大的矛盾,他向博學的雷納德神父傾訴了自己的疑惑。

    “這很簡單啊”雷納德神父說道︰“三指城和密林地本為世仇,雙方的戰爭可以追溯到遙遠的破曉時代,自從那兩片土地上有人居住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彼此征戰不休,每當密林地出現了統一各部族的大酋長三指城就要遭殃,而每當出現一個睿智的三指王時密林也要第一個挨打,雙方征戰數千年,卻不料被皇帝一鍋燴了。如今就算是同屬帝國統領雙方也是摩擦不斷,大到領土糾紛,小到家畜過界雙方也是糾結人手打上一仗,再由黃金宮從中調解,每一個三指城的孩子從出生起就被灌輸對密林人的仇恨,小博爾登這種言論並不為過,比他激進的大有人在”

    綻放教堂是一棟奶白色的建築,奶色石磚都滿是滄桑古老的氣息,塔頂的聖日神架莊嚴肅穆,幾支尖塔繞過分立教堂四周,直指天空。這里的地下室里埋著一位聖人,相傳在破曉時代,他依照‘明光’大帝的指示,來到這片土地傳播至高神的信仰,隨著信徒的增多,他的行徑惹怒了眾多首領,在一次宴會邀請中,眾首領作勢要殺死他,聖徒臨危不懼向他們闡述了至高主的信仰,首領們深受感動,然後讓他死的痛快了些。

    冊封儀式由露絲小姐來主持。這是一位大貴族女性婚後最主要的權利,他將賦予這些騎士守護她的榮耀,這些騎士今後無論身在何方,都將以為守護她為最崇高的信念。

    燦爛的陽光透過天窗直直映照在露絲小姐身上,讓她顯得光彩奪目,巴西勒躲在教堂的柱子後面的石階上,看到小博爾登身著樸素的白色麻布長袍,和其他幾名等待受封的侍從一起跪在聖徒的石棺前。

    洪亮的聖歌吟起,受封侍從們的侍奉騎士闊步向前,他看到維克爵士為小博爾登披上盔甲,圍上披風,交給他們象征著身份的銀馬刺,未等綻放教堂的主教念完祝禱詞,露絲小姐就持劍挨個拍過新晉騎士們的肩膀,低著頭匆匆離去。

    議論聲此起彼伏,果園城公爵體態優雅得請見證者們前去用餐,人群立刻像退潮的海水一般洶涌退卻。巴西勒縮了縮脖子,這個儀式遠沒有他想象中來的盛大,倒像是一場飯前的小點心,他縮了縮脖子,跳下石階準備悄悄離開。

    然而石階下,一位果園城的小女僕正在等待著他,女僕拉著他的袖子,問道︰“請問你是巴西勒嗎”

    “有何貴干”巴西勒別扭得說道,維克爵士最近幾日不僅教授他如何使用兵器,更教導他說話的方式,要更加得體。

    “夫人在祈禱室等你”小女僕咧嘴淺笑。

    “夫人?”巴西勒感到疑惑,哪個夫人會召喚他︰“是伯爵夫人嗎”

    “是露絲夫人啦,你快點來吧,別讓夫人等著急了”小女僕跺跺腳,似乎不太耐煩。

    巴西勒這才恍然大戶,露絲小姐已經出嫁,成為果園城繼承人的妻子,她已經是一位夫人了。

    綻放教堂的祈禱室瓖著色彩絢爛的彩色玻璃,那些紫色紅色藍色的光芒照在露絲小姐的身上,讓她顯得恍惚且很不真實,她背對著巴西勒,看不清她的臉。

    “听說維克爵士要離開這里,還要帶上你”她的聲音空寂寥遠。

    巴西勒點點頭,忽然想起露絲小姐背著對著,忙說道︰“是的,您說的沒錯”

    露絲小姐哀怨得嘆了一口氣︰“有一件事需要你去辦,請你一定要答應我”

    “在下萬死莫辭”巴西勒誠惶誠恐道。

    露絲小姐轉過身子,顰著眉頭︰“你跟哪學的這麼說話,以後不要這麼,會顯得很傻知道嗎”不待巴西勒有所反應,她伸出縴縴玉手,遞給巴西勒一張泛黃的小羊皮紙︰“這是愛麗絲的畫像,我要你一路打听,直到找到她的下落”

    巴西勒打開畫卷,羊皮紙中的愛麗絲對他微笑,女孩露出一對可愛的虎牙,點點星星的小雀斑擁簇在一起。

    “那天被劫走後我一直處于昏迷,被果園城的騎士們找到時我正孤零零的被遺棄在一片墓穴旁”露絲小姐的眼中泛著淚花︰“費琳娜為了保護我而死,愛麗絲也下落不明,父親不允許我派人去找她,恐怕以後我都將被囚禁在這果園城中,相夫教子,直到垂垂老矣。我希望你能多打听打听愛麗絲的下落,我希望她能有一個好的歸宿”

    “我答應您”巴西勒感到眼中一片模糊︰“我會找到她的”



伊莉小說網 | 升與落 | 升與落最新章節

 ** 作者︰修齊居士所寫的《升與落》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升與落》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升與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