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射雕之江湖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百六十四章 關河冷落
作者︰雁丘01 下載︰射雕之江湖TXT下載
    雨一直在下。

    閑來沒事,岳子然與黃蓉坐在閣樓上賞雨。

    黃蓉長發披肩,全身白衣,頭發上束了條金帶,端坐在軟榻上,身前放著古琴,手指輕輕地撥動。

    屋檐外,雨絲漫天落下。

    “難得你有彈琴的雅致,尋常可不多見。”岳子然依靠在她身旁軟榻上,痴迷的看著她。

    “你喜歡嗎?”黃蓉問,“若喜歡的話,我多彈給你听。”

    “喜歡,只要是你喜歡的,我都喜歡。”

    “肉麻死了。”黃蓉嬌笑一聲。

    樓梯上響起一陣腳步聲,穆念慈走了上來,手中拿著兩小壇泥封的酒壇。

    “你們倆個整天膩在一起,快點成親得了。”穆念慈嘀咕了一句,搖了搖手中的酒壇,問︰“喝嗎?”

    “當然。”

    岳子然接過酒壇,打開泥封,聞了一聞,贊道︰“好酒,你在哪兒買的?”

    “那地方可只有我知道,尋常人找不到的。”穆念慈說。

    岳子然沒多追問,小飲了一口,在嘴中咂摸一番,說︰“這樣的酒就應該溫熱了慢慢的品。”

    “拿來了。”謝然走了上來,她身後的侍女端著一平時煮茶常見的小泥火爐。

    “溫酒正合適。”謝然說。

    “我來。”岳子然離開軟榻,站起身子來,將披風披到黃蓉身上,秋天的秋雨已經冷煞人了。

    他接過紅泥小火爐,將酒溫上,靜靜的等待酒香四溢的時刻,臉上有說不清的滿足。

    黃蓉在琴弦上輕抹,一縷清聲自舌底吐出︰“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欄桿處,正恁凝愁!”

    “瀟瀟暮雨灑江天,倒與現在的情景有些契合,可惜江湖兒女又有幾人歸思可收呢?江湖飄泊。最後卻是家都忘記在哪里了吧?”穆念慈苦笑著說。

    她父母早亡于瘟疫,從小便與楊鐵心飄泊江湖,思鄉對于她來說是一種更為復雜的感情,因為她都不知道什麼地方是她的家鄉。

    “所以說,江湖人四海為家。”岳子然敬她一杯。

    “自我安慰罷了。”穆念慈將酒盞中的酒一飲而盡。

    “或許你應該回去看看楊伯父他們。”岳子然見她皺著眉頭,憂思不解,提議道。

    穆念慈搖了搖頭。

    “對于飄泊慣的人來說,再停下腳步反而有些不適應了,甚至感覺有些是在浪費生命。”

    “許多因思鄉而肝腸寸斷的人,他們當真是回不去家鄉嗎?”

    “恐怕不是。只是前面有更好的東西在誘惑著他們,讓他們寧肯放下對親人的思念,甘願匍匐在江湖路上。”

    “這些東西或許是金錢、或許是名望。總之一切可以向自己、親人、朋友乃至仇人,證明自己來過這個世界上的東西。”

    岳子然倒沒有想到穆念慈會有這般認識,他詫異的看著她,舉杯道︰“真該刮目相看。”

    “過獎。”穆念慈回敬,問︰“你向自己證明自己來過的東西是什麼?”

    岳子然沒有立即回答,舉起酒盞飲了一口後,才緩緩地說︰“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是一種證明,改變歷史又是一種證明。”

    穆念慈歪著腦袋看著他,半晌後苦笑道︰“當真看不透你。我居然似乎相信你真的知道歷史。”

    “我的確是知道的。”岳子然笑道︰“其實我已經改變一些東西了。”

    “是麼?”穆念慈裝作感興趣和當真的樣子,問他︰“我在歷史中原本會過怎樣的生活?”

    “呵。”岳子然笑了。說︰“你當真以為你能夠在歷史上留名不成?”

    穆念慈也笑了,大口吞了一杯酒。說︰“倒也是,我這蒲柳之姿,想要在歷史上留名,的確有些痴心妄想。”

    閣樓下,白讓舉著油紙傘遠遠走了過來。

    很快,樓梯上響起了腳步聲,白讓上樓來將一封信遞給了岳子然,然後退下忙去了。

    他現在練劍很勤快,只等找到病公子種洗報仇了。

    岳子然打開信封,上面字跡很少,他掃了一眼,便嘆息說道︰“人有時候真的經不起念叨。”說罷,將信箋遞給了穆念慈。

    穆念慈接過去看了一眼,只是一怔,爾後一口溫酒吞下肚子里去。

    “不是經不起念叨,是時間到了。”穆念慈惆悵的說︰“自從北面回來,娘親身體便不好了,雖然爹爹精心照料,但她心中郁結難除,又怎麼能見好?前些日子爹爹來信便說,娘親已然不能下榻,現在病入膏肓雖讓人心憂,卻能有什麼法子?”

    “出家人常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誰能想到當年一時善念,卻換來了命運這般的捉弄。”岳子然唏噓不已,坐到黃蓉身旁說︰“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是自我的安慰罷了,還不如做個不善不惡的人,不為他人而喜,不為他人而悲。”

    “這點,我岳父他老人家便很好。”

    黃蓉停手,讓琴聲在梁上裊裊消散,雙手伸到岳子然手中暖手,同時說道︰“若當真那般便好了,爹爹雖擔著一個邪字,卻也只是仰慕‘魏晉風流’才得來的。若當真做到了邪,當初娘親就不會早早去了,他更不用飽受相思之苦了。”

    謝然抿了一口茶,說︰“這些傷心事還是不要去說了,否則在這秋風秋雨之中豈不要愁煞人?”

    “是啊。”穆念慈一杯酒下肚。

    “我發現你的酒量見長啊?”岳子然才注意到。

    “酒桌上千杯少的才是知己。”穆念慈說︰“我現在正在向所有人都是知己的方向邁進。”

    “這一點也不好笑。”岳子然皺了皺眉頭。

    “幫我個忙。”穆念慈說。

    “什麼?”岳子然問。

    “讓娘親見楊康最後一面吧。”

    穆念慈仰頭又飲一杯,眉頭終于忍不住皺了起來。

    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回避。

    “我答應你。”岳子然答。

    “其實,”他頓了一頓,將酒壇中僅剩的酒,一飲而盡,輕舒了一口氣說︰“至少在我所知的原來軌跡中,未來,令郎他會姓楊的。”

    穆念慈一頓,眼楮眨也不眨的盯著岳子然,似乎在確認些什麼東西,半晌後,剎那間笑靨如花。

    “看來我也改變歷史了呢。”她說罷,緩緩地走下了樓梯。

    “我的呢?”黃蓉有了興趣,扭過頭來,歪著腦袋,眨著明亮的眼楮盯著岳子然。

    “無論在哪個歷史中,你都和我生了一堆小猴子。”

    “……去死吧。”

    岳子然腰間的軟肉再次遇襲。(未完待續)



伊莉小說網 | 射雕之江湖 | 射雕之江湖最新章節

 ** 作者︰雁丘01所寫的《射雕之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射雕之江湖》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射雕之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